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三十六章 考验
    青衣老者却依然是一副和善的笑容,双手负在身后,笑着说道:“小友何必言不由衷,千辛万苦来到这里,就只是为了问老夫一句如何离开么?呵呵,小友莫非是不信任老夫,或是对老夫没有热情招待有什么意见?”

    “不敢不敢,前辈这话折煞晚辈了,晚辈几人来此确有所图,不过现在知道这里是由前辈掌管,又如何敢如此不敬。[燃^文^书库][]晚辈几人对前辈绝没有任何意见,只是心中有些不安,还请前辈体谅。”苏燕昭慌忙回答,脸上都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老夫说过,来者就是客,几位小友无须紧张,没有人敢在老夫这里放肆。实话告诉几位,老夫就是这座大殿的主人,非但如此,整个秘境都是由老夫掌管,从几位小友进入此地老夫便知道了,门外那些人也是一样。”青衣老者上前两步,一脸傲然地说道。

    随后他轻笑几声,仿佛自言自语般说道:“至于老夫的名字,连老夫自己都快要忘记了,这里已经有多少万年未曾有人来过。几位小友修为尚低,可能未曾听过分身之说,老夫其实就是一位飞升修士留下的分身,本体已经不在此界,永远的离开了。”

    “啊?”方言几人都是炼气期的修士,如何会知道分身,还有飞升这等传说中的事情,有限的一点见闻都是从故事中听来。现在眼前就有一位分身,还是一位飞升上界成为了仙人的修士分身,心中不免又惊又恐,还惨杂着一丝火热。

    这种情绪立刻被眼前这名老者轻易地捕捉到,只见他微笑着点点头,又开口说道:“老夫被留在此地,并非有什么特殊原因,而是在此间的一身所学,不想从此埋没。想当年,老夫从一个懵懂少年。修炼到白日飞升的地步,得到过此界的颇多机缘,怎能一走了之,不留下半分传承,那样做实在愧对此界的天地。”

    “修士生于天地间,托生于父母,抚养于至亲。问道于师尊,得道于万物生灵。若是对这方天地没有半分回馈,又如何能直面本心。故而老夫留下这具分身,以作对后辈的点化之用,方能求得圆满,不负平生所学。”

    一席话说完,犹如振聋发聩,听的方言心动不已,苏家兄妹都快呆住了,而眼前这名老者的形象。也在瞬间变得高大无比。这才是得道高人,心系天下苍生,比那些闭关自守的所谓高人,不知道境界高了多少倍。

    “前辈心怀高远,令我等晚辈仰慕不已,不知晚辈几人是否可堪造就,若是在前辈眼中实在不堪入目。也恳请前辈能传下一鳞半爪,好让晚辈得些安身立命的资本。晚辈所请,着实有些唐突,还请前辈恕罪。”

    苏燕昭立刻躬身施礼,如此大能当前,还明说了是为留下传承在此。傻子也知道这其中的意思。在场几人当然也不想放过这大好的机缘,跟在身后慌忙施礼,火热之情溢于言表。

    “呵呵,几位小友无需如此。几位也知法不轻传,有缘者得之,无缘者纵使落在身前亦是无用,想要得到老夫手中的传承。说起来不难。老夫没有门户之见,亦没有灵根资质这些苛刻条件,只留有一道考验,能够完成便说明有资格继承老夫的衣钵,若是不能老夫也只能对不住了。”

    “考验?”这么说来几人都有机会,立刻让方言眼前一亮,未等开口,却听见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急促的话音:“敢问前辈,到底是何考验,晚辈等人可不可以参与?”

    等到方言等人回头一看,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房间里不知何时进来十余人,个个修为高绝,领头的几名修士气息恐怖,恐怕是寻常难得一见的金丹老祖。此时他们一脸恭敬地站在方言几人身后,也自称晚辈,躬身向眼前这名老者问道。

    这些人便是那三大家族的高层,此时终于来到了大殿之中,通过苏家兄妹留在外面的阵法,从那道缺口轻松进入到殿内。正是他们进来时惊动了方言几人,谁知没过多久便寻到了这里,如何不让方言心惊肉跳。

    “呵呵,老夫说过,来的都是客,不论是谁,来到此地便是有缘,当然可以参与。只要能够通过,便可获得传承,即便没有通过考验也无需丧气,老夫也会有一份薄礼相送,诸位以为如何?”这名青衣老者依然笑容可掬,并未怪罪这些人突然闯入,或许他早已知晓。

    “小子,没看见我家老祖在此,你们几个还挡在身前作甚,还不立刻退下。”来人中忽然有一名修士对着方言几人大声喝道,在他们眼里,这三名炼气期修士与蝼蚁无异,竟然占住了最好的位置。

    “冷潇,不得无礼,没看见前辈在此,没有前辈发话谁也不得放肆。”站在前面的一位金丹修士回头喝道,同时冲那人使了个眼色。

    “是,老祖。”说话之人立刻会意,随即躬身退在后面。而这一切却未逃过青衣老者的感知,只见他眼底忽然划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转瞬即逝,其他人根本无法发现。

    这名金丹修士又回身向青衣老者说道:“晚辈管教不严,请前辈恕罪。敢问前辈,方才所说的考验,到底为何?”

    青衣老者呵呵笑道:“无妨,几位能够修成金丹也属不易,不过这道考验却并非是修为高就能完成,毕竟事关传承,否则老夫收一名元婴修士岂不更好。”

    闻听此言,眼前众人神态更加恭敬,这名青衣老者本就深不可测,现在又说出收元婴老祖为徒的话,把众人吓得大气都不敢出。而这名老者的修士如何,更加令人难以揣测,莫非是那号称陆地神仙的化神真君不成。

    见到众人这副模样,老者也不再卖关子,指着房间中的几根柱子说道:“诸位请看,这九根柱子便是一处阵法,当中一根柱子上面有盏油灯,在油灯下压着一枚金色符箓,若是有谁能够将这枚符箓取出,交到老夫手上便算完成了考验。”

    “最先完成者便可留下,接受老夫的传承,其余人也可以得到老夫的薄礼,由老夫亲自送其离开,而这处秘境也将就此关闭,任何人休想再进来。诸位莫要小看了这项考验,老夫也不多言,等到诸位进入其中便会自知。”

    说完,青衣老者闪身退到一旁,伸手示意众人可以开始了。

    此时无论是先来的方言三人,还是后到的三家修士,无不一脸狂热地盯着房间中的九根立柱,这可是飞升修士的传承考验,天底下最顶级的功法就在眼前。只要是修士,就无法拒绝这样的诱惑,青衣老者刚刚示意,立刻便有三人冲了上去。

    不过并非方言三人,他们是这里修为最低的三个,论身手如何比得过其他人,未等三人动身,便已经有几名筑基期修士不约而同地靠近他们,威压之下根本动弹不得。

    率先冲上去的就是三大家族的带队老祖,此刻尽管只有他们三人,却也个个不甘落后,直奔这九根立柱而去。不过让人觉得意外的是,这九根看似组成了玄妙阵法的立柱,并未对这三人造成任何麻烦,一路长驱直入,到了那根放置油灯的立柱下。

    到了这里,三名金丹修士脸色一喜,没想到这道考验如此轻松,让他们轻易地就过了第一关,看着顶上的油灯,几人眼中露出了强烈的贪婪之色。若是其他宝物,三家还可以坐下来商谈,好处均沾共享分润,可牵涉到顶阶传承,谁人又肯相让。

    几人随即争先恐后地纵身冲向那盏油灯,底下那三家的弟子也都全神贯注地看着自家老祖,此时谁的心中都各有想法,哪里还记得方言这三只小猫小狗。趁此机会,方言向苏家兄妹一使眼色,悄然向后退去。

    谁也没有注意到,这名一脸和善的青衣老者,此时脸上却露出了一抹残忍的笑容,与先前判若两人。只是众人的注意力全部都在三名金丹修士身上,没有谁留意到,这名所谓的飞升修士分身,身上隐隐有一丝魔息流转。

    不足十丈高的立柱,在金丹修士眼中不过几步之遥,顷刻间三人便同时到达立柱顶端,没有借助飞剑,凭空飞纵到上面。这只有金丹修士可以做到,真正的御风飞行,眨眼间就分立在这根柱子的周围。

    在他们的身形还未到时,三只各自用法力凝聚的灵气大手,早就分别从三个方向伸向那盏油灯。不过他们的目标并不是要夺得这盏油灯,而是压在底下的一枚金色符箓,三只灵气大手看似气势汹汹,可在即将接触到的一霎那又不约而同地停顿了一下。

    修炼到这个层次,没有一个不是人精,谁都不愿帮他人揭开盖子,让别人顺手将那枚金符取走。他们打的如意算盘都是,在其他人拿开灯盏的一瞬间,自己便一扑而下,夺取那枚金符,传承也就落入自家囊中。

    可惜三人都是老艰巨滑之辈,谁也不肯轻易上当,就在这非常短暂的停顿之间,一只活灵活现的红色火鸟,忽然从江家老祖的口中飞出。这是他炼化的灵火,与寻常寻常修士操控的灵火不同,这只火鸟灵性十足,甚至超过高阶妖兽。

    红色火鸟甫一现身,立刻将那座油灯和底下的金符团团裹住,然后江家老祖的灵气大手一探而入,另外两只大手却被阻挡在外,身旁两名金丹修士眼睁睁地看着那只大手将金符抓在手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