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奇幻 > 霸总他不想离婚 > 章节目录 危机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先生, 夫人手机信号消失最后的位置在华城荒废的一个码头处。”

    李惮神色凝重, 跟在男人后边。

    封叙一直冷着脸, 大步走在去往停机坪的路上。

    “同时, 我们调查监控发现, 被绑架的还不止夫人一个, 还有秦夫人, 现在秦氏也在找人。”

    等在电梯前,男人的拳头紧握着,眉目里都睡掩盖不了的怒意。

    “绑架的人一定会联系我们, 到时候无论是要金钱还是要什么,能给的都给,只有一个要求, 谁都不许受到伤害。”

    “是, 先生。”

    “还有……让停留在公海的人可以过来了。”

    “这点属下已经安排。”

    电梯上到二十二层。

    直升飞机已然等候在了那里,男人脱掉身上的西装, 换上作战时的防弹背心还有冲锋衣, 眼神凌厉地坐了上去。

    直升飞机一起来, 就加速开往华城的东边码头。

    ——

    饿了整整一天, 颜致婼看着身侧还睡着的林烟, 轻轻用没被束缚的脚踢了踢她。

    她睁开眼, 无奈地看了她一眼。

    另一旁正在煮东西的叶庭生看向她们,嘴角轻蔑的笑。

    “你们这些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大概是不知道我怎么生活过来的吧。知道吗, 在我五岁的时候我就学会砍柴生火做饭, 小时候家里穷,什么都吃不起,就只能上山摘野菜,在溪边搭一个锅有一顿每一顿这样的活过来的。”

    “我妈精神病,我爸,呵,我没有爸,一个知青骗了我妈后,调回城里就再也不跟我妈往来了,我妈多惨啊,一个人生下我,长年累月地遭受别人非议,以为把我拉扯大,那个男人总是会接我们母子俩回去。谁知道去了被赶回来,我妈就疯了,这之后我野种的称号就出来了。”

    “其实你现在已经改变了这种的生活,何必又再次陷入泥潭呢?”

    “呵,迟到的正义不是正义,努力过后迟到的成果那也变味了。”

    重复回味了他刚刚的话,再加上前阵子叶初糖说的,颜致婼不免蹙眉:“所以叶初糖是你哥哥,他爸也是你爸。”

    “别跟我提那些烂人,我和他们没关系。”

    颜致婼深呼吸一口:“那好,冤有头债有主,对不起你的也不是我林烟还有我的家人,你这样,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难道不是你们害死的?”叶庭生冷笑一声,“我第一次爱的姑娘,结局就那么不好。我以为我这个人命不好,命硬,但我又觉得,如果没有你们这群人,或许我能更幸福一些。那就……都去死吧。”

    疯子。

    颜致婼内心发冷,看向身旁的林烟。

    再怎么,她是无辜的,不该被卷入这种纷纷扰扰里。

    “你有什么仇什么怨,都冲着我来,你放过林烟。”

    “你觉得事到如今,我还有回头路吗,这些年我也调查了你们家的情况,封叙可比你能想象到的可怕。当初我能接触到你,真是不容易。”

    “既然你那么想要我偿命,为什么当初还要把我的孩子送回到我身边。”

    颜致婼始终觉得他存有一份善良的。

    “不,孩子是我想要从你身边夺走的,我看见了你的焦急样,我知道孩子对你有多重要。但我不解恨啊,没了孩子还可以再有,但一个家都没了,你这样的人也应该失去了活着的盼头。”他冷笑着,掏出一个遥控器。

    “马上所有的一切都会尘归尘,土归土,什么都没有了。”

    他拨通了一个电话,电话响起,扩音器里传来了男人低沉的一声“喂”。

    意识到那是谁,颜致婼心慌了。

    “林安茹是我逼死的,和封叙没有关系,你冲着我来就好了,放了其他所有人!”

    不可以,封叙绝对不可以过来,他来了,所有的一切可能就完了。

    “呵。”

    叶庭生显然不相信她的说辞,他将手机拿回到耳边,道:“限你三个小时之内到达这里,这样你兴许还能喝你的妻子见上最后一面。”

    “不,封叙你不许来!”

    “砰”的一声,叶庭生开枪击中了颜致婼另一侧的酒瓶,酒瓶瞬间四分五裂,有玻璃渣子落在颜致婼身上,划伤了她裸.露在外的肌肤,渗出一丝丝血来。

    而电话那端的封叙,声音明显紧了紧。

    “你不许胡来。”

    “我自然不会胡来。”

    “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只想要你死。”

    颜致婼说得对,冤有头债有主,最该死的就是这个男人。叶庭生至今还能记得林安茹坐在病床上被医生们控制着,一遍一遍地喊着自己没有疯。

    可是最后呢,最后谁可怜过她,倾听过她绝望的声音了?

    “我马上就过来,要杀要剐任凭你处置,但是颜致婼,我要你保证她能安全地走出码头。”

    “我保证。”

    叶庭生将手机拿回到耳边后,颜致婼就没有听到她们的对话了。

    最后他回复封叙的三个字,颜致婼也不知道电话那端的封叙到底做出了怎样的牺牲。

    可是无论如何,只要是危及他生命的,她都不愿意。

    ——

    秦氏的人从空而降,将码头上的工厂包围得团成了一团。

    大家分工有序,一切都在无声地进行着。

    不远处的狙击手也在从缝隙和窗户里观察着里面的一切,在制高点得到讯息后,指示着靠近工厂的队友准确无误地一击拿下。

    而厂房里,在听到外面有细微动静的时候,叶庭生的嘴角翘了翘,说了句:“他们来了。”

    颜致婼和林烟顿时搜寻着看向窗户外。

    而这时,狙击手也发现了两个被绑架的女人的动作,便指示队友们说,可能里面的人已经发现了他们的动静。

    外面打算突击的人,顿时又放低了声音、减缓了行动。

    很快封叙的人也赶到了。

    一艘船更甚至就停在了码头处,上面的狙击手也已经对准了厂房。

    为首的男人走到秦垣身边,神情肃穆。

    “救出她们后,寸草不留。”

    “好。”

    忽然厂房里传来了扩音器的声音。

    “封叙,你进来做人质,我就把她们放了。”

    男人见他指名道姓,也便没有丝毫犹豫就大步走进去。

    而在他音落时,里面响起了颜致婼大力地嘶吼——“不要!”

    可是这一次,封叙要不能如她所愿了。

    他要去救她,小时候,他们都被抛弃过,都被遗忘在荒无人烟的废弃工厂里,但是这一次,他要告诉她,没有人抛弃她。

    她的男人冒着死也要把她救出来,她不是一个人面对这些。

    进了那一小扇铁门后。

    男人看清了整个工厂的模样。

    其中有一个巨大的柱子,颜致婼和林烟就被绑在那里。

    而绑架他们的叶庭生在一旁的火堆那端详着手里的手.枪。

    “你来啦,封叙。”

    “把她们放了,我来做你的人质。”

    叶庭生站起来,把一副手铐丢给他。

    “自己戴上。”

    封叙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把自己拷上了。

    好在叶庭生虽然丧心病狂,但也没有失去诚信。

    他先把林烟的绳子解开了。

    颜致婼给林烟使了一个颜色,叫她快点离开。

    林烟也知道自己在里面不能多待,只会给他们造成麻烦,便快速离开了工厂。

    而下一秒,在颜致婼以为叶庭生会把她的绳子也解开时,他却反悔了。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不知道……你们这一对夫妻会如何。”

    他张狂地笑起来。

    而封叙立马冲过去,借住手铐的力量狠狠地敲了他后脑勺一下。

    叶庭生有短暂昏迷,但很快重新振作起来,反击着,一拳打在了封叙的脸上。

    两人扭打在一起,拼尽全身的力气。

    可毕竟封叙的双手都被钳制着,很快落于下风里。

    “都是你,都是你把我的安茹害成那样的!你该死,你该死!”

    他一拳又一拳砸在了封叙的脸颊上。

    很快封叙嘴角被打出了血。

    颜致婼在柱子那尖叫着,心疼不已。她努力挣扎,想要冲过去帮助封叙一把。

    可是没有办法,她被钳制着丝丝的。

    “封叙!别打了别打了,叶庭生你别打了,你放过封叙!”

    她一边哭喊,一边看向自己的身后,想要找找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自己脱离于这种被动的局面。

    忽然,她发现刚刚因为解开了林烟的原因,她的手边就是绳子的结扣。

    她一边挣扎,一边去够那结扣。

    手腕处都摩擦出了血痕,可是她没有放弃。

    一直努力着抓到了那结扣,终于,在几下挣扎中解开了那结扣。

    随后浑身的绳子被松开。她从柱子上下来,因为被束缚的时间太久导致差点摔倒在地上,但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她又摇摇晃晃地站正冲到他们扭打的地方,去推叶庭生。

    而叶庭生见她下来了,狠狠抄起一旁的棍子,用力地砸在了颜致婼的背上。

    封叙看见他还要继续打下来,便立马翻身压在颜致婼的身上,下一秒棍子狠狠落在他的后脑处。

    “先生, 夫人手机信号消失最后的位置在华城荒废的一个码头处。”

    李惮神色凝重, 跟在男人后边。

    封叙一直冷着脸, 大步走在去往停机坪的路上。

    “同时, 我们调查监控发现, 被绑架的还不止夫人一个, 还有秦夫人, 现在秦氏也在找人。”

    等在电梯前,男人的拳头紧握着,眉目里都睡掩盖不了的怒意。

    “绑架的人一定会联系我们, 到时候无论是要金钱还是要什么,能给的都给,只有一个要求, 谁都不许受到伤害。”

    “是, 先生。”

    “还有……让停留在公海的人可以过来了。”

    “这点属下已经安排。”

    电梯上到二十二层。

    直升飞机已然等候在了那里,男人脱掉身上的西装, 换上作战时的防弹背心还有冲锋衣, 眼神凌厉地坐了上去。

    直升飞机一起来, 就加速开往华城的东边码头。

    ——

    饿了整整一天, 颜致婼看着身侧还睡着的林烟, 轻轻用没被束缚的脚踢了踢她。

    她睁开眼, 无奈地看了她一眼。

    另一旁正在煮东西的叶庭生看向她们,嘴角轻蔑的笑。

    “你们这些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大概是不知道我怎么生活过来的吧。知道吗, 在我五岁的时候我就学会砍柴生火做饭, 小时候家里穷,什么都吃不起,就只能上山摘野菜,在溪边搭一个锅有一顿每一顿这样的活过来的。”

    “我妈精神病,我爸,呵,我没有爸,一个知青骗了我妈后,调回城里就再也不跟我妈往来了,我妈多惨啊,一个人生下我,长年累月地遭受别人非议,以为把我拉扯大,那个男人总是会接我们母子俩回去。谁知道去了被赶回来,我妈就疯了,这之后我野种的称号就出来了。”

    “其实你现在已经改变了这种的生活,何必又再次陷入泥潭呢?”

    “呵,迟到的正义不是正义,努力过后迟到的成果那也变味了。”

    重复回味了他刚刚的话,再加上前阵子叶初糖说的,颜致婼不免蹙眉:“所以叶初糖是你哥哥,他爸也是你爸。”

    “别跟我提那些烂人,我和他们没关系。”

    颜致婼深呼吸一口:“那好,冤有头债有主,对不起你的也不是我林烟还有我的家人,你这样,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难道不是你们害死的?”叶庭生冷笑一声,“我第一次爱的姑娘,结局就那么不好。我以为我这个人命不好,命硬,但我又觉得,如果没有你们这群人,或许我能更幸福一些。那就……都去死吧。”

    疯子。

    颜致婼内心发冷,看向身旁的林烟。

    再怎么,她是无辜的,不该被卷入这种纷纷扰扰里。

    “你有什么仇什么怨,都冲着我来,你放过林烟。”

    “你觉得事到如今,我还有回头路吗,这些年我也调查了你们家的情况,封叙可比你能想象到的可怕。当初我能接触到你,真是不容易。”

    喜欢霸总他不想离婚请大家收藏:霸总他不想离婚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longan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