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奇幻 > 佛系影帝在线养佬[重生] > 章节目录 番外三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演唱会当晚结束后回家, 谌述收到了易连禾精心准备的礼物——来自网瘾少年的游戏装备大礼包。

    “跟婚纱似的。”

    谌述点击穿戴,旋转人物打量了一会儿,中肯地评价道,“还不错,挺好看。”

    “我为了这个熬夜好几晚。”

    易连禾说, “你也喜欢?我打算去官网要点数据订做一套收藏起来。用你的尺码做吧?”

    “......停止你危险的想法!”

    “这个想法并不太危险。”

    他笑了笑,眼神从谌述指根上的光芒上一闪而过, “我还有更危险的。”

    “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 你居然没有准备惊喜给我?亏我还特意派小青明示你。”

    谌述叹了口气:“我实在想不到什么合适的了。”

    “也是。”易连禾表示理解,点了点头,一言不合把他打横抱了起来。

    “那肉偿吧。”

    **

    这是一个寻常清晨。

    有鸟鸣从窗外传来,叽叽喳喳扰人清梦。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味道,陌生又熟悉。谌述皱了皱眉, 勉强睁开眼睛。

    他的视线还未清晰,却隐约看见有人从旁边扑过来,床板一阵震颤。

    房间里脚步纷乱起来,有人在激动地喊。

    “醒了......谌哥醒了!”

    “去叫医生!老汤在哪?!”

    “谌哥你感觉怎么样?哪里不舒服?”

    “......”

    胃里传来灼烧般的痛感, 清晰又深刻。谌述艰难地抬手拿掉面上的氧气罩, 接过旁边人递来的水杯润了润嗓子。试着发出声音来。

    “我怎么了?”

    “并发症,九死一生。”

    老汤闻讯火速赶到病房,坐在床边看着他憔悴的脸, 叹了口气, “醒了就好, 赶紧躺下。工作的事情你不用操心了, 这段时间先好好休息吧。”

    “......老汤?”

    谌述用力眨了眨眼,试图让一团乱麻的脑袋里能稍有些思路。“你为什么在这?”

    “你说我为什么在这。”老汤没好气道,“我是你经纪人好吗。”

    你很多年前就不是我经纪人了好吗?!

    谌述完全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生了这么严重的病。唯一的记忆只停留在一个普通的早晨,易连禾去国外工作,他一个人在家里......

    脑中骤然有惊雷炸响。霎时间,谌述后背冒出一层冷汗。整个人如坠冰窟般僵住,不得动弹。

    他听见自己艰难询问的声音:“易连禾在哪儿?”

    “易连禾?”

    老汤奇怪地重复了一遍,“那是谁?”

    “......”

    谌述闭了闭眼。片刻后,声音低哑道,“都出去。”

    “怎么了?”老汤有些不安地问,“你......”

    “都他妈给我滚出去!”

    房间内很快只剩他一人。

    谌述死死地揪着医院惨白色的床单,蜷成一团,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可却好像还是喘不上气来。

    心里有一丝不切实际的期望尚存,他挣扎着拿起床头的手机,查看年份日期。又用颤抖的手指去翻遍通讯录,找到幼时的朋友询问易连溪一家的消息。

    “她不是早几年前就搬去国外了吗?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被询问的朋友觉得有些奇怪。但他依旧如实诉说着自己知道的消息,并不知道这样平淡的语气听在另一人耳中会带来何等的绝望。

    “搬去日本了。”他说着,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毕竟家里出了那样的事......唉,失去至亲的痛苦大概是常人想象不到的。换个环境有助于情绪恢复吧。”

    是。这时候,易连禾已经不在了。

    谌述失魂落魄地挂掉电话,一瞬间像被抽空了所有力气。

    这里是......没有他的世界。

    **

    出院后,谌述推掉了所有工作,把应付媒体的事情全部交给老汤。自己回到家里待了许多天。

    他在疯狂地睡觉。

    每天一醒过来,拿起手机看一眼时间就放下,再强迫自己入睡。昏暗的房间里难分昼夜,他躺在床上,期待着某一次醒来,他一睁开眼,又回到那个普普通通的早上。

    易连禾会风尘仆仆地回到家,放下行李给他一个早安吻。

    谌述想,这个世界是否只是一个梦境?

    一定是个糟糕的噩梦。

    可如果只是噩梦,为什么易连禾还没有把他叫起来?

    ——然后像许多个夜晚那样,拍拍他的后背,把他抱得更紧一点。

    又或者,跟易连禾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才是一场梦?

    ——如果是真的,那他宁愿永远都不要醒过来。

    不知道多少日子多去,谌述再也难以入睡。

    他终于下床,拉开了窗帘。

    他的身体变得十分虚弱,脚步虚浮,头重脚轻。可心里却只想着要出门去买些安眠药剂回来,来帮助自己进入睡眠。

    打开衣柜,谌述的目光落在一件件雪白的衬衫上,突然觉得分外刺眼。

    他站着看了很久,然后取下一件,脱掉衣服换上,坐在地板上用双臂环抱自己,小声地抱怨。

    “易苗苗,你这个骗子。”

    说好了要送他一件婚纱的。

    居然食言。

    **

    数月后的日本街头。

    “我把易连溪家的地址发给你了。”

    “谢谢。”

    谌述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地址,把手机放进口袋里,继续往前散步。

    春暖花开的季节,他依旧手指冰凉。谌述把手也插进口袋里,在街边慢悠悠地闲逛,眯着眼睛晒太阳。

    走到人行道边等红绿灯,他抬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站在一棵樱花树底下。花开满枝,像粉色的棉花糖。

    很美,但他被晒得懒洋洋的,不想抬手拍照,就靠在树下看了一会儿。

    对面有青年歌手在街头驻唱。谌述闭上眼睛听着不知名的日文歌,背靠粗壮的树干继续晒太阳。

    云淡风轻,感觉下一秒就能睡着。

    不知多少个红绿灯过去,歌声突然变了。

    谌述睁开眼睛,站直了身体。

    马路对面,高高瘦瘦的大男孩手持麦克风,一边唱歌,一边对旁边的孩子微笑,身边渐渐有行人聚集。

    他的歌声陌生又熟悉。

    “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

    “哥哥,那边有另一个哥哥一直在看你哦。”

    被身旁的孩子提醒,易连禾放下话筒,看见马路对面有个陌生的男人,正站在樱树下怔怔地望着他,被花瓣落了满头。

    他心里莫名地被这一幕击中。心想这副画面或许可以当做新歌的素材,于是朝那人点了点头,友好地示意。

    下一秒,易连禾看着那人含着眼泪,如梦方醒般露出个好看的笑容。

    然后穿过马路和人群,如同穿过无数虚幻的时光。一步一步,朝着自己走来。

    **

    特别篇——

    《易连禾日记》

    “应医生要求,开始写日记辅助治疗。虽然我觉得并没有什么用且有被偷窥隐私的可能,但想想他应该看不懂中文,姐跟妈也不会那么无聊。所以每天写一点交差也没什么。”

    “吃饭,睡觉,出门散步。有可爱的孩子向我问好。”

    “吃饭,睡觉,出门散步。小青提议我做异国旅行直播,在考虑。”

    “吃饭,睡觉,出门散步。拒绝了直播的建议,因为觉得没有人会喜欢看。”

    “吃饭,睡觉,出门散步。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打开日记本开头整齐一眼看过去很舒心。似乎找到了日记存在的意义。”

    “……”

    “今天出去散步走的远了点。被街头艺人邀请一起唱歌。我很享受,但是有个不认识的男人在远处听得很伤心。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哭我也很难过。

    一首歌结束的时候,旁边的小女孩叫我看他。其实我早就看到了。

    他朝我走过来。含着眼泪又哭又笑的,问我叫什么名字。他好像认识我。真奇怪,我好像也在哪里见过他。

    他笑起来很好看,哭起来也是。

    ……我一定是脑子坏掉了。”

    “昨天遇到的男人到家里来做客。原来他跟易连溪是同学,还说小时候见过我。但是我没有印象了。

    他叫谌述。”

    “今天谌述来邀请我一起出去玩。不想出门,拒绝了。

    本来以为他会生气走人,但他留下来跟我一起聊了音乐。原来我们喜欢同一支乐队。

    他好像很了解我。他知道我的病情,连我小时候穿裙子的事情都知道……”

    “今天跟谌述一起出去玩儿。很开心!”

    “……”

    “今天谌述也来了。我问他是不是不用工作,他说自己已经工作了很久,想好好休息一段时间,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完成。

    我猜不到那事情是什么,但是觉得应该比我重要。就叫他不要总是陪我一起出去玩。

    他突然哭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长这么大第一次遇见这么爱哭的男人。

    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可能是被牵动了病情,有点烦躁。”

    “今天谌述没有来找我。”

    “今天谌述突然到家里来,风尘仆仆的样子。他说自己刚刚回了趟国,还给我带了礼物。是一只生锈的小铁皮盒,奇怪的礼物。他说真正的礼物在小盒子里面,但是请我暂时先不要撬开看。

    他问我是否能当他的音乐老师。我觉得自己没有那么高的水准,本来打算拒绝。但听他现场唱了两句后觉得,我能教他的东西还是挺多的。”

    “今天跟谌述的礼物一起睡觉。握在手心里,起床时找不到了,发了脾气。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医生却说病情在好转……

    我真是变得越来越奇怪了。

    ps:医生走后在床缝里找到了谌述的礼物。开心。”

    “……”

    “今天一起连麦。原来小青也知道谌述,说他是个在国内很有名的演员。事业正如日中天,可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消失在公众的视野中。国内媒体上已经很久都没有他的消息。

    我好像一点都不了解他。但我觉得他这么做一定有自己的原因。

    他说自己想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正好我有很多时间可以陪他一起。”

    “今天跟谌述一起去教堂。他居然会弹我写的曲子……掉马了,估计是被小青出卖。晚上回家找他去游戏竞技场聊天。

    教堂里的彩色花窗很好看。喜欢。”

    “今天跟谌述一起在家里煮火锅。红汤好吃,喜欢。”

    “今天跟谌述一起去看美术展。第一次去那么远,晚上一起住酒店双人间,睡觉的时候突然听到很大的坠落声,吓了一跳。

    他居然掉床……

    有点可爱。

    ……喜欢。”

    “……我喜欢谌述。”

    日记本被啪地一声合上了。

    “后面的不用看了。”

    易连禾迅速把日记本抽走。表情没什么特别的变化,只是被耳根下一抹红色出卖,“你从哪把这个东西翻出来的?”

    “回国前,收拾行李的时候你随手丢给我的。”

    谌述眼底含笑,趴在厨房外的长桌上枕着手臂看着他,“后面也都是跟我有关的吗?”

    才看了一半,除去最开始的固定开头,每一天都跟自己有关。

    谌述看得心里甜滋滋的。

    易连禾含糊地哼了一声算作回答,把日记本放进巨大的牛皮纸盒子里,盖上盖子。

    跟谌述一起回国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一直没来得及打理这些东西。谁知道这人会突然心血来潮整理旧物,这本日记也被翻了出来。

    莫名羞耻。

    “只是治疗手段而已。”

    他强调道。

    “可是我还想看后面。”

    谌述跃跃欲试,又打开盒子把日记本拿了出来,一脸不怀好意,“有没有写我们一起去看花火大会的时候......”

    “没有!”

    易连禾劈手夺过日记本丢到一边,把他拦腰抱起压在桌上,耳根的红色侵入脸颊。

    “别说那个了,干点别的。”

    谌述抿着嘴角抬手勾住他的脖子,眨了眨眼。

    窗户忘了关。

    有风从外吹来,日记本随之掀开,哗啦啦地被翻倒底页。

    “今天跟谌述一起去看花火大会。有很多小吃和摊位,他问了好多遍要不要尝一尝,被我看出来是自己想吃后很不好意思地笑着承认了。

    最后大家聚集在一起看烟花。

    人很多,烟花很好看。

    我们接吻了。他很甜。

    遇见他之后,这个世界一天比一天可爱。我们一起去了很多地方,我喜欢的事情也变得多了很多。

    但我还是最喜欢谌述。

    最喜欢。”

    ※※※※※※※※※※※※※※※※※※※※

    【2018圣诞特别篇】番外新增一篇,放在作者专栏啦。

    *

    大家冷静,先把刀收一收。不用劝,我超善良!

    这里谌述其实并没有“回去”。正文的时间线正常在走。番外这里相当于原本时间线的他在医院节点醒过来,多了一段(正文里的)记忆。和正文里的谌述算做不同世界线的两个人这样。

    在每条时间线都he(虽然并没有完全遵循“前世”发展),这次真的是超级圆满了。

    大概是有把刀都变成糖的天赋技能,望天。

    **

    按照我们的约定,这本更新到今天就全部结束啦。

    其实跟我开文时的预期差不多,刚好赶在开学前,横跨一整个暑假。很幸运一整个暑假都有你们陪我一起“哈哈哈哈哈哈”。有时候心情并没有很好,但见你们看完更新哈得那么欢乐,我也会被带的超激动哈哈哈哈。很幸福!谢谢你们的陪伴。

    说回小说,其实这本开新时准备并不算非常充分。现在回头看有太多不足之处了,无论是场景还是对话。人物剧情偏重上也没有处理好。希望下一本能进步一点。

    不过!起码我日更到了完结!这是我第一篇日更到完结的文,成就感max!

    成就的达成离不开你们的支(威)持(胁)哈哈哈哈哈,希望下一本也能坚持日更,偶尔争取日个六当回神仙_(:3」∠)_也算是一个小目标吧。

    好啦,故事再长,总要有说再见的时候。他们俩会很好的,大家也都要好好的鸭。

    下一本预计在九月下旬开新,具体日期之后会在微博通知。同样温馨治愈,关于一些成长,很多爱。

    我们下个故事里见啦,笔芯^_^

    喜欢佛系影帝在线养佬[重生]请大家收藏:佛系影帝在线养佬[重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longan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