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古代言情 > 摄政王,你家娘子又作妖了! > 第1200章 我要去北冥。
    独孤铎虽然放下了刀,可脸色依旧不好,甚至不想多看君轻尘一眼。

    几个枭鹰卫吓得大气都不敢喘,更不敢看主子的脸色,好像听了什么不该听的话。

    夙璃和苏白岳面无表情地站在旁边,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独孤雪娇心疼君轻尘,这事发生的太突然,连她自己都未察觉到,更何况是他呢。

    她有心岔开话题,脑子里还一直回响着百里夜殇最后跟她说的话,焦急地抓住独孤铎的衣角。

    “爹爹,你突然过来,是不是府里出了什么事?”

    独孤铎闻言,这才想起自己着急忙慌赶过来的缘由,当即把府上发生的事简单扼要地说了。

    屋里众人听完之后,全部怔住了。

    百里夜殇不愧是巫族最厉害的人,死而复生就算了,现在他的幻化术似乎更厉害了,竟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还有他这一系列的谋划,一环扣一环,把所有人都算计进去了。

    独孤雪娇颓然地靠在床上,倒没有露出十分诧异的表情,因为她隐约猜到了。

    百里夜殇临走前在她耳边的话已经应验了一半,剩下一半……

    她的手在被子里攥紧,微微低垂着头,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

    “爹爹,你先回府吧,告诉三哥,三嫂会没事的,定会毫发无损地回去,她肚里的孩子也不用担心。”

    独孤铎嘴唇蠕动了一下,没有吭声。

    自从去西北跟瓦里岗族打过一场硬仗,亲眼见识过独孤雪娇展现出来的智谋和勇猛,他对自己的女儿就改观了。

    在他眼里,被家人宠在手心里的霸王花已经长大了,可以独当一面了,当之无愧的举世无双。

    他那么地信任自己的女儿,可即便如此,此时听到她如此笃定的回答,还是有些疑惑,却没有问出口。

    独孤铎只点点头,却没有要先行离开的意思。

    “我知道了,卿卿,爹爹相信你,但爹爹要亲自护送你回家。”

    言外之意,老子信不过眼前这拱大白菜的臭男人。

    独孤雪娇颇有些无奈,却还是耐着性子把他哄走了。

    独孤铎一走,屋里却没有恢复之前的喜悦氛围,仿佛笼着一层阴影,所有人都噤若寒蝉。

    独孤雪娇将众人扫视一圈,最后看向黎艮。

    “轻尘哥哥,你先带着大家出去吧,我跟黎艮说几句话。”

    黎艮突然被她点名,却没有惊慌,似乎早就猜到了,快步走到床前。

    君轻尘心情复杂地目送着独孤铎离开,转头就听到独孤雪娇的话,心里的疑惑更大了。

    刚刚独孤雪娇笃定地回答百里青衣会没事的时候,他就起疑心了,总觉得她有事情瞒着自己。

    为何她如此笃定百里夜殇会把百里青衣放回来?

    百里夜殇性子捉摸不定,而且杀人如麻,他若想杀了谁,根本不用找理由的。

    这样一个男人,凭什么会把掳走的人再放回来?

    他有心想问,可看到独孤雪娇惨白的脸色,还是憋住了,只朝众人摆手,把一干人等带了出去。

    夙璃不想离开,苏白岳左右看看,把他拉了出去。

    等到只剩主仆二人的时候,噗通一声,黎艮跪在了床前。

    “小姐,你是不是已经……”

    后面的话没有说,只抬头看着她,执着地求一个答案。

    独孤雪娇伸手将她拉了起来,声音轻缓,语气却很坚定。

    “黎艮,你做的很好,这正是我希望的,我不想让他知道这事,但我知道肯定瞒不过你。

    我也是跟百里夜殇交手的时候才察觉,可能是感受到威胁,在提醒我吧。”

    黎艮皱眉看她,十分挣扎。

    “小姐,真的不告诉王爷吗?他应该……”

    独孤雪娇打断她的话,低头,一脸沉思。

    “现在还不是时候,若我说了,他肯定不会放我走。”

    黎艮倏然抬头,视线锁住她,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什么?小姐难道你要去……”

    独孤雪娇没有开口,只是轻微地点了下头。

    黎艮那般聪明,瞬间想明白一切,却更加担忧。

    “难怪刚刚小姐那般笃定,原来你已经跟那人达成协议了,是么?

    小姐,除了这条路,就没有其他路可走了吗?

    你应该知道,王爷盼望这一天盼了多久,若您就这样离开,真不知他会做出什么事。”

    独孤雪娇自然是明白的,可她没有办法,这是救三嫂的唯一办法。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更何况还牵扯到两条人命,她赌不起。

    “这事你做的很对,答应我,暂且谁也不要告诉。”

    主仆两人一坐一站,低声说着话,脸上表情都很凝重。

    过了许久,黎艮才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出去。

    君轻尘看到红木门打开,只眯眼扫了她一眼,便疾步走了进去。

    独孤雪娇坚持要回府,如今府里出了那么大的事,若她不回去,真不敢想象疯狗一样的三哥会做出什么事。

    没人比她更清楚,这事对独孤墨瑜的打击,她现在必须回去,稳定住所有人。

    君轻尘尊重她的想法,并没有反驳,还亲自把她送到了镇国公府门口。

    他知道,现在府里恐怕没人待见自己,便没有进去。

    只嘱咐独孤雪娇,他一直在隔壁,出什么事情的话,随时叫他。

    看着她走进去,君轻尘才转身进了隔壁大门,立刻召集所有枭鹰卫小首领,在书房密谈。

    夙璃和苏白岳一直跟到府门口,厚着脸皮跟了进去。

    他们知道现在府上气氛压抑,便没有主动开口,只把自己当成木头人站在旁边。

    独孤雪娇没有理睬他们,也没时间过问,进了门就朝花厅行去。

    除了已经被打晕过去的独孤墨瑜,其他家人都在,整个花厅寂静无声,个个表情凝重。

    看到她的时候,眼里才绽放出亮光。

    金珠最先起身,跑去拉着她的手,把她上下左右看了一遍,尤其摸了一下她受伤的肩膀,漂亮的大眼睛里瞬间蕴出了泪珠子,比自己受伤还心疼。

    “卿卿,听爹爹说你受伤了,一定很疼吧?”

    独孤雪娇将众人扫视一遍,嘴角勾着浅笑,说自己没事,只是一点小伤而已。

    王语嫣也站起身,走到她另一侧,轻抚她的发。

    “卿卿,你没事就好,我们都很担心你。”

    独孤墨决和独孤墨佩同样很担忧她,问了许多问题,才放过她。

    独孤雪娇的回答滴水不漏,把责任全揽到自己身上,不想让家人误会君轻尘,更不想让家人不明就里便指责他。

    独孤铎看着她,终于深刻的理会到了大白菜被拱走有多难受。

    沈夫人倒是看的开,把独孤雪娇拉到身边坐着,心肝肉地叫着。

    “行了,你也不要帮他说好话了,相处这么久,王爷对你的心思娘都看在眼里,不会因为这件事就怎么着他的,放心好了。

    还有啊,以后在你爹和你哥哥们面前,不要太维护王爷了,否则适得其反。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都是十足的醋缸,吃起醋来,没有道理可言的。”

    沈夫人一语道破天机,也不理会几个男人灼热的视线,旁若无人地说着自己想说的话。

    独孤雪娇十分乖巧,不管家人说什么,她都一一应下。

    说到百里青衣的事情,她又跟家人保证了一遍,可家人问她缘由的时候,她却隐瞒了真相。

    眼看着这事将要告一段落,独孤雪娇却又突然说起了另一件事。

    “娘亲,爹爹,哥哥,嫂嫂,我想跟你们说一件事,你们听完都不要太惊讶。

    我想送表姐去北冥,替她送嫁,这是我深思熟虑后作出的决定,希望你们能支持我。”

    这话简直像是巨石落水,瞬间击起了惊涛骇浪。

    所有人不约而同地看向她,难以掩饰复杂的心情。

    沈夫人拿着帕子的手都在颤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卿卿,你刚刚说你要去哪儿?你想去……北冥?娘亲没有听错吧?”

    独孤雪娇坚定地点了下头,再次确认自己的想法。

    “你们没有听错,我要去北冥,就在中秋节前一日,跟北冥使团一起出发,护送表姐到地方。”

    沈夫人眼前一黑,差点被吓晕过去。

    独孤铎眼疾手快,走到她身后,将人抱在怀里,看向独孤雪娇的眼神也有些无法形容,眼里除了讶异,不解,更多的是担忧。

    “卿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突然要去送嫁?

    王爷那边不是已经选定了送亲的人选么,你凑什么热闹啊,卿卿。”

    他有些接受不了这个新消息,比看到独孤雪娇受伤还难以置信。

    金珠眼睛瞪的滚圆,心直口快,早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

    “可是卿卿,你之前不是说中秋的时候要跟王爷……”

    说到这里,捂住了嘴。

    独孤雪娇并未做过多的解释,只点了点头。

    “可能见不成了。”

    金珠有些哀伤地摸摸她的头,没人比她更清楚独孤雪娇对这件事的看重程度。

    早在一个月前,独孤雪娇就来她这请教注意事项了。

    明明婆婆都不在世了,只是去牌位前上个香而已,可她却比谁都紧张,甚至跑来问她注意事项。

    金珠有些难受,替她难受,走上前抱住她。

    “卿卿,你做出这样的选择,想来有自己的打算,若你坚持如此,我们全家人都会支持你的。”

    虽然很担心,但更怕她伤心。

    独孤墨佩一直小心观察独孤雪娇的神情变化,垂眸沉思了片刻。

    “卿卿,你之所以突然提出要去北冥,是不是跟三弟妹被掳走有关?”

    之前独孤雪娇笃定地说百里青衣定会安全回来的时候,他就开始怀疑了。

    现在问出口,不过是为了亲自证实。

    喜欢摄政王,你家娘子又作妖了!请大家收藏:摄政王,你家娘子又作妖了!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longtan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