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七十四章 私下交易

第四百七十四章 私下交易

作品:仙途凡路 作者:雁过随风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从此人的一番话中,方言还听出了另一层意思,这伙人身后颇有背景,否则不可能在这据点之中畅行无阻,为所欲为。[燃^文^书库][]不但能随意隐瞒带进来的修士人数,还能在守卫森严的地方藏下众多女修,行事肆无忌惮,不过借助他们离开却变得更为容易。

    这些天在据点里的所见所闻,对方言堪称震撼,不仅逐渐弄清魔门在南越的不少隐秘,而且因为无意中闯入这里,让他撞破了魔门侵入南越所布下的重重迷局。尽管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可是其中隐藏颇深的一些事情,也被他挖开了一点,回去就交给青元宗,他们自有人去分析和处置。

    自此方言已经打定主意,其他的事情不再过问,手头上掌握的隐秘足以令八大宗门出手,他现在唯一要做的是安然离开这里,方法已经想到,最重要的是不能惊动这里的高层。不过他若是成功逃脱,此事必然会引起高层关注,血池重地一名弟子凭空消失,不可能不追查,但那时他已然逃之夭夭。

    只是近期内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这伙人刚刚离开,恐怕短时间内不会再回来,要找到合适的机会或许要等待下一次。可这种地方,方言一刻也不想多呆,也许还有别的办法,听听刘满得这只老鸟有什么高见。

    略微思索一番,方言才缓缓说道:“原来如此,这些道友真是好本事,完全出乎在下的预料。可惜啊,我等还有职司在身,这种好事怕是不敢想了,若被这里的管事知道那还了得,只会让那些道友为难。”

    “这有何难?我等不能离开,他们可以带人进来嘛,只要申道友愿意,在下可以立刻出面与他们联系,无需道友操心。包在在下身上。”刘满得见方言动了心思,哪里还会放过这个机会,几天来方言有意无意地显示自己在族中的地位,已经让他铁了心要搭上方言这根线,筑基的机缘谁又会甘心错过。

    “刘道友可以联系上他们,还能带女修进入到这里来,这怎么可能。道友莫非在说笑?”一路行来,方言路过重重关卡。他还是正儿八经来完成值守任务,而这些人只为弄些好处,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带着女修进来?

    “在下何敢虚言相欺,而且此事在这里也不算新鲜,否则守在这里也太过无聊。不过有一点道友切记,这些女修最后都是要投入血池中,切不可心生留恋,更不能在其身上种下禁制,想着收归己有。这点绝不允许。而且玩乐一段时间之后就必须交回,不然他们也没法交代,再说这种事以后还有的是机会,不是么?”

    “这样啊,倒是不错。不过在下有些小小的嗜好,又不足为外人道,能否请那些道友亲自带几名女修进来。若是一次带来的在下都不满意,还可以当面告知,否则进进出出太过麻烦。”方言并非真的需要女修,他打的是那些押送弟子的主意,若是那些人随意丢几名女修进来,又有何益。

    “这个好说。申道友出身名门,当然比寻常人挑剔,在下一定会把事情办好,道友只需坐等便是。在下即刻与他们联系,请一位道友带几个先过来。”刘满得不以为意,方言越是这样他反倒认为越正常,大家族弟子可不是容易伺候好的。

    “又要劳烦刘道友。在下实在过意不去,来这里短短几天,已经给道友添了不少麻烦。这样吧,筑基丹之事还要等回到族中才有办法,不如此次的一应费用就由在下来支付,权当是答谢道友对在下的关照,道友切莫推辞。”

    “那怎么行,申道友新来,在下无论如何也要有所表示,再说了,我等与他们之间还有交易呢,这些小事道友不必挂在心上。就这么说定了,在下现在就与他们联系,请道友稍等,很快就会有回音。”刘满得坚决拒绝了方言的要求,不过方言刚才的话也表达了一些诚意,这才是他最看重的。

    两个不同魔门的弟子,竟然在短短时间之内处得如此融洽,这在据点中绝不多见。其中既有阴差阳错和相互利用,当然也有方言并非大罗门弟子的原因,没有他们之间根深蒂固的猜疑,方言的一些手段已经让刘满得对他深信不疑。

    此时刘满得已经与那些人联系上。他所使用的是一块黑色的玉牌,功用类似于灵修所用的传讯符,不过看起来比传讯符更高阶,至少使用的次数要多上不少。这可能是魔符的一种,魔门的手段也不可小觑,不论是斗法之物,还是寻常所用的丹药符箓等物,魔道都有其可取之处,比南越的一些大宗门只高不低。

    这种传讯所用的魔符,方言手上亦有不少,都是灭杀数名魔修所得,只是在此地他根本不敢胡乱使用,若非有蓝珠空间可以隔绝讯息,方言得到后也只能即刻销毁,绝不敢继续留在身上。除此以外,方言还得到了一些其他种类的魔符,有些用途都不是很清楚,只有等回到青元外宗之后,再静下心来仔细探究。

    “好了,申道友,等会儿就会有人过来,道友千万不要客气,不满意就直说,一定要让道友高兴才行。”不久,刘满得收起手中魔符,对方言说道,不乏献媚之色。

    果不其然,不足半个时辰,就有一名身着天魔宗弟子服饰的炼气期魔修前来,身后跟着三名迷迷瞪瞪的女修,显然是被施下了某种秘法。几名女修姿色不凡,许是经过了精挑细选,看得出刘满得在此事上很是卖力。

    这名天魔宗弟子见面就向刘满得施礼,口中连称师兄,二人看上去关系好像十分不错。随之刘满得就向他介绍了方言,含含糊糊地说了几句,像是生怕方言被人觊觎。想来还是与筑基丹有关,不愿凭空出现一个竞争对手,莫说师兄弟,亲兄弟也不行。

    那三名女修迷茫地靠墙站立,方言等人就坐在房间里说话,寒暄几句之后,几人就说到正题。不过让方言有些奇怪的是,刘满得对这些女修并不动心,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让方言挑,一点也没有享用的意思,难道他还是一位苦修之士不成,可看起来也不像啊。

    莫非其中有什么问题,方言向来小心,再说他本来的意图是想先将刘满得支开,然后与这名天魔宗弟子到房间里细谈,借着这个机会将其灭杀搜魂,再借用他的身份混出去。到那时刘满得在他的房间里快活,方言再将自己的房间布置一番,做出在里面高乐的假象,为自己争取几天时间,远远地逃离此处。

    整个过程环环相扣,除了还未问清这伙人在据点停留的时间,接下来就应该是刘满得带着自己中意的女修离开。身为魔修,大多数人对此都没有什么禁忌,而方言也好趁机套取这人的话,再不声不响的结果了他。

    熟料刘满得全无去意,对那三名女修他连正眼都没看一眼,怎么回事,难道他对女修并不感兴趣?这下麻烦了,刚一开始就出现了纰漏,方言总不可能顺带着连他也杀了,若是这样,等他离开这里时谁来为他掩饰,争取这几天逃命的时间。

    据点可是有不少高阶修士,附近又是茫茫魔地,连藏人的地方都不好找,这种环境下没有几天缓冲时间,方言很担心自己能够安然离开。方言索性问了起来:“刘道友就没有看上的吗?无需过多顾虑在下,耽误了道友的雅兴。”

    未等刘满得开口,这名天魔宗的秦姓弟子却轻笑了起来,对方言说道:“申道友有所不知,刘师兄修炼的功法特殊,有一段时间需要大量女修采补,而过了这段时间却要严禁女色,否则就有可能突然散功。此为宗门之秘,请恕在下不能再多言。”

    刘满得也不介意,颇为傲然地说道:“不错,在下修炼的是宗门的成名功法,花了在下近十年的贡献点才换到,已经修炼了不短时间。其他的倒还好,就是这一点有些麻烦,不过筑基之后就不怕了,再无这些限制。”

    看他的样子,好像对自己修炼这么奇怪的功法还颇为自豪,或许这部功法在天魔宗名气很大,而且效果非凡,可这样一来却害苦了方言。这里就这么几间房间,有一个人无所事事地呆在这里,还让方言如何悄悄下手,难道真要连他一起捎带上?

    “刘道友的功法果然神异,想来有不少过人之处,在下的确不知,还请道友勿怪。对了,秦道友,此次诸位前来就只带了这么一点女修吗,在下的功法对女修的体质有些要求,若是灵根和体质相符的话,对在下的修为好处不小,甚至对筑基都会大有帮助。不知是否还有其他女修在此,在下愿出双倍价钱。”

    方言有些无奈,只得用这个托词暂时缓一缓,再来寻找机会从侧面打听一下,这些人到底何时离开据点,他好确定是否动手。实在不行只有等下次他们前来,而他也能提前做些准备,或是再想个别的法子。

    “这个,大罗门的功法也有这方面的要求么,请恕在下孤陋寡闻,以前从未听过,所以只选了这三名姿色上佳的带来,却没有事先征询道友的意见,不周之处还请道友海涵。道友若是早几天说,在下可能还有办法,可现在带来的女修全部分了出去,手头已经没剩下几名,实在是对不住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