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二十五章 凶兆吉兆

第六百二十五章 凶兆吉兆

作品:仙途凡路 作者:雁过随风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仙族的存在,修真界不少典籍中多有披露,不过从里面的记载来看,人族都是以仙族的后裔自居,也就是说人族自己才是这世上仅有的仙族,典籍中所谓的那些仙族人在此界早已不复存在,都成了人族的传说。

    而且在这些记载中,仙族无一不是身怀通天彻地的大神通,为人族在修真界中开辟出广大的生存空间,那些人的形象哪一个不是高大伟岸,令人只能仰望,不敢生出丝毫亵渎之心,又何曾像面前这两人,被他随手抹杀后竟然还被搜魂。

    这又算什么仙族人,若他们也能称得上仙族,那方言自己又该是什么人,难道仙族已经变得这么不成器可这两人的长相却与传说中的仙族有些相似,尤其是他们的个头,比人族足足高出半个身形,这一点与典籍上的记载并没有太大出入。

    方言还记得在收获那株仙芝的秘境中,同时找到了一具所谓的仙人尸骸,身形也是这般高大,莫非其中还有什么联系不成再者通过搜魂方言还知道,像这样的仙族人在附近为数不少,数量何止千万之巨,就在离此地数千里外的一座海中浮岛上。

    在这座浮在海面的巨型岛屿上,伫立着一个巨大的仙城,城中生活着无数像他们这样的仙族人,跟随着浮岛在这片无边无际的大海中四处漂泊。这些人自小就生长在仙城中,生下来就有灵根可以修炼,没有凡人和修士之分,在仙城中自称为仙族人。

    而像方言这样的人族,在仙城中也有不少,不过身份却非常低贱,被他们称作仙奴,天生就是仙族人的奴隶。在仙城中人族没有任何自由,常年受仙族人驱使,从事最下等的劳作。即便身居灵根也不许擅自修炼,否则就会遭到无情灭杀。

    因为人族的地位非常低,是以刚才两人在见到方言时,误以为他是哪家跑出来的仙奴,根本没想到是他们命中的煞星,甚至连方言有无修为都未注意。而刚才他们嘴里那些叽里咕噜的话语,方言通过搜魂学习这种语言后才明白。当时他们是在喝令方言跪下。

    这两人不过是普通的仙族人,在仙城的地位也不算高。平时就是以外出猎妖为生。整座仙城跟随浮岛飘荡,而他们就在仙城的附近猎妖,并非方言之前想象的那样,跨越大片海域而来,以他们的修为如何能做到。

    其实这次他们已经算是走的比较远,毕竟两人的修为才不过练气期,能够横跨数千里来到岛上已属不易。原本两人以为发现了一座古修洞府,正在欣喜于自己的机缘,谁知转眼间却成了杀机。稀里糊涂地送掉小命。

    原来仙城就在附近,还是一座仙族占据的海中巨城,方言不断地思量着从两人身上得到的信息,反复权衡是否前往那里。以他人族的身份,到了那里也非好事,被人掳掠为奴或许都是轻的,随手被人灭杀都不无可能。

    城中并非都是低阶修士。在那两人的记忆中,高阶修士数量还不少,以方言筑基期的修为在那里算不得什么,这般前往危险实在不小。可这座在海中不知漂泊了多少年的仙城,最有可能找到方言离开这处秘境的线索,甚至还有修真界的诸多秘密。又怎会令方言一点都不动心。

    思虑再三方言还是下决心前往,不过去之前还要先做足准备,他想用拟容术装扮成其中一名仙族人的模样,然后借助他的身份在城中立足,再慢慢查找线索。只是他有些担心被仙城中的高阶仙族看出破绽,毕竟这种魔门秘术很难瞒过前辈高人的神识查探。

    不过只要他小心谨慎,很可能不会撞上那些高阶仙族。那座仙城十分巨大,居住的大部分都是普通仙族和人族,这两人的居住地恰好又在低阶仙族聚集区,只要他混迹其中注意隐藏,想必不会那么倒霉遇上高阶仙族人。

    随后方言赶紧清理四周,抹除任何人为留下的痕迹,又顺手在两具尸身上搜寻储物袋,一番找寻却是无果。方言略微惊讶,开动神识查看起来,才发现这两人身上所用的储物器物,居然就是手上戴着的手链状物品。

    数颗形状各异的珠子或石子,用兽筋穿成一串围在手上,就是他们的储物法器,原来这些珠子和石子都有储物功能,每个里面各有大小不等的空间。方言将两人的手串摘下,随手又将两具尸身化去,然后回到洞府中闭门不出。

    半月之后,一名瘦长的仙族人模样的修士,从这座洞府中走出来,正是方言假扮的那名仙族人。走到外面,他先将自己住过的洞府轰塌,小心地清理完留下的痕迹,然后又踏上一座扁平的岩石状小型浮岛,缓缓向着西面飞去。

    脚下的这个浮岛,就是这些仙族人常用的飞行器物,并非用各种灵材炼制,而是那座仙城所在的浮岛上的出产。虽然此物飞行速度不快,可无需灵石驱动就能自行飘浮在空中,而且飞行时不会有灵光显露,在海面上掠过不容易引起妖兽的注意。

    数千里距离方言足足飞行了三天,按照那两人记忆中回往仙城的路线,终于在天色将暗前,看见远处一个巨大的黑点,缓缓地在海面上移动。方言下意识地检视了自身一遍,正要催动浮岛向那里飞去,忽然间只见天空完全黑暗下来。

    紧接着夜空中现出几个灰色斑点,一经出现急速涨大起来,片刻之后,其他地方也陆续出现这样的灰斑,作势要将整片天空染成灰色。不久这些斑点又连成大片灰色区域,一个巨大的空洞悄然形成,忽然间从里面刮起一阵飓风,直奔海面俯冲下来。

    随着灰斑出现的区域越来越多,那些大片斑点形成的区域,又逐渐形成更多的巨大空洞,无数飓风突然从里面冲出,居高临下俯冲下来,海面上顿时惊涛骇浪。方言正飞在半空,见状欲要躲闪,可四面八方都是如此。又能躲到哪里去。

    急切中方言落入海面,正要躲入蓝珠空间沉向海底,就在此时风云突变,一股浓重的异界气息扑面而来,那些原本深邃无比的巨大空洞里,忽然出现了一幕幕奇异的画面。

    方言不由得一愣,连忙顿住了正欲躲闪的身形。眼前的画面不正是他日思夜想的南越么,难怪这些场景有种似曾相识之感。这股来自异界的气息。分明带着他熟悉的感觉,就在这一刻,方言的心情变得有些激动,这里莫非将要出现回家的路。

    可转眼间方言就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只见天空中的画面忽然变得模糊,不时有丝丝闪电透空而出,瞬间刺向大海深处。除了这些熟悉的画面,此处还与他记忆深处某个场景相似,想到这里方言陡然间打了个寒噤。大劫,当年那场天地大劫不就是这样开始的么

    此时不逃更待何时,方言心念急转,收起脚下浮岛正欲躲入蓝珠空间,天地间却又再一次发生巨变。只见一道耀眼的光芒划过天际,天色顿时亮如白昼,方才夜空中出现的种种异象。顷刻间就被消融,海面也渐渐安静下来。

    “这是,这难道是幻象”方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明明一场天地大劫近在眼前,却又转瞬间烟消云散,当天像是好玩的事么。想来就来想收就收四周依旧是刚才的模样,仿佛那些骇人的场景从未出现过,而这场令人惊恐的天地巨变,甫一开始就消散无踪。

    远处巨大的黑点犹在,方言想了想重又取出浮岛,不紧不慢地向那里飞去,眼神不住地打量着天际。刚才的一切怎么总觉得像是幻觉。一个时辰之后,一座巨大的岛屿出现在方言面前,越往前飞越觉得它庞大无比,方圆怕是有万里之遥。

    极目四望,整座岛上几乎都被建筑物占满,远远就能望见楼宇和街道,相隔数十里都能依稀听见鼎沸的人声。等到方言跟着无数浮岛来到上空,就见身下建筑外站满了人群。岛屿外只有一层薄薄的光幕,或许是此地的防护阵法,乘坐浮岛却可以直接穿入,并未有任何人前来阻拦。

    方言和无数乘坐着浮岛的仙族人一样,在满是人群的大街上随处找个人少之地,缓缓降落下来,只听得周围都在议论纷纷,对刚才天空中突发的异象依旧惊魂未定。通过那次搜魂,对他们的语言方言基本能够听懂,可要他说的话却还有些生硬。

    “大凶之兆啊,天生幻象,银蛇入海,如此异象对我等仙族绝不是好事,是为大凶之兆。”耳旁忽然传来一人的低呼,尽管身边满是嘈杂的人声,却被方言听得真切。

    “这可是大吉之兆啊,金蟾望月,灵气吞吐,天生异象必有异宝出世。又值大劫残余正在退去之时,此兆应天时,接地理,乃是我南越生发之兆,不知对眼下的乱局能否起些作用,护佑我等南越日益昌顺。”一片苍茫的山林间,一名身着花袍的修士沉声说道,望着远处渐渐消逝的天象,脸色郑重无比。

    在他身下的山林中,密密麻麻地站着无数修士,这些人着装花花绿绿,每人身上绣着数十个大大小小的口袋,也不知道都装着些什么,看装束像是南越国灵兽山的弟子。

    这句话声音不大,附近之人却都听在耳中,数月来急转直下的南越局势让众人心怀忧虑,听得自家长辈这么说,心中也略微安定一些。这些时日南越发生的数件大事,看似各不相连,却无不与坊间传闻的仙魔大战有关,怎不让这些低阶修士惶惶不安。

    曾经遮天蔽日的魔云才刚刚开始散去,一朵更大的阴云却笼罩在每一名南越修士的头上,一直被秘而不宣的与魔门之战,不知何时已传遍了整个南越。其实这场大战即使没有人费力宣扬,明眼人也能通过种种迹象察觉到,多灾多难的南越又将面临一场浩劫,希望这个吉兆真的能被说中。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