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一十九章 魔种
    魔修果然不能以常理论之,方言怎么也没有料到,这罗晨竟然还有这么一手,强行将无影魔剑催动起来。.xshuotxt,访问:. 。 而这种以身合剑之术,通常都是剑法高深之人才能做到,方言也只是听闻过,谁知竟然在这名炼气期的魔修身上看到,实在难以置信。

    几乎看不见身形的细长剑身,像一支离铉之箭高速向方言飞来,带起一道尖锐的啸声。而此时的方言,经过与这名魔修浴血恶战,除了咬牙‘挺’着没有跌倒在地,也已经到了油尽灯枯之时,法力神识自不必说,体力也将完全耗尽,面对突如其来的致命一击,连像样的反应都很难做出来。

    就算方言在全盛时期,这种以身合剑之术也会对他构成巨大威胁,本身这柄魔剑来去无踪,身形诡异,速度又奇快无比,防御起来极难。现在此人用神魂替代神识来掌控魔剑,其中的‘精’妙之处更是无迹可寻,快到极致的同时,恐怕还会更加灵动,即使是对上灵器都有一拼之力。

    不过这样的以身合剑之术终究是取巧,对付一些剑道高手根本不够看,可是对付现在这般状态的方言,却是绰绰有余。这罗晨此刻已经‘露’出了残忍的微笑,恶斗到现在,终于要将这名难缠的修士斩于剑下,尽管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可是一切都是值得的。

    “噗”的一声,剑光过处,喷‘射’出一道血‘花’,不过令人惊奇的是,地面却没有一滴落下,而方言和那柄行踪隐没的魔剑一起,突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不仔细看的话,根本不可能发现,在黑暗的地面上有一颗微微发出蓝‘色’光芒的珠子,躺在黑‘色’的尘土之中。

    方言再次故技重施,就在被扎入身体的一刹那,将这柄魔剑和这魔修的神魂一起,带入到蓝珠空间之中。若非方言已经被‘逼’上了绝路,绝不会在众人面前显示蓝‘色’宝珠的存在,尽管他们一时难以反应过来,可以后是否回想起来就很难说,自己母亲和青鸾倒是不用担心,可其他人呢,方言实在没底。

    只是现在哪顾得这许多,生死面前方言只能这样做。而罗晨此刻恍若无知,刚才一剑好像并未将方言当场击杀,虽然有些可惜,不过这样更合他的心思,若是时间允许,他都想将方言杀上一百剑一千剑,否则难消心头之恨。

    无影魔剑将方言刺了个对穿,从肩胛处刺入至背后穿出,旋即在半空一个回转,再次对向方言。整个过程流畅无比,数剑下去也不过在须臾之间,结果方言的‘性’命已经毫无悬念,罗晨满心快意,准备开始享受着击杀强敌的过程,这样的机会可是不多。

    谁知他正要再次冲向方言之时,却明显感觉到一丝无力,忽然间无影魔剑像是落入了泥沼,再无先前那样的灵动迅捷,立刻让他感觉到哪里不对劲。随即他便感应到,外围包裹着这柄魔剑的,竟然是浓郁到快要滴出水来的灵气。

    在这遍地魔气的地方,如何来的这么浓郁的灵气,罗晨努力动用残存的一点神识,这才发现他不知何时来到了一处完全陌生的空间内,一处十分微小却有山有水的奇异之地,整个不过十余亩大小,比那种超大型储物袋也大不了多少。

    最令人惊异的是,这里竟然还有灵田,遍布空间的珍稀之物简直要晃‘花’了他的眼睛,若非不远处还有那个该死的方言站着,他几乎要认为自己获得了一场天大的机缘。可是这里越是灵物繁多,就越是让他恐惧不已,眼前这个底牌众多,手段诡异的修士,终于让他开始慌‘乱’起来。

    可惜为时已晚,进入了这处空间哪还由得这魔修放肆,这里的灵气方言完全掌控自如,而且他自己的身形亦可以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随意游走,只需一个念头便可以立即到达任何地方,这就是被炼化以后的好处。

    此时已然形同瓮中捉鳖,罗晨竟然连移动无影魔剑都做不动,四周都被浓稠的灵气包裹,令这件魔器动弹不得。罗晨终于知道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不过他仍然不肯认输,反正都免不了一死,不如强行从剑身中冲出,若是能够吞噬方言的神魂,成功夺舍方言的‘肉’身,这一切不就是自己的。

    到了这般境地还有什么好犹豫的,罗晨立刻将神魂从剑身中飞出,这些灵气只能将魔器困住,却无法困住他的神魂,拼尽最后一点魂力,也要冲向方言。

    进入空间之后,方言一直站在青石上,调动所有灵气对付这柄魔剑,等到此人从剑身之中离体而出,方言这才松了一口气。本来他还有些舍不得将这柄无影魔剑就此毁去,可是这罗晨躲在里面,想要将其灭杀却又不得不如此,孰料这人好死不死的竟然自己出来,想要做什么方言自然‘洞’若观火。

    对付这种离体而出的神魂,当然是使用魂牌最方便,效果又好又不会‘浪’费,既然他自己要送上‘门’来,方言自然是欣然收下。此时魂牌已经在方言的头顶,罗晨的神魂刚刚靠近便微微一颤,紧接着一道道光晕伸展过去,将其慢慢拖扯进去。

    “又是一个用秘术修成元神的家伙,魔修功法中这种强大诡异之术何其多也,以前见到的这些只怕还是皮‘毛’吧。”方言着实有些感慨,又一个魔修栽在自己手上,可其中的凶险现在都令他后怕不已,若非此人太过自大独自前来,再有一两个这么厉害的魔修,结果如何难以想象。

    那罗晨此刻后悔不迭,没想到这块看似毫不起眼的魂器‘玉’牌,竟然还有收取魂魄的效用,而且还这般强大,到了此时他已经回天无力,怎么也难以挣脱光晕的缠绕,若是被这面‘玉’牌吸入,后果将凶多吉少。

    此刻他也顾不得颜面,大声地向方言求饶“方道友,有话好说,我等同为魔修何必刀兵相向,这件事是在下有错在先,只要道友放我一条生路,必定将全身宝物献出。另外在下还知道不少绝密之事,对道友在这片魔域之中大有帮助,只要道友放过在下,一定知无不言,道友快快住手,一切都是误会啊。”

    方言冷笑一声,这种人的话如何能信,而且自己拥有空间的事情都被他知道了,即使拿出天大的好处也不可能放过。方言随即就打出一道手诀,快速催动魂牌,将此人的神魂越收越紧,飞快地拉入魂牌之中。

    “啊,小贼,你真要斩尽杀绝。我恨啊,当初就应该将尔等全部拿下,否则哪会有今日之祸,你等着,我师尊是不会放过你的,他一定会为我报仇。啊……”

    这罗晨一边嚎叫着,一边被急速拉进魂牌之中,慢慢地声音才逐渐消失。忽然间,从魂牌中竟然飞出一道模糊的身影,极力挣脱金‘色’光晕的束缚,来到了半空之中,吓得方言几乎魂飞魄散,当场跌坐在地上。

    这道模糊的身影看不清相貌,看身形与罗晨完全不同,能够在魂牌的束缚下强行飞到这里,神魂的强大自不必说,而且他又是如何进入的空间,方言一无所知。

    “小子,就是你灭杀了我的徒儿,毁去了我的魔种,你给我等着,跑到天边我也会找到你!”这道人影只来得及丢下一句狠话,随后身形就慢慢变的模糊不清,再也无力抵挡魂牌发出的光晕,被强行吸入其中。

    突如其来的变故时间很短,来得突兀,走得匆匆,方言都有些反应不过来。这道人影的身份很清楚,刚才他口中所言方言听得很真切,这罗晨是他的徒弟,那他就是罗晨整日挂在嘴边的那位魔修师傅,现在可能已经是归云山的山主。无意中得罪了这么一个厉害角‘色’,方言的确有些不安,可他并不后悔,这等魔修着实该杀。

    可是这道人影又是从何而来,难道是早就藏在罗晨的神魂之中,看起来连罗晨都没有半点察觉。而这道人影直到罗晨的神魂被灭之后才出来,说明根本不是在保护他,而是在监视他,或是要伺机夺舍,反正这人对自己的徒弟没安什么好心。

    这种深藏他人神魂之中的人影,可能就是魔道中常说的分魂,据说一些魔‘门’的高阶修士,可以用秘术将自己的一部分神魂分裂出来,用于做其他事情,而自己的主魂却不受任何影响,相当于凭空又造了个自己,非常神奇。

    不过魔‘门’这一类诡异的秘术多如牛‘毛’,方言对此也知之甚少,都是纸上得来,今日才见识了一个真正的分魂。

    魔种之说更是令他心有余悸,看来这对师徒之间的关系,远没有看上去的那么简单,就连这罗晨也不知道,他早就是被他那名尊敬的师父暗中做下了手脚,也许就是诸如对付人宠一类的手段,可笑这罗晨却不自知,还四处打着他那黑心师傅的幌子。

    对魔修方言更加没有任何好感,这些人做事全无顾忌,幸好自己生在南越,即使有大劫也比在那西州要好。不过对这人所说的方言也不敢掉以轻心,魂牌以后决不可轻动,这人要做手脚的话,魂牌定是首当其冲,其他的东西可能‘性’不大,但是出去之后也要细细检查一遍。

    而魂牌此时却显得有些兴奋,在半空中不住地颤动,看来这道高阶修士的分魂令它十分满意,只有这种时候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令方言颇为无语。

    随后方言将魂牌收起,披上隐身斗篷,隐住身形来到外面,瞒得一时算一时,尽量不被其他人看破,等下问起来随便找个借口就是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