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奇幻 > 霸总他不想离婚 > 章节目录 游戏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山上的树已经黄了, 地里也不再有鲜花。

    颜致婼从泳池里出来, 拿着毛巾擦拭自己湿哒哒的发, 目光悠悠地看似在欣赏周围的风景。

    林烟的家即使过了这么多年, 也依旧像是坐落在美好的油画中一样, 风景格外怡人。

    不过现在只有她和几个佣人住在这。

    刚刚回来没几个小时, 行李都没放好。

    秦垣说, 因为太愧疚没看好颜燚,就打算开个宣布继承人的宴会,就在今晚。

    而且会把封叙请过来, 到时候孩子在他身边,就由她去交涉,若是孩子不在, 便派人去封家抢人, 由她拖住他。

    女人看着平静的泳池水面。

    这么多年都克服不了对水的恐惧,没想到离开封叙后, 便自己想着去克服了。

    所以也不是说离不开那个男人, 只不过那时候自己全身心全眼睛里都是这个男人, 就觉得非他不可。

    但其实不是, 人生还有许多有意义的事情。

    回到屋子里, 佣人把一个盒子递过来。

    “颜女士这是刚刚有人送来的。”

    颜致婼一愣, 以为是林烟差人送来的,也就没多想,打开看了一眼。

    酒红色, 很适合自己的颜色。

    去房间里换上, 她隐隐约约闻到一丝很熟悉的味道,但忽然又想不起来是什么味。

    总之是一股很熟悉的香味,哪怕在法国呆那么长时间,也没有碰到过的香味。

    套上风衣外套,拎起包包,看了眼窗户外面已经暗沉下来的天色,她走到门外,只见那儿已经停了一辆秦家接自己去参加宴会的车子。

    走过去开门坐好,她的目光里一片淡泊。

    人,最无法控制的是,慢慢变成自己不喜欢的模样。

    她不喜欢封叙常年冷淡的模样,可是,她终究还是活成了这样。

    直到现在,她才知道,封叙并不是真的冷。

    这是他的保护色,他从小习惯的伪装不愿意为任何一个人褪下,包括她。

    他害怕自己受伤,害怕被别人发现自己受伤。

    那次绑架,改变了他的性格,一系列的蝴蝶效应,最终导致了今天的他。

    他学会所有,却学不会爱一个人,这些,她都不怪他,或许他这样下去人生也会很好至少不会很难过,但他必须把属于她的孩子还给她。

    这样才是最公平的。

    ——

    盛大的宴会在华安阁的一层举行。

    到场的人皆华城名贵。

    大家觥筹交错,互相吹捧,很是和谐。

    封叙到的时候,大家都放下手头上的事,一一过去打招呼。

    秦垣看到了,便走过去来到封叙面前,开门见山:“她待会过来,我会给你们安排一个房间,好好聊聊。”

    “好。”

    音落,门再次被保安们打开。

    光彩夺目的女人从外边走进来,一脱外边的风衣,长长的裙摆随着高跟鞋飞扬在她的身后。

    把风衣丢在了一旁的服务员手里,她来到封叙的面前。

    正好有钢琴曲响起。

    她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封叙看着她,有些不真实。

    三年来,她无数次出现在自己的梦里,可最后抓不住抱不了,离他离得很遥远。

    现在,她就在自己的面前。

    封叙伸手过去,轻轻碰了碰她的衣服角。

    “婼婼……”

    女人淡淡地微笑着,如初时一般甜美。

    封叙眼眶忽然发热,他走过去将她抱入怀里,紧紧拥住:“你终于回来了。”

    不同她微笑的亲和,她的声音冷得不像话,并且拒人于千里之外:“封先生,请把我放开。”

    封叙一愣,手指松了松,最后轻轻退开些。

    “颜小姐,好久不见。”

    两个人目光里多次交战,最后男人上前搂住女人的腰,随着音乐开始带她动起来。

    颜致婼看着面前的男人,心里越发冷。

    “把燚燚还给我。”

    “不好意思,大的小的,我都要。”男人痞气一笑,全程一副内心很有把握的模样。

    颜致婼冷笑,手指从男人的手掌心里滑出,顺着他的胳膊一点点往上。

    “你怎么确定,燚燚是你的?”

    “不是我,还能是谁的?”男人看着她娇艳欲滴的红唇,他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亲吻过了。

    颜致婼一愣,要推开他,但力气自然大不过他。

    “总之这孩子从出生到三岁,都不属于你。请你放过他。”

    “所以接下来的所有岁月我会陪他一起成长,至于你,我也会把你带回去。你是我唯一的妻子。”

    如果这句话,是以前的颜致婼听到,或许会很感动,可现在波澜无起。

    “这里人多眼杂,封先生不如就近去喝一杯?”

    停下步子,她收回手,无比冷淡。

    男人垂眸,神色不变,但眼底却是一片阴郁。

    “好。”

    颜致婼率先离开了一层,来到二层的酒店房间里。

    一进门,颜致婼便直奔吧台那,倒了两杯。

    “封叙,三年前我没听的解释,你可以说了,从现在开始,我问一个问题,你回答一个,答案我不满意你喝一杯,答案我满意我喝一杯。可否?”

    女人转过身。

    身上的清纯天真已不再,却是十分的有女人味。

    封叙接过她递过来的杯子,喝了一口。目光落在她身上那抹酒红色的礼服时,嘴角一扬。

    “果然我挑的,是最适合你的。”

    颜致婼看向自己身上的衣服,嘴角轻勾,神情淡漠。

    原来真是他送的,怪不得一股茶香味。

    她没了耐心:“行不行?”

    “行。但我也有问题要问你,你也需要回答我。”

    “好。”

    坐到黑色的沙发上。

    颜致婼解开黑色的高跟鞋的系带,雪白的腿脚撩起来,裙摆堆积在腿根处,若隐若现的,无比诱人。

    “第一个问题,林安茹拍给我看的那些照片,是因为你们确实发生了些什么嘛。”

    封叙知道她肯定会问到这个问题,直接把手机递出去:“我的办公室还是休息室,都有监控摄像头,一个月的存量,那天穆婼找我说到她找你说了很长时间的话,后来我就找上了她,她承认发给你了那些照片。现在这些监控能证明我和她什么都没有发生。躺上那张床的女人,唯独你一个,能睡在我身边的人,也只有你一个。”

    他把那天林安茹跑到自己休息室拍照的视频独留了一份,随时随地备着,只是想要在碰到她的时候给她看。

    只想要她不要误会自己。

    自己哪里做得不好不够,他都可以加倍对她好,但一旦误会,就会击溃所有。

    “反而我想问你,为什么不愿意相信我,你从来都没有选择相信我。”

    封叙低下头把酒一饮而尽。

    颜致婼也把酒喝了。

    又各自倒了一杯。

    “是,从你一开始瞒着我那么多事情开始,我便不相信你了。”

    “现在轮到我问你了。这些年……你过得好吗?”目光打量下,她瘦了,看上去也不像以前那么开心了。

    “好啊,很好,你不需要担心我过得好不好,有燚燚有林烟的陪伴,我很幸福。”

    男人又喝了一杯。

    颜致婼帮他满上。

    “第二个问题,如果不是我,你会和白氏订婚吗,你是不是一直都在怪我毁了你的计划,在你的心里,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还是……也从一开始,你就利用了我一起对付老夫人,让我和她自相残杀,而你坐收渔翁之利。”

    男人低沉着声音,不带隐瞒地回答:“我会和白氏订婚,但跟我结婚的,一定不是这个女人,没有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我宁可孤独终老。至于你……从一开始我就不愿意你卷入这一场纷争里,至于爱不爱你,我说我一直爱着的都是你,你信吗。”

    颜致婼灌下一杯酒。

    虽然他说的让自己还是有些不高兴,但是他最起码没瞒着自己。

    而且她也相信他是喜欢自己的。

    至于封叙说的会跟白氏订婚,她也理解。

    从小他就生活在必须把封氏握紧在自己手里的环境里,遇到她如果就变成了恋爱脑,那反而就不是他了,自己也可能不会喜欢这样的他。

    所以这一口酒,她就喝了。

    轮到男人问了:“今天我打听了一下你生产的医院,他们说你差点难产,在那时候你有想过我吗?”

    差一点,他就永远也见不到她了。她真的狠心成这样吗,让自己差一点就再也见不到她。

    “想过,我甚至想打电话给你道别,但想想还是算了,万一……你和袁欣已经婚姻美满,反而为了我有隔阂,就不太好了。而且我也想我的孩子不会有个后妈,我就没有打给你。死了就死了,死了林烟会代替我照顾我留下来的孩子,至少孩子衣食不愁。”

    “你真狠。”男人低下头,笑了,他继续给自己灌了一杯。

    女人看着他三杯下肚,眼底的冷意泛起。

    她走过去轻轻靠在他的怀里,手指轻轻在他胸膛画着圈圈。

    “你和袁欣……”

    “我说过,我只有你。”

    男人伸手搭在自己的额头上,晃了晃,眼神逐渐泛起了朦胧感。

    而颜致婼见他这样,嗤笑一声:“看来游戏该结束了,不好意思啦,叔叔,你的药效发作了。”

    女人的烈焰红唇轻轻摩擦在他的耳边,说话的声音,凉薄得不行。

    封叙心里咯噔了一下。

    还未质问,便见颜致婼继续道:“我在你杯子里,下了药,接下来祝你有个好眠。”

    她伸手顺了顺他的刘海,轻轻吐出一口气,幽兰的味道落在男人的鼻息之间。

    封叙的额头已经出汗,他的全身却像是不听自己使唤似的,一点也动不了。

    看着他大睁着的眼,颜致婼站起来笑着,一点感情都不带。

    “封叙,颜致婼早已经不是原来的颜致婼了。你该好好做做功课的。”

    女人举着自己剩下的酒从他头上浇了下来。

    “接下来,我会去接燚燚,封叙,好好在这睡一觉吧。”

    她俯下身,弯头吻住他被红酒染红了的唇,吸了一口,满口香醇。

    “这是我给你的晚安吻。”音落,女人转身出去。

    在男人越来越模糊的视线里,是她头也不回地离去。

    喜欢霸总他不想离婚请大家收藏:霸总他不想离婚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longan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