龙坛书网 > 玄幻奇幻 > 重生之锦瑟为嫁 > 章节目录 轮回(下)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前一世, 太和二年, 她惨死家中, 死不瞑目, 心中惦念的是愤怒、是仇恨、是不甘……

    这一世, 她有夫有子, 生活安康、和乐、美满、幸福……

    那些曾经叫她夜不能寐、无法释怀梦魇早已远去, 在一日日的岁月静好中,褪色成记忆中一抹并不彻骨的痕迹。

    不过虽然这样,她对徐锦华却也不可能再有什么改观。只约莫知道, 在徐锦冉出嫁后,徐锦华才匆匆出嫁,加入了魏家。

    再然后, 她不去关注, 也没人会不识相的在她面前提起徐锦华,这么些年过去, 这个人在她生命中几乎再无痕迹, 以至于偶尔午夜梦回, 回想起当年, 恍如一场不真实的梦。

    再听到徐锦华的消息时, 徐锦瑟的小女儿刚出生不久。

    长子出生后,晏庭曜与安代公主爱惜她, 一直叫她多养养身子,还是徐锦瑟看了徐锦冉家活泼可爱的大姐儿后自个儿耐不住, 想再要个女儿, 央了婆母与夫君好久,才得了这胎。

    女儿一出世,晏庭曜便爱得不行,未出满月,便取了大名晏毓珍。珍姐儿打出生起便一副笑模样,偏又随了徐锦瑟,两颊有两个小梨涡。笑起来的时候,简直叫人想把一切都捧到她面前。

    晏庭曜素来严肃的人,看着珍姐儿的时候都不由想同她一起笑。徐锦瑟时常打趣他,现下这般,待日后珍姐儿出嫁,如何能舍得。这话听得晏庭曜板起脸,恨不能现下就把那将来会娶走珍姐儿的小子拎过来教训一番。

    徐锦秋来的时候,徐锦瑟正抱着珍姐儿轻轻拍抚,见她来了,也没停下。徐锦秋忍不住感慨一句“大姐可真是宠珍姐儿啊”。哪像常家,她第一胎生了女儿,婆母的脸立即就拉了下来,几位妯娌明里安慰,暗里不知有多高兴的嘲弄她只能生闺女。直到第二胎生了儿子,才算在婆家立住脚。

    没想到徐锦瑟一举得男不说,生了个女儿也叫婆母夫君当个宝似的,也不知是走了什么运。

    徐锦秋心里这么嘀咕着,面上却没表现出来。上头两重婆婆,做了人家多年媳妇,再高的心气儿这么些年也磨平了,早不会在徐锦瑟面前显出了。

    只她想起今儿来的目的,才压下心思,道:“大姐你可知,昨个儿魏家报信,说是二姐她已经……去了……”

    “什么?”徐锦瑟愕然,徐锦华与她同年,怎么就……

    徐锦瑟将珍姐儿交与奶娘抱走,才向徐锦秋详问此事。

    在徐锦秋的絮叨中,她才知徐锦华这些年的生活轨迹——

    当初魏仲祺求娶徐锦华,乃是一见倾心、满腔诚意,徐锦华却瞧不上魏家。她原先便是奔着二皇子侧妃的位置去的,不想一朝落魄、容颜尽毁,不但皇子妃没了可能,连正经官宦人家没能嫁进去,只落得魏家这种粗鄙商户。

    徐锦华心中认定了,这门亲事乃是魏氏为了报复她、报复云姨娘,可以找来羞辱她的。可她自云姨娘事发后便被禁足,身边除了一个司琴,连其他伺候的人都没有。徐锦华闹了几次,无人理会,也才渐渐认了,自己只有出嫁才能摆脱目前的处境。

    这般怀着满心不甘上了花轿,面对的却是将她捧上天的魏仲祺。

    魏仲祺在她面前伏小做低、各种小意讨好,可以说是将自己给得起的、所有的好东西都捧到了她的面前。

    说到这个,也是当初云家一事,魏家牵涉不深,没被牵连,徐锦华嫁过去后才能过上这般锦衣玉食的生活。

    一时间,徐锦华直如回到了当初在徐家做大小姐的时候。

    再加上魏家之人顾忌她有个国公祖父、和做世子妃的姐姐,初时对她小心翼翼,连魏夫人都没敢摆婆婆的谱。

    不想如此一来,倒更叫徐锦华瞧不上魏家,只觉这一家子里里外外都透着粗鄙的气息,自己下嫁给魏仲祺,实在是纡尊降贵、受了大大的委屈。

    时日一久,徐锦华对魏仲祺便颐气指使起来。

    魏仲祺爱她颜色,加之又是自己苦苦求来的夫人,也便忍了下来。可他能忍,魏夫人和魏遥却忍不得了。

    徐锦华婚后与娘家和姊妹并无走动,魏遥着人打听,竟探听出来了云姨娘换子的始末!这事儿也是巧了,魏遥找的人正是常家七拐八拐的亲戚。这人好巧不巧,又在徐锦秋面前提了提。

    徐锦秋那里是藏得住话的人,当下便将当初云姨娘与徐锦华做下的事情一一道来。

    魏遥得了消息大吃一惊——徐锦华与徐锦瑟身份交换之事并不是什么秘密,魏仲祺也是取了这个巧儿才能令得徐锦华下嫁,只这换子事件的始末,徐家却捂得颇劳,若不是那人问到了徐锦秋,魏家还不能得知,这事居然有如此内幕!

    他们先前是看着魏仲祺对徐锦华势在必得,又觉徐锦华出身甚佳,总是徐家当做嫡女养大,出身教养都该没差儿才是,便默许此事。连魏仲祺对徐丘松的让利都不计较了。

    不想如今骤然得知,徐锦华之母居然做下过此等恶事,这不单是将世子妃得罪狠了,简直是结仇一般。先前见魏氏对徐锦华态度尚可,还当她毕竟养育徐锦华多年,对她尚有慈爱,可现下……

    魏氏对徐锦华尚有慈爱之心又如何,徐丘松赋闲在家,魏氏空有个四品淑人的封号,也无甚用处。恭王世子妃徐锦瑟与徐锦华的仇可结大了。

    魏家母女面面相觑,这么一看,这徐锦华简直是个烫手山芋,娶了她回家,简直如同得罪了世子妃!这还了得!

    这哪是结亲,分明娶了个灾星回家!

    二人一合计,借着徐锦华无子之由,为魏仲祺纳了三房小妾!

    徐锦华哪里受得这个,当下闹了起来,魏仲祺当下赌咒发誓,对她一片真心,绝不碰那小妾,才将她安抚下来。

    可如此一来,魏夫人更是认定了徐锦华是个搅家精。狠了狠心,竟花了大价钱托人买来个扬州瘦马,直送进魏仲祺房中。

    魏仲祺嘴上说得好听,可他看上的,原就是徐锦华的美貌。这扬州瘦马样貌绝色,又是打小儿调教得当,深谙男人心理,不过半月,便将他迷得神魂颠倒,再不入徐锦华房中。

    徐锦华大闹一场,却不想那瘦马手段了得,早打探清楚了她的事情。争执之时,一杯茶水迎面泼来,将她掩盖疤痕的脂膏尽数溶了去。

    这一下,简直快将魏仲祺的魂都吓没了!他早知徐锦华容颜有损,却不知“损”到了何等地步。成亲以来,徐锦华都以脂膏敷面,连他留宿之时都不曾卸下,在魏仲祺心里,记着的一直是她貌美如花的模样。

    不想现下,却在那瘦马一杯茶水之下现了原形,可把魏仲祺吓得,噩梦连连了整整半月,才渐好。

    这下子,别说对徐锦华指天发誓了,他连徐锦华的房门都不敢再踏足了!

    徐锦华也是骄纵惯了,从来都是魏仲祺对她伏小做低,她哪对他低过头?且她一向瞧他不上,他既不来,她正乐得清静。

    对此情形,魏家母女自是乐见,更是不是从中推波助澜。

    如此一来,这对夫妻竟有大半年都不曾见面。

    待徐锦华终于反应过来,魏仲祺不会再来哄她,自己尚无子嗣傍身,这般下去,竟要在这粗鄙商户孤独终老时,那瘦马连同三房小妾都已有了身孕了。

    到了此时,徐锦华再来吵闹,那瘦马便捂着肚子直叫动了胎气。

    魏夫人直接下令,将她关在院中,不准踏出院门一步。

    而先前对她百般呵护过的魏仲祺,竟是吭都不吭一声,只在那瘦马面前含蓄温暖。

    徐锦华一口气憋在胸中,竟气得厥了过去。

    待她醒来,已是身处一个破败小院。比上次还不如的,是连司琴都不在身边了。魏夫人只派了个老虔婆给她送饭,旁的人一概都无,想喝口水竟都要自己动手。

    这种日子没过多久,徐锦华便变得邋遢落魄,加上那一日气得狠了,却一直未得大夫诊治,经落下了病根。发展到后来,竟时不时吐起血来。

    那老婆子得了魏夫人命令,每日只将硬饭冷菜往院中一丢,也去不管她。

    时日久了,徐锦华整个人都变得疯疯癫癫起来。

    前几日,魏仲祺纳了司琴做妾,在府中摆了宴席。

    声音传入院中,叫徐锦华听了见。也不知道她怎么出的院子,想是要去宴上大闹一场。不想她被软禁之时,院中格局已变,当时又天色已晚,竟失足落下了院中刚挖开不久的荷花池!

    待到第二天叫人发现时,身子早都凉透了。

    徐锦秋说到此处,忍不住也有些唏嘘,“都是年龄差不多的姐妹,不想她这般早便走了。”

    徐锦瑟不置可否,待到送走了徐锦秋,才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魏家那腌臜之地,终成了徐锦华的葬身之处。

    听了这消息,她才发现,现如今,她对徐锦华如何,早已不在乎了。那个人,早已是回忆中无关紧要的部分,如今更是人死如灯灭,恩怨两消除。

    只还忍不住轻叹,她与徐锦华两世纠葛,如今真正算彻底的结束了。

    这叹息还未尽,门上帘子突然被掀了开,晏庭曜抱着珍姐儿走了进来,问道:“夫人缘何叹气,可是有事烦忧?”

    徐锦瑟轻轻摇头,看着珍姐儿柔嫩的小脸儿,脸上不由扬起一抹笑容。她接过珍姐儿,将头轻轻靠在晏庭曜肩上,轻声道:“见着珍姐儿,哪里还会有什么烦忧。”

    阳光从窗口静静洒落,落在依偎在一起的一家人身上,直如镶了层金边。满室的安宁、幸福,静静围绕在他们身边。

    徐锦瑟轻轻闭上眼睛,到了此刻,她已是此生圆满,再无遗憾。

    --全剧终--

    喜欢重生之锦瑟为嫁请大家收藏:重生之锦瑟为嫁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longan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