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五十一章 乱战
    一阵浓郁的木灵气扑面而来,映入眼帘的果然是一处‘药’园,里面的灵‘药’却生得十分杂‘乱’,根本不像是有人打理的灵田,倒像是野外胡‘乱’生长的大片灵‘药’。.xshuotxt。 更新好快。

    也许是原来的灵‘药’超过了年限,早就枯萎而死了,现在的可能是落下的种子自己长成,可这些灵‘药’的年限却没有一株在百年以下,每一株都价值不菲。方言立刻采摘起来,只‘抽’空随意地看了几眼,发现这里的灵‘药’品种也不少,大多是炼制筑基期丹‘药’所需的灵‘药’,可见这间‘洞’府的原主人,应该是一位筑基期修士。

    方言没有见灵‘药’就采,而是只选了几株自己没有的品种,直接就扔进了空间里,以后再来清理。尽管这些灵‘药’‘药’龄都很长,价值之大自不必说,可对方言来说还是有些失望,珍稀的品种并不多,而且还没有一株炼制筑基丹的主‘药’。

    只有一株灵‘药’龙葵,令方言颇为欣喜,因为它是纯阳功里面记载的,一个汤方所需的灵‘药’。其他的灵‘药’方言就随手拔起,能收多收算多少,也顾不得保存灵气生机,全部扔到空间里了事,若是他这样参加万妙仙城的考试,怕是早就被赶出了考场。

    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打斗之声,那些人进来了,而且立刻就争抢起来,随后又有几人向这处‘药’园冲了过来。二十余人进入‘洞’府,这处不大的地方立刻显得有些拥挤,几个房间立时都被打开,先前貌合神离的一众修士,迫不及待地争抢起来。

    这几个冲进‘药’园的修士,一看场景就明白此中有人,而此时方言已经及时停手,隐身躲在一旁。这几人互相看了一眼,不约而同地站住几个方位,将进出的通道全部把住了,然后再小心翼翼地摘取灵‘药’,一看都是个中老手。

    而方言心中有些焦急,这群人在阵外时就已经发现了他,此时忙着抢夺里面的东西,一时可能还顾不上,等到这‘洞’府中的宝物都被抢夺一空,接下来必定是查找他的下落,那时自己的处境就危险了。

    只有趁着此时才有机会,若是由着他们分完其中的宝物,不挑起他们之间的冲突,方言绝没有半点机会逃脱,而且‘洞’外还有大群的妖兽,那一对墨蛟想想就令人头疼。方言心思一动,忽然将手中刚刚才下的灵‘药’,向这几人的中间抛了过去,数十株灵‘药’瞬间飞洒而去。.r.

    正在低头采摘灵‘药’的几名修士,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动,下意识地取出了法器,正‘欲’出手反击。忽然发现直奔他们飞来的,却是一株株的灵‘药’,顿时就愣住了,慌忙停下手中的攻击,直接接下又不敢这么大意,出手反击又怕毁坏了这些珍贵的灵‘药’,仓促间竟然对抛过来的灵‘药’赶忙躲闪。

    而这却为方言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就是这稍纵即逝的一瞬间,被有备而来的方言紧紧抓住,一道微不可查的淡淡白影,忽地从这几人中间穿过,直奔‘洞’府大厅而去。

    “抓住他,别让那小子跑了。”“哪里跑,给老子留下来。”一声声呼喝从方言身后传来,不过这几人却没有一个停下手中的动作,更没有谁跟在后面追来,眼前大片的高年份灵‘药’哪里舍得放弃,大声喊叫其实是希望别人出手阻拦一下,竟无一人追出来。

    大厅更加‘混’‘乱’,几人像是为了争抢什么,正打得不亦乐乎,谁还记得先前在这‘洞’府中的可疑之人。而从一间房间里猛然间窜出来的几人,更是加剧了其间的争斗,因为其中一人的手上,赫然出现了一个‘精’巧的黑‘色’储物袋。

    “师兄拦着他,那人的储物袋在他手上!”随着一声大喝,大厅里的几人不约而同地停顿了一下,随后就冲着从房间里奔逃出来的这人,几件法器立刻招呼过去。可这人倒也硬气,一连两件防御法器瞬间护在体外,接着一声怪叫向着‘洞’府外冲去。

    这名急着外逃的像是一名大器宗的弟子,衣服袖口上绣着一座方型炉鼎的模样,而他手上的储物袋也不知放到了何处,顶着几件法器的攻击竟然逃了出来。可他也不好受,被其中一件法器击中背部,若非身上有内甲之类的宝物护体,这一击怕是会要了命,当即一口鲜血喷出,速度却没有放慢分毫。

    而他的几位同‘门’也在此时赶到,立刻从旁策应,大厅中刚刚放出法器的修士,未等将其收回,那几名大器宗弟子的攻击就到了眼前,“砰砰”几声,不防之下连续有两人中招,‘洞’府中如何能与外面时相比,连要拉开躲闪的距离都很难。

    随后冲出的修士这时也加入了战团,原本还显得宽敞的大厅里一时间法器‘乱’飞,夹杂着修士的大呼小叫,法器和法术的碰撞之声响成一片。而那名夹带着储物袋的修士更是倒霉,硬抗了一记才冲到‘洞’府的‘门’口,正要向外逃窜时却蓦然发现,‘门’外竟然出现了大群的妖兽。

    ‘洞’‘穴’外面的防护阵法被攻破了,由两只墨蛟率领的一干妖兽也闯了进来,这人独自又如何能够逃得出去,不得已又折了回来,在几位同‘门’的保护下退向大厅中的一个角落。‘洞’府中几处房间内的争斗,此时也全部进入到大厅之中,此起彼伏的爆裂声都快将这间‘洞’府轰塌。

    “快停下,妖兽在外面,再不住手大伙儿都要完蛋。”

    “快点停下,别打了!”

    一脸惊恐的修士大声喊叫,好容易才将‘激’斗中的众人劝住,这是‘洞’府外满是黑压压的妖兽,不停地冲击着外面的阵法。方言此时都已经来到了‘门’边,心中亦是懊丧不已,这些‘精’英弟子怎么用的也是垃圾法阵,‘洞’‘穴’外布下的阵法这么快就被妖兽攻破了。

    妖兽的出现一下就让打斗全部停了下来,如此一来又将众人‘逼’着联合在一起,否则谁都出不去,抢到再多的东西又有何用。若非妖兽这个大敌的出现,方言还真有机会逃出去,现在是不可能了,只得找个地方再躲起来。

    “不对啊,这些妖兽为何死死的缠住这些人不放,这里并非是他们的巢‘穴’,而是一座前人留下的‘洞’府。”方言非常不解,那对墨蛟为何对他们不依不饶,其中定有他所不知的原因。

    不单他做如此想,有人立刻大声问道“诸位,这墨蛟为何死追着不放,难道没有人为此解释一二吗?”

    “哼,若有什么手尾,青玄‘门’的人应该最清楚,你们来得最早,发生了什么自然心中有数。”一名修士突然这样说道,众人立刻看向在场青玄‘门’的弟子,正是方言昨晚见到那些人。只是现在只剩下三个人,方言袭杀了一个,还有一名不知所踪。

    “什么叫做我们最清楚,这里可是妖兽的巢‘穴’,难道说谁还与这些妖兽相识不成?真是笑话。”

    “你,少在这里胡搅蛮缠,在下直说了,你们有没有在墨蛟的巢‘穴’中取走何物,尤其是幼蛟或是兽卵等物,若真如此赶快‘交’出来,否则我们一个也跑不了。至于你们夺取的那只储物袋,在下可以代表我大器宗的几名师兄弟,不再与你们争抢,这样如何?”

    此言一出,其他几家宗‘门’的弟子互相看了一眼,都点了点头。青玄‘门’的两名弟子却看向先前说话的那名修士,就是昨晚方言见到的,被称为大师兄的那人。

    这人犹豫了片刻,说道“好吧,希望你们言而有信,否则出了秘境在下也会为此讨还公道。张师弟,把那两枚墨蛟的兽卵还给它们,不过值些灵石罢了,留着也没有大用,以后师兄定会用他物补偿。”

    那名张姓修士一脸不舍,还是从身上一个灵兽袋中,取出了两枚墨绿‘色’的兽卵,足有头颅大小,一咬牙,向着阵法外的墨蛟丢了过去。

    方言这时才明白事情的始末,难怪这些人会被不依不饶地围困着,怕是那两只墨蛟也是因此,才被他们轻易地从巢‘穴’中引出,否则想要进入这处‘洞’‘穴’,也不会这么容易。

    不过少了这些妖兽围困,方言的处境就一下变的岌岌可危,而且这些人还说,连这储物袋之事也不再追究了,接下来只怕就会开始搜寻自己,这样一来方言可就危险了。绝不能让他们得逞,妖兽散去的话,方言真的连一丝机会都很难找到。

    电光火石之间,方言立即权衡了一遍,突然毫无征兆地暴起,手中一柄金‘色’的小刀无声地飞出,速度奇快无比,“噗”的一声就将其中一枚兽卵刺破,溅起一片黏稠的黄绿‘色’的液体,散落得到处都是。

    “啊,就是那小子。”

    “好个狗贼,故意搅事,快杀了他!”

    未等这几人出手,法阵外猛然传来一声愤怒的巨吼,即使方言听不懂兽语,也知道那对墨蛟此时的悲愤。方言已是走投无路,否则也不会出此下策,只好暗道一声罪过,身形却没有半刻停留,向着‘药’园的方向疾奔而去。

    “轰”的一声巨响,已然发狂的墨蛟狠狠地撞在法阵上,这法阵是对外不对内,另一枚兽卵已经抛了出去,可它们要进来可没有这么容易。虽然这墨蛟拿回了一枚兽卵,但眼看着另一枚在面前被人斩碎,犹如人类看见自己的子嗣被人所杀一般,顿时暴怒不已。

    方言目的已经达到,立刻转身逃遁,一众修士大惊失‘色’,一时间不知所措。等到眼睁睁地看着方言逃出大厅,众人立刻都跳将起来,高声怒骂着追了过去。

    本来众人不惜死战才找到这间‘洞’府,没成想被方言这身份不明之人占了先,已经让这些自命不凡的大宗‘门’弟子非常窝火,谁知这次想用两枚兽卵为众人解围,竟也生生被方言打断,不杀此人难消心头之恨。

    虽然众人一度被那储物袋所吸引,不过现在方言才是他们的最大目标,哪怕就在‘洞’府外此时还围着众多的妖兽,可暴怒的一众修士,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