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开完会, 苏助理按捺住心中的雀跃, 收拾桌上文件,陆菀廷笑着摇了摇头,对苏助理说:“没其他事了,你可以回家了。”

    苏助理有始有终, 都到这会儿了, 也不在乎再多耽误点时间,她把收拾好的文件抱怀里,说:“我把这些拿到办公室再走。”

    明天是苏助理的婚礼,敬业到这种程度,陆云榭对苏助理只有佩服两个字, 她抽走苏助理手里的文件, 笑着推苏助理离开,“早点回家吧新娘子。”

    其他人也跟着改口, 左一口新娘子, 右一口新娘子, 苏助理嘴角上扬, 超开心, “那我先走了, 明天都要来啊。”

    “盼了多少年才盼到你的喜酒,必须得去啊。”沈副总笑眯了眼,眼角褶子又多了几道, 旁边人纷纷附和, 催促新娘子赶紧回去准备。

    婚礼精心筹备了大半年, 该准备的都已经准备好了,苏怀霜就等日子到,穿上婚纱在亲朋好友的见证祝福下和秦负雪完成婚礼。

    十二月的天,冻不住炙热的心,苏助理和大家挥挥手,离开了会议室。

    “云榭,累吗?”陆云榭把文件拿到办公室,陆菀廷和她聊了几句。

    陆云榭一心扑在了工作上,大小事务亲力亲为,做的工作越来越多,陆菀廷看在心里,很心疼她。

    “有一点,不过和当年姐你比起来要轻松多了。”陆云榭放好文件,抱了抱陆菀廷,笑得轻松,“如果累了我会休息的。”

    “这几个月你都没好好休息。”陆菀廷拍了拍陆云榭,在自己面前,妹妹永远是妹妹。

    “明天就能休息了。”陆云榭放开手笑,付出的努力都得到了回报,她不是白白劳累。

    每年的最后一个月,都是最忙的时候,陆云榭回到自己办公室,又投入到了忙碌的工作中。

    助理敲门,陆云榭头也不抬地说了声请进,继续看她的文件。

    进来的人并不是助理。

    “陆副总。”来的人是张篁雅,天气冷,她穿着羊绒大衣,裹着围巾,左手插在口袋里。

    陆云榭惊讶了一下,“你怎么来了?”

    张篁雅已经走到了她办公桌前,看到陆云榭脸上的惊讶,笑着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了盒子,“给你一件东西。”

    不是过年也不是过节,张篁雅怎么突然送东西?

    “我不能要。”陆云榭拒绝,张篁雅直接拉起她手,把盒子塞到了她手里,“你打开看看,再决定要不要。”

    自己肯定是不会要的。

    陆云榭犹豫了两秒钟,在对方的注视下慢慢打开了盒子,盒子里放着一块手表,这块手表她很熟悉,是自己的手表。

    陆云榭困惑地看她,张篁雅笑着说:“手表还你。”

    曾经张篁雅说,什么时候想谈恋爱了,再向她拿回这块表,现在张篁雅主动把手表还回来是什么意思?

    陆云榭从盒子里拿出表,上面的时间依然在走,这块表在盒子里没有超过三天。

    陆云榭举着手表问:“这是什么意思?”

    她不懂张篁雅这举动的意思。

    “时间能让人看清很多事情。”等待的这几个月,张篁雅想清了一件事,“你不适合我。”

    这点陆云榭深表赞同,她和张篁雅的确不合适,她可以轻松的和张篁雅谈工作,而一旦谈到感情,整个人都会紧绷,甚至有逃的冲动。

    陆云榭说:“我们适合做朋友。”张篁雅的气质行事像陆菀廷,她有时会把张篁雅当姐姐,但靠近些,会很清楚的知道,这不是姐姐。

    “对,做朋友。”张篁雅说,“所以我把手表还给你,不想再浪费时间等下去了。万一遇到合适的人,这块手表会成为我的心理负担。”

    听张篁雅的意思,怎么感觉遇到了合适的喜欢的人?

    “你有喜欢的人了?”陆云榭犹豫地问出口。

    张篁雅笑了笑,“目前没有,以后会有。”她扫了眼桌面,桌面上文件成堆,张篁雅好心提醒陆云榭,“你以后遇到了喜欢的人,也要及时抓住。”

    “嗯,我会的。”看着重新回到自己手上的手表,陆云榭心里说不出来的轻松。

    以后再见到张篁雅,她不用再担心张篁雅突然说什么或者做什么了。

    助理在车上等张篁雅,她和双华集团的华副总裁约了见面,张篁雅看了眼时间,“我还有事,先走了。”

    陆云榭看到,张篁雅手腕上戴的手表,正是之前送给自己后来还回去的那块。

    “慢走。”陆云榭想起一件事,又叫住了张篁雅,“对了张总,那天你和我姐在这个办公室里说了什么?”

    她到现在还不知道,张篁雅用什么理由说服了姐姐。

    张篁雅回忆了一下,告诉陆云榭:“不管喜欢还是不喜欢,都应该由当事人来决定。我让陆总给我一个机会试试,她同意了。”

    这一番话,让陆云榭陷入了沉思。

    这几个月她忙于工作,却总是会想起那天在安全通道,花助理忐忑不安表白的画面,陆云榭还能记起自己心跳加速的感觉,以及身体产生的冲动。

    抱住花锦妍,是冲动。

    她很久没见到花助理了,祁江科技那边的事全部与陆菀廷接洽,就算花助理来陆氏集团,陆云榭也没什么时间机会见她。

    陆云榭把表放回盒子,连盒带表放进了抽屉里。

    第二天,她在苏助理的婚礼上见到了花助理。

    婚礼放在万锦国际酒店举行,上次花助理做祁清的伴娘,这次花助理成了秦负雪的伴娘。

    再当一次伴娘,要嫁不出去了。

    不知怎么的,陆云榭想到了这句话。

    灯光慢慢亮起,苏怀霜穿着逶迤袭地的洁白婚纱,挽着爸爸的手慢慢走向秦负雪。

    漫长的距离步步缩短,在屏息中,两人的距离只剩下四十公分,双方爸爸将女儿的手交到彼此手中,老泪纵横。

    陆菀廷和祁清是她们的证婚人,这场恋爱,从开始到现在,她们一直都在。

    以后也会在。

    婚礼誓词,秦负雪一字一句说的慎重,“怀霜,我爱你,余生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就像我们的名字,如彼竹柏,负雪怀霜,不管你累了还是遇到不开心的事,我都会陪着你一起度过,不管遇到什么坎坷困难,我们一起挨过,但我相信,我可以给你幸福,会给你开心快乐,我爱你,我爱你。”

    苏怀霜终于知道为什么祁清会哭成那个样子了,讲道理,在这么多人面前听到最爱的人讲情话,就是忍不住想哭。

    怎么办,她现在想不起来自己准备的婚礼誓词了,她现在只想抱住秦负雪。

    苏怀霜扑过去抱住了秦负雪,在她怀里哭。

    秦负雪笑着张开手抱住她,轻轻拍苏怀霜背,对大家说:“我老婆很爱我。”

    苏怀霜哭得更凶了。

    这人怎么这样,平时不怎么说情话,一说起来,让人招架不住。

    婚礼还要进行下去,苏怀霜努力让自己不要这么激动,抹了抹眼泪,拿过话筒,一开口,眼泪又汹涌。

    苏怀霜一边流泪一边笑,“负雪,我爱你,我从听到你的名字就开始爱你了,这辈子我要和你在一起,下辈子,下下辈子,我都要和你在一起。”

    “好。”秦负雪倾身吻她额头,“我爱你。”

    花助理悄悄抹了抹眼角的泪,羡慕这样的爱情,两情相悦,矢志不渝。

    相互交换戒指之后,新人喝交杯酒。

    秦负雪一手拿酒杯,一手扶着苏怀霜腰,眼里爱意满溢。

    素洁的手臂挽在一起,两人喝下交杯酒,情不自禁吻住了对方。

    台下一片掌声欢呼。

    已经回到位置的祁清紧了紧陆菀廷手,现在秦负雪也得到了幸福,真好。

    陆菀廷轻轻回握,在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台上的时候,亲了祁清一下。

    对着喜欢的人,心跳会加速,会无时不刻想要和喜欢的人亲昵。

    祁清是她喜欢的人,她爱的人。

    陆菀廷温柔地看着祁清,今生最大的幸事是能遇见祁清,爱上祁清,余生能和祁清一起度过,和她一起面对各种各样的事,遇见形形色色的人,和她一起成为更优秀的自己。

    “祁清,我爱你。”话淹没在热闹的欢呼里,祁清还是听见了,她握紧陆菀廷的手,“我也爱你。”

    “下面请各位单身女士走到前方。”穿着笔挺西装的司仪握着话筒来到婚礼台前方,“让我们来看看,谁能得到新娘子的捧花将这份爱和幸福继续传递下去呢。”

    在场的单身女性纷纷上前,有几个单身男性也跃跃欲试,司仪见状,笑着说:“如果有单身男性想抢捧花,也可以上前。”

    话音一落,唰的又来了一群男的。

    竞争很激烈。

    看到花助理去抢捧花,陆云榭迟疑了半秒,也来到了婚礼台前。

    “丢捧花咯。”

    司仪说完,秦负雪转过身,按着记忆把捧花往花助理那里丢。

    她希望花助理能幸福。

    花助理不负期望,接住捧花抱在怀里,谁都抢不走。

    捧花她的了。

    上次祁总的捧花也是被花助理抢走的,刘吟笑着打趣,“花助理,你抢到了两次捧花,结婚的对象找到没有?”

    花助理瞄了陆云榭一眼,笑着摇了摇头。

    刘吟和她开玩笑,“找不到对象那不如和我结婚吧,咱单身了这么多年,内部消化一下。”

    满座欢笑,跟着起哄。

    陆云榭不自觉皱了眉头,心里说不上来的闷堵,还有一种不知名冲动。

    似乎有一件很想做的事,可又想不出来想做什么。

    花助理给了刘吟一个你想得美的眼神让她自己体会,抱着捧花坐到了祁清身边。

    两位新娘子,两个捧花,苏怀霜的捧花被她堂妹抢走了。

    婚宴开席,陆云榭多喝了两杯,还是想不出来刚刚那种冲动是怎么回事。

    她去了洗手间。

    一个脚步声在她背后响起,陆云榭抬头,在镜子里看到了花助理。

    花助理担心她喝醉,见她离席,连忙跟了过来。

    不管怎么伪装怎么掩饰,她还是喜欢陆云榭。

    “陆副总,你没事吧?”

    看着镜子里的人,陆云榭忽然笑了,她想起,去年双华新品发布会就是放在这万锦国际酒店,那一天,花助理送喝了酒的自己回家。

    陆云榭转过身,眼里依然有笑意,“花助理,你还在练习那句话吗?我想再听你说一次。”

    她眼神清明没有喝醉,花助理从惊讶到会意再到欣喜,攥紧手,伴随着咚咚咚的心跳声,再说了一次,“我喜欢你。”

    陆云榭凑上去亲了她一下,抱住了她。

    ※※※※※※※※※※※※※※※※※※※※

    如果抢一个捧花不能得到爱,那就抢两个。

    喜欢夫人,你今天喜欢上我了吗(gl)请大家收藏:夫人,你今天喜欢上我了吗(gl)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longan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