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七十一章 问前路
    此时已是下午时分,离天黑也不过一两个时辰,方言顾不得那么多,一路催动着隐身斗篷,风驰电掣一般赶往营地。.xshuotxt-- 千余里的距离一个晚上跑完,还要时时催动法力隐身,累的方言上气不接下气,终于在第二日上午赶回了营地。

    方言直接回了自己的山峰,一路上各处山头都是静悄悄的,死一般的寂静,听不到半点声音。回到山上时,却见青鸾和李放呆呆地看着他,一时回不过神来,这些天可能传闻太多,二人怕是早就心慌意‘乱’了。

    “赶快收拾东西,能带走的全部带走,带不走的立刻毁掉,不要舍不得,我们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一定要快,立刻就去!”说完二人才回过神来,慌忙点着头,连方言试炼之事都忘了问,赶紧直奔灵田之中。

    “那些不值钱的全部毁了,只捡紧要的东西,动作要快。我还要下山一趟,有些事情要问,你们动作一定要快。”说完方言头也没回,匆匆地向山下飞去。

    不单是山峰上看不见人,营地各处也空无一人,偌大的地方静的瘆人,也不知这两天这里发生了什么。方言立刻在各间房屋中四处‘乱’窜,想要找个人问问,谁知却看不见半个人影,可能是宗‘门’解散的消息传到了这里,人都‘走’光了,或是此处的弟子都被人召集到别处。

    正当方言一脸失望地准备离开时,忽然远处半空中急速飞来一人,远远地叫住方言,看起来此人应该和他十分熟悉。片刻之后,那人飞到近前,却是这处营地的首席执事暮云子,见到方言十分欣喜,远远地就大笑着说道“方师侄,你小子还没死。”

    听到他戏谑的话语,方言却是心中一暖,终于有人还记得他,关心他参加试炼的事情,在那命悬一线的十天过后,他是第一个问自己的离火‘门’‘门’人,只怕以后都少有人问起,成为一个可有可无之人。

    “原来是暮云子长老,弟子也是刚刚回来,不知营地里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不见一位师兄弟在此?”

    “别提了,几位老祖不知闹什么意见,说散伙就散伙了,‘弄’得众人都不知道该去哪里。我寻思着就算是散伙,也该给弟子们发点路费,可是我这里哪还有半块灵石,就把仓库里的东西全部翻找出来,让他们拿到坊市里去卖,也算是善始善终吧。”暮云子说话依然是那副神态,不过眼中的落寂却无法遮掩。

    闻言方言心中微微一动,眼前的这位师叔倒是个面冷心热的,还想着为弟子们留下点什么,此时此刻还能这么做,实在是不易。难怪营地里看不见一个人,想来都是去坊市里挣路费去了,以后在这南越之地,众人只怕会活的更难。

    “长老善举,弟子着实佩服,那些师兄弟能得长老这般对待,也是他们的福缘。”方言由衷地感叹道。

    “嘿嘿,你小子净会说好话。可惜晚了,我已经不是什么长老,现在也是散修一个,过几日就会前往烈阳城,以后遇上别骂我就行。对了,试炼情况如何,有几人活着回来了?”暮云子笑着说道,接着就问起了试炼之事。

    方言也没有太多隐瞒,只是简单地说了些试炼的情况,主要是离火‘门’这次参与试炼的这些弟子的表现,当然一些隐秘之事方言并未多言。

    暮云子听完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若是十年二十年前,这样的成绩足以笑傲红云峡谷,可惜这是离火‘门’最后的表现,如此骄人却无人喝彩。师侄以后也莫要对人说起,就连参加试炼之事也不可说,小心有心人的觊觎。”

    “对了,这里也不是你该久呆的地方,很快就会有盛阳‘门’的人前来,有些人可能知道你参加过生死试炼,只怕会打上你的主意,还是趁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的好,走得远远的,以后也莫要再回来。”暮云子一脸郑重的对他说道,关切之意溢于言表。

    “多谢长老,弟子很快就走,只是弟子还有一事不明,想请长老赐教。”方言拱手说道,正‘欲’再说下去,却被暮云子出言打断。

    “是问我为何要留在此地,却不跟着掌‘门’师兄他们离开吧?师侄可知道他们要去哪里,还不是投奔他人,与冯季他们有什么两样,只不过他们要投奔的是一家大势力,连金阳老祖也不便出面阻拦。我已经累了,不愿再随着他们四处颠簸,再说我的族人子嗣都在这里,又怎能弃之不顾,所为不过‘私’心罢了,只是可惜了离火‘门’数千年的道统,全部毁于一旦。”

    说到这里暮云子表情暗淡,在宗‘门’一两百年,又怎么不会心生半点眷顾之情,和方言这样三心二意的弟子完全不同。方言听了一时默然,不知该说什么,离火‘门’一夜间消散,伤心之人不知凡几,谁之过又怎么说的清。

    良久之后,暮云子才缓缓问道“师侄今后有何打算,大劫之事想必早有耳闻,还是早些准备应对之策为好。对了,流云子也在烈阳城中,师侄不如随我一起去那里,那老家伙倒是对你赞赏有加,怎么样,去的话我便将你带上。”

    “流云子长老那里,弟子一定会去拜望,只是弟子的家在鄣南,试炼回来后还未见过父母一面,所以还要先回家一趟。烈阳城弟子无论如何都会去,烦请长老将宗‘门’落脚的地方告知弟子,以后也好上‘门’求见。”

    “长老问起大劫之事,弟子也是惶惶不可终日,本身又是出身小家族,人脉不足消息闭塞,到现在也没有一点头绪,即使长老不问,弟子也想求教,不知长老可愿教我?”这些筑基期的修士见识多广,至少消息更加灵通,远比方言闭‘门’苦思效果好得多。

    “嘿嘿,你小子也太看得起我了,以前在离火‘门’还可以摆一摆长老的威风,这大劫面前又如何敢指手画脚。不过既然问起,我也不怕你笑话,现在就连我自己也是六神无主,这次的大劫可不一般,没有人敢说有万全之策,就算是元婴老祖也不行,否则师叔又何苦将我们带到烈阳城。”

    闻听此言,方言心中一紧,看来那名青元宗的‘女’修又说中了,惊天大劫可不是随便说说,也不是谁人做些准备就可以安然度过的,恐怕不少人都把这事想的太简单,以为抱上了一条粗‘腿’就可以逢凶化吉,简直幼稚的可笑。

    “连长老都没有半分把握,这还不至于吧?难道偌大的南越国,连个安全一点的地方都找不到?”暮云子再怎么说也曾是一家宗‘门’的长老,找个落脚的地方应该不难,实在不行乘坐传送阵离开便是,总不至于无路可逃吧。

    “看来师侄还不知道,这次的大劫并非起于护军山一地,而是整个南越国多处地方都有可能,甚至周边各国都在全力应对,大劫一起,哪里还有安全的地方,我等到时怕是逃无可逃,能够守在烈阳城一地都算是不错了,至少比去其他地方被人当作炮灰强。”

    “啊?这次大劫‘波’及面如此广,岂不是无处可逃?”方言大惊失‘色’,本以为只是护军山附近如此,谁成想周边地区,甚至周边国家的情况也是一样,那还能逃到哪里去。

    “哼,你当老夫骗你不成,实话告诉你,之所以宗‘门’会被迫解散,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南越已经无一处安宁之所,与其受困于一隅不知所终,还不如分散开来各谋生路的好。离火‘门’其实也是数千年前,从其他宗‘门’分出来的,至于大劫之后能否存留,或者再叫个什么名字,只有天知道。”

    直到现在,方言才知道宗‘门’散伙的真相,简单地说,就是把‘鸡’蛋放在几个篮子里,哪一个有幸活下来,就可以继承离火‘门’的衣钵,原来这些老家伙早有安排,数万弟子又如何看得懂。

    方言呐呐无言,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本来还有一点主意,被暮云子这样一说,心绪全‘乱’了。

    “‘乱’世人,如浮萍。莫看修真界表面一片繁华,其实内里已经虚弱不堪,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大势力和高阶修士,满口的责任和使命,等到大劫来临,算盘却打得比谁都‘精’。求人不如求己,老夫虽然给不出什么好的办法,却有一条建议供师侄参详。”

    “据说历次大劫都会有几处地方最为猛烈,身在其中几乎十死无生,而这次究竟会在何处谁也不知道。不过其余地方就会好上一些,虽然一样惨烈无比,至少还会有一线生机,运气好的话就有机会活下来,所以逃与不逃并非是现在就可以做决断,而逃往哪里现在也看不出来,师侄若是感觉到什么,说不定那就是一条生路,大劫之下,说不清道不明之事不少,机缘只在一线之间。”

    暮云子越说越玄,方言却一下豁然开朗,别人不清楚,方言却一直有种感觉,不知从何而来,好像还是在鄣南城时就若隐若现,以前并未当成一回事,经暮云子一说方言倒是有些明悟。

    “如此说来,这大劫竟是捉‘摸’不定,难怪众人都如此紧张,整个南越国竟无一块立足之地。不知那些大势力又会如何,他们有些屹立了数万年不倒,诸如此类的劫难必定不少,也不知他们会如何应对。”既然真心求教,方言索‘性’把自己的疑虑全部和盘托出。

    “师侄切莫轻信那些人的鬼话,据老夫所知,那些宗‘门’的确生存有道,可哪一次不是想方设法四处拉来炮灰,自己宗‘门’的核心弟子从来就没有大的闪失,否则历次劫难之后,为何最快恢复过来的就是他们,我等若去,正好中其下怀。火垣师叔的做法并不一定就好,去烈阳城也不见得是个好主意,可是又没有别的办法。”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