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四十六章 分魂术
    readx;    此后方言又只能呆在自己的灵峰上,本想在大比之前下山历练一番,以增强自身战力,谁知出门就惹上个大麻烦,实在是晦气。

    也不知冯冲之死又会引发什么后果,所幸他身上的法力印记已除,事情又是发生在小灵境那种封闭的环境下,只需自己这段时间小心一些,想来就算是有人追查,真正查清也是不易。

    唯一有可能将他暴露的就是那具尸儡,将其毁掉方言绝对舍不得,这等宝物关键时刻可是保命的利器。只要自己平时不去动用,或是在使用时慎之又慎,应该不虞被人发现。

    令方言有些担心的,就是冯冲有无其他同伙,若是他们也进入了那处小灵境,借助其中的蛛丝马迹,或许能被他们发现点什么。魔门的手段向来诡异,方言也不敢保证此事全无遗漏,或许在哪里不经意间留下了破绽。

    幸好回到宗门后,他多长了个心眼,将冯冲之事告知了苏家老祖,以她的精明强干,必定会让附近的魔门探子鸡飞狗跳,哪里还有心思再关注此事。

    即便如此,方言依旧有些不放心,又吩咐秦氏隔三差五外出打探消息,她本就是此地土生土长的家族修士,熟门熟路最是方便。将这件事情安排妥当,方言就待在灵峰上日夜修炼,除了每天必须的法力修炼,其他时间都用在研习分魂术上。

    分魂术不同于分神术,虽然只有一字之差,实质上两者之间相距甚远。分神术只是在虚化的神识中分出一缕或更多,而分魂术则完全不同,是从修士的元神中分出一个魂体,就像神魂自身的一次裂变,过程自然复杂得多,恐怕也会难熬得多。

    说起来这也算是炼神术的一种,只是各有侧重不同,而且单孤峰给他的这门分魂术,明显是来自于魔功。在神魂修炼上魔门一直走在道门前面,各种炼神术层出不穷,而单孤峰本就以魔功修炼为主,习练过此类功法毫不稀奇。

    或许是方言本就在魔功上颇有天赋,又或许是因为方言曾经修炼过一段时间炼神术的缘故,这门分魂术他上手极快,再加上单孤峰的悉心指点,短短半月时间方言就已经入门,让单孤峰都大为惊奇,没想到他进展得这么快。

    其实能够在短短时间内,能够取得如此骄人的成效,不仅有前述的原因,还有方言本身对魔功悟性过人,当然也与方言借用了不少增进魂力的物品有关。

    除了配合炼体使用的血魄石,方言还大量吸收魂晶中的魂力,只有神魂稍感疲惫,立刻就会炼化吸收。反正他当初得到了不少,此时正好派上用场,是以令他在修炼时完全无所顾忌,常常连续数个时辰不停歇地修炼,换作旁人早已不堪忍受。

    此外刚刚得到的紫晶蜂蜜,方言用起来也毫不吝惜,每修炼一段时间就会吞服几滴。本来此物炼制成丹药服用效果最佳,可方言没有丹方,就算有他也不敢胡乱炼制,免得白白糟蹋了得来不易的好东西,还是直接吃进肚中更妥当。

    又过了几日,方言觉得自己已经可以开始尝试分魂。说起来分魂的过程很简单,无非就是将元神分离出一小块,再长成一个**的元神而已,看上去算不得什么。

    其实这个过程艰难之极,元神不比神识,是识海中犹如实质的存在,修炼越久就会变得愈加凝实,要强行将它分离出一部分,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没有极为精妙的功法决无可能。

    况且这门功法还有不少晦涩难懂之处,若是无人指点,仅靠自己独自摸索,方言还不知要到哪年哪月。不过方言在单孤峰的教导之余,还会经常将分魂术与自己的炼神术两相映照,悉心体会其中的异同。

    这一日,方言端坐在练功房的蒲团上,又从储物袋中取除大量魂石和魂晶,堆在自己的身旁,脸上满是郑重之色。不久,方言将神魂调整到最清醒的状态,念头一转,注意力全部放在自己的识海之中。

    此刻在他的识海里,一尊元神已经犹如实质,模样与方言完全相同,只是形体却小了很多,端坐在识海的中央。这具神魂小人看似宝相庄严,左手上立着魂牌,右手托着一颗蓝色宝珠,只是胸前一颗有些破损的黑色珠子大煞风景,破坏了方言的形象。

    与半个月前相比,此时方言元神周身散发着一层奇异的光晕,这是神魂之力充裕的表现,大量的魂力在元神体表流转。

    只见神魂小人双手轻抬,身上几件物品立时飞向头顶,顷刻间方言的元神上再无一物。就在这时,神魂小人的右手缓缓抬起,又朝虚空处伸出两指,口中不停念咒,没过多久,在这两根指头的前端竟然出现了一把细长的黑色尖刀。

    所谓分魂,并非自动从元神魂体上分出一块,元神修炼日久,早就变得极其坚韧,要从其中分出一小块何其艰难,只能借助于其他办法。最简单易行的就是此法,凝聚魂力尖刀,自己从元神上生生割下一块。

    这种办法简单易行,整个过程也相对直观,可要承受的痛苦也最大,有勇气这么做的修士并不多。自己给自己下刀,又是最为敏感的元神,其中要经受的万般痛楚,还有超人的勇气和毅力,绝非普通人可以想象。

    分魂的过程,方言早就在脑海中过了无数遍,如何做已烂熟于胸。此刻他凝神静气,面无表情地扫视了自身元神一眼,随即便举刀向自己的元神切去。元神何等敏感,仅仅切开一点点缺口,就让方言倒抽了一口凉气,那种疼痛简直令人发指。

    神魂小人拟人般地紧咬牙关,双眼几乎要瞪出眼眶,手中动作却没有半分停顿,坚决地向下继续用力切去。因为方言知道,此时哪怕有任何一点犹豫,都有可能让他前功尽弃,神魂的疼痛可不比其他,甚至比起撕心裂肺还要更甚,更加让人难以承受。

    切开了一小块,方言已经难以自持,浑身疼得颤抖起来,凝聚的魂力尖刀几乎难以把持。神魂中传来的剧痛,竟然让他连喊叫都无法做到,但是他依旧没有放弃,减轻痛苦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加快手上的速度,让疼痛快些过去。

    还有最后一点,方言已几近昏厥,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方言奋力挥动魂力尖刀,猛地向下一斩,一块元神竟被他生生切了下来。

    “啊!”方言顿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此时再从外面看去,方言的脸色变得蜡黄,扭曲的已经不似人形。好在最难熬的时刻终于过去,不过事情并没有结束,可方言却因为过度的疼痛,神魂变得有些麻木,昏昏欲睡。

    可此时又如何能睡去,新切下的元神还要用秘法将其凝聚,就好像方言当初筑基时,重新凝练元神的过程一样,错过这个时机,这一小块元神就会逐渐消散,先前的痛楚完全白费。

    方言极力控制着自己的元神不要昏睡,然后再将那块切下来的元神控制住,可是想要顺利做到又何其艰难,几近虚脱的神魂变得柔软无力。就在这时,方言忽然感觉到一股清凉的气流,瞬间流遍自己的元神,很快纯净浓郁的魂力灌注周身,让他顿时精神一振,不用说,关键时刻又是魂牌出手相助。

    而这让他元神的疼痛也减轻了许多,此时也是他最好的机会,方言随即双手急速打出法决,那小块魂体立刻发生变化。半柱香的时间之后,一个淡淡人影出现在方言的元神面前,看上去极为稀薄,仿佛一阵微风都会将其吹散,这便是方言刚刚凝聚的分魂。

    方言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两个魂体分明都是自己,念头一闪就能感应到,可是又相互望着,像是在看着别人,却又明明感觉那是自己。这种奇特的感觉十分微妙,方言从来没有过,脸上不由得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休息片刻,方言的主元神重新回到识海中央,几件物品又重新回归原位,此时元神看起来有些萎靡不振,脸色也显得异常疲惫,可眼神却熠熠生辉,显得非常兴奋。

    那具刚刚凝聚而成的元神,方言念头一动就能体会,在两个元神之间跳跃,不过是在自己的一念之间。此时方言逐渐适应了体内两个元神的存在,一转念又来到外界,除了吸食面前魂晶散发出来的魂力,又不由分说地拿起身前装着紫晶蜂蜜的小瓶,狠狠地喝下了一大口。

    过了一会儿,方言的困倦才完全消失,脸色略微好转,虽然异常苍白,依旧不见血色。可是他的神魂却恢复了一些,只可惜魂牌没有继续灌注魂力,或许这等精纯的魂力魂牌自身也不太多,每次都只是在最关键的时刻才会放出一缕,不过已经令方言受益良多。

    数个时辰之后,方言自感神魂的伤势已经渐渐平复,此时正是放出新凝聚的分魂,进入尸儡身体的最佳时机。刚刚凝练的分魂,还未与任何法体勾连,越早进入其中,就越能与尸儡变得契合,以后无论修炼,还是斗法,控制起来都会如臂使指,运转自如。

    几日之后,方言一脸苍白地来到孤云峰上,向单孤峰回报分魂之事。令他有些奇怪的是,分魂之后,方言的神识并未有半点减弱,反而比之前像是还强上一分,令他觉得怪异。不过好像每次魂牌出手之后,方言的神魂都会得到莫大好处,这次也没有例外。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