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奇幻 > 霸总他不想离婚 > 章节目录 清醒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一直疾驰到城北的宅子。

    颜致婼下车, 踩着高跟鞋走在林间小路上。

    深一脚浅一脚的, 差点摔倒。

    她也不知道, 为什么自己会一股脑地冲来这里。

    后来, 她想是强大的嫉妒心让她不得不过来。

    在很小的时候, 她就喜欢封叙了。

    偏偏女孩子早熟, 喜欢把那份暗恋人的小心思深深地掩埋在内心的最深处。

    那时候有关封叙的一点一滴, 她都像是拿了放大镜一般放大,随后深深印在脑海里。

    好的,就每天在心里播放一遍, 乐此不疲,坏的,就会扎根在心里, 随时随地拿出来都会让自己觉得心痛到窒息。

    高中的一个暑假, 她深刻记得奶奶说的,等封叙从国外留学回来, 就会让他与白氏年纪相仿的女儿联姻。

    自此, 她就牢牢记住了这个姓白的女人。

    直到后来有一次, 白氏集团的女儿白思颖来老宅看望奶奶, 被自己撞上。

    原本也可以相安无事的。因为那时候她正与暑假放假回来的封叙吵架, 不想理有关于他的任何事。

    可偏偏对方以未来叔嫂的做派, 对她又是训斥又是嫌弃她的出身。

    颜致婼便与她撕了。

    她可不是好惹的人。

    从小到大被封叙宠惯了,谁也没胆子对她说不好两字。

    互扯头花期间,被封叙看见。

    封叙派人将她们俩个拉开。

    原本, 她天真的以为封叙会站在自己这边, 联合自己把这个外人,把这个欺负自己的人赶走。

    可谁知,白思颖直接凑到了封叙的面前恶人先告状。

    封叙也一点不让白思颖失望,当着她的面,严词厉色地训斥了她一番,说不许对客人这般无理。

    而她虽然一贯受不得委屈,但也偏偏十分受得了委屈。

    他护那人护得那样周全。好像自己被他所憎恶着。

    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她深刻认识到封叙以后不会属于她。

    哪怕后来他花了好久把她哄好,可她也觉得这种感情太脆弱,这种关系太单薄。

    只要有一方老死不相往来,另一方就什么办法都没有了。

    后来她挣破所有阻碍,成为了封叙的妻子。

    从一个随时可能失去封叙的位置,变成了不需要再惶恐不安,还可以一直陪在他身边的位置。

    没想到事到如今,一切白费。

    推开竹篱,她走进这个陷入绿荫的木质房子的院子。

    周围还有佣人在打扫,但看上去全是面生的人。

    看来宅子那派来的人已经走了。

    大步进去,她撩开竹帘。

    入目的是一个正坐在轮椅上弹钢琴的人。

    怪不得从下车那一刻就有断断续续的琴声传来。

    原来被养在这里的人,还会弹钢琴。

    而似乎意外会有人找上门来,坐在轮椅上的女人转过头惊愕地看向她。

    两人四目相对,最后是对方先受不了被人打探的眼神,率先低下了头。

    “你叫什么名字。”事到如今,颜致婼质问的声音反而平静得如同一潭死水,没有唱歌时候那般轻灵。

    那女生老老实实回答:“我叫穆婼。”

    “倒和我的名字有个音相似。”

    “不,婼是同一个字。”穆婼显然也认出了颜致婼是平日里见不到的明星。

    呵。

    心里冷笑了下,颜致婼继续询问:“请问您为何会出现在我家的别苑?”

    “是、是封叙带我来这里的。”

    封叙?呵,真亲昵的语气。

    “我记得你是他的救命恩人,但他过去经历了些什么,我都未曾得知。还烦请你告诉我,被绑架后,封叙是怎么回来的。”

    颜致婼在她的面前坐下来,仰着头。

    当那个即使忍着千刀万剐的心痛,也要听情敌讲着自己所爱的人与她的故事的听众。

    而女生看到她那“正宫娘娘”的气场,犹豫了会后,也坦然告知了一切。

    ——

    黑色的保时捷在盘山公路上飞速而驰。

    高跟鞋踩着油门,微微使力。

    女人精致的脸庞上,面无表情。只有脑海里在一遍遍地回播着穆婼的话。

    根据她的描述,少年时期被人绑架走的封叙,一连七天都呆在那个阴冷的工厂里。

    而穆婼是后来被那绑匪给拐去的。

    她见到封叙的那天,封叙已经被折磨得几乎没有了人形。

    两个人天天呆在一块儿,一起挨揍,一起饿着,有时候会讲一点在家里的事情。

    两人的家境都还可以,又没有母亲,还都有一个恶毒的后母。这几项凑在一起,便成了彼此惺惺相惜的对象。

    那时候的封叙不过十三岁,他把人生对待陌生人最后的温柔都留给了穆婼。

    只可惜,封叙是个近视,碎了眼镜片的他怎么也没能看清小姑娘的模样。

    后期因为绑匪没能拿到赎走两人的钱,又良心发现不想撕票,就把这两人留在了工厂里自生自灭。

    生死之交,真的是生死之交,谁都无法撼动他们彼此的地位。

    颜致婼听完这一切就嗤笑着重新回到了车里,她打算现在回去就质问男人。

    问他,接下来她该怎么办,希望他能告诉她,为她指一条明路。

    车速无意识中在加快。两侧的山山石石在飞速后退。

    华城的盘山公路多为悬崖石壁。

    弯道上,湿漉漉的地面,很容易使车辆发生打滑事故。

    等颜致婼发现车子方向有些不受自己控制,想把车速降下来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

    对面便是有二十米高的悬崖,安全设置也只有几根断裂的柱子,显然这里之前发生过不少车祸。

    如果她冲下去,不死也会残。

    但是,再怎么挽救,她也还是没能阻止车子从原来的轨道上飞驰而出。

    最终砰的一声。

    青天白日下,黑色的保时捷直接撞在了突然横出来,挡在悬崖内侧的另一辆豪车前。

    从方向盘上抬起头的女生,满脸血污。

    她迷迷澄澄的双眼里,是冒着热气的车头,还有……对面被撞凹陷的车的门开了。

    没有力气再支撑她拾起意识。

    下一秒,她晕倒在驾驶座上。

    ——

    医院里,来看望颜致婼的亲友都聚集了三茬,直到医生说她没什么大碍后,大家才放心离开。

    整间病房里面,唯独坐在床头那的男人,位置都未曾挪过半分。

    他额头上的伤口已经由主治医师处理过了,还好伤得不是特别重。

    唐千阙在医生的拜托下,多次让男人去隔壁床休息,可男人都无视了。

    “嘿我说,你现在在这守着也没用,她只是做了手术,麻醉还没过,等过了我就来叫你。”

    封叙拍开他的手:“我等她醒来。”

    “人万一醒来之前心情还不错,看到你就糟糕了呢?”

    “闭嘴。”

    唐千阙抿抿嘴。

    而男人好像也觉得会如此,便起来了,走到一旁的病床上坐着休息。

    得,能去休息就不错了。

    坐在沙发上的唐千阙至今回想起刚刚的一幕差点没吓死。

    他在山路下方看到颜致婼的车,差一点点就要冲下悬崖,若不是比他快了一个山头的封叙加快速度挡在那辆保时捷前,估计美人现在已经香消玉殒。

    而等他赶到的时候,那场面也别提了。

    夫妻俩都挂了彩。

    一个晕过去了,一个靠着最后一点力气把颜致婼交到自己手上,才晕过去。

    他拖着两人飞速赶往了医院。

    一路可谓是心惊胆战。

    乖乖,接下来他可不掺和他们的事了,不然估计会被吓得英年早逝的。

    “这件事,媒体那封锁了吗?”

    “有小道消息传出,但大范围没有推送,已经封杀那个营销号了。”

    “好。”

    男人似乎终于有些支撑不住了,闭上眼睛没多久,便已熟睡。

    不久后,唐千阙给封叙的床位半掩上帘子,退出了病房。

    在他关上门的那一刻,原本躺在床上的颜致婼缓缓睁开眼睛。

    她的眼睛一点也不见刚睡醒时候的迷蒙,显然已经清醒很久了。

    侧过头,看了一眼身旁帘子缝隙里,被纱布包裹着头的男人。

    他看上去很憔悴,伤势似乎也比自己严重。

    可……又如何呢。

    收回目光,她面无表情地坐起来。

    刚刚……躺在这里闭着眼睛,她想了很久很久。

    她想,自己已经给过封叙一次机会了,或者说,给过他很多次。

    可他从来没有珍惜。

    那个住在城北宅子里的女人是谁、封叙喜不喜欢她,这都无所谓了。

    感情也好,婚姻也好,最忌讳的就是不坦诚。

    他却是把所有的不坦诚都做了。

    ——

    病房的门再次被人推开。

    颜致婼抬眸看去。

    入目的是一脸急匆匆赶过来的叶初糖。

    他紧张不已地进来,直到在看到已经坐起的她时,才松下一口气。

    “小婼婼,我听到你出车祸的这个消息,本来要飞马尔代夫的,飞机还在转机呢,我就买机票又飞回来了。”

    看到她,颜致婼就想起他轰轰烈烈的表白,就一阵没好气:“还说呢,给我捅那一大篓子,自己飞马尔代夫玩去了?”

    “我这不是害怕失恋吗,就提前去旅游疗伤。”叶初糖忽然展开笑容,傻乎乎的,乐呵呵的,“那你接不接受我?”

    女生抬眸,虽然不忍心,但还是根据以往一般,直截了当地拒绝了:“对不起初糖,我们真的没有可能。”

    喜欢霸总他不想离婚请大家收藏:霸总他不想离婚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longan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