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科幻未来 > 第九特区 > 正文 第二七四章 阴狠的一刀
    车上。

    察猛伸手扒开了齐麟的防弹衣,低头观察了一下伤口说道:“没事儿,防弹衣挡了一下,弹头在皮里肉外,我都能看见!”

    “抠出来!”齐麟咬牙回道。

    “好,我打麻药!”察猛点头。

    “不用打麻药,不然我一会胳膊动不了了。”齐麟拒绝:“伤口不深,我能抗住,你整吧。”

    “那你忍着点。”察猛伸手戴上一次性医用手套,拿起钳子,镊子消毒后,就开始扣着弹头。

    齐麟闭着眼睛,忍着肩膀上传来的疼痛喊道:“在对讲机内联系一下咱们的人。”

    “知道。”司机点头回应。

    “泚!”

    话音刚落,弹头扣了出来,而刚刚被它压迫的血管瞬间喷出一股鲜血。

    察猛拿着厚厚的医用纱布,伸手摁在了齐麟的伤口上:“劫货的应该是部队的。”

    “猜出来了。”齐麟点头。

    “部队的人搞咱们,肯定是咱们松江的人没跟他们搞好关系。”察猛皱眉说道:“给马老二报信吧。”

    “呃……!”

    齐麟强忍着肩膀上越来越剧烈的痛感,低头伸手拿出了手机,拨通了马老二的号码。

    ……

    路面上。

    “还不说是吗?”杨楠将枪口对准跪下的三个青年,挑着眉毛又问。

    三人冷眼看着他,依旧没回话。

    “妈的,我就不信了!”杨楠举枪就要在打。

    “差不多行了。”蒙面中年在一旁出言阻拦:“快点搞,先离开这儿再说。”

    杨楠斟酌数秒,低头指着三人说道:“不说是吧?别着急,咱们有的是时间!”

    三人继续沉默。

    “来,把他们带车上!”杨楠摆手冲着自己人喊了一句。

    路边,两台相对较小的厢货车开过来,停在侧翻的箱货旁边。紧跟着,三十多人一通动作利落的进入车厢搬货,没用三分钟就处理好了现场。

    几分钟后,车上。

    杨楠拿着电话说道:“全办妥了!”

    “货一箱没少吧?”裴德勇笑着问道。

    “全在,整整一大箱货的量。”

    “漂亮!”裴德勇满意的点了点头:“等回来我好好安排你。”

    “呵呵,行!”

    “先这样!”

    说完,二人就结束了通话。

    ……

    江南区某办公室内,裴德勇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歪脖冲着袁克问:“知道我为啥搞他货吗?”

    “为啥啊?”袁克一笑,很配合的问道。

    “我找人打听了,他们的货离松江很远。从厂家接单开始,到货进入松江的时间,要接近一个月。”裴德勇略有些得意的叙述道:“就这个效率,我突然卡他两批货,你知道意味着啥吗?”

    袁克一愣,心里有些哑然与裴德勇的想法,因为他一直觉得这人太爱财,格局小,虽然以前是个有文化的大夫,但做事儿风格还是地面上那些草莽老板的一套,上不了台面。

    可对方今天说出的话,让袁克略有些意外,因为他没想到裴德勇还是有点商业竞争的头脑。

    “你是想他们断粮?把市场让出来?”袁克思考一下问道。

    “对喽!”裴德勇点头:“这次我劫了他的货,那松江的马老二不出五天,肯定就断粮了,没货卖了!这样一来,买家会买谁的?”

    “会买咱的。”袁克笑着点头:“但……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因为你不能回回都去劫他货啊!”

    “这次动手配合杨楠的人是驻军联防那边,而对面也不是傻子,双方只要一交火,那咱的人是啥质量,他们心里肯定门清。”裴德勇站起身,背手叙述道:“联防的人想搞他们,他们心里能有底吗?不摸清楚事情起因在哪儿,你觉得他们还敢贸然送货吗?”

    袁克眼神一亮:“有道理啊。”

    “我不需要他们断粮太久,只要马老二三四个月内没货卖,我就能把土渣街周围的市场全吃了。”裴德勇目光阴沉的说道:“秦禹,老李他们都是混体制的,做事儿还要讲究吃相!比如限量卖货,比如货到就必须收钱……可我不一样啊,我不限量,而且价格又不比他们贵,所以只要马老二那边缺粮,病人急于吃药,就不会再管什么人情,恩义,咱只要稍微动点手腕,就能把新客源留住。我准备了一百万的额度,往外赊货……只要有人敢拿,我就敢给。一旦我们和新客户行程债务关系,他们绝对就跑不了了。”

    “钱收不上来怎么办?”袁克轻声问道。

    “有人或许敢欠你的钱,但他肯定不敢欠我的。没药吃或许要等一段时间才病死,可惹急眼了我,我就找一家典型,给大伙看看不还钱的是啥下场。”裴德勇笑着应了一句。

    “牛B啊!”袁克心里略有反感,觉得裴德勇做事儿太急利,可表面上却竖起大拇指奉承了一句。

    “小克,咱们能搞他的货,他们也能搞咱的。”裴德勇轻声嘱咐道:“你要提醒一下给咱送货的人,最近要小心。”

    “这你不用担心。”袁克轻声应道:“奉北的龙兴药物,是九区主要企业,他们的出货地点离我们很近,而且走货用的都是敏感部门承包的专列,从那边装货,到我们接货,总共也就五六个小时。而且我还巴不得秦禹去劫专列呢,那样他真就离死不远了。”

    “这就没问题了,哈哈!”裴德勇闻声大笑。

    ……

    待规划区老爷山附近。

    齐麟拿着电话说道:“货没了!”

    “谁动的?!”马老二声音急迫的问道。

    “有驻军的影子,具体是谁,我现在还不清楚。”齐麟面无表情的应道:“不过能动咱们的,除了袁克就是那个裴德勇呗。”

    “货一点都没抢回来?”

    “没有,他们打的太突然,而且装备,人员素质,人数,都强过我们。”齐麟摇头。

    马老二斟酌半晌后说道:“货是谁碰的,我们来查!你带人先回去,不然留在那儿太危险了,他们很可能还会补刀。”

    齐麟斟酌数秒摇头:“我不回去!”

    马老二闻声一愣:“那你干什么?”

    “我要立威!”齐麟话语简洁的回了一句。(记住本站网址:www.longan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