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四十二章 追魂夺命

第五百四十二章 追魂夺命

作品:仙途凡路 作者:雁过随风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readx;    转眼之间,冯冲身上气息大变,修为几近筑基后期,与先前判若两人。这厮定是施展了什么秘术,只在瞬间方言就想到冯冲到底做了什么,心中又是如何打算。

    “燃血之法!你怎敢如此?”方言早就假作不堪重负,此时更是脸露惊恐之状,配合着冯冲得意的表情,慌乱的举动表演得非常到位。其实他心中正暗自高兴,巴不得冯冲如此,这种透支本源的秘术对修士后遗症不小,这样擒杀冯冲的把握就要大上几分。

    “你连这个都知道,看来你知道的事情比我想象的还要多,让我都有些舍不得杀你,可是你知道的也太多了!”冯冲果然中计,冲着方言得意洋洋地大声喝道。他又如何知道方言的险恶用心,随即奋力催动魔火,浑然不知自己正在拼死为他人作嫁衣。

    可没过多久,冯冲就发现有些不对劲,按理他现在有燃血秘术加持,魔火的威力应该远超先前,而方言早就看上去无法抵挡,可为何到现在还没有将他彻底压垮。不管冯冲如何催动魔火,方言总是作出一副难以支撑的表情,可每次都被他神奇地抵御下来。

    尽管模样看似狼狈,方言却总能恰到好处的支撑下去,每次都像是差那么一点点,却始终无法给他致命一击。而且到目前为止,方言的反击也一直没有停止过,让冯冲在全力施展攻击时,还要分心自身的防御,尤其是那柄神出鬼没的小剑,令他极难防范。

    过了一会儿,冯冲终于反应过来,顿时变得恼羞成怒,脸色涨得通红。尽管到现在,他也想不出方言到底是如何做到的,但他可以肯定,自己的魔火对方言毫无用处。或是用处十分有限,这一切不过是方言的伪装。

    一种被人戏弄的感觉油然而起,这方言着实可恶,竟然装的那么逼真。最要命的是,自己受他这番假象蒙骗,不惜耗用本源之力施展燃血之法,不仅损伤根基。而且等下修为都会掉落,想要恢复却需很长时间。又如何再争斗下去。

    而方言却正好相反,时间越拖下去对他越是有利,等到燃血之法的后遗症发作起来,两人之间的胜负很快就会见分晓。现在冯冲已经别无选择,必须想办法速胜,绝对不能再拖延下去。

    “冯冲,你还有何秘术,尽管都使出来,今日我全部接下来就是。枉你一向自命不凡。其实离开了你家老祖,你什么都不是,不过是魔门的一条走狗罢了,即便死在这里也没有人会怜惜。”冯冲的情况方言洞若观火,忽然对他冷声喝道。

    “你,方言,你不要得意得太早。以为这些年学了些粗浅的功夫,我就无法奈何你不成。你且看着,等下我要好好炮制你!”冯冲愤怒地大喝一声,手中突兀地出现一枚魔符,看上去十分普通,却被冯冲一脸郑重地拿在手上。

    随后冯冲又试图将魔火收回。可方言如何能让他如愿,连他催动魔符都想阻止,全力御使双剑加快攻击,让冯冲一时手忙脚乱。冯冲只得把心一横,连魔火也顾不上,只管拼命催动手中魔符,仅靠着那面甲片魔器护住自身。任由方言的攻击打在上面,全然不为所动,疯狂地将法力灌入魔符中。

    片刻之后,那枚魔符陡然一亮,发出阴寒的光芒,随即大量天地元气向冯冲身前聚集,方言已然无法阻止。顷刻间,两人方圆数十丈内都变成了冰雪的世界,只见对面忽然升起一道巨型冰柱,犹如一条巨大的冰龙,向着方言呼啸而来,声势极为惊人。

    方言见状没有半刻等待,立即激发本命灵符,法术攻击向来极难防范,寻常物件根本无法抵御,唯有以符对符才是上策。只见方言胸前一枚雪白符箓迅速凝成,随即亦化作一道白色冰柱猛然冲出,得益于冯冲魔火中寒气的滋养,这道本命灵符竟然气势不弱,与当面攻来的冰龙狠狠地撞在一起。

    “轰隆隆”巨响不绝于耳,在两人的上空不停地炸响,漫天冰雪夹杂着冰渣碎片,在周围狂飞乱舞,刮在脸上觉得生疼。很快四周变成了冰雪的世界,呼啸而起的寒风席卷着周围的山林草木,又是一阵阵鬼哭狼嚎。

    混乱中两人的身形都看不清楚,身外皆是茫茫白雪和冰凌,两道威力强劲的符箓撞在一起,激起的声势着实惊人。此时冯冲的内心更加震撼,这次他真的被方言的手段吓怕了,连保命的秘术方言都能从容应对,还谈什么胜算。

    此时在他心目中,方言显得那样深不可测,从斗法开始便让他意外连连,继续厮杀下去又有何益,再说燃血之法的后遗症就要开始显现,留在这里必定凶多吉少。像他这种少经磨难的修士本就性格多变,要么不知所谓的狂妄自大,目空一切,转眼间遭遇挫折就会信心尽丧,全无方言身上那种坚韧不拔的毅力。

    此地他一刻也不愿多留,趁着场面混乱正好悄悄溜走,转眼间他又取出一枚魔符,是他的保命利器瞬移符,没有半分犹豫匆忙催动,身形随之消失不见。这厮看似气势汹汹,逃跑起来也一点不含糊,为了不被方言阻止,竟然连那只尸儡也顾不上收取,更别说其他的物件。

    这厮还真是舍得,就在他逃走的一瞬间方言就感应到了,可他根本来不及阻止,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身形暮然消失,不知所踪。不过方言脸上却不见懊恼之色,而是耐心地将他留下的物品收起,然后又将几乎被吸干法力,眼看着将要熄灭的魔火收进了蓝珠空间。

    只有那只尸儡依旧在攻击不停,冯冲逃走对它并没有影响,方言的两只魔宠限于修为,始终被它死死压制,面对其凶猛的攻击无可奈何。这种尸儡与寻常傀儡还是有所区别,即使没有主人操控也能凭借本能战斗,不过控制之法却大同小异,无非就是用魂禁制住,再以修士的分魂来操纵。

    现在冯冲只是逃走,却没有被方言灭杀,是以这具尸儡依然战力不减,可是没有其主人在一旁,想要灭杀并非难事。不过方言却不打算这么做,这具名为血魔的尸儡好像极为不凡,方言立刻招出魂牌,飞到这具尸儡的头顶,随着一圈圈金色光晕将其笼罩,就见它的动作越来越慢,最后完全停了下来。

    方言的猜测立刻被应证,魂牌对这类神魂操纵的物品都有压制之效,只见这具尸儡已经面无表情地呆立当场,像是完全被魂牌镇压。很快尸儡中有一道神魂被牵扯出来,当即又被魂牌吸走,随后这具尸儡就变得半点生气也无。

    离此地数百里外的一片树林上空,冯冲正在亡命逃窜,此刻他的脸色更显苍白,头上豆大的汗珠不断滚落。忽然间冯冲身形一晃,口中闷哼一声,差点从飞剑上摔下来,赶忙就地落下后,又抱着脑袋痛苦地蹲下身去。

    过了一会儿,冯冲勉强挣扎着站起身来,刚才神魂那一阵刺痛,他知道这是自己在尸儡中的分魂已被方言灭除,而分魂被灭杀立刻引起了主魂的感应,这才疼痛难忍。不用说血魔亦被方言夺去,冯冲一脸恶毒地看了一眼刚才斗法的方向,再次艰难地御剑飞起,头也不回地向前飞去。

    不管冯冲心里有何怨毒,或是带着对方言的恨意,期待着以后再来找他复仇,可方言并不打算等那么久,此刻他就准备做个了断。只见方言将所有物品全部收起,随即咬破指尖,逼出一滴精血,滴在冯冲使用过的魔器钵盂上,然后周身变得魔气滚滚。

    钵盂上有冯冲的法力印记,方言此刻施展的却是追踪术,将这件魔器为媒以作追踪之用。说起来这门秘术正是得自天魔宗的一名魔修,首次使用竟是对付其门下的探子,还真是世事难料。

    不久方言就有了结果,这厮正在离此地数百里外。其实这门追踪术并不算高明,必需有对方清晰的法力印记才可以施展,据说有些精于此道的修士,只要根据对方留下的一丝痕迹,就可以展开追踪,当真是了得。

    循着秘术所指,方言立刻追踪过去,这种时候绝不能有半点松懈,趁他病要他命,若是等他恢复修为,大好时机就会白白丧失。再说这次放虎归山,以这厮的性格定会再来找他报仇,下次相遇他必定会准备充分,谁胜谁负将很难预料。

    方言一路追踪过去,没想到这一趟下来却并不轻松,这厮尽管身负重伤,遁术却依旧不慢,方言紧赶慢赶,又在路上连续施展了两次追踪术,这才没有跟丢。花了将近一天的功夫,方言才勉强将他追上,然后在离他数十里外的地方停了下来。

    面前是一片连绵起伏的山岭,与秘境中其他地方无异,在其中一处树木繁盛的山谷里,冯冲就藏身其间。方言没有直奔那处地方飞去,而是尽量收敛全身气息,在树林中悄悄穿行过去,避免将他惊动。困兽犹斗,此时最好的办法是智取。

    距离冯冲的躲藏地点越来越近,方言已经找到了这厮躲藏的准确位置,就在谷中一个寻常的山洞中,想是他急需养伤,就慌不择路地躲在其中。冯冲做梦也想不到,方言连追踪术也修炼过,一路追到了这么隐秘的地方,此时就埋伏在洞外。

    确定下冯冲就在里面,方言依旧没有立刻动手,而是在附近查探起来。将洞口的地形查清之后,方言闭目思索了一阵,随即在洞口周围悄悄布置起来,动作很小心,免得惊动洞中之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