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奇幻 > 急诊异闻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五十七章 越来越危险
    要是忽然换了这么一个想法的话,那我账户里还躺着八十八万,要是真的要和刘小彤在一起,好像也不是这么遥不可及的事情了。

    我马上从我的一片幻想里面惊醒过来,这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自信,刘小彤的条件怎么也得找一个赵医师这个等级的啊,事业有成,家境富裕,难道真的图我有一笔横财么,更何况人家又不知道我有。

    “怎么样,要怎么帮你啊。”

    刘小彤好像已经很习惯我家杂乱无章的氛围了一样,直接当作自己家一样坐了下来,毫无顾忌。

    我想起我看过一份杂志说过,事实上女生的房间要比男生的房间乱好几倍,因为女性衣物比男性衣物多太多了,加上还有化妆品和护肤品、发夹等等诸如此类奇形怪状的东西。

    而对一个宅男来说,基本上桌子上有电脑和泡面就足以维生了。

    当然了我更狠,工作根本不允许我有时间玩游戏,所以我连电脑都省了,平时唯一的爱好就是看看书,再无其他了。

    “你家好多书啊,你真这么喜欢学习啊?”

    刘小彤似乎对我家的藏书数量惊讶到了,不过我没戳穿自己这堆书其实还包括了大量我当时毕业之前的课外读物。

    不过阅读量始终是我为数不多引以为傲的事情就是了。

    “是啊,毕竟平时回到家就已经这么晚了,除了读读书就是睡觉了,不然你说还能做什么?”

    我苦笑着说道。

    “这倒是,你刚刚去买的这些树枝有什么用啊?”

    刘小彤帮我解开了桌子上的交代,其实她刚刚在我买的时候就已经很好奇地朝里面看过,看到是树枝。

    反正她迟早也会知道里面是柳树条,所以我没有阻止她。

    “这是柳树条,可以辟邪的。”我将东西放下来,然后在沙发上腾了一个位置出来。

    “这玩意也可以辟邪,这么厉害?看来你真的是大师啊,这都知道。”

    刘小彤对这方面的事情基本上没有什么认知,所以基本上我说什么她都会觉得很惊讶的。

    “是这样的,今天我在医院被一个冤魂用针扎到了,虽然说是用针扎到,但其实并不是真的针,是被脏东西弄伤了,所以最好就用柳树条来抽几下,看看里面有没有邪佞入侵身体进去,不然会有点糟糕。”

    我捋了捋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尽量简洁地说了起来。

    “我懂了,就是让我抽你是吧。”

    这姑娘心还真是大,听完之后竟然若无其事还听懂了。

    “对,可以这么理解。”

    我有些汗颜,但还是把柳树条递了过去。

    其实一般来说我是应该脱衣服的,但在刘小彤面前实在是没办法,所以最后我还是将衣服拉起来就算了,没有脱掉。

    刘小彤手上拿着柳树条的样子有点恐怖,主要是这种树枝抽人到底有多疼我心里没底。

    不过既然她已经这么快准备好了,总不能我这边一个大男人还扭扭捏捏的,于是我赶紧将破书第四册拿到手上,一边张开一边趴着看。

    对照着指南来搞,这事情总不会出错了吧。

    “我现在直接开始就可以了是吧。”刘小彤凑上来问我。

    “对,伤口在这里,你一定要对准伤口,如果在三下之内伤口没有什么反应的话,就是没事,那你就别打我了,但是你看到伤口有什么变化,你都要告诉我。”

    我马上对刘小彤说道。

    “明白啦,来吧。”

    刘小彤好像很坚定地嗯了一声,说道。

    于是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只好也回应了她一句。

    这妹子还真的很不留情,直接手上拿着柳树条朝着我的肩膀就用力抽了下来。

    啪的一声,我顿时感觉到肩膀火辣辣地疼,然而跟一般的那种被抽打的火辣辣又不同。

    因为一瞬间,感觉到身体里好像变得寒冷无比一样。

    “是不是有变化了?”我马上问刘小彤。

    “对啊,整个伤口下面浮现出蓝冰色的变化,我从来没见过,理论上来说,不管怎么瘀伤都不会有蓝冰色的血浮现上来对不对。”

    这小妮子好像对抽了我一下很开心一样,兴奋地说到。

    “现在已经脱离了医学的限制了,继续吧。”

    我满头大汗,但却不是因为我热,而是因为我身体里面很冷。

    如果用通俗的语言来说的话,现在柳树条里的阴气刺激了伤口里的阴气,反倒是让它彻底激活了起来。

    刘小彤真是一个人形行刑机器,竟然连续就抽打了我十几下,虽然我都忍住了,但肩膀实在是疼得不行。

    但与此同时的是,伤口开始慢慢感觉没事了,身体里面的寒气开始积聚,然后就自然排出身体之外了。

    “不用打了……”我感觉到毛孔里正在泄露寒气,身体里总算轻松了不少,一下子变得特别舒服,闭上眼困意袭来。

    “刘楠,那些冰蓝色的淤血痕迹开始慢慢消退了,看来你好起来了。”

    刘小彤马上笑着对我说道,然而此时我已经昏昏睡去了。

    这一觉,就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我醒来之后,身体感觉到非常充实,精神爽利,身上还披着一张毛毯。

    我起床之后揉了揉脑袋,花了一点时间才总算是想起来了昨天发生的事情。

    “小彤?”我想起刘小彤在我昏昏睡去的时候还在这里,马航站起来到处寻找她的身影。

    不过床上只要没有的话,基本上也不会躲到什么地方了,因为我这个地方这么小,我昨晚睡在沙发,她最多只能睡在床上。

    不过我睡了之后她自己离开了才是最正常的事情,我也没有太在意,直接起床就洗漱了一番,然后就直接回去了医院。

    今天唐茹的病情似乎已经好了不少,我回去之后看到刘小彤已经在工作了,于是我也赶紧回去值班诊室换衣服上班。

    出来之后,按照一般的流程我还是先将今天要注意的几个病人的情况找另一个早班的同事过了一次。

    “六号床的那个李老板今天要转出去了,还有一个尿失禁那位,你应该知道怎么处理了,反正让护士搞定他吧,大概就是这么多了……”

    我同慢慢吞吞跟我过了一次,我跟着列表往下看了一会,最终才点点头。

    “对了,唐茹呢?”末了我看他好像把唐茹忘掉了一样,于是又问了一句。

    “唐茹的情况已经好了很多,我做过胃窥镜,如果不再出现其他钉子还有残留的话,应该很快能出院了。”

    我同事回忆了一下,然后对我说道。

    “那就好,这事情本身就已经挺麻烦的了,你说是吧。”

    我笑着问我同事。

    “可不是嘛,一开始还觉得她挺好的,人又挺漂亮还喜欢聊天,不过现在咱们都叫她扫把星了。”

    我同事马上故作神秘地凑过来对我说道。

    “怎么了?”我疑惑地问。

    “你那天不是在场么,小护士看到病人死了你已经知道啦,但是昨天大半夜的时候,上面泌尿科和心外科都有人死了,这个你不知道吧。”

    我同事好像在嚼舌根说八卦一样对我说道。

    “心外科不是每天都在死人么,这也挺正常的啊。”

    我说。

    “诡异就诡异在,这两个死去的人和那天小护士发现那死者的时间前后还相差不超过五分钟,你说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我同事说的信誓旦旦,但我一听其实哪里有相差五分钟,他们之所以觉得相差了五分钟是因为当时我在外面拖了五分钟才进去,然后才将这事情告诉保安和其他人。

    也就是说,连续两个晚上同一个时间死人,上一次是一个人还算好,这次直接来了两个人。

    这下子小梅造成的影响越来越大,她也变得越来越危险了。

    昨天明明我都玩到这么拼命了,但最后回家之后没想到还是死人了,不过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我也没对小梅造成什么影响,我只是将她引出去了而已。

    至于陈树一直在说的让我将小梅和落落互相搞到对打更是无稽之谈,我实在是没法理解我要怎么样才能以一个人的身份,让两个脏东西互相攻击而不是一起攻击我这个过阴人。

    陈树今天还会过来,现在情况这么糟糕了,如果他不来,今晚五点太阳下山之前我就要离开这里,这事情实在是太危险了。

    “我先去上班了。”同事没留意到我在发呆,和我交接了之后就出去了。

    我接下来上班时候,基本上都会特别留意唐茹这个病房,自从小梅来到这里之后,落落几乎没有出现过,我不确定这二者之间有没有关系。

    查房时间,我进去给唐茹做了一次胃窥镜,由于她的父母和其他人都在,她好歹没有表现出昨天那么不屑于和我说话的样子。

    “昨天我们结束了之后,楼上死了两个人,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我一边帮她做胃窥镜,一边用只有我和她能听得到的声音小声说道。

    “那你想我怎么样?”

    她表面上还是一脸笑意,但却问我。

    喜欢急诊异闻录请大家收藏:急诊异闻录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longan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