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六十九章 解围
    “砰砰”连续几声闷响,就在方言一拳击中此人之后,手下再也没有半刻停歇,刀劈拳打如同疾风暴雨一般,一连串地落在此人身上。

    这人根本没有防备方言还有这等攻击手段,炼体术在修士中本就凤毛麟角,而堪比灵器攻击的威力更为少见,方言此时仅凭借肉身之力就令他难以招架。

    近身攻击一旦施展便避无可避,何况这厮本就是自己凑上前去的,在方言灵巧地躲过他引为依仗的那具尸儡后,他自身就完全变成了方言的活靶子。

    仓促之间这人连躲闪都无法做到,只能依靠那面覆盖着周身的盾牌死死扛住,寄希望于方言稍有力衰之时,或是身旁那两人及时过来为他解围。

    只可惜他这番念想才起,方言的攻击却愈发猛烈,虽有盾牌护住可保一时无虞,可是连番重击之下却让他周身法力溃散,根本无法聚拢,连这面盾牌都要难以催动。离他最近的正是何长源,等到发现自家师兄被方言一顿胖揍,这人已经不知挨了方言多少记。

    何长源大惊不已,正欲留下魔虫与儡身纠缠,自己好亲身过来为其解围,谁知方言的儡身却如同拥有灵智之物,拼着挨上那只魔虫的几下攻击,也要死死将他缠住。

    他哪里知道这具儡身是由方言的分魂控制,根本不是寻常尸儡可比,论反应与一名修士并没有太大区别。

    趁着儡身为自己争取到的数息时间,方言瞅准这名曲姓修士法力难以接济,防御盾牌堪堪露出一丝空隙之时,左手魔藤正好趁虚而入,一根细小的藤蔓侵入其中。这厮正在全力凝聚法力抵御方言的攻击,未曾防备这根纤细的绳索状器物,登时就被魔藤缠绕上。

    利用儡身为他争得的宝贵时间,方言正想要一鼓作气将对方擒下,可这时他却感应到何长源正向这边扑来,儡身的手段相比方言还是略显不足。没有将其拖延更长时间。

    方言忽然心中一动,极火刃依旧对着那人狂砍不已,左手却隐晦地一拍储物袋,三只银色短笛出现在他的袖中。

    等到何长源奋力躲开儡身的纠缠,面向方言正待施展手段好让同伴得以脱身,孰料方言忽然抛开那名曲姓修士,竟然迎面向着何长源飞扑过来。

    方言的举动令他稍显错愕。也就是在他略微愣神之际,何长源的神识中忽然察觉几道细小的光芒向他飞射而来。让他连忙下意识地闪身躲避,准备好的攻击手段也被方言生生打断。

    谁知他身形再快,这几道攻击却依然没能躲过,总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他牢牢锁定,即便有人操控只怕也不可能如此精准,瞬间就看清他的方位,又这般快捷地做出相应的调整。

    更糟糕的事情是,他完全没有料到方言会在关键时刻弃那人于不顾,将攻击的矛头突然转而对准自己。而他飞身过来之时,竟然连护盾都没有来得及御出。

    何长源的本意是想吸引方言的注意,令他无法专心对付曲姓修士,等到替他解围之后再来论其他,谁知方言居然如此果断地转变攻击目标,又在瞬间发出几道诡异的攻击。

    如此短暂的时间内想要躲闪已无可能,“噗噗”几声。数道银芒全部打在何长源身上,没有一道落空。

    “啊”,两声惨叫同时响起,何长源急促的叫声之后,立刻变成一具冰雕,而那名曲姓修士却是被方言的魔藤缠缚。随即又被涌入的无数藤蔓侵蚀肉身,魔藤剧烈的毒性顿时令他痛楚难忍。

    这厮若是能及时凝聚法力,一身的防护足以让魔藤很难有可趁之机,只可惜方言刚才那一连串急促的攻击,正好将其一身法力全部打散,令魔藤趁势得手。

    方言不假思索地冲上前去,先对着一脸惊恐被冻结在原地的何长源一刀挥去。眼见着一颗头颅高高飞起,随即又在半空中强行转身向后,长刀狠狠地向着曲姓修士砍去。

    又是一颗大好头颅冲天而起,两名颇为棘手的同阶对手居然就这样被方言迅速斩杀,过程快得连方言都难以置信。而洞窟之中对此最不敢相信的却另有其人,看着方言顷刻间连续击杀两人,那名黑脸修士简莫当即惊叫出声。

    “严道友,一切都是误会啊,在下是受这两人胁迫,才不得已而为之,对道友如此做绝非在下的本意。还请严道友高抬贵手,在下这就离开,从此彻底忘记此事,在下可以发下心魔之誓。”简莫忽然高声讨饶,脚步连连后退,向着洞窟中的那条通道退去。

    那里正是先前争斗声传来的地方,想必这里激烈的打斗已经将那些人惊动,方言少不得要往那里走上一趟,不过绝不是两眼一抹黑地胡乱过去,更不可能让这名黑脸修士趁乱逃脱。

    “先前给你机会你却不走,如今想要离开怕是晚了,心魔之誓也无需你发下,只将头颅留下便是。”说着话方言忽地在洞窟中急速飞纵,片刻之后就来到此人身前,被两只魔宠缠住哪有这么轻易逃脱,再说这人的修为才不过筑基中期。

    对付这种等阶的修士方言没有耗费太多气力,再说此人一身手段也乏善可陈,随后又有方言的儡身也加入攻击,何长源死后他的那只魔虫当即毙命。

    将这人击杀当场,方言立刻施展搜魂术,才知道简莫先前果然说的是实话,他们只在西州缪家匆匆见过一面,除此以外再无其他瓜葛。这让方言放心之余,也对此人的行径颇有些恼怒,所幸最后他还是落在自己手中,一番谋算不过是取死之道。

    随后方言又来到何长源的尸身前,很快就弄清了通道内发生的事情,这次长途奔袭确有其事,只不过他自己也被这几人列为袭击目标之一。方言冷笑不已,儡身也趁此时将洞窟内收拾干净,随即便向着那条通道奔去。

    “何师兄快来助我,莫要将这两人走脱,否则师弟暴露了身份不说,师兄的功劳也将白白错过。”等方言快要来到那处交战的地点,忽然从那里传来急促的喊声,显然是将方言一行当成了何长源等人,正盼着他来给自己解围。

    “你就放心吧,有我在决不会让任何人走脱,这份功劳自然也少不了你的。”通过对何长源的搜魂,对面三人的身份方言已然尽知,故而他没有半点犹豫就来到了这里,说话间与魔宠儡身各自站住了方位,将这几人全部围住。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