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二十六章 苏家兄妹

第三百二十六章 苏家兄妹

作品:仙途凡路 作者:雁过随风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方言连忙压抑住内心的一丝慌‘乱’,一脸正‘色’地说道“在下虽然囊中羞涩,身上也有几样自认为不错的东西,只要二位道友肯出手相助,需要什么敬请明言,若是在下拿得出来,必定双手奉上。。 更新好快。 ”

    “灵‘药’,方道友身上必定有不少灵‘药’,都拿出来让我们兄妹看看,若是满意绝无问题。”那‘女’修一脸狡黠地说道。

    此言一出,让方言刚刚平息的心情再次一颤,这名‘女’修怎么会知道自己储物袋中有不少灵‘药’,就连紫瞳兽也没有这个本事,难道又遇上了罗晨那样的魔修,一眼便可以看穿他人的底细,那也太倒霉了。

    “小妹,不得无礼!”那名男修连忙走过来,对着方言说道“舍妹刚才是玩笑话,方道友切莫当真,都怪在下管教不严,还请道友恕罪。我兄妹二人不是不可以帮忙,而是最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怕是腾不出手来,请方道友见谅。”

    “重要的事情,莫非二位道友又发现了什么好东西,或是新研究出来什么威力强大的阵法,可否与在下说说,让在下也开开眼。”何掌柜一听来了‘精’神,凑过来问道。

    方言此时才稳住心神,被这‘女’修唬得不轻,也是他自己心里有鬼,一身的秘密不说,还有那些来路不正或是不敢‘露’光的宝物,压在身上让方言分外敏感。只可惜飞舟还是修不成,不过这几人谈话好像也没有避讳他的意思,方言就站在原地听个热闹。

    “前几日在下偶然得到一枚残破‘玉’简,‘花’了数日功夫也没有解开,可在下觉得这枚‘玉’简里面必定大有玄机,若是能够破解出来说不定会是一场机缘。可是这枚‘玉’简被一种玄妙的禁制封印,其他的倒好办,其中几种符文在下从未见过,而要解开禁制必须先认出这几种符文,否则一个不慎,就有可能将这枚‘玉’简毁去。”

    “何掌柜‘精’通炼器,也要经常刻画符文,想必对符文的造诣远超在下,故而冒昧登‘门’求教,若是这‘玉’简真如我兄妹猜测的那样,少不得何掌柜的一份好处。”这名男修说完,取出了一枚土黄‘色’的‘玉’简,看上去年代久远,是一枚古‘玉’简。

    “哦,还有道友未曾见过的符文,这倒是让在下颇感兴趣,不过在符文上在下也是略通一二,谈不上什么造诣。若是与炼器相关的,说不定还多认识几个,若是完全与此无关,在下就无能为力了。”

    接过‘玉’简,何生元贴在脑‘门’上看了半天,苏家兄妹略显焦急地望着他,而方言则静静地坐在一旁,不知在想着什么。其实他对这枚‘玉’简也颇感兴趣,而且又牵涉到了符文,正好挠到了他的痒处,只是不知怎样才能借来一观。

    足有一顿饭的功夫,何生元才将‘玉’简拿开,一脸沉‘吟’地说道“是一枚古‘玉’简无疑,里面的禁制在下完全看不懂,连道友所说的那几个符文,在下也从未见过。不过道友的猜测不无道理,这枚‘玉’简绝不简单,看起来像是某种传承,若是能够破解的话,只怕真是一桩机缘也说不定。”

    “连何掌柜都没有办法,就算是机缘又有何用,还不是放在手上日日挂心,依我看兄长不如将它转卖了的好,换取一些丹‘药’灵石修炼才是正经。这几日都被这枚‘玉’简‘弄’的茶饭不思,再这样下去就要魔怔了,哪里是什么机缘。”

    一旁的‘女’修忽然怒道,看起来这兄妹二人在家里也没少为此事争执,而这个做兄长的却舍不得放手,才闹到了这里,请何生元为他们开解。

    “这如何使得,何掌柜都说了这枚‘玉’简不简单,就此放弃的话太可惜了,再说为了这枚‘玉’简,为兄可是‘花’费了不小的代价,即便现在转让出去,又有谁舍得‘花’这样的代价。”这名男修虽然极为不舍,可语气中也没有了先前的坚决,也不知是被这枚‘玉’简实在‘弄’得烦心,还是他们遇上了什么难处。

    “两位道友莫要这般看着在下,在下的这间小店本小利薄,只是靠维修法器勉强度日罢了,哪里吃的下这么高阶的物品,再说店里的东西都摆在这里,两位道友看看哪一样值当,在下立马就可以取出来‘交’换。”何生元连忙说道,他一个赚取灵石的生意人,‘花’高价买下这枚不知价值的‘玉’简,算怎么一回事。

    “何掌柜,我们兄妹今天来是请你掌掌眼,又不是要强买强卖,何掌柜这样说也太不给面子了。”那‘女’修见何生元忙着撇清自己,也有些生气,抢白了他几句。

    说不定这兄妹二人就是想着来这里售卖‘玉’简,无奈这何生元太过滑头,价钱都没开始谈就把话头给掐死了,压根就不接招,而这也恰好为方言提供了一个机会。虽然他也不一定吃的下来,不过他还有其他的用意,他不是还有一艘待修的飞舟么。

    “苏道友,这样如何,在下略通符文,这枚‘玉’简在下尝试着解开,而二位道友帮助在下修复这艘飞舟,然后我等两不相欠。不知二位意下如何?”方言立刻不失时机地‘插’话,然后看着苏家兄妹。

    “方道友认得符文?这倒是出乎在下的意料,道友可否略作证明,若是道友果然能够解出这几个符文,在下可以立即出手为道友修复这件飞舟。说实话,这件飞舟上的阵法禁制虽然生僻,却都在我兄妹二人的学识之内,莫说将其修复,就是为这件飞舟添加些强力禁制,让它的威力增强少许也不在话下。”

    这男修闻言一喜,看来他还是不愿就此放手,恐怕即使这何生元愿意收购,他也有些不舍,现在方言这样说,立刻就让他萌生了一线希望,拍着‘胸’脯说道。

    “方道友可莫要虚言相欺,在下和兄长也找过几位道友,可他们都一无所知,而且道友好像是一名灵植修士,又如何会认得符文?”这名‘女’修跟着说道,竟然立刻就点出了方言的灵植师身份,看来她先前说的灵‘药’之事,倒并非空‘穴’来风。

    “这位道友何以知道在下是灵植修士?”方言实在忍不住,貌似自己并未流‘露’出半点灵植师的模样。

    “咯咯,道友的脸上白静,手上却很粗糙;身上收拾得很干净,靴子上却沾染了些许泥土;还有道友来这里修飞舟,说明是一位外来修士,能够在这仙城中住下来,不是去修筑城墙便是去做灵植,而方道友哪点像修过城墙的模样,是以道友的身份并不难猜,不知在下是否说对了?”

    原来如此,这样说倒是让方言放下心来,只要不是像罗晨那般的修士便好,否则自己的那点事情屡屡被人看破,而且还是炼气期的修士,若是不小心遇上高阶修士,那又将如何。不过这名‘女’修心细如发,又是阵法师,倒是让方言对这件飞舟的修复颇为期待。

    “苏道友只知在下是位灵植修士,可知道在下也曾修习过制符术,而且对符文也有过一点钻研,若是碰巧遇上在下认识的符文,说不定还能起些作用。这是在下亲手制作的符箓,请几位道友指教。”说完方言便取出自己制作的几枚符箓,‘交’给几人。

    “如此说来,方道友真是一位制符师,失敬失敬。这些符文就请方道友代为破解,在下承诺,若是方道友真能将这几个符文破解开,在下一定会将那件飞舟妥善修复,并在其上添加强力阵法,让它变得更加强大。”看了一会儿方言递给他的符箓,这名男修立刻一脸兴奋地说道。

    接过那枚‘玉’简,方言立刻全神贯注的看起来。这枚‘玉’简果然如这几人所言,里面被重重禁制包裹住,看上去犹如一团‘乱’麻,不过这些并不是要方言来对付的,‘交’给他的是那几个浮在禁制上的明亮符文,看上去像是这片禁制的一把钥匙,若是不能将其破解,底下的禁制便无从入手。

    也不知当初制作这枚‘玉’简的修士是怎么想的,将这些符文禁制全部‘弄’在一块,这两种东西看似有些联系,其实相去甚远,到现在更是分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职业,制符师和阵法师,修炼其中任何一种都颇为艰难,难道这‘玉’简的主人还是两系同修。

    方言没这个闲心去替古人‘操’心,他现在的‘精’力全部放在了这几个符文上。总共四个符文,他只认识其中一个,鸟迹纹,是一种中级符文,非常生僻,没见过哪种符箓会使用这种符文,若非方言对符文十分偏好,‘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研读,连这个符文他都会认不出来,何况那些只知描绘画符的制符师。

    其余三个方言并不认识,可这四枚符文簇拥在一起,似方似圆,组成了开启‘玉’简的第一道‘门’,想来应该都是中级符文,只可惜他手上的那枚符文‘玉’简没有显‘露’太多,否则还能再认识一两个也说不定。

    看来他也无能为力,刚才说下的话就是大话,这种上古‘玉’简中的禁制,可不是这么好破解的。方言不由的有些羞惭,本以为自己已经将符文‘玉’简破解了三处,这枚古‘玉’简当中不会有太难解的符文,谁知四个符文连一半都没有认出来,这符文之术果然博大‘精’深,自己依然还是那只井底之蛙。

    “在下惭愧,四个符文只认得其中一个,想来对道友也用处不大,先前所言在下收回。这件飞舟道友若是以后有暇,在下再来求助,至于报酬再另行商谈如何?”方言一脸赫然,嗫嚅着说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