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六十九章 卧底
    “有数有数,申道友之言在下心里有数,在此先行谢过了。[燃^文^书库][]没想到申道友出身名门,为人却是这般豪爽,能与道友同任这件差事,实在是在下的幸运。申道友说的不错,是东西就有价值,在下也绝不会拿那些魔晶灵石等物来糊弄,请道友尽管放心。”

    刘满得立刻精神一振,脸上竟然透出红光,一连串的马屁对着方言拍了下去,胸脯也拍得嘣嘣响,看得出他对大罗门的筑基丹极其渴望,通过申家子弟可能性最大。

    有此诱饵在手,还有什么事情问不出来,再说这些事对这些值守之人来说,也算不得什么秘密,用来讨好方言再好不过。而方言也急于多了解一些内情,两人就此一拍即合,然后又会心地相视一笑,就在这房间中找了处地方,摆上茶具畅谈起来。

    “在下记得刘道友说过,那些人髭大都是从南越捕获的修士,可在下也曾外出过数次,怎么在此地一个人也没有见到。那些人倒是好本事,竟然能将那些人找出来,还带到了这里。”方言云遮雾罩地绕了一个大圈,才又把话题绕了回来,不过他这次做足了心理准备,绝不会再像先前那样,露出丝毫破绽。

    “哼,他们那算什么本事,早就有人为他们安排好了,不过是赶过去押送而已,那些被抓之人身上的好处,肯定都被他们顺手牵羊拿走了。这些人不过是仗着他们来得更早,或是早些年潜入了本地的一些小宗门罢了,好像曾经做了多大的事,只不过在那些地方厮混而已,现在可就到了他们收获的时候。”

    “在下还听说,这里原本有一个叫做盛阳门的宗门,门中那名元婴老祖竟然是我天魔宗长老,潜入其中将近百年,在魔劫之前冒死用秘法结婴成功,一举将这附近完全掌控。好像仅他一人。就在几处隐秘之地为宗门关押了数十万灵修,除去那些交出血誓加入魔门的修士,其他的陆续被押往这里,最终成为人髭。除了这些人,其他的应该都死在魔劫下,道友当然看不见。”

    听完此人之言,方言差点将嘴中灵茶喷了出来。这个消息对他来说过于震撼。当初盛阳门的元婴修士金阳老祖,竟然是魔门派来的奸细。这怎么可能。不对,还真是大有可能,只有这样很多事情才可以说得通,难怪当初他会千方百计地聚拢修士,心思并未完全放在抢夺利益上,原来是在为今天做准备。

    而护军山脉一带的宗门和家族,会采取自寻死路的方式应对大劫,可能就是受到此人和他一众魔修手下的蛊惑,要么投入他的阵营任其摆布。要么彻底毁于大劫之中,永无知道真相之日。想来八大宗门对此也无可奈何,或许也没能发现这位金阳老祖的真面目,说不定还想着竞相拉拢他,哪还有心思管那些小势力渡劫之事。

    方言心中顿时痛恨不已,曾经还以为是八大宗门有意为之,原来这一切是这名天魔宗的卧底所为。看来这件事情就是这样。而这些源源不断来到这里,用自身精血填充血池的南越修士,正好应证了自己的判断。

    可怜当初他们还以为抱上了元婴老祖的粗腿,可以跟着他从容渡过大劫,谁知却是被诱骗着投入魔门,从此生死不再由己。即便侥幸不死投入了魔门,下场也不难推测。

    魔门果然早有准备,算路的确精深,竟然不惜为此做上百年准备,又有谁可以料到。方言略微停顿,随即又反应过来,这些事只是在脑海中转过一遍。并被方言小心地隐藏,脸上控制着没有露出什么,尽管比先前那件事震撼更大,却被他成功地掩饰过去。

    “贵宗果然高明,竟然为这场魔劫谋划如此多年,当真令人佩服。不过在下十分不解,只是为了捕获一批南越修士为己所用,或是用来建造这样的血池,也犯不着如此大动干戈,还派遣这么多优秀子弟前来冒险,若是被人识破,贵宗损失就太大了。再说建造这些血池又有何用,难道是为了让弟子们修炼魔功么?”方言不解地问道。

    “具体做何用在下也不敢确定,不过应该不是这般简单,好像这些血池是为了催动某个阵法。而且在下曾听到传闻,这样的血池并不止这一处,据点内还有很多,其中不但有人族修士血液汇成的血池,还有大量用兽血填充的大型血池,似乎都是为了某个超级阵法所需,至于详情谁又知道呢,都是那些大人物考虑的事情。”

    “催动阵法?要用血池催动的阵法,想必也不简单,在下对这方面所知不多。刘道友是天魔宗高徒,想必在阵法方面造诣也不低,像这一类的阵法都是作何用的?”几大魔门中,天魔宗弟子所学最杂,阵法之类的技法历来以他们为高。

    被方言吹捧了两句,这人立刻变得洋洋自得,不无卖弄地说道:“此类用大量血元之力催动的大阵,一般都被称为血元大阵,具体功用在下不知,不过绝对不是防护类的阵法,没有必要花费如此大的精力在这上面。在下觉得必定是攻击类,或是破障类法阵,也有可能是传送阵,超远距离传送阵,不过此阵异常复杂,恐怕不是这么好建造的。”

    “不错,刘道友所言,即便不中亦不远矣,在下深以为然。如此大型的阵法,想来布置繁复之极,就算早有准备,建造起来也颇费时日。能够想到布下这般大阵的前辈,着实了不起,在下心神往之,可惜高攀不上啊。”方言心中一动,想要了解是何人主持建造这座大阵。

    “呵呵,看来申道友对阵法之道颇为感兴趣,可惜在下学识尚浅,不敢胡乱与人为师,不过布下这等大阵的前辈在下却知道,正是本宗三大阵法大师之一,齐观大师,听说他一直在这里亲自坐镇。可是想要见他却不容易,莫说道友,就连在下也渴望见上齐大师一面,可是一直未能如愿,大师并非我等这样的寻常弟子就可以见到的,或许申道友还有一线机会。”

    “咦,在下倒有一个主意,虽然不能见得大师当面,却可以去看看大师留下的手笔,在下这就带道友前往血池一观。据说这里的每一座血池,都是齐大师亲自选址,又亲自指挥人建造而成,申道友以为如何?”刘满得忽然说道,或许是方言故意流露出的神往之色,让他以为又找到了一个巴结方言的好机会。

    “去血池看看?也好,那就去涨涨见识。”方言想了想说道,亲身去看一看,或许能发现些许线索也说不定。

    “沈道友且跟我来。”刘满得见方言欣然应允,立刻起身站了起来,随手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块黑色令牌,这件东西方言没有,想来是控制阵法或禁制所需。这里其实是以此人为主,方言的任务本是来此为他打下手,只不过申克伤的身份摆在这里,两人的顺序就被颠倒过来。

    这人兴致勃勃地向令牌中打出手决,房间内一面光洁无物的墙壁上,忽然出现了一扇洞开的光门,紧接着一股浓重的血腥气扑面而来。方言还未踏足其中,顿觉神魂像是被一丝火苗点燃,内心突然变得烦躁不安,方言连忙停住脚步,稳了稳心神。

    “这就是所谓的怨魂,会滋扰心神,申道友小心些。”刘满得一边说着,一边将方言引入其中。

    不远处红雾蒙蒙,眼前宽大的洞窟中四处可见开凿的痕迹,地面贴着灰白色的玉石板,洞窟周围分布着满是凿痕的灰色岩石,头顶上萤石发出的亮光被红雾遮挡大半,让此地显得有些昏暗,进入其中心情也变得十分压抑。

    忍着刺鼻的血腥味,方言缓缓来到一个泛出红光的池子边。至少有百亩大小的池子,位于洞窟中央的地面上,里面盛满浓稠的猩红鲜血,池面不时像水波一般微微荡漾,发出妖异的红光,更有一股无影无形的气息,不停地刺痛方言的内心。

    满满一池的鲜血,该用多少修士的性命来充填,方言竭力忍受着内心的不适,不让自己的愤怒流露出来。这些都是和他一样的修士,或许对仙途也有各自的梦想,此时却被当作牲口一样,用他们的血液灌注成血池,只是当作催动阵法的器物,甚至于他们死后的魂魄也不得安宁。

    沿着血池的边缘,方言慢慢走着,脚步异常沉重,却又拼命地抑制住自己,不敢在人前表露。走不多远,就见到一条通道通往血池中央,沿着通道走过去,每隔不远就可见到一排露出池面丈许的石柱,夹在通道两旁。

    却见每根柱子上面,都拴着数十个被捆成肉粽的东西,密密匝匝地围成一圈,缠绕在石柱上,其上不时有血液滴落下来,无声地落入血池中。不用说这些被捆成肉粽一样的东西,就是刘满得所谓的人髭,此刻他们还是活生生的修士,只是没有了四肢,甚至连自我也已经迷失,修仙对他们来说成为了噩梦。(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