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带着老婆女儿玩修仙最新章节 > 带着老婆女儿玩修仙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章 怪异的一家三口(二更)

第七十章 怪异的一家三口(二更)

作品:带着老婆女儿玩修仙 作者:顾云龙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眼前一暗一明,刘快乐便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已经不再是东方明珠市了。因为…

    因为此刻刘快乐一家三口居然是站在一座山上。

    还好,虽然是在山上,但是他们并不是在什么荒山野岭,而是正好站在一个十分古朴的凉亭中。

    还好,这次虽然事发突然,但是陈晓月和刘晓晨都还在刘快乐的身边,这让刘快乐不由的暗暗庆幸,他将陈晓月和刘晓晨带在身边这个决定还真作对了。不然,如果他让陈晓月带着刘晓晨呆在酒店里,那此时他还指不定有多担心呢!

    “这是哪里?”就在刘快乐暗自庆幸的时候,同样发现自己所处环境发生变化的陈晓月却是突然开口问道。

    听到自己老婆的问话,刘快乐不由得苦笑了一下。随后他有些迷茫地看了看四周,然后摇了摇头道:“在哪里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们现在肯定不是在东方明珠市了。”

    着,刘快乐便将怀中的刘晓晨递给了陈晓月,然后从自己口袋中拿出了手机。打开手机,一看有信号,刘快乐不仅暗自庆幸,同时立刻给公良世拨了个电话。

    然而,电话一播出,刘快乐就有些傻了。因为,他清晰地听到手机里传出了一个女子的声音:“您好!您的电话已欠费,请您续交花费,谢谢…”

    “…”听到手机中传出的这段经典的提示音,刘快乐无语了。他明明记得。他的手机还有两个月的费用。却没有想到,突然之间就欠费了。这不仅让他怀疑,是不是移动又偷偷扣他的电话费了。

    然而,此刻却不是刘快乐追究他那电话费怎么没的时候。所以,虽然他心中很是气愤,但是却理智地将电话费的事儿抛到了脑后,然后立刻伸出了手,向陈晓月道:“老婆,我的电话欠费了,把你的电话拿来给我用用。”

    听到刘快乐这么一。陈晓月也是一脸的疑惑。不过。她也知道此时不是讨论刘快乐的电话为什么欠费的时候。于是,她立刻将怀中的刘晓晨放到地上,然后才将自己的电话找了出来,递给了刘快乐。

    接过了陈晓月的电话。刘快乐同样是看了看她的手机信号。发现也是满的。于是。刘快乐这才照着他手机上的号码,用陈晓月的手机又给公良世打了个电话。

    然而,电话拨通之后。刘快乐再次听到了那段经典的提示音。

    毫无疑问,显然陈晓月的手机也欠费了。

    得到这样的一个结果,刘快乐的眉头立刻便皱了起来。

    如果,单单是他刘快乐自己的电话费突然没了,还可以理解为是移动方面偷偷扣了他的电话费。可是,此刻却是刘快乐和陈晓月的手机同时欠费,这就不得不让刘快乐有了一个新的猜测。

    然而,虽然此刻刘快乐心中有了一个新的猜测。但是最终,却是又被他给否定了。因为,刘快乐的这个猜测实在是有些太不切实际了。

    原来,刘快乐的猜测就是:他们一家三口被那个外国异能者给送到了未来世界。而这个未来世界的时间,最少也是他找到那个外国异能者两个多月后。因为只有这样,他们两个人的手机才会出现同时欠费的情况。

    不过,想了许久之后,刘快乐便否定了他的这个猜测。因为他实在是无法相信,那个外国异能者会拥有如此强大的异能。毕竟,将他们一家三口送到未来,那可不是一个区区的空间系异能者就能够办到的。最起码,也需要时间系异能者和空间系异能者同时发动异能,才有那么一点点的可能。而当时,刘快乐明明就发现了一个异能者,那就不可能会有另外一个异能者暗中协助这个外国空间异能者将他们一家三口给送到未来。

    除非…

    不过,显然那是更加不可能的。至少,刘快乐就没有听过异能者中有双系异能者的存在。

    可是,否定了自己的这个猜测之后,刘快乐又有些迷糊了。如果不是自己猜测的情况,那么为什么自己和老婆的手机都欠费了呢?

    想了许久也想不明白。最终,刘快乐决定带着自己的老婆和女儿去找个人问问。按他的猜想,只要知道了他们现在所在的地点和所处的时间,应该就能够解开他心中的这个谜团了。

    有了决定,刘快乐也就不再浪费时间,弯腰抱起了正在地上东张西望的刘晓晨,然后招呼了一声陈晓月,便沿着凉亭前面的小路,开始向山下走去。

    两大一小三人沿着那崎岖的山路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这才算是走下了山,来到了山脚下的一处空地边缘。

    好在,此时的刘快乐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宅男了。身怀寞宇升仙决的他,身体的强度已经完全异于常人,甚至在那些异能者当中,他的身体强度那都是屈指可数的。

    所以,尽管抱着二十五六斤的刘晓晨,背着十多斤的背包走了一个多小时,刘快乐依然没有丝毫劳累的感觉,仿佛他刚刚只是走了几步路一样。

    而相反的,跟在刘快乐后面独自行走的陈晓月,此刻却是已经累得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了。这,还是因为途中刘快乐要走了了她背上的背包。要不然,刘快乐很怀疑,陈晓月能不能跟着他一路走到山下,而不被累倒。

    见到陈晓月此时的模样,刘快乐心中不仅有了一丝的愧疚。如果,他早些传给陈晓月修仙功法,此刻她也就不用遭这个罪了。有了这个想法,刘快乐不仅暗暗地下了决定。不管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他都要尽快地传给陈晓月一部顶级的修仙功法。

    这样一来。陈晓月的体质也就可以尽快地提高,从而获得一些自保的能力。到那时候,刘快乐也就可以稍微放心,让陈晓月带着刘晓晨短暂地离开他的视线了。

    刘快乐的这种想法,倒不是因为他心理有什么疾病,得了什么被迫害妄想症。实在是因为他最近接触的那些事情太过震撼,使得他一时之间没有了以前的那种安全感。

    毕竟,几个月前,刘快乐还是一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穷**丝宅男,他所接触的社会。也就是那么一亩三分地。外加上电脑、电视里的那些个已经被过滤过的东西。那时的他,因为警察、军队和政府的存在,所以感到分外的安全。而且,当时的他还是个穷**丝。穷得就连小偷都看不上他。所以。他也真的是没有什么好担忧的。

    然而。就在这短短地几个月里,刘快乐的生活就完全地变了。他突然从一个穷**丝宅男变成了一个地球上数得上数的顶尖高手,并且进入了华夏国的神秘组织特一组。接触到了那么多身怀各种异能的异能者,也知道了许多他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这时,他才知道:原来世界是多么的危险。那些原本被刘快乐视为依仗的警察、军队以及政府,在那些个危险面前,根本就什么都不是。

    于是,在这巨大的反差之下,刘快乐的内心终于产生了极度的不安全感。近而导致,自从他带着陈晓月和刘晓晨到了上京之后,便再也没有让陈晓月娘俩离开过他的视线之外。哪怕是当初他在上京住所的地下室修炼,他也会让陈晓月带着刘晓晨在他头上的那一层房间里吃饭、睡觉或嬉戏,近而可以让其在修炼的时候也可以时时地保护陈晓月和刘晓晨的安全。

    而此刻,刘快乐决定传授给陈晓月修仙功法,其实也是为了更好地保障她们娘俩的生命安全。

    心里面下了这个决定之后,刘快乐这才有时间抬起头,去打量此刻正在他们面前那片空地上露营的那些人。

    稍微一打量,刘快乐便看出来,这些在空地上露营的人应该都是一些驴友。

    是的,就是网上经常提到的那些爱好户外活动,爱好自助、自主旅行的人们。

    猜出了对方的身份,刘快乐那一直提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毕竟,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碰到同样是外来人的驴友,总好过碰到一群本地人来的要好。

    最起码,刘快乐感觉和一群驴友打交道要比本地人打交道安全多了。

    放下心来的刘快乐立刻抱着刘晓晨,带着疲惫的陈晓月走向了离他们最近的一个驴友。然后,在离对方还有十多米远的时候,刘快乐便开口打招呼道:“这位兄弟,你好!冒昧地问一句,你是名驴友吧?”

    突兀地听到刘快乐的声音,那个正在整理自己帐篷的中年男子立刻抬起了头,表情冷漠地望向了刘快乐三人。

    当其看到刘快乐三人明显是一家三口的时候,他的脸上这才露出了一抹微笑。然后便从地上站起来,一边打着裤子上粘的尘土,一边回答道:“是啊!我们是今天才来到这里的驴友团,我是这个团的团长。这位朋友,不知道你问这个是什么意思啊?看你们这一家三口的穿着打扮,应该也不是本地人吧?难道,你们也是驴友吗?”

    听到对方的回答,刘快乐终于是暗暗地松了一口气。然后,他的脸上立刻浮现了浓浓的笑意,并带着陈晓月走到了那中年人的面前,这才开口道:“不瞒你,我们还真是驴友。只不过,不久前出了点儿意外,结果我们带出来的东西都丢了,包括手机。而且,我们现在还迷路了,不知道这里是哪里。现在遇到你们,我也就放心了。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们这里是哪里?还有,我能不能借你的手机用一下?”

    刘快乐的这一番谎话,直接就将站在他眼前的中年驴友给傻了。他实在是不明白,对面这明显是一家三口的人到底是什么人。他们是驴友吧!那他们遇到的事儿也太扯了吧?所有东西都丢了?还迷路了?在这里?大哥,你就别开国际玩笑了好不好啊?你难道真的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至于刘快乐他们一家三口是骗子?这中年驴友也不相信。他实在是不相信会有这么一家子都是笨蛋的骗子,就他们的这事儿,中年驴友是想了许久,也没有想到他们这么做可以骗到什么。

    于是,一时之间,这中年驴友不仅傻在了那里,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刘快乐了。(未完待续。。)

    ps:  发个投票,大家参与一下,选个你们认为喜欢的选项。我好决定接下来的情节如何安排!

    虽然,我大纲有了。但是这细节嘛!却是可以做些改动的。所以,这细节,我决定看大家的喜好来定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