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奇幻 > 重生宠妃 > 章节目录 第126章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大启,景祐十四年,春。

    新的一年的选秀已经尘埃落定了,结果亦早就传遍这后宫,已经是连续三年都没有一个新人被皇上看中入宫的了。这后宫里面倒是有新人进来,但全都不过是宫女、太监之流而已。

    赶在年节之前,沈贵妃娘娘将一批大龄宫女放出了宫,想要出宫的公公也可以申请,顿时走了不少宫人。不过却也因为更早的时候,叶皇后请辞皇后之位,许多妃嫔跟着叶皇后一起出宫了。当时尚有些妃嫔留在宫里,可到了现在,也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所以如今后宫里需要的宫人亦较过去少了很多。

    时至今日,宫里较之以往清净了不知道多少。还留在这宫里面的宫人都清楚那些妃嫔娘娘之所以陆陆续续送出宫不见得是沈贵妃的意思,光是瞧着皇上每年对选秀的态度,便清楚其中的关键还是在皇上身上,都不起什么而行,一心一意的服侍好皇上、沈贵妃,还有不过才两周岁的大皇子和长公主。

    起初,谁都不曾敢小看过这位沈贵妃,可无论如何也不曾料想她有一天会能够得到皇上的独宠,甚至于是让皇上——至少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为她遣散后宫。现下后位空悬,而皇上又无再纳新人之意,皇后的位置早一日或者是晚一日都注定是那一位的。

    夜幕早就已经降临了,然而后宫之中的大多数宫殿都是黑漆漆的,而为数不多的灯火通明的宫殿其中的碧霄殿内,这会儿宫人们正脚步匆匆的来来去去将晚膳给布置妥当。再过一会儿皇上就该过来用膳了。

    殿内烛火偶尔闪烁,沈蔚然坐在一张瞧着似乎是特别做的圆木桌旁,手中拿着一本书册子,用轻柔而又缓慢的语调给两个小糯米团子读着什么有趣的故事,惹得两个小家伙都脆生生的笑了起来。

    抬眼看到箫笙和箫骊的满是稚气的可爱笑脸,沈蔚然也不自觉的跟着他们笑了起来,明晃晃的笑容在暖黄色的烛光下显得格外动人。“马上就该用膳了,今天就先听这一个,明天再继续下一个故事,好不好?”

    “好。”两个小家伙箫笙和箫骊都立刻就点头应下了沈蔚然的话,又齐齐从专为他们坐的配着小木桌的小凳子上下来。他们走到沈蔚然的身边,一人站在左侧一人站在右侧,相继都牵起了沈蔚然的手,似乎是在用行动说要带沈蔚然去用膳一般。

    现今已经满了两周岁的箫笙和箫骊都走路稳当又口齿伶俐,俱是聪明得很。沈蔚然每日除了处理宫务之外,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陪两个孩子,这之外,每一天的膳食亦都是她在安排。

    倒不是说她不相信御膳房的厨子还是如何,只不过,她前世尝过的一些吃食是这里没有见过的,而食材又都能够找得到,沈蔚然就想着或许可以自己将做法写下来,让御膳房的厨子去尝试做出来。时间久了之后,她也就习惯了这项事情是她自己来安排了。

    箫笙和箫骊的年龄许多食物都还在不适合吃,沈蔚然闲来无事的时候就会去找了医书之类的可能说到这些的书籍来看一看。将所有的心思悉数放在自己的两个孩子还有箫晟的身上,沈蔚然觉得每一日都过得十分的充实而有趣。

    虽然是双生子,但箫笙和箫骊两人却算不得十分的相像。不只是因为两人的打扮差别很大,更重要的还是在于箫笙要更像箫晟一些,而箫骊则更像沈蔚然一点儿。

    这却全然是称了箫晟的心意,看着更像沈蔚然的女儿,箫晟时常都会自己在心里想象一下沈蔚然小时候究竟是什么模样,而箫笙日后是要继承皇位的,更像他自然是好一些。

    箫笙和箫骊才牵着沈蔚然在饭桌边坐下来,箫骊又马上就发现了刚刚进来的箫晟,一声“父皇”脱口而出,她便小跑着到了箫晟面前。走过去便又发现被宫女扶着走在后边的如太后,稚嫩而清脆的一声“皇祖母”便从笑得眯了眼的箫骊嘴巴里面喊出来了。

    如太后笑着点头回箫骊一句“骊儿,”箫晟便笑着点头一把将箫骊给抱起来,而后三两步便已经走到了沈蔚然附近的位置站着等宫女将如太后扶过来桌边。如太后坐好之后箫晟才跟着坐下来。到这时,还站在沈蔚然身边的箫笙才恭恭敬敬的说了一句:“见过父皇,见过皇祖母。”

    “笙儿乖。”光是这般听到两个皇孙这般亲切的喊她,如太后都已经笑得合不拢嘴更不说白日里两个人总是要去陪她说说话之类的,乖巧懂事得一点儿不像才两岁的孩子,关键是没有人特地教他们这些。

    把箫骊放在了他和沈蔚然中间的座位上,箫晟看看箫笙才对他也点了头,说,“坐下来用膳吧。”沈蔚然便笑着将箫笙抱到了另一边的位置上。每一天的晚膳,都是凑在一处吃,也都是在这样融洽的气氛中开始和结束。

    用过晚膳,箫晟再陪着箫笙和箫骊玩了一会儿,他们便被奶娘带下去睡觉了,箫晟和沈蔚然会一起送如太后回去休息,然后才又一起重新回到碧霄殿,而若是箫晟想要和沈蔚然说点儿什么事情,也往往都需要等到这个时候才行。

    回来的时候宫人已经准备好了热水,箫晟虽不爱让其他人服侍,但若是沈蔚然就不一样了。

    袅袅的热气从浴桶里面冒出来,箫晟舒舒服服的泡在热水里面而沈蔚然替他捏肩捶背散去一天的疲累。箫晟倒是一直都想要这么反过来服侍沈蔚然,可惜的是沈蔚然从来都不肯答应箫晟却也没有法子。

    “封后大典的时间定下来了。”

    箫晟抓住沈蔚然的手,还往胸前拉了拉,以至于沈蔚然身子不得不前倾,身子也往箫晟身上贴了贴。箫晟浑身赤裸还全是水,这样的姿势到底不大舒服又会弄湿衣裳,沈蔚然想要抽回手不去理箫晟这莫名的举动,只说,“要是弄湿了衣裳就不好了。”

    没有回应沈蔚然的话,箫晟也没有顺着沈蔚然的意思松开手,反而是又与她说道,“你哥的大婚日子定在这个月,夏侯和宋漪澜是下个月,再下个月是阿姝和宋灏泽,咱们压轴。”

    沈蔚然愣了愣,停下挣脱的动作,等到明白过来箫晟话里的意思,同时也放弃了挣脱开箫晟钳制的事情。

    她的哥哥沈瑜一直到了去年才有了意中人——苏大人的千金苏晚漾,后来成功的求娶,将婚事定在了这个月;宋漪澜原本早便不需要呆在宫里了,但她执意要多服侍如太后两年,直到和夏侯司互生情愫才从宫里出去,而箫姝的婚事,则不是自己能够决定时间的。

    箫晟前面提到的双双皆是新人,她和箫晟全然不能够算,偏偏箫晟又说了压轴这样的话——到底他们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一次的封后大典确实有些别样的意味。

    “在想什么?”箫晟见沈蔚然半天没有说话,扭过头去看她,才发现她是在发愣。

    沈蔚然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对着箫晟笑笑,却并没有说出来自己心里的话。

    六月的季节,烈日炎炎,荷花擎举,燥热中唯独清丽风景能带来几许清凉之感。

    今天是沈贵妃沈蔚然将被封为皇后的日子,平静了太久的后宫在接着公主出嫁之后又迎来这个日子,算是将热闹给延续了。

    向来主张不铺张浪费非皇上在封后大典这一件事情上,并不让人意外的“奢侈”了一把。除去样样都准备最好的之外,一些不必要的繁琐仪式也都被去掉了,可没有人会觉得皇上这是不重视,却更加明白皇上对沈贵妃的感情。

    进行大典的地方,官员已经都到场了,随着太监的通报,公主、皇太后娘娘、皇上悉数都到了。作为最重要的人物的沈蔚然自然是会留到最后才出现。

    官员们分列两排恭敬站好,最前面的那一个,却是沈丞相。在沈丞相的对面,新婚不久的夏侯司同时也是大启最年轻的丞相,他们之后,沈瑜、宋灏泽等人皆在。

    最上边坐着的是如太后,在如太后身边则是新嫁不久的公主萧姝,正中间,箫晟一身不变的明黄色绣金线龙袍,表情分外严肃的坐在那儿,细细看去,神色之中似乎还有几丝紧张的意思。

    这一场封后大典看起来,竟教人莫名有种箫晟和沈蔚然大婚的感觉。

    最前边的地方,突然间起了骚动,然后,便是太监的尖声传报。箫晟的目光紧锁住前方,那种紧张的感觉,一下子就明显了不少,紧张之外,期盼的感情最为强烈。一抹大红色的身影缓缓出现在了视线之中,徐徐向他走来。

    箫晟紧绷着的脸部终于稍微放松了些,然后在发现在沈蔚然的身侧一左一右,箫骊和箫笙打扮得似金童玉女般牵着沈蔚然,蹦蹦跳跳的上前,两个人都是粉雕玉琢可爱得不得了,到底还是没有忍住露出了笑意。

    其他的官员何曾见过封后大典上,皇子和公主陪着一起的,但这些官员之中不少都是年轻臣子,想法不那般拘谨,倒更觉得有趣得很,再加上箫笙和箫骊都可爱得紧,再观皇上的表情,便都十分识趣的也露出笑容。箫姝凑在如太后耳边低声与她说着下边的情形,如太后想着这般情况也是忍不住笑。

    原本严肃的仪式,到了这会儿,全然变成了轻松愉快的事情。

    沈蔚然坐在床榻上,身上穿着是白日的那套衣裳,头上却盖上了红盖头。即便将许多繁琐的仪式省去,可等忙完了之后。再到收拾一下现在也已经是傍晚了。

    箫晟提出这种要求让她觉得有些意外,心里却甜得很。以前便总觉得箫晟性子里边有些孩子气,原以为是自己一直弄错了,可到现在却不得不承认,他分明是一直都用最真实的自己对着她。他果然是将这封后大典当成他们新补的婚礼。

    房间里没有其他人在,她在的这里是新修之后的凤鸾宫。往后,箫笙、箫骊、如太后还有她和箫晟以后都住在这宫里。想着箫笙和箫骊,沈蔚然空坐着有些无聊,思绪也不由得跟着飘远。

    一直以来,箫晟都有废了本朝的一夫一妻多妾制度的想法,所以他从首先从自己开始,变相的废后宫,裁剪宫人,她果然可以说是十分的幸运么,遇到了这样一个与众不同的皇帝?

    以后的道路走得未必会顺利,箫晟想要做的事情还有那么多,而她也唯有在他身后默默的支持陪伴,但总会越来越好的吧。一起相伴着走过的人都得了好结局,那么想要做的事情,即便有些妄想,但总有一天,能够达成的吧……

    “怎么又发愣了?”

    有些昏暗的眼前骤然明亮起来,沈蔚然心中吃了一惊却只是抬头看着箫晟,笑着说,“皇上可算来了。”箫晟看着被暖黄色烛光照亮的这张妍丽的脸,一身大红色装扮的沈蔚然果然和他想象中的一样美,竟是有瞬间的痴愣。

    箫晟很快就回过神,望着沈蔚然的眼睛,同样笑起来,“嗯,让皇后久等了是朕不对,今晚便听凭皇后处置。”沈蔚然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箫晟,拿这般不正经的根本他没法子。

    家国天下,亲人爱人,真的不能够两全么?

    也许……真的不是不能够,只是因为太过艰难,不愿意坚持吧……

    箫晟却觉得,自己坚持下来了,真好。

    喜欢重生宠妃请大家收藏:重生宠妃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longan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