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一十章 苏映雪
    这两人见状再也不敢有丝毫停顿,曾经在这颗珠子上吃过亏,立刻身形急速向后,可惜他们还是稍晚了一步。[燃^文^书库][]复制网址访问清瘦修士急退之间忽然眼神发愣,身形依旧在不断向后,可脚步却跟不上来,顿时一个趔趄向后就要栽倒。

    而那名矮胖些的修士离得较远,眼见着此人倒下,连忙回身抓住他的衣领,像拖着一具死尸一般急忙向后逃去,连一应灵器也来不及收取,急匆匆地向后逃走。

    这颗往生珠的威力其实才刚刚施展,而这名清瘦修士立刻就中招,被这颗珠子瞬间放出的幻术击中,暂时迷失了神智,若是没有另一名修士及时将他带走,有这点时间足够将其击杀。

    之所以两人一路追杀都不敢逼得过紧,就是吃过几次这样的大亏,好在他们是两个人,在第一次被这名女修错过大好机会之后,两人就刻意提防。每次追击都是一前一后,相互间绝不靠的太近,即使有一人中招,另外一人还可以拖延片刻,等到同伴醒转之后又继续攻击。

    如此一来却让这名女修也无可奈何,生生被这两人将灵力几乎耗尽,若非碰巧遇上方言等人,只怕即使有这件宝物在手,也会在这荒郊野岭中被活活拖死。而这次往生珠施展后的情况不一样,不但这两人身后有方言几人虎视眈眈,更有两只魔宠就守候在他们身侧,随时都会扑上来,故而矮胖修士想也没想就带着那人逃离。

    谁也没想到这颗珠子如此厉害,甫一出手就几乎废掉对方一名修士,等待醒转只怕要几息时间,而那矮胖修士手脚极快,未等几人反应过来就带着人跑远了。几人中还算是方言眼疾手快,立刻让两只魔宠跟着二人追杀下去,自己却闪身向前,将他们掉落一地,来不及带走的灵器匆忙收取。

    打扫战场方言熟练无比。像这种勾当他已经干过无数次,顷刻之间就将这几件灵器全部收入囊中,又像没事人一样头也不回,直奔这两人逃窜的方向追赶过去。想来他们没有了手中的灵器,战力还能强到哪里,正好趁机赶尽杀绝。

    可等他追赶片刻之后,却发现两只魔宠回转过来。暗影的脸上满是悻悻之色。一问之下才知道,这两人见自己身形远不如后面追来的两只魔宠。急切之间就发动了瞬移符,转眼就不见身形,两只魔宠找不到他们的行踪,只得悻悻地返回。

    “跑了?看来也是外域的大宗门弟子,身上有此保命之物并不稀奇,这样的弟子想要逃走,你们很难将其留下。可惜这次种下两条祸根,也不知以后会对我们有什么影响,还是先回去问问那名女修再说吧。”

    两只魔宠身形再快。也不可能赶上瞬移符,没有什么好责怪的,方言安慰了暗影几句,就用魂牌将它们收回,然后转身回来。

    “可惜啊,让他们逃了,只怕以后会留下麻烦。”看着几人一脸期冀的样子。方言摇摇头说道,却只字不提刚才自己收取的几件灵器,也根本没有拿出来瓜分的意思,让苏燕青不由得暗自好笑。

    “实在对不住几位道友,只怕此事对诸位连累不小,以后要小心他们的报复。在下苏映雪。青元宗弟子,而那两人来自中州的天邪宗,据说也是中州的一家大宗门,可他们做下的事情哪有半点宗门弟子的脸面,简直就是人渣。”说起那两人,这名叫做苏映雪的女修犹自愤愤不平。

    “又是外域修士,这些人到了这里。哪还会有什么顾忌。恐怕你们青元宗也只是略好一些,不要告诉在下八大宗门对毒王城没有任何图谋,只是来这里维护秩序,帮着仙城猎杀魔兽。”反正事情已经做下,想要后悔也不可能,听到苏映雪不齿那些外域修士所为,忍不住讥讽了她几句。

    “看来这位道友对八大宗门成见颇深,不管如何,在下还是要多谢道友出手相助。道友可知这两人为何死追在下不放,原因很简单,这些天邪宗的弟子自打进入毒王城之后,根本没有猎杀过一只魔兽,而是专门在螽蟊山中灭人家族,掳掠修士贩卖到外间牟取暴利,只怕他们这样做,是暗中受到了其宗门的指令。”

    “不久前,在下带着宗门几名弟子,不巧在路上遇到这些人正在做恶,将一个小家族连根拔起,连凡人都不放过。因为此事被在下等人撞破,他们这才急着杀人灭口,那几名师侄想来已经不保,而这两人是那伙人里专门前来追杀在下的,恐怕这里已不安全,我等边走边说。”

    对于方言的冷嘲热讽,她却并未过多解释,转而说起那两人和其宗门做下的恶事,说完她还从怀中取出一只黑色储物袋,又从里面拿出一枚黑色的身份牌和两枚玉简。

    这枚身份牌看上去很精致,表面却透着一股阴凉之气,背面刻着一个篆体的“邪”字,显然是天邪宗弟子的身份牌。而这只储物袋的主人自不必说,也不知这苏映雪怎么弄到手的,莫不是还趁乱击杀过对方宗门的弟子。

    玉简中的内容,三人逐一看过,一时间都义愤填膺,难怪苏映雪如此笃定,天邪宗在此事上脱不了干系。原来这枚玉简里,都是记录着这伙人与他人交易的账目,大多是成批的修士,男修女修都有,贩卖到南越以外的其他地方,下场想必凄惨无比。

    其中甚至还有凡人和修士的魂魄,一些被生生抽去生魂的肉身,还有人皮须发等物,如同修士猎妖之后对待妖兽一般,没有半点怜悯和敬畏,对待人族坦然地收取各种材料,与那些凶残的魔修如出一辙,甚至犹有过之。

    而这些事情绝不可能是少数人的私自行为,没有庞大的势力在后面支持,这些人如何敢这般肆无忌惮。况且他们这样做的目地,是为了谋害他人获取好处,并非是单纯的杀戮而已,用这等残忍的手段收取的大批物品,必定还要通过一些隐秘的渠道售卖出去,试想没有天邪宗的同意或是默许,如何能做到。

    “这等丧心病狂之人,得罪他们和没有得罪,有何区别么,见到了唯有一战而已。刚才之事在下并不后悔,不过在下也有言在先,出手相助并非是因为苏道友的身份,而是为了保全自家人,所以苏道友也不必言谢。”方言尽管对那些人的行径痛恨不已,可并不表示他就会站在八大宗门一边,而是迅速与苏映雪厘清了干系。

    苏映雪顿时脸露尴尬,而苏燕青却对他所说不住地点头,在这一点上她倒是对方言十分赞同,也对他说出这样的话有几分欣赏。而苏燕昭却摇了摇头,对苏映雪说道:“这是在下的妹夫方言,在下苏燕昭,那位是舍妹苏燕青,同是苏家族人,根本无需言谢。”

    “况且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当真是人神公愤,未能将这二人就地斩杀,都让在下心气难平,若是他们找上门来,在下绝不会有半点退缩。就像方言所说,这种人只以杀人为业,遇上了他们唯有一战才能自保,是否结下仇怨有甚不同,更别说什么连累不连累。”

    “道友高义,在下佩服。道友兄妹是燕字辈,莫非出身苏家东府,或是失散的苏家族人,否则怎会一眼认出在下的往生珠?”听得这般说,苏映雪脸色才缓和过来,就对苏燕昭说道。

    “不错,在下兄妹都是出自青元宗苏家东府,不过很早就离开了,那时舍妹年纪尚幼,在下也才十余岁。说起来我兄妹二人离开时不甚光彩,是被人扫地出门的,哪还有脸说自己是苏家族人,可比不得道友这等手持往生珠的苏家嫡系子孙。”

    苏燕昭说到此事脸上顿显阴霾,可见他对当年之事怨念依旧颇深,而这颗往生珠除了威力强大,在苏家更是一种身份的象征。据说此珠共有九颗,由苏家先辈老祖传下,只有在族中地位特殊的嫡系血脉,才有可能获得此珠,而苏燕昭离开家族时已有十余岁,当然对这类家族的常识知道一些。

    “东府子弟,这就难怪了。据说二叔近些年专事修炼,根本就不管族中事务,一应大小事情全部交给苏其义兄弟掌管,造成这些年府中动荡不安。而碍于二叔的面子,宗府又不好直接出面,这些年就这般隐忍着,回头在下到族里查查看,找寻道友兄妹当年是如何被驱离族中,然后请老祖也过问下此事。”

    苏映雪听到这话脸色顿时一松,苏燕昭所言对族人算不得什么隐秘,可这些都是家族之事,旁人很难知道,而苏家兄妹的身份就此确定无疑。怪不得他看见自己手上的往生珠,立刻义无反顾地站在身后,原来是有这层关系,让她立刻心中大定。

    “如此就多谢道友了。哦,不,道友唤东府族长为二叔,这样论起来还是我兄妹二人的长辈,家父苏其有,在东府其字辈中排行第三,可惜早就去世,只怕族里也没有几人记得。”这名女修论起来还是他们的长辈,不过苏燕昭嘴上看似客气,其实也没有太多恭敬。

    而方言和苏燕青就一路跟在身旁,听他们谈论着苏家之事,看起来方言以前猜测的不错,苏家兄妹果然不是那种小门小户里出来的,竟然还和青元宗这等庞然大物扯上了关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