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七十二章 清目术
    readx;    第五百七十二章清目术

    方言就这样稳稳地站在山坡上,不时让暗影过去查探一番,看看那边的情形,然后再回报方言。此刻他已经蓄势待发,只等那两人穷途末路之时再施以强手,任他们实力再高强,精疲力尽之下又如何能够抵挡。

    正在与魔兽苦苦厮杀的二人又如何不知,方言的盘算从他们被围那一刻起,就已经心知肚明,可知道又能怎样,只是干着急却束手无策。一.的魔兽倒下,转瞬之间又被后面的魔兽占据位置,两人周围密密匝匝,围满了形形色色的凶悍魔兽。

    这样的情形下根本不可能杀出一条血路,面对几无灵智却又悍不畏死的兽群,遇上只能死拼到底,除非他们可以在魔气中飞纵,否则绝无能够从这里逃脱。两人曾经也是这种地方的常客,在猎魔最高峰的时候,也是常年出入于魔气之中,深谙魔兽的习性。

    也因如此,这让他们更加恐惧,联手之下并不敢全力出手,时刻注意着节省法力和体力,任何慌乱都是取死之道。再说被他们痛恨的方言,此刻定然就在附近,即便他们将眼前的魔兽全部灭杀,若是未留余力,同样会成为他刀俎下的鱼肉。

    可这般缩手缩脚,却让他们的处境更加艰难,尽管四处围着的魔兽一时难以近身,但击杀魔兽的速度也渐渐慢了下来。此刻二人陷于进退两难之间,想要保存体力就会陷入长时间的苦战,对本就十分疲乏的二人十分不利。

    而要尽快击杀数量众多的魔兽,短时间内的消耗将会非常大,尤其是法力的消耗,这里可是在魔地,得不到任何灵气补给,只有靠自身携带的丹药回复些许灵力。在战斗中恢复速度慢不说,还会白白浪费宝贵的药力,总不可能停下战斗来全力炼化丹药。

    眼前的情形却容不得他们多想,更让他们难受的是,即使注意节省法力也不可能长久,两人是纯粹的灵修,仅仅是维持住不让魔气入侵体内,就要无时无刻消耗少量法力,寻常并不觉得,此时却成为致命的弱点。

    周围的魔兽越围越多,嗜血的本性在成片倒下的兽尸前渐渐被激发出来,狂暴的嘶吼声此起彼伏,让两人心里更加烦乱。半天之后,两人身前的魔兽尸身已经堆积如山,刺鼻的血腥气充斥着周围各处,兽血遍地流淌,汇成涓涓细流。

    二人不愧是筑基后期修士,丹田已经转化成灵胎,容纳灵力的数量也远超中期修士。这也是后期修士的强大之处,即便不考虑法术威力的高下,单是法力的深厚程度就不是筑基中期可以比拟,能坚持到现在已经让方言颇为惊讶。

    可他们已经快到了自身的极限,若是没有前几日不惜体力的追杀,或许此刻也不至于这么狼狈,只怪当时自己太轻敌,被方言环环相扣的假象骗过,否则怎会有今日。将要陷入绝境,两人不禁悲愤不已,终年打鹰不想却被鹰啄瞎了眼,本以为十拿九稳之事竟成了这般结局。

    即使到了这步田地,两人依旧心有不甘,死死地强撑着,一边将大把丹药塞入口中,然后机械地御使灵器,收割着敢于靠近的魔兽。能够修炼到这等修为之人,莫不是心志坚定之辈,何况两人都是出身于家族,哪一步不是靠自己拼搏上来。

    连方言都对二人有些佩服,这等毅力绝不是那种一路顺风顺水的修士能够拥有,无一不是经过千锤百炼之人,方言对此体会更深,若非这两人心术不正,又邪念太重追杀到此地,方言对他们都有些惺惺相惜,仙路果然不可有一步行差踏错。

    而且越是这样的人,越是要斩草除根,对这种人的心性方言了解最深,任何理由都不可能让他们之间和解,只有将对方彻底铲除才是了结。算着两人被围困的时间,方言眼神复杂地看向那里,然后向前慢慢走去,准备找处地方随时出击。

    约莫两个时辰过去,那两人再也难以坚持下去,其实此刻魔兽已然被灭杀大半,而且借助层层叠叠的魔兽尸身,更利于他们与魔兽周旋。可惜他们的法力和体力完全耗尽,身上的丹药也全部告罄,连携带的灵石都被他们翻出来铺在脚下,能够恢复一点灵力的办法都被他们用了出来。

    可这些依旧于事无补,面对疯狂涌来的魔兽,两人应对的越发吃力,身上能够拿来攻击的物品也耗用一空。只是这场争斗的结局早在开始之时就已经没有悬念,除了这两人的坚韧让方言觉得有些意外,不过也仅此而已。

    “方言小贼,老子就算身死也不会便宜了你,你也休想知道老子到底是谁。今日不能杀你,实为恨事,老子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你小子等着!”一声大喝忽然传来,紧接着方言就听见远处轰隆隆的巨响,然后又是一阵阵的惨嘶。

    “那里发生了什么?”方言不由得一愣,连忙吩咐暗影前去探查。时间不长,暗影过来回报,那场争斗竟然已经结束,两名修士也不见身影,只余下大群魔兽正在争抢满地的尸身。

    “不见了,难道他们也有瞬移符?不对,听刚才那人的意思,好像是临绝之言吧。”方言十分困惑,收起暗影飞纵过去,很快就来到那处战场的上空。果然见到大群魔兽在相互厮杀,地面满是污血和碎尸,却不见那两人的身影。

    这让方言如何放心,以这两人的行事,若是逃离绝不会放过自己,留下这等隐患将会令他难以心安,总不能又靠他的师尊为他出手解决。就这么逃走也不可能,而且他们为何要等到此时才逃,早些离开岂不是更好?

    “咦,那是什么?”半空中,方言忽然发现地面上几处微弱的灵息,在这种魔气深重之地绝不可能出现,其中一处还散发出细微的光泽,像是灵材独有的色彩。小心起见,方言围着这片区域足足转了一圈,又在多处地方有了同样的发现,而他的动作也引起了魔兽的注意,向他发出了阵阵嘶吼声。

    莫非这两人被魔兽撕成了碎片,连他们的灵器也没有幸免,这怎么可能,这些魔兽哪有这么强大的攻击力,竟能把灵器都击成碎片?反正这处地方再也看不到两人的踪影,方言远远落下之后又派出暗影,让它将剩余的魔兽引开,好在那里探查一遍。

    此地的异状让他有点担心,总要看清楚心里才踏实,若是那两人真的就此逃脱,方言接下来的行程必定要加倍小心。很快大群魔兽纷纷散去,也不知暗影用了何种手段,方言慢慢来到那里,还未接近就闻到令人作呕的浓重血腥气。

    满地一片狼藉,四处散落着血肉和污泥,地面泛起妖异的殷红色,轻轻踩在上面如同身处泥沼之中,地上堆积起厚厚的一层魔兽血肉。方言首先祭出魂牌,战斗刚结束不久,此地肯定遗留下不少生魂,安全起见又将黑煞招出,护卫在自己身旁。

    “啊,这是什么鬼东西!”一声凄厉的惨叫从一道魂魄身上发出,方言看的真切,这道魂魄的模样居然与那名瘦长修士相仿。紧接着与他同来的那名修士的元神也被魂牌捕获,在阵阵金色光晕的拉扯下苦苦求饶,这一去将是魂飞魄散。

    道道光晕之下阴风惨惨,一片鬼哭狼嚎声中,此地的生魂元神都被魂牌吸食一空,而这里所发生事情也被方言猜到了大概。灵器自爆,两人中至少有一人自爆了由他血祭的灵器,否则这里绝不会变成这番景象。

    正如那人所言,如此一来方言便无法知道两人的出身来历,临死前这人还在顾及自己的家族,唯恐被方言迁怒,索性用此法将一切痕迹抹去。这是典型的家族修士所为,毕竟方言贵为青元宗的亲传弟子,借助宗门势力找他身后的家族算账并不复杂。

    可这样做就能将一切抹除么,这反而让方言疑心更甚,想要弄清楚这两人的来历,青元宗内各种势力盘根错节,莫要稀里糊涂被人暗算还不自知。可惜方言与两人修为相差过大,否则他很想将其中一人搜魂,弄清楚这件事背后是否有人指使。

    将神识完全扩展开来,方言又将紫瞳兽放出,命它在四处搜寻灵物,哪怕有一点灵息也不可放过。在腥臭难闻的地面上搜寻灵物,紫瞳兽拟人般地做出恶心的表情,不过还是轻巧地来到地面上,四处乱转起来。

    足有一个时辰,方言才将这片区域细细搜索了一遍,有用的物品没有找到几件,却发现了不少魔晶,浸泡在兽血中被染得通红。看着手中一把破碎的物品,方言脸色有些难看,不过等他查看完一根残破的黑色木棍,脸上才露出一丝喜色。

    “还有这种玉简,清目术,这又是什么法术?”这根像是断成了几截的木棍,却不是一件凡物,而是像玉简一般可以记录讯息的物件。并且它在灵器自爆的巨大威力之下还能存留,可见此物并不寻常,应该颇有来历。

    方言快速扫视了一遍,里面记载的正是一门秘术,却是一种极为偏门的灵目术,名叫清目术。秘术通篇都用的是古篆文,想不到这还是一枚上古玉简,好在方言粗通这种文字,很快将这门秘术看了个大略。

    “有点意思,修炼目力,倒是有趣得紧,难怪那人瞬间就能看清自己的血神剑,原来修炼过这等秘术。”方言喃喃自语,正在权衡这种秘术有何用处,对自己又有何借鉴之处。(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