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三章 灵兽山
    “御兽师,这下麻烦了。.xshuotxt.访问:. 。 ”方言心头一沉,在南越据说最不能招惹的有三种人,第一是阵法师,尤其是在阵法师的地盘上,不死都会‘弄’个半残。第二是炼器师,各种宝物层出不穷,若是还懂得炼制火霹雳那样的一次‘性’大杀器,有多少条命都会填进去。

    而第三种就是御兽师,真正的御兽师方言没有见过,只看到了半吊子的青鸾,凭借一手野路子的御兽术,竟也能将不少妖兽调教的服服帖帖。若是用来对付同阶修士可谓轻松至极,只需将麾下的妖兽尽数放出,玩的是群攻战术,以多打少,非常难对付。

    眼前这位恐怕是真正的御兽师,身上满是袋子,也不知装了些什么,只凭他随手间放出的这只虎妖,就令方言大感头疼。这头虎妖一看等级就不低,而且这类妖兽大多是以攻击力见长,再加上背生双翅行动如风,极难防范,现在这虎妖就轻松地站在半空,左飞右纵如履平地。

    “杀!”随着此人一声断喝,虎妖倏地从半空向方言扑来,黑煞立刻伸出双爪,狠狠地向着虎妖拍去,“砰”的一声,一魔一妖就硬撼了一记,只见那虎妖有些吃痛地伸了伸前爪,而黑煞也不好受,蹬蹬倒退了几步,前爪上渗出了一缕血丝。

    这人惊讶地看了黑煞一眼,随即嘴中叽里咕噜地不知说了些什么,这虎妖立刻改变了战术,不再与黑煞硬抗,而是凭借着与生俱来的战斗天赋,围绕着黑煞上下翻飞,一有空隙就是一爪,攻击又快又狠,令黑煞空有一身蛮力却无从下手,很快就落入了下风,挨了这虎妖几爪,却一次都未得手。

    方言心中暗急,却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一直以来方言和魔宠在攻击和防御上,最薄弱的就是对空,从空中过来的攻击缺少有效的防御手段,而对手若是始终在空中,方言也没有太多办法攻击到,若是对手不愿纠缠腾空而去,方言也很难追到,在飞遁术上他也是平平,所以几乎每次得手之前都必须先困住对方。

    黑煞的缺点被此人立刻看破,改变策略之后的虎妖越战越勇,不过想要就此击败黑煞也不容易,魔兽的凶猛和战力方言还是颇有信心,此时也只能靠它先缠住这虎妖。而那人也未闲着,对方言的攻击接踵而来,一道飞爪呼啸着冲向方言,看上去像一只猛禽类的兽爪一般,飞速地朝方言的前‘胸’一把抓来。

    此刻方言好像反应慢了一拍,等到飞爪冲来才赶紧后退几步,在身前升起一面护盾,“咔”的一声脆响,飞爪击在护盾上,接着又发出了一道令人牙酸的声响,在护盾的表面划出了几道浅浅的白痕,借着飞爪的撞击方言装作抵挡不住,吃力地向后连续退了七步远。

    “哈哈,小子,如此嘴硬又有何用,乖乖的‘交’出灵兽,饶你一条狗命,还不快些拿来。”说完纵身向前,催动飞抓在半空划出一条半圆形弧线,反身又向着方言攻去。

    几击过后,这‘花’衣修士仅凭着一件飞爪,就将方言打得节节后退,不由得越发得意,欺身向前一步紧似一步,死死地压制住方言,不让他有任何反击的机会。而虎妖的攻击更是顺利,黑煞此时已无还手之力,只能被动地退向后方,不停躲避虎妖的犀利攻势。

    此时的场面十分难看,方言连一丝像样的反击都没有,完全是被这人压着打,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方言就会支撑不住,修为上的差距将会体现出来,长久的争斗,获胜的一方往往都是法力深厚的修为较高者。

    ‘花’衣修士嘴角微微上翘,这样场景对他来说司空见惯,不过一个炼气七层的修士,竟敢和他这名御兽师争斗,真是自不量力,比他修为高的都不知被杀了多少,何况是这穷乡僻壤中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子。

    正在‘花’衣修士得意忘形之时,一直狼狈不堪的方言一跃而起,大喝一声“爆”,紧接着这人身下的草丛中忽然飞起了一团团暴烈的火焰,直冲这人的全身各处袭来,打在这人的身上,传来一连串的爆裂声响。

    方言不知何时,竟然瞒过这人布下了符阵,将其引入阵中后忽然暴起发难,猛地将那飞爪用法盾撞开,法器长剑直刺这人面‘门’。被炸的有些晕头转向的‘花’衣修士连飞爪也顾不上,忍着剧痛飞速向后退去,被烧得衣衫褴褛的上身‘露’出了一件白‘色’的内甲,地爆符的威力也没能将它的防御破开。

    可是那件‘花’衣却被毁了,竟有数个袋子掉在地上,方言眼疾手快一把捞去,直接送入了蓝珠空间,管它是什么,只要能削减他的战力就行。

    “快住手,臭小子,你活得不耐烦了,那是我灵兽山特制的封灵袋,这你也敢拿,快快给我送回来,否则定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这厮一边嗷嗷怪叫,大声地对着方言呼喝,情急之下竟透‘露’出他的来路,让方言顿感头疼无比。

    “灵兽山,怎么会这么倒霉,竟惹上了他们。”灵兽山在南越国如雷贯耳,位列大宗‘门’之一,是一家以御兽术见长的宗‘门’,地处南越国最南端的大山之中,‘门’中豢养的灵兽无数。‘门’下弟子也大都以御兽术为主修,却很少在外行走,也不愿在人多的地方现身,喜欢与妖兽为伍。

    据说其‘门’中御兽师多如牛‘毛’,‘门’下弟子的御兽术亦是高明无比,每名弟子拥有三五只灵兽都是稀疏平常,不像其他修士,一只灵兽都当成了宝贝供着。与人争斗时优势更是明显,数只灵兽一拥而上,没有几人能招架得住,而且他们的御兽之法也颇为‘精’妙,与灵兽之间心思相通,战力由此倍增。

    在修仙界不时会传出一人独战数名修士的事迹,这其中最多的就是灵兽山的弟子,有如此多的灵兽相助,独自一人挑战数人亦为不可,由此可见灵兽山弟子的可怕,没有人愿去招惹这些整日与妖兽作伴的疯子。

    不过方言对灵兽山却是有切骨之恨,原因无他,当年他最好的朋友萧枫,就是在生死试练中死于灵兽山修士之手,今天又‘欲’杀人抢灵兽,新仇旧恨一同爆发,下手也就更加无所顾忌。

    方言御使着长剑一刻不停地攻击这‘花’衣男子,眼神却是偷偷瞄向那只‘花’斑虎妖,而面前那人吃了大亏之后再不敢小视,取出一块龟甲状的法器护在‘胸’前,一边骂骂咧咧地又放出一只妖兽,一条浑身乌黑的巨蟒,足有近十丈长,正要向着方言攻来。

    谁知攻势正盛的方言突然飞身急退,还没等那人高兴片刻,忽然冲到‘花’斑虎妖的身后,又是一连串符箓挥洒过去,不知何时手上还出现了一柄短刃,一跃而起奋力斩向虎妖。被动挨打的黑煞也不知哪来的凶‘性’,竟死死抓住了虎妖的一只前爪不放,几道藤蔓也悄悄缠绕过去,原来方言早就在打这虎妖的主意。

    “咔”的一声,‘花’斑虎妖跟着发出一声惨叫,背上双翅被方言生生砍折一只,斜着身子掉落下去。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方言早就在暗中让黑煞步步后退,就是为了这致命的一击,前面对那‘花’衣修士的各种攻击,也是为了这一击做准备。

    失去了双翅的虎妖再无先前的灵活,再加上已有数根魔藤刺入体内,与黑煞贴身‘肉’搏它又哪能占到半点便宜,在黑煞和魔藤的夹击之下,数息之间就被分食一空。

    ‘花’衣修士哇哇大叫,灵兽被杀有如钻心之痛,恶狠狠地对方言喝道“好你个小魔头,竟然杀我灵兽山的灵兽,准备给它陪葬去吧。还有那几个袋子,速速‘交’出来,否则我得不到,也会将它们统统放出来,看看谁先死的难看。”

    那几个袋子里到底有什么,怎么此人总是念念不忘,还有他一口一个灵兽山,想要用灵兽山的威名吓退方言,哪知方言偏偏不吃这套。

    不过方言也不想落人口实,冷笑一声说道“灵兽山可是名‘门’大派,怎会有道友这般不知羞耻之人,抢夺我等散修的灵兽,传出去也不怕人笑话。分明是你这贼人冒充灵兽山弟子,败坏人家宗‘门’的名声,还敢在这里大言不惭。”

    ‘花’衣修士闻言气得满脸红紫,一发狠催动起功法,准备放出那几个袋子里的妖兽,谁知片刻之后大惊失‘色’“你这魔头,到底用了何种邪法,竟然将那几只封灵袋都隔绝了,快快‘交’出来,饶你一条狗命,你那只灵兽我也不要了,还不快些拿来。”

    这厮真的急了,事到如今他也知道方言的难缠,一身诡异的手段不说,竟然能凭空让几只封灵袋消失无踪,一点印记都感应不到,也不知他是如何做到的,现在他越发认定了方言就是一名魔修,而魔修的诡异难测一样令人头疼。

    虽然不知那几只叫做封灵袋的东西是什么,可这人如此着急地想要回去,可见必定是好东西,吃进方言肚子里的东西,何时见他还回去过。再说它们已经在蓝珠空间,那里用神识可以收进去,却不能用神识放出来,总不能当着这人的面进入其中,要方言‘交’还又怎么可能。

    “道友似乎‘弄’错了,一直以来都是道友想要在下的东西,还要对在下喊打喊杀,现在看来事有不谐,就想收回几样东西全身而退,这天底下那有这样的道理,真以为自己冒充灵兽山的弟子就无所不能吗,不想死就滚,那几只袋子就当是你冒犯在下的赔偿了。”方言一脸戏谑地说道,若非能力有所不及,真想直接收拾了他。

    “好好好,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本不想杀你,却非要‘逼’我,看好了小子。”虎妖被杀让他知道了方言实力不俗,再让妖莽上去毫无意义,只见他口中念念有词,一只巨大的飞天蜈蚣从他身后升起。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