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四十四章 魔门法印

第五百四十四章 魔门法印

作品:仙途凡路 作者:雁过随风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readx;    外间的情形立时被方言感知,而他的小动作也逃不过这具魔魂的感应,等到方言的身形突兀地又在原地出现,魔魂的表情变得异常复杂。%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像是有些明悟,又像是有几分无奈,夹杂着一些惊怒,只是他的表情开始变得模糊,魂体上的灵光暗淡了许多。

    对于方言的突然现身,纵使他有千般想法亦是无用,最令他难受的还是身旁的冯冲,想尽办法要护其周全,此时他已无能为力。因为魔魂现在的情形,确实如他所言,只有一击之力,再也无力对方言发动攻击,而他现在的境况方言又如何会察觉不到。

    实在想不通这个小小的筑基修士,怎会有这般诡异的秘术,又是如何逃过自己致命的一击。可是此刻莫说再次攻击,就连魂牌的压制他都要抵挡不住,在一道道金色光晕面前,魂体有如冰雪一般在慢慢融化。

    方言见状心中大定,哪里还肯放过这个机会,立刻奋力催动魂牌,漫天金光之下,魔魂的身形飞速消散,最后化作一股无形之力被卷入魂牌。随之一同消失的还有冯冲的元神,在一阵凄厉的尖叫声中,被魂牌吞噬。

    至于搜魂之事,方言再没有心思,他现在最担心的,是这魔魂在自己身上做下了手脚,在魔门中这种秘术向来不缺。一想到有可能被金丹修士盯上,方言就感到心悸不已,再说蓝色宝珠之事也让他倍感心忧,为今之计还是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

    离此地不知多少万里外,阴沉沉的群山深处,有一座灵气盎然的洞府,其中的陈设奢华至极,当中的一个蒲团上端坐着一人。若是方言在此,定会一眼将他认出,此人与刚才出现的魔魂简直一模一样,除了形体上要小上许多。

    这人正是曾经的冯家老祖冯季,自从离火门那场剧变之后。他就带上族人和门中一些弟子投靠盛阳门。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位盛阳门的新晋元婴,赫赫有名的金阳老祖,竟然是天魔宗派来的密探,等他得知为时已晚,只得被迫加入天魔宗。

    当初随他而来的门人弟子,现在境况如何全然不知。他也没有心思过问,自身都要难保。哪里还有心情再管他人。自打加入天魔宗后,他连个长老也没有混到,在宗门又处处受人排挤,却不敢有任何怨言。魔门的狠辣和争斗之激烈,让他时常心有余悸,尤其是像他这种半路加入宗门的修士。

    这些年来,他唯一的心思都放在冯冲身上,这是他最为看好的后人,当年筑基时引发天象那一幕。至今令他念念不忘。不管身在何处,都少不了争斗,而对冯季来说,只要自家族人能够有出头之日,让自己的家族得到好处,又何必管什么魔门道门,在哪里修炼。或是修炼何种功法,又有什么关碍。

    而这一切都要落在一个人身上,那就是冯冲,只要他以后能够结丹成功,在天魔宗同样能有一席之地,远比当年的离火门要强得多。此时他正在静静修炼。忽然没来由的一阵烦躁,又伴随着心惊肉跳之感,好像发生了什么与他关系非常紧密的不祥之事。

    随即冯季就感觉到神魂中传来一阵剧烈刺痛,这种犹如魂体被撕裂的痛楚,分明是神魂大损造成的。这些时日他一直都在自己洞府中修炼,如何会令神魂受损,那么发生这种事就只有一个可能。

    “不好。冲儿出事了。是谁?是谁对冲儿下此毒手,我要将他碎尸万段!”冯季立刻想起留在冯冲元神中的分魂,只有那具分魂被灭,才会发生这种事情。而分魂都被人灭杀,那么冯冲的下场也就可想而知。

    “冲儿最近不是去执行宗门任务了么,他到底招惹了什么人,竟然落得如此下场,真是痛煞我也。走之前我反复交代,莫要以宗门任务为念,凡事保命要紧,怎么他就是不听呢?”

    “以冲儿平素的性情,不太可能会去惹恼那些高阶修士。再说他身上也赐下了不少宝物,就算打不过,逃走难道也做不到?为何弄得自己神魂俱灭,连我设在他身上保命的分魂都能灭杀,这到底是什么人做下的恶事?”

    “不行,这件事我一定要查清楚,给冲儿一个交代。那人身上有我的分魂留下的印记,他绝对无法逃脱,等我抓住他,要亲手将他千刀万剐,为我家冲儿报仇。唉,我冯家难道真的气数已尽,竟连一个天才弟子也无法保住,这是老天要灭我冯家不成?”

    冯季顿时心如乱麻,满脸都是悲戚之色,再也无法在蒲团上端坐下去,烦躁地在洞府中四处乱走,不时从里面传出桌椅茶具被砸烂的声响。

    ……

    而做下这件恶事之人,此刻正在小灵境中急速赶路,直奔出口处而去。刚才的事情同样对他震动不小,心里又有些担心,一路上遁速全开,在山岭上空匆匆掠过。

    不足一天的时间,方言就回到当初进来的地方,远远望去,那里不知为何聚集了很多人,三五成群地围坐在一起,有几处汇集了上百人,那些人大都穿着宗门的服饰。方言眼尖,很远就看见一处地方有不少青元宗弟子聚在一起,像是在商量什么事情。

    方言连忙在山岭中找处地方落下,随即又换上青元宗弟子的服饰,径直向他们所在之处飞去。等到那里问了一名弟子才知道,此地有人发现了不少宝物,具体是什么谁也不知,反正回报宗门之后立刻引起了重视,就在这两日专门派来大批弟子。

    可这样一来反倒引起了其他人的觊觎,首先采取行动的便是青玄门,两家宗门之间无风都要起浪,更何况青元宗动作这么明显,立刻引起了他们的警觉。虽然此地距离青元宗更近,但青玄门还是按照惯例插上一脚,也派了不少弟子前来。

    这种事情对两家宗门来说屡见不鲜,可争斗下去又往往如出一辙,每次闹出来的动静都不小,但是又各留余地。尤其在南越现在这种形势下,即使他们想大干一场,其他大宗门也不会同意。无非就是利益之争,再加上两家同为大宗门的脸面,最后的结果自然好不到哪里去,但也坏不到哪里去。

    这些被宗门派来的弟子仿佛早就习以为常,个个一脸轻松。浑不见大战将临时的紧张气氛。这些事方言可以不参与,毕竟他是亲传弟子。又没有接到宗门的传令,等了解清楚之后,就离开了这处小灵境。

    回到宗门,方言第一件事就是找到单孤峰,不将自己身上有无疑点弄清楚,方言寝食难安。到了山顶,方言拜见之后,什么话也没说,先取出两瓶紫晶蜂蜜。恭恭敬敬地双手奉上。

    单孤峰顿时满脸惊奇,接过来打开瓶口嗅了嗅,又一脸玩味地看着方言说道:“紫晶蜂蜜,好东西,正好拿来泡茶。说吧,你小子遇上了什么麻烦事,怎么突然想起孝敬老子。该不会是在外面闯祸了吧?”

    “没有没有,徒儿是老实人,向来规规矩矩,怎么会给你老人家闯祸呢。师尊这些时日教导徒儿很是辛苦,不久前徒儿又正好得到点东西,所以就拿来孝敬师尊。不过既然师尊问起。徒儿也不敢隐瞒,是遇到了点事,不过是一件小事,对师尊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方言刚一开口,就给单孤峰送上了数顶大帽子。

    “打住,你小子还是先说事,你是什么人。老子难道还会不清楚,少拿这些话蒙我。说说看,遇到了什么麻烦?”单孤峰双眼一眯,一脸怀疑的神色看向方言。

    无奈之下,方言只得先将小灵境中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当然是该说的说,不该说的绝对不乱说。

    “魔魂,还是金丹期的魔魂,在你身上留下印记,倒是大有可能,你小子杀的那个人,或许有些来头。嗯,这次你表现很不错,以后就该如此,修士没有半点杀伐决断,那还修炼了作甚。”单孤峰听说他在外面杀人,却将他嘉许了一番,令方言十分无语。

    随后他又仔细地在方言身上查看了一遍,果然身上有一处法力印记,位置非常隐秘,而且打下印记的手法也十分诡异,若非单孤峰这等高阶修士,其他人很难发现。

    “你小子到底招惹了什么人,这可是魔门的手段,不,应该说是大魔门的手法,普通魔修根本没有这个本事。”

    方言见他虽然发现了印记,却不慌不忙地在那里品头论足,全无立刻帮他清除的意思,心里顿时有些不满,没好气地说道:“这处印记要清除难道很难么,师尊只说有没有这个本事,说那些没用的作甚,徒儿对这个可是看重得紧。”

    “哼,你小子还学会了用激将法,这有何难,不过是金丹魔修的手段罢了,在老子面前根本不够看。也罢,待我将其毁去,也免得被你小子小瞧了去。”

    说话间,单孤峰轻抬右手,不经意间就凝成一只虚幻大手,向着方言抓了下来,方言顿觉全身一紧,根本无法动弹。片刻之后,单孤峰把手一扬,只见那只法力大手中,出现了一条状如蜈蚣的红色虫子,这道法力印记居然是这般模样,方言着实没有想到。

    随后就见那只大手上法力涌动,红色长虫立即融化开来,最后化作一缕黑烟腾空而起,散发出奇臭无比的气味。这还是方言第一次见他出手,高阶修士果然不同凡响,单是那份举重若轻的气度就令他心生向往。

    随着元气大手突兀地消失,方言立刻感觉紧绷的身体也被松开,手脚活动自如,而那道几不可见的魔门法印被销毁,让他心里顿时一松。(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