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七十八章 西州
    方圆百余丈的法阵,坐落在洞窟中间,穹顶高过百丈,如同圆锥直插山顶。[燃^文^书库][]脚下细密的符文禁制,不时微光闪动,错综复杂遍布各处,看着让人眼晕。

    数圈圆环状地面构成整座阵法,最中央处站着数百修士,方言跟着身前两人悄悄挤入其中,静静地等待着阵法启动。此刻方言心里五味杂陈,将要前往不知多少万里外的西州,对于那处陌生的地域,方言有种莫名的排斥,又不知何时回往南越,一时惴惴不安。

    而这里又因为惹下祸事,却希望传送快些开启,也不知据点对此事查究到何等程度,若是发现有外人悄悄潜入,让此地的高层重视起来,方言将无处藏身。正在他无比纠结之时,几名筑基魔修大步走了进来,互相之间还在争论着什么。

    其中一人断然喝道:“不用等了,先将他们送走,然后再分头彻查,此事必定要有个交代。来人,开启传送!”

    随后方言就感觉脚下微微震动,地面上的符文蓦然间活转过来,犹如一条条各色游鱼往来窜动,渐渐又汇成无数明亮的曲线,随之一阵“嗡嗡”声响传来。终于要离开这里了,方言忽然觉得身上一阵轻松,连他自己都有些奇怪。

    可就在此时,阵法外一名筑基期老年修士,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向方言。人群中方言其实躲藏的比较靠后,却不知为何此人突然紧盯着方言不放,一脸若有所思之状。方言向来十分警觉,在此人刚开始关注他时,便偷偷打量了他一眼,却根本就不认识,可这人为何偏偏注意到自己。

    “且慢……”忽然这名老年修士大声喊道,在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楚,茫然地面面相觑,不知所为何事。而方言心中顿时一紧,只有他最清楚。此人意之所指并非旁人,难道在他身上发现了什么。

    可惜他还是说晚了一步,这类血元大阵一旦启动,中途根本无法停顿,而这人面色又有些犹豫,身旁几人亦不知他为何如此。阴差阳错之间,大阵“嗡”的一声闷响。巨大的灵压形成一道汹涌的气流,瞬间冲天而起。紧接着大阵中数百人消失不见。

    “道友刚才是有何事?”老年修士身旁之人问道。

    “也没什么,只是在人群中看到一名天魔宗弟子有些古怪,身上的气息十分奇特。诸位都知道,因为功法的关系,在下对气息之类的东西非常敏感,而那人身上好像除了和我等一样的魔息,竟然还有一丝灵息泄露出来,着实怪异。莫非这名弟子竟有如此本事,可以灵魔双修不成。也不知是不是在下看错了。”这名老年修士摇着头说道。

    此人当时确实一眼就看出了方言的不同,可是被他感应到的灵息又不算强烈,或许是方言身上放着灵修的物品,但也不应该全身上下都是。而方言的装束又是天魔宗弟子,与他并非同一个门派,所以这才让他心生犹豫,等到决定说出来时却为时已晚。

    其余几人虽然也觉得疑惑。可这不过似是而非的感觉,谁愿意花精力去深究,有这时间还是找找失踪的那名弟子。若是被他们知道,被怀疑的天魔宗弟子,就是做下这些事情的元凶,从他们眼前溜了过去。不知又会作何想。

    不知多少万里外,方言捂着嗡嗡作响的脑袋,努力向着洞穴外走去,步履显得有些飘忽,这是远距离传送之后的正常反应。到底离开南越有多远,方言弄不清楚,只知道这次仅仅在时空中穿梭的时间。就远超之前的任何一次传送。

    身边之人远不如方言,个个昏昏沉沉,走路也是摇摇晃晃,毕竟他们的修为才是练气期,能够勉强站立都算不错,可能这还是有过多次传送经历,或是神魂稳固之人。而有些修士则表现更为不堪,不是在一旁干呕欲吐,就是当场被人抬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方言神魂慢慢恢复,开始抽空打量起四周。此地与他来的地方有些相似,也是位于一个大型的洞窟中,从里面出来就是一条长长的通道,方言不远不近地跟着领头的几名筑基期魔修身后,隐约听见他们在议论传送之前的怪事。

    虽然方言清楚那名老年修士指向的就是自己,可当时阵法中多达数百人,而且那人又没说具体何事,恐怕只有当事人才能心有所悟,其他人很难看出。这一趟深入魔门据点,说不上惊心动魄,但也麻烦重重,如今逃离了这里,方言的麻烦也远远没有结束。

    如何再回南越方言还没考虑,首要之事是从这里出去之后,尽快摆脱现在的身份,避免任何不利的线索指向自己。等到了外面就重新寻找合适的身份,再想办法返回南越,不过这里他不敢再来,离开时的那一幕依然令他心惊。

    时间不长,方言跟着人群来到一间宽阔的长厅中,里面干净整洁,地面墙面都贴着光可鉴人的玉石石板,头顶镶嵌着上百颗硕大的萤石,将这里照的一片通透。大厅中却空无一物,数百人来到这里便被召集起来,有一名领队模样的筑基魔修站在众人面前,开始给这些人训话。

    可能这是魔门的例行公事,主要就是告诫众人不要传播在南越的见闻,避免一些事情泄露。尽管这样做想来收效不大,数个魔门无数弟子,时常来回往返,回到他们各自的宗门领地,又能指望他们保守住多少秘密,不过走个形式而已。

    那人装模作样地说了几句,就带着众人向外走去,来到一处数丈宽的阶梯前。众人拾阶而上,走不多远又进入一个宽敞的圆形大厅中,只见里面数根粗大的立柱,撑起高大的穹顶,四面有十余扇石门,与方言身后的相仿。

    这里就是传送大殿?方言有些不解,三大魔门共同修建的传送之地,就这么十余座传送阵,与他们的实力明显不符。此地现今只有他们一行人,穿过寂静的大厅直奔门外走去。不过这里却是戒备森严,一路走来不时可见警卫,就在前方不远处的大厅出口,还有数排身穿黑甲的护卫整齐地站立。

    这些护卫并非方言寻常看到的,由那些低阶修士充任,一个个都是货真价实的筑基修士,看起来训练有素,若是这些人也经过了战阵之类的整训,其战力绝对不可估量,只怕几名金丹修士也很难从他们身上讨得好。

    方言最担心的金丹魔修没有出现,否则很可能看破他的行藏,此外对这里的筑基修士他也不敢掉以轻心,唯恐出现那名老年修士一样的魔修,一路上方言始终高度警觉。方言非常奇怪,也不知那人到底看出了他身上什么,那样的眼神令方言心里发虚。

    一路走到外面,并没有出现任何意外,方言这才放下心来。此刻眼前的一切却让他微微一怔,内心有些激动,又竭力压制,尽量平静地看着面前熟悉而又陌生的场景。

    湛蓝的天际,舒适的阳光,还有空气中淡淡的灵气,虽然与曾经的南越仿佛有些不同,但这种久违的气息依然让方言怦然心动,禁不住深吸了几口气。

    从传送大殿出来,并非方言猜测的闹市,而是在一片略显荒凉山谷中。方言这才明白,此处可能是三大魔门专有的传送之地,有可能是出入南越等地的重要通道,此地远不是他想象的那样。

    在将一些事情查清楚之前,方言再不敢轻举妄动,即便回归南越的心情如何急切,他也要静下心来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不能再像进入那处据点一样,冒冒失失的闯进去,阴差阳错之间却来到让他进退不得的西州。

    尽管这里很像大劫之前的南越,或许比那还要好得多,与现在的南越相比更是超过了无数倍,可他对这里并不留恋,一心想着如何回去,因为在南越还有他的牵挂。方言苦心孤诣地想要早些回去,并非贪图青元宗那点赏赐,而是要为自己和家人搏一个出身,还有那两个未曾谋面的孩子。

    这次大劫中的种种遭遇,尤其是这次重回故地,让方言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那些小宗门和小家族,以及无数如同浮萍一般的散修,在大劫面前根本束手无策,即便侥幸躲过,又不幸落入魔门布下的天罗地网,下场更加凄惨。

    无论如何,方言绝不能让家人重演这样的悲剧,哪怕自己经历再多生死,甚至被迫做些违心之事,也要让他们在修真界中获得一席安身之地,至少要远超自己仙路的,鄣南城。所以他一定要尽早回去,否则以前所做的一切都毫无意义,留在这里修炼更不可能,即便条件再好,他也无法面对自己的本心。

    行走在山谷中,方言明显感觉到强烈的禁制之力,只怕这周围千里之内都被魔门设下了重重阵法,绝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此处的防护定然十分强大。

    方言等于是从南越逆向而来,凭借着自己五花八门的诡异秘术混入此地,既有出其不意,又因为据点那边的防范相对薄弱,若是从这里混入将会非常艰难。绝不能因为此行没有遇到太大风险,方言就对此不以为意,甚至以为回去也能照此而行,那就大错特错。

    等他忐忑不安地跟着队伍从山谷中出来,方言依然不敢有丝毫放松,这一路上他并没有找到一个逃脱的机会,全程都在阵法中穿行,只是幸运地没有遇上高阶修士。此时在谷外的一处平地上,停靠着三只形态各异的飞船,想是来专程接送各宗弟子。(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