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奇异蓝珠

第三百八十三章 奇异蓝珠

作品:仙途凡路 作者:雁过随风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魂牌的外形并无太多变化,里面的那处空间却发生了巨变,原本不大的地方如今超过百亩大小,最令人惊奇的是,这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座殿堂,与当初王家老祖催动他那面魂牌时,显现出来的那座殿堂几乎一模一样,莫非这魂牌之间还会相互吞噬不成。[燃^文^书库][]

    暗影和黑煞显然被空间里的巨变惊动,一脸疑惑地站在殿堂门前,不时围着逡巡游走,却无法进入其中。而方言的神识亦无法进入殿堂内,着实是怪事,炼化过的魂器竟然还会阻止自己的神识查探,让方言无法理解,只得安慰两只魔宠后退了出来。

    随后方言思量着这里发生了何事,看起来那人的魂牌的确是被自己捕获,否则又如何解释这怪异的一幕。至于两面魂牌为何会如此,可能只有等到自己重新炼化之后,进入了那座殿堂才能解释清楚,此时多想无益。

    不过有一件事应该可以肯定,就是那名王家老祖已经彻底消失,魂器通常都是依附于神魂而存在,而此人的魂器无处可归被方言收下,也就意味着此人的魂魄已然不复存在。确认了这一点,令方言紧绷的神经完全放松,随即就狂笑起来。

    疯癫一阵过后,方言忽然又想起什么,脸上笑意忽然收敛,一股浓重的悲戚之色悄然泛起,眼中充满无尽的迷茫,旋即出现了一抹坚定之色,随即又喃喃自语。

    “金丹修士,王族老祖!哪一个名号不是令人高山仰止,随便说出一个都会令人胆战心惊,可到底是怎样的无奈让他半人半鬼地躲在此地,又处心积虑地存活至今。一身秘术绝学,也没能拯救他的命运,却最终死在自己这样的一个炼气修士手中,仙路何其艰难,稍有行差踏错便是粉身碎骨。”

    越是向前,方言就越觉得仙途诡谲难测。人在仙途就如同风中枯叶,不知何处才能有安稳之所。

    收起纷乱的思绪,方言找了块干净点的地方坐下,此行可谓惊心动魄,趁兴而来的三人如今只剩下自己一个,也不知能否如愿寻得锻灵之法。此地他也不想再继续停留,不过想要顺利离开。还要先找到王晋带他们进来时所用的玉牌。

    方言取出这两人的储物袋,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倾倒在地上。一大一小两堆物品出现在他的面前。数量庞杂的是王晋储物袋中的东西,几乎每种修真物品都有不少,想来那间商铺的财货大半都带在了身上,方言没有仔细清点,而是收取了那面玉牌和几枚玉简后,其它的又放回其中,准备回城之后交给青鸾。

    而成易袋中的东西就少了很多,他是筑基期修士,使用的物品自然与方言等人的不同。略一清点就让方言频频点头。果然是大宗门弟子,眼界和常人并不一样,能够收入他储物袋中的物品,几乎每一样在方言看来都是精品。

    除了那些灵石丹药,这厮身上还有一件傀儡兽,与他当初放出来对付方言的那只大致相同,当即就被方言收了起来。这种物品他亲身领教过。绝对是修士的一大臂助,以后要花费工夫仔细琢磨一番。

    而灵器却只有那四柄长剑,记得王家老祖说过他是一名剑修,这类修士方言以前从未接触,只是听人说起过。据说大部分剑修一生只用长剑,一身的本事也都在剑法上。看起来攻击比较单调,其实这种人的攻击力极强,在同阶之中罕有敌手,也是修士最不愿意遇上的对手。

    以前方言只是道听途说,并没有直观的认识,这次见到成易的出手之后深以为然,此人不但剑法高深莫测。尤其是那一套剑阵令方言大为惊叹,竟然凭借这套剑阵让金丹修士都一时束手无策,又怎不让方言燃起觊觎之心。

    可惜他找遍了此人的玉简,却没有看见有关剑法的一个字,想来这是都天门的核心传承,绝不可能让一名弟子时时带在身上,而且大宗门对这类传承保密甚严,必定做足了各种防范措施,让方言空欢喜一场。

    不过这人的拟容术却被方言发现,而且是一篇完整的功法,就记录在一枚玉简当中。方言略加思索就明白其中的原因,想必这种功法是他自己偶然得来,并非得自宗门传承,那么自己也可以拿来修炼,这才让方言心情略好一些。

    除了那个锦盒,还有不少珍稀的炼材,据说这就是剑修特殊的嗜好,无论什么好东西都是用来炼制飞剑,或是将其炼入自己的飞剑中,身上最珍贵的物品便是那些飞剑。其实他原本还有一件保命之物,就是那枚剑符,可惜已经用在偷袭王家老祖上。

    那只锦盒中的东西方言看过,现在又拿在手上仔细端详,那柄短剑和小鼎只略微看了一会儿,方言便又收了起来。这两件可能是法宝,根本不是他这个练气期修士可以觊觎的,那可是金丹修士的专属。

    而那面玉牌却大有用处,竟然就是操控此处大阵的专用玉牌,方言连忙郑重其事地放好,等会再花上一番功夫将其炼化,想必这处空间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所在,那时就可以一清二处,而且进出此地也比王晋的玉牌要方便得多。

    余下三枚玉简才是方言最为期待之物,方言将它们全部拿起,一口气扫看了一遍,登时欣喜若狂。锻灵之法的全本果然就在其中,除此以外,另外两枚玉简是一部御虫术和一部炼毒术,都是完整的功法,恐怕是来自毒王山的传承。

    方言喜不自禁,像这种专门的传承功法非常难得,能够得到其中一部就足以闯出一条修炼之路,比如毒王城修士的御虫术,只怕没有哪名修士手中有这么完整的版本,虽然方言自己不想修炼,可落在青鸾手中必定妙用无穷。

    而炼毒术方言还在犹豫,主要是因为他的炼丹术所致,曾经抱以厚望的炼丹术对他打击较大,连带着对这种类似于炼丹术的技法也有些不太自信。不过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以他目前的修为还远远不够,至少要等筑基之后才可以尝试,否则抵挡不住炼毒过程中毒性的侵蚀。

    现在堪用的就是锻灵之法,拿到此法方言才感觉不虚此行,对这部秘法他寄予了极大的希望,也感觉自己从未像现在这样,离筑基如此之近,恨不得立刻返回毒王城中找到一处地方闭关,心情一时迫切无比。

    将这些东西收好,方言立刻取出那枚玉牌炼化起来,这只是一枚操作阵法的简单法器,不多时就被方言完全炼化。通过这枚玉牌,方言对这里也有大致的了解,整个空间仿佛就是围绕这座石殿,而整座阵法的运转中枢也在这里,就是墓室中的那座棺椁。

    空间中但凡有任何灵气,都被阵法汇集到这里,这也是为什么此处灵气异常浓郁,而离开了大殿却丝毫灵气也无,全是这座强大的阵法所致。只是令方言有些不解的是,这座法阵是如何将庞大的灵气转换成阴灵之气,来供养王家老祖的魂体,究竟是采用何种办法做到的。

    单纯的凭借阵法之力,方言有些不太相信。因为这里的灵气转化得过于彻底,尽管他并不精通阵法之术,但这座阵法数千年来一点薄弱之处都无,而且其覆盖范围又是如此广大,太让人匪夷所思。

    可能是好奇,方言再次来到了那座棺椁前,有炼化之后的玉牌,他并没有用先前的笨办法,而是简单地操控着玉牌,就将棺椁移到一旁。此时一个复杂的图案出现在方言面前,这里面牵涉到一些高深的阵法知识,方言当然看不懂,不过图案中心处的一颗珠子却引起了方言的兴趣。

    在所有宝物之中,方言历来都对这种圆珠类的法器有好感,或许是蓝色宝珠对他的影响,总之一看到这类的法器就有一种天然的亲近。这又是一颗蓝色的珠子,不过它表面是深蓝色,散发着透骨的阴寒,丝丝寒气几乎肉眼可见地散入墓室,显然这就是阴寒之气的由来。

    方言没敢直接上前拿取,而是取出一柄长剑想先将其撬出来,再看看这颗珠子到底是何物。谁知长剑刚刚靠近,这珠子忽然喷出一股寒气,长剑法器立刻发出几声脆响,随即表面出现无数裂纹,然后就崩碎开来。

    “有灵智?还是有魂体寄居其中?”方言吓得转身就逃,一个王家老祖就差点要了他的小命,再来一个这样的存在,方言都不敢相信还有那样的好运。

    随后方言想都没想就祭出了魂牌,可是等了半天,那颗珠子没有一丝变化,兀自缓缓旋转,与刚才没有任何区别。方言只得再次取出一件极品法器,又将魂牌置于这颗珠子上方,然后再次向其探去,结果却和先前一模一样,又一件法器被冻碎,魂牌却没有半点反应。

    “不是魂体,难道是这颗珠子自身有灵智,这怎么可能,法器也能成精?”方言更加惊奇,弄不清这颗小小的珠子是什么来头。忽然他想起在哪枚玉简上看到过,据说有些高阶修士的法宝会孕育器灵,就像是生出了灵智,而这样的法宝甚至已经超脱了法宝的范围,成为灵宝那样的存在。

    这该不会是一件灵宝吧,方言都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一名炼气修士居然巧遇灵宝,这等事情与自己获取蓝色宝珠恐怕不相上下,所不同的是这件东西想要收取似乎非常艰难。(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