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奇幻 > 芙蓉帐暖 > 章节目录 终章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我一直记得她出嫁的那一天。

    西北王为她准备了十里红妆, 绵延数条长街, 城门开后, 浩浩荡荡人马见不到头尾。他们一直走向大漠深处, 留下沙尘飞扬。

    而我最喜爱的那个姑娘, 着鲜花素锦, 戴凤冠明珠, 明艳似火,端坐于车中。

    我不知道她盖头下的脸是何种神情,也触不到她指尖的温度。我很想和她说说话, 虽然我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应该说什么,她想听什么。

    未曾说出口的爱恋只能埋藏于心中, 或许就要随着时光腐朽, 再没重见天日的可能。

    是了,她嫁的不是我。

    她越走越远了。

    虽穿着大氅, 但我还是觉得周身寒意入侵, 忍不住打个寒战。我抬手, 拢紧衣领, 心如刀割却还偏偏自虐一样盯着她远去的背影。但她在车里, 看不见的。

    九月份, 深秋了,怪不得那样冷。

    我第一次知道什么叫痛心入骨。

    前人所言极是。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

    --

    在那之后, 我像是变了个人。

    成长, 有时候只在一夜之间。

    我开始认真读书,认真习武,我不再游手好闲,到处惹是生非。我也不再吃甜。

    什么糖都不再甜了,没她在我身边笑,全是苦的。

    嫂子看着我,认真说,“谢暨,你现在像个大人了。”

    我想,是的吧。因为没人肯陪我疯陪我闹了,还停留在少年的世界里,也没了意义。

    有时候,我都忘记了,我也曾鲜衣怒马过,也曾恣意妄为。只几个月而已,那段鲜艳的日子就好像离我好远好远了。我觉得悲伤。

    我哥告诉我,“要像个男人,而不是个废物。”

    我想要夺她回来。

    我甚至做过最坏的打算,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子,无论那是多少年之后,生儿育女也罢,人老珠黄也罢。只要她再见到我的时候,能叫出我的名字,能露出哪怕一点开心的样子,我就娶她。我真的爱她,无关外貌,只是灵魂。

    她是我生命中最为绚丽的风景,永远存在,不会忘却。

    但我没想到,有一天,她竟然自己回来了。张扬灿烂的,骑着马,裹着厚重披风,白色貂毛围在她脸颊边,冲我挥手。她喊我的名字,笑的眼睛眯起来,“谢暨谢暨,我回来了。”

    她还会和我开玩笑,“我是真的草原明珠啦,你得恭恭敬敬地对我,不许和我吵架。”

    她补充,“也不许吃大蒜了。”

    我站在城门口,看着她。我的小公主回来了。

    我说不出话来,喉头酸涩,手指攥着缰绳,快要磨破。

    但我能察觉到,心又活过来了。

    我牵着她下马,她温热指尖不经意滑过我脖颈,我轻颤。这触感美好的让人心醉。

    她垫着脚往里头张望,唇兴奋张开。我贪恋看着她,她察觉到我的注视,巧笑倩兮回头,用胳膊撞我一下,问,“谢暨,你是不是特想我?”

    我说,“嗯。”

    我舔一舔干涩的唇,轻轻问她,“赛满,你想不想吃糖。”我怕她拒绝,急急又说,“我想吃了。”

    我好久都不知道甜是什么味道了。

    很想念。

    --

    那个除夕夜,阖家团圆。我带着她放烟花。

    她害怕,捂着耳朵往我身后躲,但又好奇,留了眼睛偷偷看。我觉得好笑,扯着她袖子到眼前,“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连个爆竹都怕成这样。”

    我努嘴,指向趴着的阿黄,“连只猫都比你强。”

    她脸被羞的通红,强作气势叉着腰,“我就是给你个面子。”

    “面子啊……”我把手搭在她肩上,刻意与她亲近,低笑,“我不要。”

    她瞪着眼,“那还不给你了!”我站在一边,看着她撸着袖子,露出嫩白手臂,战战兢兢挪到爆竹旁边,她回头冲我呲牙,“你信不信我真敢点?”

    我抱着臂,故意逗她,“你点啊,点着了我把我所有私房钱都给你。”

    她哼一声,故作镇定挑着下巴,“等着吧。”她撇下嘴,“你马上就要是个穷鬼了。”

    我笑,我最喜欢她这个样子,活泼明丽的,像春天一样的生机勃勃。

    火苗燃起,她壮着胆子凑近爆竹,看它舔舐着引线。当滋啦声响起的时候,她尖叫,掉头往后跑,我张开双臂,让她扑进怀里。赛满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淡淡奶香味,像个奶娃娃。

    她怕极了,也不顾这姿势多暧昧,额头抵着我胸前,不敢向后看。她问,“点着了吗?点着了吗?”

    “没点着啊。”我骗她,坏笑着掐她耳朵,“你怎么这么怂?急三火四往回跑,不知道的以为你干了多大一件伟事,还草原明珠呢……”

    我话没说完,被她一脚踩上,“谢暨你怎么这么欠!”她拽着我肩膀,两只脚都踩上来,还跳了一下,“除夕夜还和我吵,多不吉利,你想和我吵一年吗?”

    怎么会。我在心里说。这样吉利的很,我巴不得和你吵一辈子。

    引线终于燃到尽头,烟花呼啸着升上天空,在沉沉夜幕上炸住绚丽光彩。

    她面庞被染亮,美的不可方物,我低头看着她,轻轻笑。她惊了一下,缓过神来便就抓我腰间钱袋子,“你说好的把私房钱都给我,要是骗人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我怕她摔,搂住她背后,也不躲,由着她把袋子解下来抓在手里。里头只有几个铜板,她明显失望,垫了几下,“连个糖葫芦都买不了……”

    我问,“那你要不要?”

    “当然要。”她睨我,美滋滋把袋子系在自己腰上,“蚊子腿儿也是肉啊。”

    她戴着繁复的头饰,和初见时的很像,缀满叮叮当当的小铃铛,银亮亮。我用手指卷起她发尾,她没察觉,我欢喜,轻轻摩挲。

    烟花快要燃尽,我问她,“我有很多私房钱,你想不想要?”

    她立即点头,而后似是觉得自己太急迫,有失体面,又辩驳,“你说过,全部都给我的。”她重复,“全部。”

    我应着,“都给你。”

    我扣住她后脑,往自己脸颊贴近,近到我能察觉她睫毛扫在脸上的酥痒。她难得羞涩,无措搅搅手指,“你干嘛啊。”

    我说,“总不能白给你,你得还我点什么不是。”

    她嘟嘟唇,“我没钱的……”

    我弯唇,不待她说完,倾身覆上去。

    烟花消散,只剩缕缕青烟。但我心中绽放烟花,灿烂迷人眼。

    那天,我第一次吻她,她僵住了,但没躲。

    那滋味甜蜜美好,我一辈子忘不掉。

    不知过多久,我终于舍得离开,不敢离太远,在鼻尖相对的位置。她眸子亮,里头满满都是我的影子。我觉得前所未有的满足。

    “哎?赛满。”我贴在她耳边,轻轻叫她名字。

    她唇上还染着水,迷蒙抬头,懵懂像只小鹿。我心软成一滩水,拇指摩挲她耳后肌肤,我们呼吸交融。我说,“感谢上苍。”

    她笑了。

    我不敢再错失机会,见她有笑容,赶紧说出盘旋我心头无数次的那句话。

    我说,“嫁给我好不好?”

    她敛住笑。

    我能感受到心脏的某个部位在一点点塌陷,连呼吸都变得费力。我不敢看她眼里神情,但又舍不得移开,祈盼着她有哪怕一点点的好的回应。

    我还捧着她的脸,依偎的姿势,站在雪光之中。那一刻,万籁俱寂。

    她轻声问,“为什么呢?”

    我沉默好久。我在想,到底是该掩饰下去,以期待回到最初那样的关系,至少还能陪她笑闹玩耍,或者告诉她,我对她的心意不是她想的那样。

    我想和她继续以后的人生,哪怕起起落落,也愿护她周全。

    但这样做,我会不会失去她?

    我想,暗恋的人,真是心酸。

    她似是觉得站在这里累了,脚尖挪动着想往后退,只不经意的动作,却让我心猛地一颤。我不假思索,臂搂住她腰带进怀里,用额抵住她的,呼吸急促。

    她被吓到,挣扎一下,拍着我胳膊,“谢暨,你到底怎么呀?”

    我不肯松手,紧紧环着她,我说,“我想娶你。”

    她还是那句话,“为什么呢?”

    我不再迟疑,我告诉她,“因为喜欢。”我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我喜欢你呀,赛满。”她眨眼看着我,眸里璀璨,惹人生怜。

    我叹气,低头啄吻她唇,重复着,“喜欢你,赛满。”

    她没动作,仰头任我亲昵,乖巧像只猫。她问,“喜欢,就该成亲吗?”

    我点头,含着她下唇,尽力维持镇定,但手臂还是颤抖。我闭紧眼,更用力抱住她,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我不能再放手了,无论如何,否则我会后悔一辈子。

    她似是思索,睫毛颤颤的,很久很久后,轻声说,“好啊。”

    那是我听过的最美的情话。

    我说娶你,你说好。

    --

    婚礼在科尔多大草原。

    那已经是两年后,战争平定,国泰民安。

    而我十八岁,已经能独当一面。她十五岁,花朵一样的年纪。

    正值春深,葱绿草原上点缀缤纷花朵,最美的景色。她穿着漂亮的服饰,不是兄嫂成亲时的那样,更显英姿飒爽,腰带束着,紧紧一条。绚烂的大红色,在阳光下熠熠闪光。

    她笑着转了个圈,问我,“好看吗?”

    我说,“不能再好看了。”

    没有什么词汇能形容我当时的心情,我多么庆幸,她还有机会为我穿上一身鲜艳的红。

    只为我一人,我是她的驸马。

    兄嫂和娘从江南赶来,带着我的小侄子。赛满喜欢他,又亲又抱不肯松手,搂着他坐在喜床上,黏腻哄着他喊小婶婶。

    我心里酸溜溜,抢过谢祈还给嫂子,回头冲她说,“你若喜欢孩子,咱们生一个就是。”

    我又说,“若是嫌不够,咱们就生十个八个,组个蹴鞠队。”

    她羞红脸颊,拿着枕头扔我,“谢暨你这臭流氓!”

    我跪坐在她面前,凑近吻她红唇,“我是你夫君。”

    我哄她,“乖,叫夫君。”

    红烛摇曳,她咬唇,轻声唤出那两个字。

    那一刻,我觉得,死也值得了。

    --

    又是一年春深。牛羊在腰高的牧草中若隐若现,我找了片平坦地界,带着她出来骑马。

    她还是老样子,勒着缰绳跑的比我要快要远,我便就在后头看着她,长发被风卷起,吹得凌乱。她不高兴了,回头冲我抱怨,“谢暨,风吹得我难受。”

    我夹紧马肚子,走到她身边,“那你便就绑起来。”

    她嫌弃我态度不好,瞪我一眼,冲我嚷,“我若是带了发绳,还要叫你做什么。”

    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娘亲了,但愈发娇蛮任性,尤其在我面前。寻衅滋事是她的爱好,把我惹得气急败坏,她便就笑开了,然后来哄我,几句好话我便就找不着北,团团转。

    以前只知道她装乖,现在倒学会了卖乖。

    不过我喜欢。

    在人前,我是稳重的右贤王,沉重自持,不苟言笑。但在她面前,还能找到以前的影子。我冲她伸出双手,挑眉笑,“你猜啊,在哪只手,猜对了我就给你。”

    她推我肩膀,轻哼,“谢暨你越来越幼稚了。”

    话虽这样讲,却也配合握住我左手,她仔细观察我神情,信誓旦旦,“就这只。”

    我笑,“猜错了怎么样?”

    “怎么会。”她洋洋得意,“我还不知道你……”

    我展开双手,把空空手心在她眼前晃晃,“我今日忘带了你的发绳。”

    她话憋在嗓子眼里,半晌,愤愤跳下马,又扯我下来。我随着她动作,被她掐着耳朵骂,也只笑着不说话。风吹过来,鼻端是她身上味道。

    我看着她眼睛,恍惚中,似是回到了十几年前。

    那日午后,在街上,旁边是装满了白杏的车。她叉着腰站在我面前,红着脸和我吵。

    那时我们初相遇。我嫌弃她,觉得她不可理喻,再也不想看见她,虽然我也承认这个姑娘长得真是好看。

    后来,我们还是吵架,但她却已经在我心里扎了根,生了芽。

    我爱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感情便就不可分离。我想,她也是。

    年少时的爱恋,青涩稚嫩,小心翼翼,经历了风霜雨雪的考验,终于走至今日。

    也曾走过许多弯路,但幸好,我们的等待,没有擦肩而过。

    喜欢芙蓉帐暖请大家收藏:芙蓉帐暖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longan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