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凤儿
    就在方言没日没夜地加紧修炼时,一道传讯符却将他生生打断。-- 方言取出来一看,竟然是母亲林氏发来的,难道她也跟着父亲一起来了,方言非常高兴,当即就给母亲回了一道讯息,让她带人先在那处院子里住下,见面之事再等他通知。

    方言在传讯符中,还刻意要林氏不要告诉其他人,见面之时只需家人在场,族中之人一个都别惊动。以自己母亲的聪明,方言相信她自会帮他圆场,这种事情‘交’给她绝不会错。

    当天晚上,方言只是和青鸾打了声招呼,就独自前往,在离小院还有一两个街区时,方言就停了下来,特意在路边找了一家不起眼的小茶馆,然后才给林氏发出传讯,嘱咐她不要惊动其他人,和父亲二人前来即可。

    时间不长,方言所在的小间里,就传来敲‘门’声,等方言将‘门’打开,就看见‘门’口站着两名黑衣人,头上还戴着黑‘色’斗笠,可以隔绝神识查探。方言满心以为是父母前来,这般装束在城中也十分常见,很多散修都喜欢这样装扮,估计又是母亲的主意。

    二人走进小间,林氏就拿掉头上的斗笠,急忙问道“言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弄’得这般神秘?”

    “娘,是这样的,我和青鸾在来的路上……”说到这里,方言忽然说不下去了,一脸惊异地看着另外一名黑衣人,此时她已经拿掉了头上的斗笠,满是笑意地看着方言。

    “怎么了?小七,连我都认不出来了?”一个声音脆生生地说道,来人竟然不是自己的父亲,而是他朝思暮想之人,青梅竹马的儿时玩伴,甚至于为了她,方言还苦心孤诣地想要加入揽月宗,差点为此走火入魔,都是为了眼前这名‘女’子。

    看着眼前肤如凝脂、面目俏丽的‘女’子,方言心中突然五味杂陈,眉目间依稀可见旧时的影子,略显陌生的脸庞上仍是熟悉的笑意,弯弯的眉‘毛’,小巧的带着几分俏皮的鼻子,这不是凤儿还能有谁?

    “这……你,你怎么也来了?”方言快要语无伦次,凤儿出现的太过突然,他曾经无数次想要见上她一面,也幻想过见到她时,又该和她说些什么,这样的场景在他脑海中闪现过无数遍,可是真的见面了,他却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为娘也是被你的传讯‘弄’得糊涂了,脑子里都在想着你的事情,竟然忘了告诉你,凤儿也跟着我一起过来了。你舅舅求到了‘门’上,让我也带上两名林家子弟,没和你商量娘就答应下来了,正好凤儿回家,就顺路来看看你。”林氏连忙解释道,也不知她说的是真是假。

    不过又增加了两人,让方言压力陡增,这可是逃难,又不是出去游山玩水,每增加一个人都要增添不少麻烦,可是既然母亲答应了,方言只有硬着头皮应承下来。

    再说还有凤儿在此,总不能当着她的面拒绝,多少年未曾相见,如今打着送家族弟子的旗号和他见上一面,若是这样还被方言给拒绝了,以她的‘性’格只怕这辈子都不会放过方言,林家的‘女’人就没一个好惹的。

    “我和姑姑来,你好像不太高兴?还是遇到什么事情了,说来听听,看看什么事把你给难住了?”凤儿的脾气秉‘性’与林氏有些相似,说话直接,但多了些小‘女’儿态,缺少林氏的霸气。

    方言与她十余年未见,不过凤儿对他的态度却没有太多改变,见面之后还是和以往那般亲昵,再怎么说他们还是姑表亲。只是方言并不知道凤儿这些年在宗‘门’如何,想起自己惦记着的那点事,有心说上几句思念的话,可一想起大劫之事,心思又冷了几分。

    斟酌了一会儿,方言才将路上遇袭的事情说了一遍,连同自己的一些猜测也没有隐瞒,这两人都是他最亲近之人,心中是如何想的,全部说了出来。

    “言儿所说不无道理,这种事成是方家内部出了问题,你这般小心是对的,倒是想到为娘前头去了。不错不错,这些年没有在宗‘门’里白呆,这件事能够这样处理,已经有几分老道,比你爹强多了。”林氏一脸赞许,对方言的猜测心里基本认同。

    “哼,姑姑何不通知姑父一声,让他在族里查查,若是发现是谁在陷害小七,直接将他拿来不就是了,何必如此麻烦。若是你们不方便出手,‘交’给我好了,就算是你们帮我林家带上两人的酬劳。”一旁的凤儿杏眼圆睁,多年不见,那个脾气温顺的小丫头,如今却多了几分彪悍,倒是令方言没有想到。

    “你姑父去查?还是免了吧,他可是族中出了名的大好人,没有一点狠手,又怎么查得出来。再说这人行事隐秘,那方元又‘奸’猾无比,你姑父又如何能斗得过他们,还是我们这边想办法动手才好。不过言儿确实长大了,没有令为娘失望。”

    当着凤儿的面,林氏对方言全是溢美之词,夸得方言骨头都轻了二两,她的意思方言又如何看不出来,只是现在的情势,哪里容得自己儿‘女’情长。现在又有几名家族弟子需要安置,先要这件事情商量妥当,再拿出个应对之策,否则今后也会麻烦不断。

    方言突然问林氏“娘,方家送了哪几人前来,底细都查过了么?都是何人所送?”

    “嗯,言儿这话问的是,之前我倒是没有注意。这三人中方山和方宇问题不大,是你七叔和十四叔的儿子,与咱们家一直来往密切,这两孩子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估计不会有问题。要是有问题,必定是出在那个叫方苞的身上,好像在推荐他的时候,方元也为他说过话。”

    “那就是了。不过小七你现在的住处安全么,烈阳城再大也有限,若是有心找你,只怕很难躲过。还有姑姑你这里也不甚安全,还是住到客栈中为好,若是灵石不够我这里还有一些,莫要在这些事情上出问题。”凤儿一脸忧‘色’,想来方言这些年也过的不容易。

    林氏轻轻一笑,说道“我倒是有个主意,以后我干脆和言儿住在一起,彼此也有个照应。至于他们几个,就让他们去做工,这烈阳城里物价奇高,咱们带的那点灵石哪够开销,再说现在可是逃难,又不是来这仙城享福,自食其力还不应该么?凤儿你觉得如何?”

    这里面毕竟还有两个林家弟子,凤儿在这里,林氏也不好擅自为他们做主,就先问问凤儿的意见。

    “我没意见,让他们去做工最好,免得他们把这里当成了鄣南城,大少爷的做派也带到了这里,若是惹上了什么事,谁也救不了。只是你们又该如何过活,我听师傅说,这次大劫凶险无比,想要侥幸避过绝无可能,就连这烈阳城都不保险,你们可还需要些什么东西,告诉我,我来想办法,再不济还有师傅呢。”

    “放心吧,凤儿,为应对大劫我也做了些准备,只是很难知道确切的情况,若有可能的话,你就多传些消息给我们。其他的事情现在还说不准,只能边走边看,不过我们会小心的,你那边也要照顾好自己,千万不可大意。”方言赶紧对她说道,他现在最缺的就是准确的消息,把握先机才能迅速应对。

    “行。小七,听说你参加了生死试炼,胆子还不是一般的大,在我们宗‘门’都只有专‘门’的战修才敢去,就这样都死伤不少。里面情况如何,据说非常危险,九死一生,是这样吗?”凤儿突然问起这件事,看来是林氏告诉她的,试炼之事在方家都是隐秘。

    方言只得将试炼之事再次简单地说了一遍,尽量说的轻松一些,反正她不可能参加。可就算这样,依然令她心惊不已,身处揽月宗十余年,早就不是以前那个涉世未深的小丫头,有些事即使方言不说,猜也可以猜到。

    “唉,其实你需要筑基丹,我也可以帮你。这次回去,师傅就会赐下丹‘药’,等我成功筑基,那时再要‘弄’到一两枚并非难事,何苦要去冒这般风险。”

    闻听此言,方言心头巨震,这丫头对自己倒是情深意重,连筑基丹都想帮着‘弄’来,只是不知今后是否还能相见。想来她有宗‘门’和师傅关照,又即将闭关筑基,以她的灵根资质成功的可能‘性’极大,度过这次大劫的把握也要大得多。

    可相比之下,自己却要差的太多,现在已然朝不保夕,何苦又要将她拖累,若是在大劫中不幸身死魂灭,只是给她徒增感伤罢了。想到这里,方言苦苦地压抑住‘激’‘荡’的心情,竭力地让内心的火热不‘露’出分毫,勉强让自己表现得平静些。

    “凤儿,你无须担心,我们会照顾好自己。这边的事情我也有安排,再说身边还有母亲,你回宗‘门’后放心筑基便是,不必时时牵挂,有时间我也会回一趟鄣南城,去看望舅舅他们。凤儿,修炼之事切忌心浮气躁,你灵根悟‘性’俱佳,只需按图索骥自会水到渠成,想来你师父也有万全准备,在这里预祝你筑基有成,仙途之上再进一层。”方言尽量和缓地说道,不敢将心绪流‘露’出丝毫。

    “嗯。小七你也不错,我在宗‘门’听说,凡是在试炼中归来的弟子,筑基的成功率要比旁人高出一倍有余,我等修士,修为才是根本,若是你能筑基,我就去求师父将你收入‘门’下,到时候我们又可以天天见面,那该多好。”

    凤儿依旧带着几分少‘女’心‘性’,天真烂漫,小小年纪就成为了南越第一宗的弟子,哪里知道这世道的艰难。像方言这样的修士,即便真能筑基,这些大宗‘门’也不会将其收入‘门’墙,更何况大劫在即,想要入‘门’的不知凡几,莫说轮不到他,即使被收下也不是什么好事,徒增一名炮灰而已。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