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六十六章 瞬移符
    从黑衣人偷袭到现在,基本上都是这人在压着方言打,而方言除了躲避就是被动地硬扛,直到现在才真正有一次像点模样的反击,不过却被这人轻松地化解。.xshuotxt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的没有广告。。更多访问:. 。

    就算这样黑衣人依旧十分不满,方言身中魔针却还能有所回击,虽然继续下去他取胜的把握仍然相当大,但这里可是秘境出口,随时都有可能被他人打断,而这黑衣人连南越修士都不是,也不知道方言是否还有援手,又怎会和他长时间的纠缠不休。

    方言的处境此时已经糟糕透顶,内有魔气不断滋扰,外有这人一‘波’强似一‘波’的攻击,体内的灵力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完全是勉力硬撑在此。几件强力法器无法动用,只有这黑火铳勉强可以充充‘门’面,先将其攻击打‘乱’再来想办法。

    而逃跑也不太可能,除非方言处在全盛的状态,上次所中毒狼烟的后遗症都没有完全消除,这次又被魔针所伤,而且遁术还是方言的弱项,怎么看局面都对他大大不利。而黑煞的表现亦是令方言揪心,可能在攻击对手的灵宠上,黑煞还可以出其不意,可是面对这强大的头骨魔器,却是处处受制。

    其实方言身上还有两件貌似强大的法器,都是从那几个被他所杀的大宗‘门’弟子手中得来,看起来威力不会小于火霹雳,只可惜方言完全看不懂,更不知如何使用,哪敢随便取出来胡‘乱’尝试,否则或许还有一拼之力。

    “轰”的一声,黑火铳猛然被方言‘激’发,一道浓烈的黑火穿膛而出,向着黑衣人猛烈冲去。却见那人早就取出了一枚黑‘色’的骨片,在方言开始催动黑火铳时就等在那里,看方言咬牙切齿的样子,傻子也知道他在催动一件强力的法器,只见那骨片中飞出一个形似铁锅一样的盾牌,黑火打在上面纹丝不动。

    “小子,省省吧,上次让你逃脱了,看你这次还往哪逃。不如跟我走一趟,只要回答我几个问题,保证你安然无恙,犯不着这般打生打死。怎么样,同意的话我可以立刻收手。”这人还有闲心和方言说话,如此‘激’烈的争斗好像对他算不得什么。

    此人的实力绝对深不可测,比当初方言在大金湖遇上的魔修还要厉害,难怪南越这边对魔修都畏之如虎,果然没有一个好对付的。熱門小說|;;;4;;;;;不过要方言相信这番鬼话也不可能,但也可以利用这个难得的空档,给他那件魔器致命一击。

    通过那硕大魔脸与黑煞间的争斗,方言基本可以断定,那件可以放出魔脸的水晶头骨,也是和魂牌一样的养魔炼魂之器,而且不一定有方言的魂牌等级高,若是能将这魔脸收取,等于断去此人一臂,即使战胜他希望依然渺茫,可要逃脱却多了一分把握。

    方言随即假作沉思,脸‘露’疑‘惑’地反问道“道友此话当真,莫非是诓骗于我?”暗中却悄悄将魂牌取出,向着正在艰难抵挡的黑煞而去。

    “骗你又当如何,道友如今还有的选择吗?何况我骗你又有何益,在这里生死相斗对你我都毫无益处,跟我走上一趟有何不可,免得白白送去了‘性’命。”这人依然对当初那名魔修的身死念念不忘,对他来说,若是能够找到一些线索,可是意味着大笔的宗‘门’奖赏。

    如何处置方言更加简单,若是老实听他摆布就收做小弟,否则杀了便是,魔修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不过这人也不想节外生枝,看见方言略微心动顿时一喜,紧接着又拍下‘胸’脯许诺了几句。

    谁知方言忽然连退几步,接着就放出了一面黑‘色’的‘玉’牌,可这面毫不起眼的小小‘玉’牌一放出来,竟然令那魔脸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一道道金‘色’光晕如同是天罗地网,竟然让其动弹不得,一点点向‘玉’牌中拉扯过去。

    “好个小贼,果然‘阴’险至极,给我死来。”黑衣人顿时心中大急,这件水晶头骨魔器可全靠封印其中的魔脸,若是被方言的黑牌子收取,那这件魔器就彻底废了,这可是他争斗时的利器,如何舍得就此放弃。再说方言的魂牌也令他心动,和那名魔修一样,只看一眼就想据为己有。

    情急之下,这人竟然又取出一样法器,却是一根黑‘色’的人骨,像是一具手臂,前端是一只完整的人手骨头。也不知这黑衣人到底修炼的什么功法,身上的法器几乎全都是人类身上的零件,每一件都令人发瘆,却是威力强大诡异无比。

    这具手骨立刻被此人催动,瞬间就变成一只巨大的黑手,随之滚滚魔气跟着喷涌而出,声势极为浩大,这件魔器绝对不凡,威力更是不容小觑。方言一‘门’心思仍在催动着魂牌,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先解决他一件魔器再说,否则连逃脱都成问题。

    这只黑‘色’大手越来越清晰,滚滚魔气附着在骨架周围,就像是为这具手骨平添了血‘肉’,而这黑‘色’大手依然不停地吞噬着魔气,一只鲜活的大手赫然在半空出现。而这黑衣人依然不满意,忽然一口鲜血喷出,瞬间就被大手吸食得半点不剩,本体亦变得越发凝实。

    而对面的方言,已然将那魔脸收拾的差不多了,一身鲜血淋淋的黑煞凶‘性’大发,将魔脸几乎扯碎,魂牌也在方言的全力催动之下,发出阵阵金‘色’光芒,将一片片魔脸残片吸入其中,而那件水晶头骨此时也变得黯淡不已,再无先前的灵‘性’。

    这类魂体类的攻击法器,今天算是遇上了克星,魂牌对魔魂最是克制,哪怕这件魔器等阶不低。那人在魂牌一出现时就明白了,不惜将这件难得的魔器放弃,也要将这只黑‘色’大手催动起来,已经存了将方言击杀当场的决心,即使不能当面审问方言,可得到这件魂牌法器,已经值得。

    黑‘色’大手已经被完全催动起来,巨大的声势堪比二级妖兽,甚至与方言曾经见过的墨蛟,亦不惶多让,即使那些大宗‘门’的弟子组成战阵,也要小心应对。而方言又如何敢与它硬碰硬,早已想好了退路,这里临近出口,并无任何险境,而那枚流云子赠给他的瞬移符,就可以派上用场了。

    方言此时体内灵力大‘乱’,想要施展一个最低阶的火球术都很艰难,几近油尽灯枯之时,可是为了保命,他还是疯狂地运转灵力,狠命催动这枚瞬移符,迅速将一身的法器魔宠全部收起。

    对面的黑衣人看见方言的举动十分疑‘惑’,他最强力的魔器已经完全催动,一只黑‘色’大手忽地从半空越过,向着方言一拍而下,而方言却仿佛没有半点准备,竟然将一应物品收起,这是想干什么。

    尽管不解,看着方言的举动他一脸冷笑,这件魔器的威力恐怕没有几人知道,就连他所在宗‘门’之人知道的也没几个,大多数看过它的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今天方言亦是不能例外,任他有再大的本事又如何能够逃得过。

    黑‘色’大手带着巨大的威势狠狠落下,对面的方言就像一只弱小的蝼蚁,随时都会被这只大手捏得粉碎,可让他有些奇怪的是,方言竟像是被惊呆了,站在原地变得一动不动。

    就在大手落下的一瞬间,眼看着方言就要被这只大手活活拍死,黑衣人的嘴角已经‘露’出残忍的笑意,忽然一道白光闪现,在乌黑的魔气云团中显得有些突兀,一闪而逝,令这黑衣人莫名地感到一丝不妙,不过对这件魔器他十分自信,难道他还有什么伎俩能够挡住不成。

    又是“轰”的一声巨响,四处飞沙走石,黑衣人满意地点点头,催动着手骨魔器又回到了半空,想亲眼看看死在他手上的这名修士的惨象,顺便找出那枚魂牌的下落。

    可是眼前的景象令他万分惊讶,随后就是暴怒不已,在那个被砸出一个大坑的地方,那里还有半点方言的影子,就这样在他的眼前不翼而飞,费心费力了许久,还搭上了自己一件顺手的魔器,竟然换来这样一个结果,登时被气的数件法器同出,把周围各处砸了个遍。

    也是他在南越时间不长,对于灵修的一些隐秘手段知之甚少,平常接触的又大多是散修之流,哪里会知道瞬移符这等高级符箓,否则就不会把时间‘浪’费在催动这件魔器身上,早该上去死死地缠住方言,磨也要把他给磨死。

    又一名魔修,两次对上都让方言险死还生,心中对魔修的忌惮更是加深了一层,这些匪夷所思的手段,和斗法中无所顾忌的法术法器,都让方言极不适应。好在终于逃脱了,虽然还是在这处秘境之中,不过那人再想找到他只怕很难。

    因为方言这次学乖了,不再像先前一样一个人独自行动,而是就近找了个地方躲进了蓝珠空间,等待离开此地的大部队到来,再想办法‘混’入其中,看他又能怎样。

    这枚瞬移符虽是高级符箓,可移动的距离也并不算远,依然在出口处的附近,即使站在原地,也可以望见远处的通道口,那里就是回去的出口,很快就将会有大批的修士到来。

    而方言现在必须抓紧时间准备,将秘境中得到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东西,全部放入蓝珠空间,那些准备上‘交’的物品则装入随身的储物袋。还有那枚‘玉’牌也要取出来,否则无法通过那条遍布灰雾的通道。

    首先把随身携带的储物袋清理了一遍,凡是那些可疑的物品都装进了一个备用的袋子中,留下的东西都可以自圆其说,甚至连稍微贵重一点的物品都被他藏了起来,免得在那位金丹老祖追问之下‘露’了马脚。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