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八十一章 诱伏
    林氏则带着二人住在简陋的房子里,并不因为把方言赶出去而心怀内疚,也对方言甘之若饴的姿态大感佩服。。更多访问:. 。 除了青鸾,林氏二人在方言成为修士以后,少有时间和他在一起,凤儿更是十余年不曾见面,没想到方言道心如此坚定,难怪这些年的修为没有落下。

    灵植之事有青鸾基本足够,其他人也帮不上什么,不过对青鸾饲养的那些灵兽,二人却是大感兴趣,即使凤儿身在揽月宗,也没有机会获得一只满意的灵兽,而林氏更不必说,当年的那只白鹤到现在依然跟随。

    几人在这里倒也不觉得无聊,每天都在灵田里走走看看,跟着青鸾喂养那些灵兽,欢声笑语不断,日子过的简单快活,只有方言一个人在努力修炼。

    就在众人都在享受着难得的宁静时,方山向林氏传讯,说有重要情况向她报告。林氏匆匆出去了一趟,直到夜幕降临时才返回,一脸踯躅不定,仿佛有些犯难。

    叫上方言,四个人就在屋子里商量起来。据方山说,方苞最近总是有意无意地向他问起方言的事情,这两天更是明显,似乎有些急不可耐,这让方山立刻就上了心,虽然林氏也没有明说让他监视什么,可他知道方言之事连自己父亲都讳莫如深,他本是一名城外回归的弟子,又怎会关心起方言,还如此上心。

    或许是方山十分警觉,或是他受不了那些累活,急匆匆地就把这个消息拿来,向林氏请功,让她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她还是好言劝慰方山,让他死死盯着方苞的举动,已经‘露’出了一丝端倪,不可半途而废。

    回来的路上,林氏倒是想出了一个计策,与其坐等对方查清楚后,再从暗处出手,不过设个圈套将他们引出来,免的以后还要时时提防,不如现在就一了百了。

    “好主意,姑姑果然足智多谋,这叫引蛇出‘洞’,定叫他有来无回。干完这票我就回家,有何消息再告诉你们。”凤儿立即一脸兴奋,也不知她遇上这种事为何如此‘激’动,第一个报名参加。

    不过她参与此事也有好处,不论战力如何,至少亲身参与后,对算计方言之人有个直观的印象,而她从家中返回宗‘门’时,依然要先到烈阳城,从这里乘坐传送阵,正好从一旁查探,还可以两头带话。

    只是设伏的时间和地点,还有待商榷,几人围在一起,密谋了一夜,一如当年离火‘门’弟子谋算他时一般。第二天一早,几人又凑在一起,把昨晚上商量好的事情再次梳理了一遍,正要分头去各自准备。

    就在这时,屋外忽然传来说话声,将几人惊得冷汗直冒,果然白天不能说人,连这么偏僻难寻之地都来了访客。方言出‘门’一看,却是熟人,正是他在落霞岭上最要好的朋友,夏氏兄弟来了,哥俩简直是无处不在,方言到哪里都会遇上他们。

    “方师弟,大白天躲在家里,不会是想着‘弄’些好酒好菜,晚上好来招待我们兄弟吧?”

    “哼,他才没那么好心,在落霞岭上就会骗我们为他干活,指不定躲在家里算计着,晚上好出去害人呢。”这两兄弟一唱一和,却把方言吓得不轻,第一次合伙算计他人,竟然被这兄弟俩胡‘乱’说中了。

    方言赶忙定了定神,不敢再让他们胡说下去,扯住他们说道“原来是两位师兄来了,师弟避难到此,还没有来得及前去拜访,倒让二位师兄屈尊到此,实在是失礼,快快有请。”

    随后又故意大声向身后喊道“青鸾,是夏师兄他们来了,快些备下好酒好菜,中午好好喝一顿。”林氏几人在屋里立刻会意,纷纷走了出来,虽然她们从未见过夏氏兄弟,可看这架势也知道他们‘交’情匪浅。

    又有酒喝了,夏氏兄弟更无不满,见是方言的母亲和表妹来了,两人又赶紧施礼,一伙人就坐在一起闲聊。夏氏兄弟为人最是跳脱,凡事随缘随‘性’从无拘束,又心直口快,只要心‘性’相合倒是不难‘交’往。

    聚在一起,有这两人在自是热闹无比,一顿酒下来几乎快到黄昏,若非看到方言的家人在此,二人说不定又要赖在这里,喝个尽兴才肯罢休。

    酒终人散,方言开始细细思量一件事,据夏氏兄弟所言,烈阳城中也有专供修士筑基之所,就在这北区之内,一处灵气十分浓郁之地。不过想要得到在那里筑基的机会,也是十分不易,并非像方言这样谋个差事就行,而是要有大把的贡献。

    可方言初来乍到,一点贡献都无,以前离火‘门’的倒是不少,可惜全部打了水漂。如何‘弄’到足够的贡献,倒是把方言难住了,主要还是时间不等人,否则以方言历来的勤奋,‘混’个十年年未尝不可。

    “算了,远水解不了近渴,还是先把手边的大事办了。”方言一脸无奈,只得收起心思,转而考虑起设伏袭击之事,每一个细节都要反复推敲斟酌,这里是仙城,不仅要将来人一个不留尽数击杀,而且还不能留下明显的痕迹。

    过了两天,就在方言为林氏几人租下的小院附近,来了几名不速之客,一靠近小院‘门’口便鬼鬼祟祟,四下查看着附近的地形,又沿着四周转了几圈,不久便悄然离去。几人自以为做得隐蔽,却不料早被暗处的一双眼睛看得清清楚楚,随后就发出了一道传讯符。

    “他们果真来了,言儿,看来你的判断是对的,方家竟然出了这样的贼子,等回去后绝饶不了他。”林氏一脸气愤,恶狠狠地一拍桌案,咬着牙说道“晚上行动,好歹结果了这几个狗贼。”

    身旁几人亦是气愤难平,对方家竟然有此等败类恼怒不已。那天众人商量好以后,林氏就找到方山,让他有意无意地透漏给方苞一个消息,说是今夜有大事相商,方言亦会到来,这边刚刚出口,那边立刻就被人入耳,不是这方苞还有谁,而要做的这般老道,只怕少不了方元在其中幕后指挥。

    这方元一家在族中从没被亏待过,方元更是利用各种机会上下其手,捞取了不少好处。如今方家有难,他不说为方家分忧,反倒是想方设法针对族人,念念不忘旧时的‘私’怨,勾连外人来对付带着族人外出避难的方言,此等行径简直猪狗不如。

    此时众人再无顾虑,只等今晚之事后,就将矛头调转,对向方元,此等恶贼不除,谁还敢为族中效命,相信这次族长也护不住他,定要出了这口恶气。

    傍晚时分,一男二‘女’三名年轻修士,看似随意地走进一座院子,这处院子就是方言不久前租下,专‘门’用于安置族中弟子的所在,今天来是有要事相商,据说是要和众人商量一个长久之策,也好在大劫来临前,在这烈阳城扎下根来。

    五名方林两家的弟子悉数到齐,奇怪的是林氏却没有现身,而是由其子方言代她前来。对于方言这位享誉两族的天才子弟,见过他的不多,没听说过的却没有,前些年因为考取灵植师之事在族中名声大噪,由他前来亦无不可,是以众人也不敢多言。

    待到众人全部到齐,方言却没有像预想中那样,和他们说起以后在烈阳城的诸事,而是令他们全部进入一间小房子里,听见任何声响都不得出来,由方山负责守护几人。随后,方言便带着凤儿和青鸾,在外面不知忙些什么,过了一阵四下又变得安安静静。

    五名弟子不明就里,团团围坐在一起不知所措,方山也不肯说,几人就这样忐忑不安地相互看着,不敢‘乱’说‘乱’动。足有一个时辰,就听见院子里“嗡”的一声,一道光幕忽然升起,又在瞬间落下,几人哪还不知发生了大事,心都揪了起来。

    黑暗中,闯入院子的也是五个人,一袭黑衣,看不清面目,从几个方向悄悄潜入进来,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谁知片刻之后,等到五人全部进入院中,突然升起的光幕将他们一下惊呆,预感到大事不妙。

    “有埋伏,小贼‘奸’诈,快跑!”这人还不忘压低嗓子,一行人立刻做鸟兽状,向着院子外面一哄而散。

    原来方言他们竟在这种地方布下了阵法,在这样狭小的院落中,又是在城里,方言并没有合适的阵法,却是凤儿身上带来的,一套专‘门’的困阵。凤儿在揽月宗这些年没有虚度,再加上宗‘门’里修炼条件十分优越,只要肯学自有人教导,闲暇之余她便喜欢摆‘弄’阵法,十几年下来,一些初级的阵法之术倒是被她学了个七七。

    平常在宗‘门’,接取各种任务之后,不少弟子也喜欢邀请她参与,当然目的也是多种多样,少不了仰慕者的有心为之。不过最多的还是看重她在阵法上的造诣,修仙百艺中阵法一途最难入‘门’,修习之人少之又少,虽然凤儿也只是知道一些皮‘毛’,却也因此所获颇多,最重要的是对她修习阵法同样帮助很大。

    故而她身上经常会带着不少阵法,也喜欢钻研,常常痴‘迷’于此,与方言‘迷’恋符箓之术相仿佛。今天却正好派上了用场,在这处狭小的院子里,竟然悄悄布下了一道阵法,而且启动时还极为隐蔽,只有在院子近处才能发现,隔得远些都不会被惊动。

    只是这阵法的威力如何,方言并不清楚,不过接下来几人的惨叫声,应证了这道阵法果然不俗。慌‘乱’中五名黑衣人直奔院外,却不约而同地撞上了一道无形的高墙,看似空无一物的地方,却有着坚硬无比的东西阻挡,飞速撞上顿时惨叫连连。

    “和他们拼了。”困兽犹斗,几人到了现在,终于知道遇上了硬茬,可他们已经没有了退路,只有放手一搏。五人立刻又反身向内冲来,此时逃走已无可能,生死相争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