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八十四章 强求
    烈阳城早就拥挤不堪,到处都是无家可归的修士和凡人,大街小巷中随处可见胡‘乱’搭建的帐篷和板房,仓皇逃入城中的修士,大部分都成了城中的护卫,也有不少早先就进入城中的,因为不愿加入,就在城里随便找个活计,借以谋生。.xshuotxt。更多访问:. 。

    原本修士看不上,以前都是凡人才会做的事情,现在却被人抢着干,只要能有几块微薄的灵石,每件事都有修士愿意去做,只求能够生存下来。大量的凡人失去了谋生的‘门’路,而这些修士的境况也好不哪去,方言有次去商铺时乘坐一辆兽车,竟然发现车夫是一名修士,修为更是有炼气五层。

    修士的处境可想而知,烈阳城的‘混’‘乱’也快到了极限,可能不用等待大劫到来,仙城就会发生大‘乱’。而众多仙城的居民,有些甚至都在期盼着大劫早日降临,免得每日在‘混’‘乱’中苦苦煎熬。

    城中局势已然如此,方言所居住的北区也不可能不被‘波’及,有‘门’路的自然不会和常人一样‘露’宿街头,在城中‘混’个危险不大的差事,然后得到一份稳定的收入和居所,想在城里‘混’日子,这是最好的办法。

    而像方言一样‘混’入灵植阁,成为下属的灵植弟子,就成了许多人的首选。尽管城中灵植弟子早就饱和,几乎每块灵田都有人在打理,可还是有不少人‘混’了进来,或是堂而皇之的从其他人手上接管一小块灵田,或是像青鸾一样作为家眷仆从,总之他们都有办法进来。

    灵田里以前空置的小屋,现在都住满了人,连方言所在的如此偏僻之处,现在也变得热闹起来,不时可以看见不远处有人走动。而且还有很多人学着方言的样,也在湖边盖起了一座座窝棚,让方言从此不再寂寞。

    从方林两家带出来的五名弟子,此时也是苦不堪言,住处已然不胜其扰,‘门’外全都住满了人,想要出‘门’都很难。而且他们也不太敢外出,只要走到‘门’口,迎来就的是一双双贪婪的眼睛,令他们心惊胆战。

    炼器铺的活计早就丢了,实际上他们都没活干了,若非有方言的接济,连住在里面都不可能。不过房租大幅上涨,每月要一千五百块灵石,是先前的数倍,让方言‘肉’疼不已,一度考虑把他们接进自己的住处,后来还是有些顾虑,没有这样做。

    形势每天都在变化,可他的修为却迟迟不见增长,大把的灵石砸在修炼上,几乎看不到什么动静,令方言心忧如焚。修炼的环境也变得更糟,周围住的人越来越多,躲在这里的人根本无心修炼,每天不是喝酒玩乐,就是‘交’朋结友,没一刻安生。

    若非自己惦记着筑基之事,恐怕也是和他们一样,在这里修炼的代价太高,不说丹‘药’价格不菲,是以前的数倍不止,就连每一块灵石也要‘精’打细算,留作以后最困难的时候使用。而方言竟在此时玩命修炼,可能在他们眼里,不是傻子就是疯子,要不就是灵石多得没处‘花’了。

    可方言决定做一件更疯狂的事情,那就是强行筑基,他已经急不可耐,再不筑基可能连机会都没了。周围的人越来越多,每天都可以看到新面孔,这处湖泊的灵气再浓郁也是有限,待到人再多一些,可能这里的灵气浓度都会跟着下降,那时再要筑基只怕难上加难。

    等大劫一起,方言更无可能,他对自己能够熬到那一天,修为达到可以筑基的要求并没有太大信心,索‘性’冒险试上一试,现在可能是他最后的机会。

    悄悄知会了林氏二人,方言当晚就开始做起了准备,首先便是布下阵法,除了仙城本身布在此地的一些基本阵法,方言又增加了一套防御法阵和聚灵法阵。除此以外,还需要准备大量的中阶灵石,以备不时之需。

    辅助丹‘药’也必不可少,虽然他已经储存了一些,可反正他也要外出一趟,干脆再到坊市里收罗一下,看看会不会遇上什么有用的东西。连夜布下阵法,方言第二日便匆匆来到坊市,四处寻找需要的物品,可惜这种高端的物品,并不是随便就能在外面买到的。

    灵石却是获得了不少,方言身上有不少值钱的东西,除了一些不敢见光的物品,其他的多少卖了一些,换回了数百块中品灵石,加上自己身上备下的,启动阵法所需的灵石基本上够了。

    回到住处,方言立刻启动了阵法,“嗡”的一声,一道光幕冲天而起,四周却立即传来了隐约可闻的骂声,也不知道哪个败家子,现在还有闲钱开阵法,以后有他哭的时候。方言听了也有些赫然,只能由着他们编排,反正他拿定了主意强行冲击筑基期,谁劝也没有用。

    随后方言就在阵中盘坐下来,位置正是聚灵阵的阵眼,刚一坐下就感觉到阵阵灵气向他涌来。这里本就是灵气浓郁之地,聚灵阵甫一开启,附近的灵气便向这边蜂拥而来,很快就形成了一股灵气流,不停地在方言周围旋转。

    现在还远未到可以尝试的时候,毕竟这里只是灵田所在,并非城中灵气最浓郁的地方,若是方言够资格,到那处夏氏兄弟说的地方租下一间密室,恐怕灵气会比这里浓郁的多,可惜他根本没有这样的机会。

    方言只得耐心地运转法力,一遍遍地将周身的灵力送入丹田,只是很快这些灵力就从丹田里逸散而出,根本没有留下多少,顶多是微不可察的一丝,这正是困扰方言的地方,任他用尽手段,却很难将其转化成自身的修为,辛苦炼化的灵力又重新回归到外界。

    经脉中亦是如此,只见灵力流过,却很难将外界的灵气炼化,两股灵力泾渭分明,怎么做都融合不到一起,仿佛是两种不同属‘性’的灵物。方言十分不解,要说瓶颈也应该是在冲关时壁障十分强大,很难被自己冲破,可怎么连灵气炼化也这么难。

    其实这才是困住大多数修士,让他们此生都不得寸进的关键所在,原因就是此刻方言体内的灵力过于驳杂,想要继续吸收炼化灵气,必须先将丹田和经脉中的灵力炼化的更为纯净,要有个长时间的祛杂过程,还要将灵力的浓度增加,将灵力团压缩得更加紧密,否则丹田内送入再多的灵力也是枉然。

    而这一步要做到也并不容易,尤其是像方言这样灵根驳杂的修士,本身不同属‘性’的灵力融合就是个麻烦事,还要让它们相互平衡不起冲突,又要将‘混’入的杂质驱除体外,这些事情均非一日之功,方言进阶的过于急切,现在的状况有些剪不断理还‘乱’。

    很多修士就是陷入这种困境中无法自拔,时间长了就会进退不得,时间越长危害越甚,因为这些杂‘乱’不堪的灵力结合得更为紧密,想要清除都不是件容易的事。除非置修为于不顾,散去自身的大部分灵力,重新再炼化一遍,可对于大部分修士而言又怎么可能,好不容易修炼上来的修为,一夜间散去大半,能否修回来还得两说呢。

    方言又如何不知这其中的利害,若是在平时,打死他也不会做这种自损根基的事情,可是大劫如一块巨石般压在心上,各种压力都将他压得喘不过气来,如何在大劫中存活,身边的家人,还有种种他都不愿割舍的东西,让他实在找不到第二条路。

    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当初踏出了第一步,现在后悔也已经晚了,方言内心即便有几分苦涩,可已经却顾不上这么多,只能靠着筑基丹强大的‘药’力放手一搏,度过了就侥幸筑基,若是不能度过,修为下跌都算是轻的,本源受损根基尽废,甚至于生死考验,哪一样都是不可承受之重。

    他也看过不少这方面的‘玉’简,还仔细研读了慕云子和流云子二人给他的心得,按部就班的筑基最稳妥不过,也是绝大多数成功筑基者的选择,成功率也是最高的。像方言这样筑基成功的当然也有,少之又少,每出现一个都是奇迹,而方言博取的就是这个奇迹般的机会。

    任谁听说了他的想法,都会认为他是个疯子,方言自己也认为这个办法实在疯狂,可以说是日益严峻的局势,将他‘逼’上了这条绝路。这些事方言谁都没敢说,就连母亲和青鸾那里,他也没敢说实话,只说自己需要大量灵气增长修为,筑基之事提都没提。

    三天之后,阵眼处的灵气浓郁的快要滴出水来,方言依旧很难炼化太多灵气,却仍是拼命地将灵气引入体内,等到了一定的数量时,他就准备吞服筑基丹,借助丹‘药’的力量强行冲击,成与不成就在此一举。

    此刻在方言的住处周围,不时有人朝着他所在的地方指指点点,众人都不知道方言在做什么,只是感觉四周的灵气一直在向他这里汇集,一开始还没有过多关注,可一连三天了都这样,引得附近的住户非常疑‘惑’,都在议论纷纷。

    说得最多的还是方言的灵石,几乎人人都会感叹这是个有钱人,根本不把灵石当成一回事,可是他们又如何知道方言的苦楚,因为那些辛苦积攒下的中品灵石,几乎就要消耗一空,两处阵法日夜不停,尤其是这座聚灵大阵,简直就是吃灵石的祖宗。

    方言继续疯狂地运转功法,尽量把涌向周身的灵气吸入体内,能多吸入一丝都好,就能够增加一丝筑基的可能‘性’。灵力不断地从身上逸散而逃,又被方言顽强地吸入体内,拼尽最后一分力气。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