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半截木简

第二百二十七章 半截木简

作品:仙途凡路 作者:雁过随风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两人就在附近找了个地方疗伤,准备伤势控制住以后,再慢慢将坍塌的‘洞’‘穴’挖开,寻找其中的线索。-..-

    ‘洞’‘穴’深处的某个地方,一颗蓝‘色’珠子被碎石和泥土深埋地下,而在这颗奇异的珠子里面,方言正盘坐在水边那块青石上,不断将神识探出,查看四周的情形,顺便寻找这名‘花’衣修士散落的物品。

    火霹雳的威力之巨出乎方言的预料,在被引爆之前他早早地躲进了这里,等他随后向外面查看时,那只巨大的血蜈和它身上的修士全都无影无踪,只是偶尔能看见一两块血‘肉’残渣,也不知是这厮的,还是他的血蜈灵兽被炸碎后散落的。

    本来方言还想寻找他身上的储物袋和其他东西,看来和他的尸身一样,那些大大小小的袋子都被炸成了碎片。找了许久,除了这些被烧的焦黑的血‘肉’残渣,就是一些法器灵材的碎片,有价值的物品一样都没有找到。

    “咦,这是什么?”方言忽然发现稍远一点的土层中,有一块墨绿‘色’的东西,方言神识一动,那东西竟然落入到空间之中,被方言握在手上,看起来不是这里原生的灵材,像是从那人身上掉下来的。将表面的泥土清理干净,拿在手上时却让方言脸‘色’变得古怪,这东西感觉竟然像是一块木片。

    这附近可是经历过一场剧烈的爆炸,连法器都被炸成了一块块的碎片,而这块木片却残存了下来,怎么看都令人觉得奇怪。而且这木片看起来曾经折断过,却不是最近的事情,因为这断口明显非常陈旧,看起来在这场惊天巨爆中,它倒是除了方言以外唯一的幸存者。

    到底是什么材料制成的,木片怎么会保存下来,就算不被火霹雳释放的烈焰烧毁,也不可能上面看不见一丝伤痕,这也实在过于神奇,方言拿在手上翻来复去地看着,越看越想不明白,因为它的材质就是木制的。

    方言随意地用神识探去,想要看清这木片到底有什么古怪,谁知神识竟然轻易地深入其中,然后一行行的古体小字出现在方言的脑海中。

    “这,竟然是‘玉’简,还是古‘玉’简,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手笔,用这般奇特的木材制作‘玉’简,简直闻所为闻。”‘玉’简方言见过不少,顾名思义都是用特定的‘玉’石炼制而成,除此以外大都是各种材料制作的书籍。

    记载修士神识刻印和灵息印记的材料也有不少,但绝大多数都是各种‘玉’石,也有少数金属类的,其他的很少见。比如方言魂牌上的炼魔经,就是刻在一种不知名的材料上,但方言可以肯定,那应该也是用某种‘玉’石炼制而成,只是其品阶可能极高。

    可是木属‘性’的‘玉’简倒是从未见过,而且这块木简好像也太过结实了,竟然比法器还硬,这让方言匪夷所思之余,却是由衷地的高兴,因为越是这样里面的内容才越有价值,否则为何要用这么高级的材料来刻印。

    烈火之后不一定是真金,而是比它贵重无数倍的宝物,尽管只有半截照样弥足珍贵,方言‘激’动不已,捧着这半截木片用神识看了起来。半天过后,方言长出了一口气,脸‘色’因为‘激’动而微微泛红,眼中的一丝怅然又显得有些遗憾。

    这是一部用古篆文书写的功法,这种文字方言以前略微研习过,借助一本凡人书写的书籍逐渐粗通,将这篇功法也看了个大概。虽然里面一些紧要处方言并未读通,而且这枚木简只有半截,后半部分遗失,让方言理解起来感觉有些生涩,不过这是一部什么功法倒是完全‘弄’清楚了。

    整篇功法就是一部炼神术,是一种非常少见的锻炼神识的法‘门’,用非常材料记录的东西果然惊世骇俗。以方言以往的认知,神识是‘精’神类的虚幻之觉,玄而又玄,与修士神魂直接关联,与眼耳口鼻等五官类似,托于‘肉’身却可以感知世界,故而谓之神赐之物,因故得名为神识。

    诸如此类的修炼之法往往都十分玄奥,方言以前就曾听说过目力术,是一种修练眼力的功法,据说修炼到极致可以远眺千里,令人瞠目结舌又心生向往,可是功法太难得。而涉及到神魂的也有,像那魔修曾经修炼过的元神之法,在练气期就修得元神,说出来都令人难以置信,其法‘门’就更加难得。

    而神识类的修炼功法,在这些法‘门’之中当属最为难得,原因就是没有什么可供借鉴,可以用来参照创立功法的灵物难以寻找。这还要从人族的修炼起源说起,据说人族最早的修炼,无论功法还是法术,都是向妖兽学来,然后再根据人族的特点加以删改,在经过百万年的去芜存菁,才逐渐发展成如今形形‘色’‘色’的各类功法。

    这其中种类最多最全,功法法术最为完备的,往往都是人族周围那些妖兽中最常见的,几乎每一种人族的法术,都可以在不同的妖兽身上找到,再通过人类的不断完善,威力变得更为强大,渐渐将妖兽这个“老师”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而修炼神识的功法正是因此,种类才非常稀少,原因就是妖兽的神识远不如人类,一般来说同阶的人族修士神识都要超过妖兽,而且也很少听说有哪种妖兽会修炼神识,缺少妖兽这个“老师”,炼神类功法自然就非常稀少。

    拿着半截木简,方言兴奋的哈哈大笑不止,站在水边的青石上如狂似癫,连修炼神识的功法都可以得到,这灵兽山的弟子也太大方了,追着赶着也要把礼物送来。

    虽然其余的东西全被火霹雳给炸毁了,但是有此一样就可以抵得上全部,再说方言还捡了他几个袋子,让那人念念不忘,一直嚷着要方言还给他,说不定也是什么好东西。

    拿起几个袋子,方言一一查看了一遍,却一脸失望,并没有看到对自己有用的物品,就是几个装着灵兽的袋子,里面的灵兽可能已经认主,而它们的主人已被方言炸死,它们自然也没有命在。只有一个蓝‘色’的袋子有些不同,里面装的东西也不一样,全部都是妖兽的生魂,恐怕这就是灵兽山的特产摄魂袋。

    依着方言的‘性’子,本来是要把这些兽魂全部拿来喂魂牌,可是想了想还是没有这样做,这灵兽山弟子如此紧张这几个袋子,只怕就是因为这个摄魂袋,虽然现在他看不出是何原因,等以后说不定会派上用场,现在还是先留着。

    随后方言将这几个袋子放好,拿起半截木简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累了就小心地将神视探出去,看看能否再捡到什么好东西。

    突然间方言惊得坐起身来,原来有人正在向这边挖掘,将这些被炸塌的‘洞’‘穴’清理出来,好像是要找什么东西。这让方言立刻变的紧张无比,一定是黑衣修士二人,只怕这两人还不死心,想要到这里寻找他们死后留下的财货。

    方言最担心的还是黑衣修士,这人看不清来路,而且给方言的感觉十分危险,对于魔修方言总一种复杂难明的感觉,他们的功法诡异难测,往往会有出人意料之举,让人无从揣测。除此以外,方言还有些担心自己藏身的蓝‘色’珠子被他们无意中挖出来,若是那样就只能拼死一战了。

    躲在空间里,方言并不敢无所顾忌地放出神识,那黑衣修士能够轻易地发现他所穿的隐身斗篷,必定也是神识过人之辈,所以方言只能偷偷地看上一眼就赶紧缩回来,做得非常小心。

    此时在‘洞’中挖掘的正是那两人,为了找到一点线索,不至于费了半天劲却空手而归,在黑衣修士的鼓动下,二人只是略微恢复了一下伤势,就开始将这条‘洞’‘穴’清理出来,不放过其中任何一点蛛丝马迹。

    爆炸过后,‘洞’‘穴’中散落的都是碎石和浮土,挖掘出来很是轻松,但二人却显得很有耐心,每次挖取出来的石块和杂物都会仔细地清查一遍,唯恐漏掉一点可能的线索,就连那些法器碎片和焦黑的妖兽血‘肉’,都一点点地收进一个储物袋中,看的方言非常揪心。

    二人一点点地越来越靠近方言所在的地方,此处就是当时火霹雳爆炸之处,‘花’衣修士和那只血蜈,以及他的随身物品被炸碎后,全部散落在周围,被土石埋着到处都是,随手一挖就能够找到。而此时方言则显得更加谨慎,每次间隔很长时间,才敢将神识探出去一丝,很快就会收回来。

    那黑衣修士似乎有所感觉,却又看不出哪里有何异常,将附近各处仔细查看一番之后就停止了挖掘,因为他的同伴已经找出了原因。

    “师兄,肯定是火霹雳造成的,那人定然是个疯子,在这么狭窄的‘洞’中竟然催动此物,就算有十条命也扛不住,幸好我们离得远,否则生死难料。”那人一脸后怕地说道,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火霹雳,这人如何会有此物,如此大的威力只怕炼制也是不易,师弟可知此物的来历么?”

    “好像此物只有地火宫的人才有,听说是这家宗‘门’自己炼制的,从来不对外人出售,就是‘门’中弟子只怕也很难‘弄’到,威力着实不一般。若是师弟也能‘弄’上一颗就好了,这等杀器用来保命可是好东西,像这人胡‘乱’使用,简直是‘浪’费,还把小命给送了,着实可惜。”那人一边说着一边啧啧有声,一脸的垂涎之意。

    “地火宫?只是他们才会有,那就好办了。师弟莫急,东西再好也是有价钱的,凡事总可以商量,师兄就不信会有人和灵石过不去,只是要想些办法接近这个宗‘门’的弟子才好。”黑衣修士一脸笃定地说道,对此物他也有些兴趣。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