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经典网文 > 大江争渡谁饶了谁 > 第七十四章 侍奉
    然而,就在此时,陈羿骤然停了下来,三尺长的槊柄被他倒插在地上,槊如同竹杆一般笔直地耸立在演武场上。

    只见一持剑的白衣仕女缓缓地走了进来,其身后跟着三人,其中一人是充满了韵味的靓丽女子,另外两人是婢女。

    为首的正是李霓裳,衣服还是刚才的衣服,剑还是刚才那把剑,脸蛋白皙绝美,让周围的一切黯然失色,秋水般的明眸直视着陈羿,缓缓走过来。

    绝色的美人儿让陈羿也不禁微微失神,让他最深刻的是秋水明眸,英气逼人,却带一种不善的来意。

    李霓裳的到来,惊动了院子中的人。

    “小姐你怎么来了?”秀儿小步跑了出来,神情有些纠结地问道。

    “不必多言!我为你作主。”李霓裳伸出了玉手,止住了要说话的秀儿。

    来到陈羿面前,李霓裳缓缓一礼,自始至终目光都直视着陈羿,那不善的来意更甚。

    陈羿抱拳一礼,道“不知小姐来意如何?”

    “小女子有一个不情之请。”李霓裳清冷地说道。

    “请说?”陈羿微皱眉头,道。

    “秀儿是我的贴身婢女,府上的管事安排出了差错,我要把秀儿带回去。”李霓裳不急不缓地说道,接着她指着那充满韵味的女子,接着说道。

    “此女子为府上侍妾,更会照顾人,就让她代替秀儿吧。”

    陈羿微微一愣,心里想着第一件事情就是豪门斗争?

    “胡闹……”

    然而,就在此时,一声清脆的喝声响起,接着一位风韵犹存的宫装女子匆匆地跑了过来,脸带怒意地看了一眼李霓裳,随后对陈羿说了一声抱歉。

    “陈官人,失礼了,裳儿不懂事,冒犯了您,请恕罪。”

    李霓裳脸上闪过一丝不解,底声道了一句。

    “姑姑……”

    “哼!”宫装女子脸色微冷,哼了一声,道“此事是我安排的,你休在此胡闹,给我回去。”

    此事虎头蛇尾,在宫装女子对陈羿又告罪了一声,接着就带李霓裳离开。

    虽然才刚刚接触李霓裳,但是看一眼就知道她是一个强势的人,加上李氏对她寄予的厚望,她在李府不出意外是极其得宠,如果李霓裳不愿意,没有人能够拉走她。

    陈羿感受到一阵莫名其妙,而从屋里跑出来的秀儿则有些尴尬羞愧,脸蛋一片通红,有些不知所措。

    “官人,实在是抱歉,烦扰到您了。”秀儿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对陈羿款款一礼。

    “没事,你去忙吧。”陈羿微微摇头,道。

    这一句抱歉的话,让他对秀儿多了一份好感,他自然能够看出秀儿是不知情的,但是却能主动主动认错。

    陈羿继续演练长槊,秀儿也返回屋中。

    …………

    时间流逝,夜色开始降临,添油点灯,庞大的李府亮了起来,点起了一片灯海。

    今天是李府一年一度的演武,自然大摆宴席,他已经见过了李燕云,因此拒绝了赴宴,他将行危事,在之前尽可能低调。

    因此,陈羿在小院中用餐,因为他进行了食养,因此食的多是瓜果素菜,少量肉食,只是进行日常消耗的补充。

    练槊只是熟悉,加上他的修炼量保持最低限度,因此消耗并不大。

    “官人,温水已经备好,可以沐浴了。”此时,秀儿开口说道。

    陈羿微微点头,随后辗转来到浴房。

    浴房的布置不错,四周放有盆栽,灯火明亮,木板铺地,中空处铺满了鹅卵石,放置着一个大木桶,一旁有活水引出,一个灶炉烧着水。

    陈羿打量了一眼浴房,秀儿跟了进来,随后班门关上。

    看着秀儿精致的脸蛋上布满了绯红,不由地想到李霓裳,心中骤然悸动了一下,原本想叫秀儿出去的,嘴微微张开,却鬼使神差地没有说出话来。

    似乎察觉到陈羿打量的目光,秀儿脸上的绯红更甚,微微颤抖的玉手,缓缓地解开衣带。

    陈羿忍不住欣赏这美丽得身子,秀儿的脸颊带着几分稚,大概十六七岁,高挑的身子,浑身协调柔美的健美线条。

    秀儿显然习有武艺,而且武艺还不浅,身子提前发育成熟。

    “官人…秀儿给……您宽衣…”秀儿有些颤抖地走了过来,深呼吸着说道。

    陈羿微微点头,随后张开了双手,颤抖的玉手缓缓地解开他的衣袍,显露出来的是那细腻的贴身软甲。

    这样精美细腻的软甲,秀儿还是第一次看到,心中升起一抹好奇,心中反而没有那么紧张,摸索了一下,顺利找到解下贴身软甲的方法,只是解到半腰位置时。

    秀儿接连深呼吸几口气后,脸蛋通红,咬了咬玉牙,用突然颤抖得厉害的玉手,顺利地把贴身软甲解下来。

    接着,秀儿提来一桶温水,用毛巾清洗着陈羿的体魄。

    陈羿能够感受到秀儿的玉手颤抖得厉害,但是却认真细致地洗刷着他的体魄,她紧张到极致,身子酥麻发软,由于要清洗得细致,清洗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官人可以了,您可以去泡浴了。”好不用容易,秀儿才清洗完陈羿的体魄,说道。

    陈羿微微点头,随后走进大木桶中泡浴,目始终在欣赏着秀儿美丽的身子,而她又提来一桶温水,坐在一张小凳上,用毛巾擦着自己的身子,毛巾轻轻地摩擦着肌肤,顿时有一股从来都没有过的奇异的酥麻感觉,感受到陈羿犹如实质的目光,这感觉更加强烈,喉咙不自觉地发出一阵轻吟,不过她最后还是咬了咬牙忍住没有发出声音。

    一阵,秀儿才清洗完,接着也走进大木桶,跪在水里,玉手轻轻地按摩着他的肩膀,身子贴着陈羿背部轻轻地摩擦着。

    那温润细腻的感觉,让陈羿感觉到无比的舒适,他虽然没有经历过,但也有所耳闻,豪族的腐败毕露无疑。

    “你的全名叫什么?”陈羿能够感受到体力的血液在燃烧,他不为所动,微微眯着眼睛,享受着她的侍候,同时问道。

    “嗯…奴婢就叫李秀儿……”李秀儿美眸有几分迷离。

    玉手轻轻地按摩着陈羿的肩膀,摩擦着那坚韧的肌肤,在侍候着他的同时,她自己一种奇异的感觉。

    喜欢大江争渡谁饶了谁请大家收藏:大江争渡谁饶了谁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longtan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