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奇幻 > 霸总他不想离婚 > 章节目录 灰烬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最后的结果就是, 狗仔的相机都被封叙大手一挥给买下了。

    一个个“净身出户”, 纷纷被赶出ls集团的地盘。

    同样被保安赶出去的, 还有叶初糖。

    只不过令人惋惜的是, 在他被架着离开的前一秒, 都还在质问颜致婼, 为什么要把他手机号码给拉黑。

    可怜见的, 颜致婼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被自己给拉黑了。

    还以为叶家大少爷找到了新的目标,所以最近都不打电话骚扰她了。

    可现在最重要的,并不是去追究自己什么时候拉黑了叶初糖, 而是……该怎么应对冷面的封叙。

    整个休息室里,只剩下大眼瞪小眼的他们。

    颜致婼什么都不敢说,怕说多是错。

    可要是连她都不说话, 这个房间里就静得可怕了。

    男人已经在沙发上坐了许久, 像是乖乖好学生一样站着的颜致婼,决定做点什么。

    她走过去, 挤进男人的双腿里, 一屁股坐在他的大腿上。

    随后强势一趴, 黏在他的怀里。

    放软声音, 在他耳朵旁可怜巴巴的:“叔叔……我疼。”

    这句话是真没有骗人。

    刚刚他的到来, 是让她转移了一些注意力, 但现在缓过了神来,下腹还是疼得厉害。

    她靠在他的身上,额头有冷汗渗出。

    男人似乎还沉浸在生气里, 但是温热的掌心已经贴在了她的腹部上。

    颜致婼嘴角一勾, 觉得奸计得逞。

    但很快又萎靡不振了。

    “还是好疼……”

    男人撩开她的衣服,伸手进去贴住她微微凉的肌肤,轻轻磨蹭。

    颜致婼面色虚弱地看着他。

    “你不要生我气了。”

    她抱着他的脖颈蹭了蹭,小小一团在男人的怀里娇弱得不得了。

    “没生气。”男人嘴硬。

    而颜致婼噗嗤一笑,仰起头来,点了点他的嘴角:“都快耷拉下来了,还说没有?骗人!”

    “颜致婼!”

    “唔……你在凶我。”女生顿时一脸“我要不好了”的表情。

    就算再气,封叙还能对这个小戏精,色厉内荏些什么。

    只能去抓女生的手,同时呵斥:“下去。”

    “我不!”接着,颜致婼抱紧他的脖子,一脸蛮横,“我就要一直抱着我的老公。”

    “确定?”

    男人直接将她抱起,往门外走。

    吓得人连忙用双腿夹紧他的腰,像是树袋熊似的,紧紧抱住自己的“大树”。

    “就不、就不。”

    殊不知在摆动间,哪处刺激到了男人。

    他蹙着眉,一个旋转,将人重重地压在门上。

    当后背贴到硬质的木门上时,颜致婼愣住了。

    身前封叙的俊颜与她几乎贴在一起。

    他垂眸,眼底的情绪不太显露。只是身上的茶香味,让人不由自主地沉醉。

    “颜致婼……”

    他先是低声唤了下她的名字,随后无奈地继续补充完,“你究竟要我怎么办?”

    被点名的女生一愣,懵懵地叫了声封叙。

    却在下一秒,被抬起头的他吻住了双唇。

    下巴被男人强制性地抬起,被迫承受他所有的火热,一点余地都不留。

    “封叙……唔……”间隙期间,女生免不得喊了他的名字,却被他以更猛的火力来压制。

    她的唇舌都在顷刻间沾染了他的气息。

    从未感受过……

    如此火热的封叙。

    在她的印象里,封叙很冷,是一块怎么也捂不化的冰。

    是自己怎么努力都温暖不了的的千年山雪。

    可这一个吻,却让她第一次感受到封叙是活生生的人。

    他有感情,会很温柔,也会热情似火。

    七情六欲都会从他身上表现出来。

    他终于不再是她所仰望的那高高在上的神了。

    不过这一场吻,最终还是被颜致婼的腹痛所打扰。

    她可怜兮兮地靠在男人的臂弯里哼哼唧唧。

    而封叙见了,也难掩心疼。

    他严肃勒令,让她下午的时候不必再去录制,还差了司机将人一路送回了封家。

    ——

    在家里休息了一下午,又喝了红糖水和敷了热水袋。

    疼痛好歹是让颜致婼缓和了些。

    蹦跶着下楼的时候,她发现地面铺了好多个箱子。

    找了个佣人询问,才知道,有些是老宅的人送来的,有些是林烟着人送来的。

    一一将它们拆开。

    是药膳的都送去了厨房;是提高演技的书籍,就自个留下。

    她还是想试试看去演戏,或许人生就有所不一样了。

    不一会儿,李管家过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张单子,在一旁恭恭敬敬地说:“夫人,这是先生为您的生日定制的拟邀请名单。”

    “生日?!”

    说实话,封叙走后的两年里,她就没有再私底下庆祝过生日。

    而且年少时,在老宅那过的生日,都不是正正经经的生日聚会,而是大人们结交生意伙伴的一种手段。

    她都快忘记了私底下过生日的感觉。

    现在那男人又要给她过……

    她略带惊喜地看了看名单,结果……满目失望。

    果然还是和在老宅时期一样。密密麻麻都是商人与权贵。一点儿新意都没有。

    她不轻不重地嘟囔了声:“我只想和他过。”

    李管家听了,忙道:“夫人,这么多年您也应该要懂事些了。先生再不是少爷,以前的先生可以陪你疯陪你闹,但现在他是要把封氏企业都夺回来的人。还请你站在他的角度为他思考一下。”

    颜致婼愣在沙发上,愣住。

    许是封叙把她保护得太好,从没有人敢和她讲这些话。

    可今天听了,却又觉得李叔的话在理。

    就像是自己,一心想要把林氏夺回来,不夺回来能怄死。

    但如今的封叙又何尝不想把封氏都夺回到自己的手里,而在这段期间他也必然要做许多“功课”。

    有时候的牺牲也是不得不的。

    好像她确实不能再任性了。不然还会拖了封叙的后腿。

    不过事到如今,她十分想要一个外人才能给自己的答案:“李伯伯,我是不是做不了封叙的妻子?”

    大抵在这种商业大贾的家庭里,很少会有一个像她这样什么都没能给夫家带来利益的老婆持家。

    她既不能给封叙带来稳定的后援,甚至还在曾经坑害过他。

    “夫人……”显然李叔也不是这个意思。

    可颜致婼周身萦绕起一层难过的情绪。

    她往自己的玻璃房走,晚饭都没心思吃。

    而等颜致婼离开大厅不久后,封叙便驱车赶回来了。

    以前在国外的时候,他没有下班就一定回家吃饭的习惯。但是一想到现在家里还有人在等他,就免不得想要早点回来。

    可走进屋子里时,没看到那个只要吃饭点,就必然喜欢呆在客厅里欢迎他回家的人。

    男人蹙眉询问:“她呢?”

    李管家走过来,坦白自己的错误。

    “是我不好,说教了夫人两句,夫人看上去伤了心。”

    他简单陈述了一下刚才发生在这里的对话与情形。

    听完后,男人虽然沉下了脸色,但也不好和“三朝元老”发火,便说了句“我去哄哄她”后,离开了大厅。

    ——

    没有拉帘子的玻璃房,好似与整个大自然融合在了一起。

    女生坐在周围都是星星点点的灯光下的房间里,从床头柜上取出了一份牛皮纸袋。

    抽出线打开,便能很醒目地看到那《离婚协议书》的字样。

    这几个月来,她都没有勇气去打开它,更别说递给男人了。

    其实红姐说的对,牵扯得越深,扯断时就会越伤心。

    早知道当初就该断的。

    可她又清楚地知道自己舍不得,舍不得离开这个让她着迷的男人。

    眼泪“啪叽”掉下,沾湿了“离婚”两个字。

    忽然,身后伸过来一只骨骼分明的手,直接抽走了她手里的文件袋。

    颜致婼惊慌看去。

    只见是不知何时,就已经在自己身后的封叙。

    她嘴唇动了动,还是没能喊出他的名字。

    只是心被提起来了。

    她不知道,在他看到这份东西的时候,会是什么想法。

    他会不会顺势就跟她说要签了这份东西?

    会不会质问她为什么要与他离婚。

    但都没有。

    在她胡思乱想期间,他已经从口袋里取出了打火机,将纸袋点燃。

    熊熊火焰将《离婚协议书》吞噬,不久后便从男人的指尖处,掉落在了灰白色的地砖上,燃成灰烬。

    男人垂着的眸子里,是橘色的火光。

    明明那么暖的颜色,却一点也没有感染到他。

    “以后这件事,别再想了。”

    他的神色很冷很冷,比外头的月光还冷了许多。

    “封叙。”

    “你是封家唯一的夫人。”他再次强调了这句话。

    “我配不上……”

    封叙一噎,再次强调:“我说你是,你就是。如果颜致婼觉得自己不够好、站不到封叙的身边,那你错了,封叙他也没你想象得那么优秀。上帝作证,两个人天生一对,无比般配。”

    他走到她的身边,弯下腰去擦掉她眼角的泪水。

    声音里有疼惜:“别再哭了。”

    “那我可以跟你一起过生日吗,我只想要和你一起过属于我们俩的生日。”

    男人点点头:“之前是我考虑不周。生日那几天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满足你。”

    “嗯,那我要和你一起过,只有两个人的小party。”

    抱住身前的人,颜致婼亲昵非常地蹭了蹭。

    良久后,她感受到男人轻轻地在自己后脑勺那,安抚性地……揉了揉。

    喜欢霸总他不想离婚请大家收藏:霸总他不想离婚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longan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