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奇幻 > 霸总他不想离婚 > 章节目录 受伤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不好意思, 她是我的妻子。”

    男人浑身都是不爽。

    捏着leaf的手也越来越大劲。

    最后leaf吃痛放开。

    年轻的男人站起来, 浑身是不服输的劲。

    “我只知道, 颜致婼她现在是单身, 是我可以追求的女人。”

    “追求?”封叙慢慢扯下自己的领带, 额头上的青筋都在绷起。

    看出他想做什么, 颜致婼连忙拉住他衣服的衣角。

    “封叙, 不要。”

    男人一手捂住女人的眼:“乖,先去外面等我。”

    看着周围那么多人,颜致婼怕他做出什么错事来, 压低声音对他道:“不可以……你是什么身份,你的一举一动都影响着ls。”

    男人在她唇上偷了一个吻。

    “把门带上,我不会做什么的。”

    “我不!”

    正好在附近办事的李惮赶了过来, 一看见化妆间里围了那么多人立马让保安将他们一哄而散, 随后过来,在封叙面前恭恭敬敬地等候指示。

    封叙把颜致婼推给李惮, 霸道且利落:“把夫人带走。”

    “是。”

    门关上, 偌大的空间里只剩下两人。

    leaf看着眼前气场十足的男人, 嘴角露出一丝不屑:“你就是颜燚的父亲?”

    “猜得没错。”男人抬眸, 双目是狠意。

    “你让他们母子在外面待了三年, 不顾他们死活, 现在又凭什么来阻止我追求她,你未免有点太过自私了吧!”

    leaf咬牙切齿。

    男人却嗤笑一声。

    “对,我自私。但我就是要阻止, 之前我以为会有别人能代替我给她幸福, 但是现在我发现把希望寄托到别人身上永远是不靠谱的,最靠谱的就是把她圈在自己身边,她的喜怒哀乐自己都知道,她的一切都由自己照料才好。”

    “你特么就是一个混蛋。”

    封叙转过身看着这个年轻的男人,忽然想起一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叶子。”

    “我说全名。”

    “凭什么告诉你,就算你是颜致婼的前夫,我也要告诉你一件事,现在我追求颜致婼,你没有阻碍的权利!”

    封叙低笑:“从法国追到华城,你还挺执着,但我要说,我偏不让你如愿呢。”

    leaf也怒火攻心了,直接抓住封叙的衬衫领子,却在下一秒,反被男人也提着领子按在了门上。

    “追求她还是逼她啊,一来就那么大阵仗,那么多媒体。她要是不答应,受得起这些媒体的口诛笔伐,你粉丝的谩骂?我都不敢这么逼她,你却是打着要跟她在一起的旗号,这么威胁她,你以为你谁啊。”

    封叙的眼里充满了凉意,他一字一句地,理清对方的意图。

    “你这根本不是因为喜欢她,你是想要害她。”

    不是疑惑,是绝对的肯定。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喜欢她,所以我要跟她在一起!现在我要出去知道她的答案,你放开我!”

    封叙没有放的意思。

    leaf直接一拳打在了男人的脸颊上。

    封叙也立马回了一拳。

    瞬间两个人扭打在一块。

    但逐渐的,封叙占了上风。

    将人一把按在沙发上,上方的男人嘴角有血丝渗出,身上一贯干净又整洁的衬衫也有被撕破的缺口。

    他不再高雅,狼狈间又充满了兽性,那是对自己配偶的占有欲。

    “给我从颜致婼的身边消失,听到没有?”

    “我——不——”

    “呵,还挺倔。没事,你会消失。”

    男人从位置上站起来,转身要走。

    但忽然身后传来了leaf的声音。

    “等一下!”

    封叙转过身,在看到对面的男生眼底狠意时,已经有一丝谨慎,但还是避之不及。

    下一秒腹部传来一阵凉意与疼痛。

    鲜血瞬间渗透了他的白色衬衫。

    而leaf也似乎发现自己做了什么,收回手看着手里的修眉刀,随后他害怕地丢开。

    封叙捂住自己被划伤的腹部,又是猛力一拳,直接把人给打趴了。

    转身出门,心系颜致婼的他连忙打电话给李惮。

    “李惮,你先把夫人送回家。”

    “是,总裁。”顿了顿,李惮又加了一句:“总裁,那这个艺人该怎么办。”

    “封杀。”

    ——

    被突然送回宅子里的颜致婼,心情一直不大好。

    本来就吃得少,现在丰盛的晚餐更是让她一点食欲都没有。

    她已经给封叙打了十几个电话了,每个都没接。即使想出去找他,也被李管家给拒绝了。

    偏偏网上也没有什么消息。

    在电话里听到封叙要封杀leaf的消息,真的气到她手都是抖的。

    原本以为他会好好解决,没想到还是那么独断。

    她讨厌极了他这一点。

    哪怕她不喜欢leaf,但leaf也是她的朋友。是在法国一直帮助她的朋友,也是她半个救命恩人,如果不是他,颜燚可能就那么走丢了。

    他却这样对待,看来他根本就没有要与自己和好的觉悟。

    “妈妈,你怎么不吃饭。”

    颜燚歪头好奇。

    颜致婼心绪不宁地开口先安抚他:“乖,你先吃。”

    “麻麻,你是不是在等爸爸?”

    “对,我在等他。”

    “麻麻,可是爸爸说,一定要你好好吃饭,要你给宝宝做榜样。”

    颜致婼叹息一口:“妈妈吃不下。”

    “妈妈,你这是有小妹妹了吗?和秦幼一样可爱的小妹妹?”忽然颜燚惊奇开口。

    颜致婼一吓,连忙摇摇头:“没有没有。”

    “啊,还没有啊……妈妈,嬷嬷说你会给我生小妹妹的。”

    “啊……下次吧,下次妈妈生。”

    “好耶!”

    颜致婼现在是一点心情都没有,只在口头上安抚自己的宝贝儿,心里一直隐隐不安。

    忽然一侧的玻璃门开了。

    男人终于回来了。

    她刷的站起来,不了带走了盘子和碗,掉落地上碎了个精光。

    这番动静,吓得颜燚一动不动。

    李姨也看过来,见屋子里气氛不对,连忙抱着颜燚先去了玻璃房里。

    留在餐厅的男女对视了一眼。

    封叙把门关上,脚步很是缓慢。

    “婼婼,你先让开,我把碎片收拾一下,小心割伤脚。”

    男人第一次不敢与她对视,怕她看清自己眼底的心虚。

    但是颜致婼没有让,她大步来到男人的面前,开口便道:“封叙,收起你要封杀leaf的决定。”

    似乎听到她提起不该提起的人,男人的眼神瞬间变得危险。

    “不许你提起别的男人。”

    “他是我朋友,也是颜燚和我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他,颜致婼可能已经失去了颜燚。”

    “他不是什么好人。”

    “你也不是!”

    男人一愣,心像是被揪紧了一般。

    “婼婼?”

    “你凭什么就这么处置一个在生活上努力的人,你凭什么就这么断了别人的生计与梦想。就因为他做的不符合你所想的,没有按照你想要的发展而来,你就让他在华城被你封杀?”

    伤口远不及心脏的疼。

    男人的脸色煞白。

    “你给我……”

    “给你什么,滚是吗,好,我滚。”女人要走。

    但是手臂被男人抓住。

    “你给我待在这,哪都不许去。我走。”男人知道,现在绝对不是和颜致婼吵架的时候。

    伤口的泛疼让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在她面前待下去,估计马上血就能渗出来。

    他转身离开。

    无比高大的身影,在这一刻像是轰然崩塌。

    他不是什么华城大佬,只是一个跟妻子吵架然后灰溜溜离开的丈夫,还是什么名分都没有的前夫。

    但他也不敢走太远,最后就待在草坪上。

    他一开始是坐着的,但是钝痛的伤口让他忍不住躺下。

    而待在屋子里的女人现实收拾了碎片,然后又想到了男人可怜的模样,心里还是有点不忍的。

    最后打开门出去找他。

    在停车场找了一圈,没有少车子,说明没有开车出去。

    便在宅子周围找,最后是在西侧的草坪上看到了躺在上面的男人。

    她一愣,大步走过去。

    看着地上闭目休憩的男人,她穿着拖鞋的脚轻轻踢了踢他的身体。

    “唉,要怎么做你才会放过leaf?”

    “不放。”他咬牙切齿,死性不改。

    知道这个男人吃软不吃硬,女人直接坐到他的双腿上,趴在他的身上,俯身下去,目光落在他的脸颊上。

    “你是不是在吃醋?”

    “没有。”

    嘴硬。

    “你承认吃醋也没什么的,那样我还高兴些。”

    “好吧,我在吃醋。”男人明亮的双眸睁开。

    望进那深邃的眸光里,颜致婼噗嗤一笑。

    “为什么一定要这么不给别人留后路呢,凡事呢做得太绝,就会有不好的后果。”

    “不做得绝也一样会有不好的后果,我是在用自己的方法保护你。不过你要是不喜欢,今后我就不那么干了。”男人一手揽住她的腰。

    这种软玉温香的感觉真好,但伤口也真的疼。

    应了那句话,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他额间有丝丝密汗渗出,可是表情却没有丝毫不对劲。

    颜致婼见他这么乖,就奖励了他一个吻。

    “mua~当初你要是也那么会变通,不那么固执,说不定我还不会走呢。快起来吧,天色很晚了,你早点休息,我去照顾颜燚。”

    她站起来,蹦跶着往玻璃房走去。

    但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她扭过头看向草坪上的男人。

    室内的灯光照得他腹部一片血红。

    吓了一跳,她连忙扑过去。

    “封叙,你怎么了封叙,你别吓我?”

    怎么会有那么多血的。

    而男人闭着眼睛没有说话。

    颜致婼连忙掀开他的衣服看了一眼,只见腹部已经用纱布简单处理过了,但是裂开了伤口导致新的血液渗出。这是伤口又裂了。

    可是……可是明明早上他离开家的时候,腹部还好好的。

    难道?

    “是不是leaf干的?!”

    这一刻,颜致婼才明白,自己误会了这个男人。

    “你为什么不跟我说你受伤了?!”

    可惜已经晕过去的男人,哪还有力气回应她。

    喜欢霸总他不想离婚请大家收藏:霸总他不想离婚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longan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