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八十章 夺舍
    以“王晋”的老练,这种机会又如何会轻易放过,只是在成易神魂受伤稍有分神之时,立刻欺身向前,手中短枪轻松地快速撩拨几下,竟将成易用四柄灵器飞剑组成的剑阵,瞬间完全打散,随即又向成易攻来。[燃^文^书库][]

    剑阵被破令成易大惊失色,不禁大声喊道:“前辈且慢,前辈难道不想知道,当初毒王山到底是因何被破吗,晚辈都知道,但请前辈住手。”

    听到此言,“王晋”不由自主地顿了一下,可见这件事的确击中了他的内心,尽管已经过去了数千年,可能此时依然在其心中耿耿于怀。见此人果然被自己的话吸引,这令成易暗自一喜。

    “你到底知道什么,快快告诉老夫,若是有用便饶你一条狗命,若是敢欺瞒老夫必死无疑,不但要将你撕成碎片,还要生噬了你的魂魄。”这时“王晋”已经来到成易身前,看着他恶狠狠地说道。

    “是是,晚辈一定知无不言,只求前辈饶我一命。据晚辈所知,毒王山之所以被破,就是因为潜藏有那几家宗门的内奸,而那名内奸便是……”正说到紧要处,成易忽然激发了手中一枚金色的符箓,直奔“王晋”而去。

    此刻“王晋”正在仔细聆听,尽管是数千年前的公案,却是他心中一直挥之不去的阴影,听到紧要之处,却不防成易突施冷箭,一道金光闪烁的剑芒急速向他飞来,速度快到了极致。而他所站立的位置又离成易过近,根本没想到此人早就暗藏杀招,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

    一道金芒瞬间隐入“王晋”的身躯,又消失得无影无踪。成易惊喜交加地看着,只等眼前这人被他诛杀,这道金芒的威力非凡,是门内的一位剑术大师封印的一道剑符,莫说这名只剩魂魄的金丹修士,便是在他全盛之时也有机会将其灭杀。

    而“王晋”的脸上却露出不敢置信之色。随即又变得暴怒异常,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忽然间整个身躯猛然炸开,血肉顿时四处飞溅,如同大片红色的血雨散落在墓室各处,随即激烈争斗的厅中重新又变得寂静无声。

    “哈哈……老东西,毒王山余孽!真以为我都天门弟子如此好欺不成。既然凭借鬼身在此躲避数千年,就应该继续躲在这里做你的鬼好了。却还成日想着修真界的事情,妄想着有朝一日重建毒王山,痴心妄想,简直可笑。”

    成易突然仰天大笑,即为大敌终被斩杀,也为自己亲手灭杀一名金丹修士的亡魂。这种感觉令他畅快无比,刚才被此人逼迫的种种狼狈和屈辱,顿时一扫而空。

    谁知未等他笑出几声,那个嘶哑的声音再次响起:“区区一枚剑符而已。竟想将老夫灭杀,也只有你们都天门的弟子才会如此狂妄。不过一具肉身罢了,既然被你毁了,那就只好借你的肉身一用。”

    说话间,一道淡淡的身影不知从何处出现,眨眼之间就来到了成易身前,刚才凶猛无比的剑符。几乎是瞬间就将他新占的肉身毁去,却不知他是如何逃过了剑符的肆虐。

    “不可能!剑符都灭杀不了你,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想要谋夺我的肉身,绝无可能,我宁死都不会让你得逞。”忽然间成易浑身变得血红,隐隐散发出红光。不知他又在施展何种秘术。

    墓室里忽然诡异的安静下来,只余成易一人,孤零零地站在大厅当中。此刻他脸上的表情极度扭曲,仿佛正在经受着某种巨大的苦痛,脸上的肌肉都被夸张地挤成了各种模样,从外表已经看不出此人原本的容貌。

    就在此刻,成易的识海中正在进行一场激烈的争斗。场面只怕不亚于刚才在墓室之中,只是他们拼死相争的地点和形式转换了而已,凶险程度却只增不减。一方是历经数千年的奇异凶魂,另一方却是正在以死相搏的大宗门弟子,可以想见,这场殊死之争将会何等的惨烈。

    这场数度变幻的争斗,方言却一点都不知情,此刻正在通道之中亡命逃窜。好容易解决了傀儡兽,让他看到了一线生机,而此时墓室中的争斗又根本不是他可以插手的,趁着那两人无暇顾及,还不赶紧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至于锦盒之中那几枚玉简,里面是否真有锻灵之法,方言也早已抛在了脑后,在两名高深莫测的修士手中虎口夺食,和找死差不太多。他现在所想的就是尽快逃离此处,保住小命要紧,寻找秘术辅助筑基只能以后再说。

    可是就在方言亡命向外逃窜之时,墓室中的争斗却很快有了结果,只见成易的头颅突然炸开,瞬间变成碎末,然后一具无头的尸身砰然落下,紧接着就传来一阵气急败坏的骂声。

    “贼子可恨,都天门没一个好东西,自诩什么正道大派,却勾结魔道弄出这等丧心病狂的秘术,什么狗屁正道,纯粹就是一个魔门。元神自爆,怎会有这等恶毒的秘术,真是气煞老夫!”王家老祖的魂身再次显现,看样子成易的肉身非但没有夺得,反而让他受创颇深。

    不过在他痛骂都天门勾结魔道之时,他可能忘了自己借用魂身活下来的秘术,同样来得不干不净。刚才在成易识海中的争斗,显然是他大占上风,这数千年他就是以魂身存在,在修士识海中对付他人的魂魄,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再加上修为他又高出成易一大截,这让成易又如何能够抵挡。

    可这成易倒也硬气,即便身死也不让他得逞,拼着自己身死魂灭也要反咬他一口,就在他刚刚进入成易识海不久,便开启了元神自爆秘术,险些拉着他一起陪葬。尽管他侥幸逃脱,神魂却也受创不轻,恐怕要重新恢复不知要等到何时,只是到那时他这具魂身是否还存在,都还得两说。

    只有继续夺舍,才是他唯一的出路,借用他人的肉身离开此地之后,再去寻找修复神魂的丹药和方法。而此地依然还活着的修士只余下方言,正在亡命地向外逃窜,若是被方言逃走,可能他以后再无机会,想到这里,他只得拖着受创的神魂追了过去。

    在修真界,高阶修士肉身毁灭之后,只要元神依然完好,就可以伺机夺取其他修士的肉身,吞噬其原本的魂魄,将对方的身体据为己有,这便是夺舍之法,是高阶修士借身还魂的秘术。

    不过选择夺舍,通常都是修士的无奈之举,因为修士身死之后,通过剥夺他人生机元气来让自身得以延续的做法,本来就与天道相悖,同时这样做又会牵动天地间无数隐晦气机,所以自古以来夺舍重生的修士,无不是逆境重重,很难再有作为。

    王家老祖并非不知,数千年前他不惜动摇家族根本,在这处空间里布下惊天大阵,本来是想借助阵法之力放手一搏,让自己的修为大进。可惜谋算不成,反倒是让肉身不稳,无奈之下只得用秘法保住神魂,竟然数千年不灭,远远超过了他的寿元,让他几欲转入鬼修之道。

    不过他最后还是选择了夺舍,主要是出于无奈,这处空间保护了他数千年,却也禁锢了他如此长岁月,因为他发现没有肉身根本不可能离开。当初辛苦设下的大阵,现在却成为自缚的巨茧,这让他始料未及。

    此后的数千年,他又对大阵做了一些修改,目的是为了选择出一具适合自己的肉身,还故布迷阵,在此设下了圈套。可是这里过于隐蔽,数千年来都无人上钩,直到方言等人出现,而就在他不知选择谁人最合适时,王晋身上淌下的鲜血让他立刻做出了决断。

    这是他的后辈子孙,具有相同的血脉,夺舍之后与肉身最容易契合,因此他并未多作考虑就做出了选择。至于亲缘情感,早就在数千年前抛到九霄云外,否则他也不会布下这等损伤家族根本的大阵,谁知没过多久便被成易毁去。

    愤怒之下他只得对成易下手,却偷鸡不成反受重创,连夺舍的一丝可能都没有,不得已他只能再次盯上方言。其实方言最不被他看好,以他的见识早就看出了方言灵根低劣,即便夺舍成功,以后仙路也是千难万难,可他现在已经没有选择。

    而且这次之后,他就再也不能去夺舍他人,身死即是魂灭。可能是因为这种方法有违天和,修士用神魂夺舍他人的次数有一定限制,至多只能夺舍两次,此后再无可能,也不知是何原因。

    尽管他还有些委屈,对方言百般看不上,可方言又岂是任人宰割的鱼腩,这一点在他拼命追上方言,强行进入方言的识海之后才发现。这个看似修为低微灵根低劣的小修士,竟然是一块难啃的骨头,甚至与成易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对方言来说这却是无妄之灾,本来他都快要逃出通道,不久就能从这座石殿中逃离,谁知忽然背后一凉,紧接着识海中就出现异状,一道陌生的神魂侵入到了他的识海。

    方言顿时大惊失色,他根本没有看清这道神魂是如何闯入的,识海可是修士的根本,哪里容得他人随意侵占。而随后他又发现,这闯入进来的元神,并非是和他一起前来的那两人,除了那名诡异莫测的王家老祖,恐怕再无旁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