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七十一章 解脱
    方言明显感觉到方坤的死志,内心有种说不出的悲凉,方坤的境况确实不好,可方言说什么也不肯看着他就死在自己面前,而自己什么也做不了,这让他难以忍受。[燃^文^书库][].v.om

    “二叔,你不要想那么多,我一定会把你从这里弄出去。哦,对了,方家除了我,还有方山他们两个,如今都呆在青元宗,等我们从这里出去,就带你去看他们,一定会让他们高兴坏了。”方言连忙说道,让他有个念想,或许能将他的想法改变一点。

    “咳咳,方山,就是老七家的小子,太好了,有你们在我就更放心了。咦,你怎么会传音术,难道筑基了?”方坤此时眼睛里才慢慢有了一丝神采,也是现在才注意到方言一直与他传音,可见他的神魂已然有些昏聩。

    “是的,不但我筑基了,还有青鸾,我娘她们都很好,若是看到二叔不知道有多高兴。”随后,方言简略地将他们的情况说了一遍,连同自己此行的目的,也传音与他。

    “好好,小七,二叔没有看错你,你们这一路果然闯出了大名堂,大哥当时就对你期望颇高。可惜你爹他看不见,要是被他知道该有多好啊,不过没关系,二叔会告诉他。嘿嘿,老四真不错,生了你这么个好儿子,他还有什么不满意。”

    方坤气色明显精神了一些,满是乱发的脸上,终于见到一丝血色。可是因为四肢尽去,经脉也随之被斩去大半,丹药的药力并未吸收多少,重新逸散在体外,若是不能将他解救出来,他的性命也不会太久,毕竟已是年过六十之人,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摧残。

    “二叔知道那日之时,我父亲怎样了吗?”憋了半天,方言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不知大劫当日他们一家人如何。

    “二叔当真是老糊涂了,怎么把这事差点给忘了。你爹真是好样的,当日大哥命我带上族中修士逃生,其实我们方家偷偷挖了一条通向城外的密道,可以从这里直出城外,可是当我派人去找你爹时,他却说什么也不肯离开。就守着你弟弟一家人,怎么劝都不肯走……”

    “现在回想起来。二叔倒是羡慕你爹,至少他死的时候还有儿孙陪着,比我这样像个活死人绑在这里,不知强了多少倍。一想起此事我就后悔,还有那些跟着我一起逃出方家的族人,全部都让这些混蛋捉住,现在也不知成了什么样……”

    方坤越说越低沉,渐渐隐没下去,变成了喃喃细语。连他自己可能都听不见。而方言早就听呆了,痴痴傻傻地站在那里,脑袋里嗡嗡作响,只听见前面那一段之后,就再也不知道方坤又说了些什么,呆愣在原地,眼泪不知何时挂在脸颊。

    良久。方言兀自醒来,却发现方坤仿佛陷入沉睡之中,只是短短一段时间的对话,也经让他不堪重负,可见他的身体已经衰败到何等地步。方言连忙又向他嘴里塞入一颗丹药,才见他再次无力地睁开双眼。此时看向方言,却在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

    方言看着更加心酸无比,可是对他缠满全身的禁制根本束手无策,这种与大型法阵相连的禁制威力奇大,而且又是魔门禁制,莫说方言,苏燕青在此都很难解开。看着方坤的模样。方言急得直跺脚,一咬牙从储物袋中取出破山刃,就要向着石柱的根基处斩去,将其连根取出,只要有一线希望他就不想放弃。

    “小七,慢着,你这样做非但救不了我,还会把自己也给搭进去,那样我见到你爹时又该如何说?你听二叔一言,找一把最锋利的刀,送二叔一程,来个痛快的,我不愿在这里做个活死人。你要真想救我,就照二叔说的做。”方坤用尽气力,急切地说道。

    “不,二叔,还没到那个份上,我还有办法,一定还有办法,我会把你带出去的,我说过。”方言使劲摇着头,根本不理会方坤的话,眼睛死死地盯着石柱下方,浑身蓄势待发,就要窜起来抡刀狠剁下去。

    “小七,二叔求你了,不要再做这些无用的事情,按二叔说的去做吧。我自己的情况我最清楚,即使你把我救出来,也活不过几日,何苦冒着天大的风险这样做。你现在是筑基修士,是我们方家的希望,若是你因我而出现意外,就是让我成为方家的罪人啊,小七,二叔求你不要这样,就听我一句劝吧……”

    说完方坤大口喘着粗气,这一大段话几乎立刻要了他的命,最后连喘气声也渐渐衰弱下去,听的方言更加揪心。此刻他对建造这座大阵的那名齐观大师已经恨之入骨,想要将他立刻挫骨扬灰,即便这样也难消心头之恨。

    看见方坤的样子,方言连忙掏出一把丹药,送到他的嘴边,谁知他却艰难地摇了摇头,低声对方言说道:“小七,你没有感觉到这里除了血气,还有一些魂魄气息吗,想必这里有古怪,若是睡着了死去,连魂魄都无法超生。小七,趁着二叔神魂仍然凝聚,赶快帮二叔一把,还能入得轮回,否则一切都晚了。”

    “二叔,小七不能啊……”方言一脸惨白,身体摇摇欲坠,眼睁睁地看着族叔如此,却不能做任何事情,这让他心如刀绞。

    而且方坤此时还算敏感,清楚地感知到此地的异样,而这也是大阵的恶毒之处。在这座阵法维护这些人生机的同时,脆弱的神魂却承受不住,要么变成怨魂夺体而出,要么就此溃散在血池中,连轮回都无法进入,那就真的是神魂俱灭,最后一丝想法都被碾碎。

    可让方言这样做又如何能够,对付敌人他可以杀伐决断,眼睛都不眨一下,可面前这位是他的族叔,又怎么下得了手。

    “小七,你这样让二叔很失望,二叔也没有想到,你竟然是个优柔寡断之人,以后又如何能承担起振兴方家的重任。再说你现在这样做,是在帮二叔,你总不至于希望我也和他们一样,修炼一生最终变成了孤魂野鬼。来吧,二叔等着你,快点。”

    方言定定地看向方坤,又不甘地望着石柱底下,可是他自己也很清楚,即使能将石柱砍断,接下去又敢怎样做呢?还是要面对方坤身上那层复杂无比的禁制。

    “来吧,小七,动作麻利些……”

    此时方坤勉强抬起头来,挣扎着挤出一点笑容,可是满脸的乱发和血迹,看起来比哭还难看,落在方言眼里,心中又是一痛。这可是自己的族叔啊,而且一直以来对自己颇为欣赏,可现在却要方言亲手送他一程,这让他如何下得了决断。

    “小七……二叔快不行了,趁着现在还清醒……给二叔来个痛快的……”

    犹豫许久,方言仰天长叹一声,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柄细长飞剑,缓缓地举了起来,对准方坤的胸口,思虑半天又想放弃。而方坤已经油尽灯枯,二人刚才的那番对话,仿佛已将他的生命全部耗尽,现在连话也说不出来,脑袋耷拉了下去。

    “二叔,一路走好,你生前所有的罪责都加在小七身上,所有未完成的夙愿也落在小七肩上。愿你无牵无挂直上天国,从此再无羁绊,得享大道永生!”方言满眼是泪,渐渐眼前变成红色,眼眶中一颗颗血珠忽然迸出。

    “噗呲”一声,飞剑迅疾刺入方坤体内,只见方坤一直耷拉着的头颅猛地抬起,脸上挂满温和的笑容,看向方言的目光和以前一样,满是赞许,嘴中轻声说道:“好……痛快……”

    “二叔!……”方言惨叫一声跪倒在地,这种被迫让自己亲人死在剑下的感觉,令方言撕心裂肺般悲痛欲绝。好容易才在这偏远的护军山脉,遇上了一位自家的族人,没想到见面以后却是这样的结局,这到底是自己的错,不该重回这里,还是这个世界本就已经错得离谱。

    不知过了多久,方言才重新清醒过来,望着眼前的方坤静静地发呆,心情渐渐平复下来。方言现在的确有些后悔,不该再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来,这些时日见到的都是大劫之后的种种惨状,这一切就发生在自己成长的地方。

    可他终究还是要回来的,不管这里已经变成何等模样,这是他心里无时无刻不在的牵挂,迟早都要面对,无可逃避。只是他本以为来过之后,就可以将很多事情放下,从此一身轻松,谁知这趟回来他却背负上更多,肩头变得更沉重。

    方坤说的没错,这对他来说才是解脱,方言其实也很理解,可他就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不管怎样,是他亲手了断自己族叔的生命,这一点无法改变。或许只有等到他重振方家,或是将造成这一切的元凶揪出来,为方坤,为这些被折磨致死之人祭奠,自己才能从这件事情上得到解脱。

    逝者已逝,又能带走什么,在这个艰难的世道下,活着的人总是要背负起更多,带上所有的期冀和嘱托,一路前行。这是方言的宿命,从他出生在鄣水河畔的小城时起,他就被打上了一记深深烙印,并没有因为种种事情的发生而改变,这些血脉深处的记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