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七十五章 逃离
    方言呆呆地看着方坤,半天都说不出话来,原来自己的五灵根是有来源的,竟然扯上了自家开山老祖。-..- 不过方坤的意思方言十分清楚,方家对于筑基期修士的渴望,对方言的寄望,即便局势已经不容乐观,依然对此念念不忘。

    这是一个家族多少年来的雄心,始终在每一代子弟的心中燃烧,或许支撑着方家走过这千余年时光的,正是这生生不灭的火焰,一时间方言有些‘迷’‘惑’,又仿佛有些了然,世间的因果机缘,谁又能说得清楚。

    “好了,我要走了。小七,和你爹有什么话要说的话,尽管说吧,以后这样的机会可能都不多了,万年大劫,天地巨变,对你们年轻人来说,又何尝不是一次历练,好好把握吧。”说着,方坤转身来到外面,和方同说了几句径直离开了。

    “言儿,为父也要走了,这里不是久留之地,越早离开越安全。等会儿你只带着青鸾走便是,李放我自有安排,趁着早上人少,快些离开,过阵子我就去烈阳城找你。”方同一连声地催促方言,将李放唤过之后,目送着方言二人离开。

    带着青鸾,方言远远地避开鄣南城,绕了一个大圈,直奔烈阳城而去。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离开要塞营地没有多久,他曾经居住过年之久的山峰上,先后来了两拨不速之客。一拨是偷偷‘摸’‘摸’潜入其中,两名身着黑衣的修士,看起来神神秘秘,进入山峰后就四处查看,寻找任何一点可疑的东西。

    若是方言在此,必定会认出其中一人,正是那名让他有些犯怵,却又恨之入骨的黑衣人。两人在山上四处寻觅,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一块方言随手丢弃的碎片,那黑衣人却如获至宝,对着那块碎片掐动法诀,不时有滚滚黑气从其身上涌出,很快就见他头上脸上大颗的汗珠滚落,仿佛在引动什么厉害的法术。

    ‘花’了不短时间,这黑衣人一脸疲惫地停了下来,口中不停地喃喃自语,不知在念叨着什么。忽然之间,这人双目圆睁,竟然指向鄣南城所在的方向,和身边的同伴小声说了几句。

    随后二人又休息了一会儿,待法力有所恢复之后,立刻纵身而起,御起飞剑向鄣南城迅速飞去。

    后面来的一拨人却不像那两人,他们是大摇大摆地进入其中,一行十余人,领头之人却是和方言一起参加过考试的冯保。只见他一路神气活现地来到山峰上,身旁之人刻意对他阿谀奉承,令他一路行来高兴得摇头晃脑。

    只是到了山峰之上,看着满目狼藉的泥沙和瓦砾,登时就暴跳如雷,怒气冲冲地在山峰各处来回寻找。半个时辰后,却没看见他找着什么,气得叉着腰在那里破口大骂,随行之人也是一头雾水,却无人敢问。

    此时营地中并无他人,以前在这里的弟子早被解散回家,据说临走前暮云子给他们每人发了一笔灵石,算是吃了顿最后的晚餐,自此以后再无人留下。冯保想找个知情的人问一下,却半天也没有找到,于是身边的人又被一顿臭骂,谁也不知他今天怎么气‘性’这么大。

    从鄣南城出发,到达烈阳城有一段距离,来时方言是先到祁月仙城,再转道而来,‘花’了约有半个月的时间。此行方言不愿在路上耽搁太久,他到烈阳城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找个地方筑基,若是一举成功,在这大劫当中才有了基本的自保之力。

    直接穿过祁月仙城,方言踏上了前往烈阳城的旅途,带着青鸾一路飞遁,数千里路程几天时间就被甩在了身后。一路上,方言不敢大意,这段路上劫匪出没无常,目标就是方言这样的过客,一旦发现绝不会客气,所以二人都是能避则避,若被发现就迅速逃走。

    不过也不是每次都能逃脱,有一次二人被四名修士围住,谁知青鸾也不知是因为慌‘乱’,还是动作过于熟练,竟然在瞬间唤出了七只灵兽,忽地向着几人冲了过去。那几人吓得大喊一声“灵兽山”,然后便亡命而逃,让方言二人无意中冒充了一回灵兽山弟子,倒也省却了一个大麻烦。

    就在离烈阳城不足千里之地,一片低矮的荒坡之中,二人又一次倒霉地被人围上,不过这次方言不敢怠慢,因为这几人张口就问道“你可是方言,鄣南城方家的小子?”

    对方一共四人,修为都不低,两名炼气九层,另两人到了炼气期大圆满,乘坐一艘飞舟而来,这种专用的飞行法器速度极快,而且无需耗费修士太多灵力,很快就将他们围了起来。看来他们是专‘门’为他而来,连飞行法器都能拥有,绝不是普通的劫匪。

    “在下正是,敢问道友何人,找在下何事?”既然专程而来,方言想要隐瞒也不可能,索‘性’大大方方的承认。

    “嘿嘿,我等何人你小子无需知道,只要‘交’出你的储物袋即可,据说里面有筑基丹,我们兄弟几个就是为此而来。小子,乖乖‘交’出储物袋,我等拿上立刻退走,否则只好自己来拿了,识相的就‘交’出来吧。”领头之人是位瘦高的修士,说话的声音‘阴’沉无比,一脸倨傲地望向方言。

    “哦,这个你们也知道,那道友也应该知道,在下可是从生死试炼的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道友想要强取,就不怕在下拉上你们几个垫背吗?”说完方言掏出了一个白‘色’的圆珠,是他在试炼时得自大宗‘门’弟子的宝物,却不知道如何使用,拿出来只是为了吓唬他们,毕竟他们人多势众,又有飞舟,方言不愿与他们动手。

    “雷珠!点子扎手。”谁知对方一人脱口就叫出了此物的名字,若非这种场合,方言都想上去好好请教一下。另外几人闻声立刻脸‘露’畏惧之‘色’,大宗‘门’弟子的大杀器,果然效果非同凡响。

    “哼,引爆它你又有何好处,大不了一起完蛋,就连你身边的娇美姬妾也不能幸免,道友又是何苦。这样吧,只要你将筑基丹‘交’出,我等立刻退走如何,一颗丹‘药’而已,用不着这般打生打死吧?”

    方言心思急转,这几人到底是什么人,又如何知道自己身怀筑基丹之事,除了熟悉之人,不可能知道的这么清楚。而且前往烈阳城之事,成他们也知道,否则怎么会将自己堵在这里,到底这背后是何人所为。

    “一颗丹‘药’而已,道友拿出一颗给在下看看,这可是在下用命换来的,岂能说给就给,除非道友用命来换。怎么样,那人没告诉道友,在下亦是狠绝之人,手上‘性’命无数?”说完方言拿起雷珠掂了两下,吓得几人慌忙退后。

    其实这是方言并不清楚这雷珠的特‘性’,与火霹雳一样,它也是一次‘性’的法器,不过威力比火霹雳还要强大,而且‘性’质极不稳定,稍有不慎就会自动‘激’发,根本无需过于催动,制作起来也非常不易,极为难得。

    而方言哪里知道这些,若是清楚他怎敢将它当成圆球抛着玩,的确是无知者无畏。而这几人却被吓破了胆,这人当真是狠人,根本就不要命,这等利器都不当一回事,当即就有一人承受不住,大叫一声转身就跑,这高瘦男子叫都叫不回。

    到了现在还怎么玩下去,方言‘乱’抛雷珠的举动,连高瘦男子都头皮发麻,还真没见过不把自己的小命当成一回事的。这人恶狠狠地看了方言一眼,说道“算你狠,我们兄弟认栽了,不过你小子也别得意,我们收拾不了你,自然会有更厉害的过来,你小子等着挨刀吧。”

    余下三人忽地退后数丈,驾驶着飞舟很快就不见了踪影。青鸾在身旁依然惊魂未定,没想到方言三言两语就将这些人吓跑了,谁知方言突然回过神来,看着这几人的表现有些明白了,赶紧小心地将雷珠收好,估计刚才自己的举动十分危险,现在想起也有些后怕。

    “快走。”方言赶紧带着青鸾,急速向烈阳城飞去,谁知道这几人身后还有何人。一路上方言不停地猜测,到底是谁将自己的行踪泄‘露’出去的,看这几人先前的架势,方言又怎会不明白,明摆着他们是要取他的‘性’命。

    究竟是谁刻意如此,离火‘门’的人不太可能,他们连方言的面都见不到,而参与过试炼的其他人也不可能,他们根本没有时间。而且这几人对方言身上筑基丹的数量也不清楚,看起来只知道方言参加过生死试炼,具体内情却不甚了解,完全是受人唆使临时起意。

    况且像他们这样明火执仗地来抢,对一名参加过试炼的人来说毫无用处,若是方言就绝不会如此,想要得手,从暗处偷袭才是最佳手段,从里面活着出来的修士,有几个没有一两个后手的。

    看来是有人故意泄‘露’了方言的消息,最有可能的就是方家内部之人。而方同对此事十分小心,绝不可能无意中泄‘露’出去,连族长方乾都是猜测到的,几个和他见过面的族人也绝无可能。除此以外还会有谁,既能准确得知方言的行踪,还对方言恨之入骨,故意透漏他参与试炼之事,借他人之手除之而后快。

    此人必定对方家和方言都颇为了解,而且能够接触到方家的核心机密,很可能本身就是方家的核心子弟,否则不可能仅凭猜测,就将方言的行踪探听得一清二楚。随后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在方言的脑海中闪过,最后定格在一张秀气的脸庞上。

    “难道是他?”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有几分可能,以前被淡忘的一幕都浮现出来。自作孽不可活,若被方言查知是他所为,无论如何也要将其除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