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一章 逆袭
    “离火‘门’的狗贼,简直卑鄙无耻,快快放了我等几家宗‘门’弟子,难道尔等想要开启宗‘门’大战吗?”领队前来的一名修士破口大骂,上千的弟子有大半陷落其中,怎不让他又急又气,‘精’心策划的偷袭彻底失败。,最新章节访问: 。

    “哈哈,原来是地火宫的火桓道友,要说卑鄙无耻我离火‘门’可是万万不及,竟然费尽心机向我‘门’安‘插’内线,妄图破坏大阵,不知此举可否算是光明正大。多亏我家师兄神机妙算,否则还真要中了尔等的‘奸’计,亏你还有脸说得出口,哼!”阵内一人突然升起在半空,听声音像是离火‘门’长老暮云子,就是那位处罚方言十万灵石的主事葛存新。

    “你,原来是暮云子道友,没想到你亲自坐镇,难怪难怪,只怕此事早就被你们发觉了吧,玩出这等‘欲’擒故纵的把戏,不觉得太过分了吗。闲话少说,这些人可都是我等几家宗‘门’的弟子,道友不会认为这些人也是可以随意处置的吧,依在下看还是现在放回的好,免得伤了几家的和气。”地火宫的火桓子口气渐渐和缓下来,毕竟数百弟子在人家手上,此时嘴硬又有何用。

    “嘿嘿,火桓道友还是这般‘性’急,且不说这些人攻击我离火‘门’控制的矿区,触犯了我等几家数千年来共守的协议,只此一项将他们就地打杀也无不可。再说了此事也非在下一人可以作主,定要我家掌‘门’师兄示下才行,道友还是回报各家掌‘门’,对我离火‘门’拿出些诚意来,你我都是宗‘门’的长老,何必在这里逞口舌之勇。”

    听闻此言,火桓子也冷静了下来,此时的确是他们有错在先,暮云子此言不无道理,而且听慕云子的口气,也没有把路完全封死,还有回旋的余地。再说此事又非他一人策动,得了好处几家宗‘门’共享,现在出了事也该几家分担才是。

    随后二人开始传音,说的话在场诸人就听不见分毫,这是筑基期修士才能修炼的法术,叫做传音入密之术,只有神魂之力足够强大才能做到,旁人根本听不见他们在说些什么。

    一刻钟过后,火桓子脸‘色’‘阴’沉地转身离开,大手一摆,侥幸逃脱的数百残兵败将灰溜溜地跟着他走了。而这边的慕云子却是“嘿嘿”冷笑几声,大声说道:“将这些胆敢进犯的匪徒抓起来,统统关入牢中,不可随意虐待打杀,等候宗‘门’的命令。”

    随后又向着在场众人说道:“今日之事,本长老定会为诸位请功,今日多有辛苦,今后几日仍不可有半分懈怠,想来他们的反扑即刻就会到来,诸位还需用心守卫。相信一切都会是值得的,诸位就等着宗‘门’的奖赏吧!”

    众人一听立刻欢呼不已,这场大胜让他们信心倍增,俘获了如此多的外宗修士,想来再组织这样的攻击没那么轻易。此外还有大笔的奖赏可拿,不说宗‘门’的奖励,单单是俘获的这些修士随身携带的储物袋,就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在场之人都可以分得一杯羹,想想都令人兴奋。

    而那些被俘的弟子,听到暮云子口中的“匪徒”二字,一个个变的脸‘色’灰白,慕云子故意不点明他们宗‘门’弟子的身份,而是将他们视作匪徒,那对他们的处置就可轻可重,这些人的生死也就在别人的一念之间。

    护矿大阵依然升起,完好无损地护卫着庞大的矿区,怀着必胜之念前来的偷袭队伍,此时早就远远地离开了矿脉周边,灰头土脸地回到各自所在营区。祝长生运气不错,大阵消失时他略一犹豫,并未跟着众人杀上前去,本就停在靠近外面的地方,等到大阵复起时他反应极快,竟成为少数从里面成功脱逃的修士。

    说起来真是祸福难料,本以为错失良机而懊悔的停顿,却成为他大难不死的契机,祝长生也不由得感叹自己的福运。可他还是有几分不满,当时两位筑基期修士的对话他听出来了,也就是说那位他所痛恨的师弟并非一去不回,而是其中还有转圜的余地,说不定哪天他就没事人一样又出现在他面前。

    “决不能如此轻易地放过他,就让他永远留在离火‘门’好了,看看秦守义有何妙策。”想到这里,他拿起平时联络秦守义的传讯符,打上一行讯息,随后耐心地等待着。

    此时方言正躲在树林之中,之前的那一幕看得清清楚楚,此刻心里正说不出的后悔,早知事情是这样,当初又何必费心费力,冒着生命危险逃出阵中,现在可好,现在想要回去怕是不能,莫说晚上回去守阵的弟子是否会放行,此时回去的原因又如何与那些守阵的弟子分说,看来只能在这里呆上一宿。

    就在万分懊悔之时,储物袋中得自秦守义的传讯符突然发来一道讯息,正是三天前与他联络过那名地火宫弟子,方言不由的惊奇,此人倒是好运道,竟然躲过了方才的围捕,脱险之后立刻就来联络秦守义,只怕没有什么好事。

    拿出传讯符一看,果然不是好事,这祝长生到了现在还念念不忘害人,当初和秦守义约定由他击杀的那名师弟,如今却被离火‘门’俘虏,他知道秦守义在离火‘门’内颇有些势力,想要借他之手谋害了那人。想来杀害一个俘虏而已,以秦守义的手段不难办到,只是其中的报酬恐怕还要好好谈谈。

    二人以前惯做此类事情,不管杀人越货还是抄家灭‘门’,只要所付代价谈得拢,从未把人命当过一回事,不过是些生意罢了。方言对二人的行径非常憎恨,既然此人好死不死地又送上‘门’来,说不得方言又要‘花’些力气将他打发了。

    随后的事情简单至极,方言模仿秦守义的口气,随口说到这树林中来商议,那祝长生竟然满口答应下来,不足一个时辰方言就见到一名修士悄悄到来。这片树林正处在大阵边缘,以前也曾是双方弟子常来之处,只是最近少有人入内,想来这祝长生对此地也不陌生。

    方言催动隐身衣,仔细观察着一路走来的祝长生,发现此人身后果然没带着别人,只是自己孤身一人前来,看来他和秦守义之间关系莫逆,彼此间还算信任。不过既然是做这等谋害同‘门’的事情,也不方便带人一同前来,只是此人来得实在够快,有些急不可待。

    “真是想找死赶都赶不走,这等人渣杀一个少一个,算是为修士们除去一大害。”方言暗自叹息一声,此人练气八层修为,在宗‘门’弟子中也算是不错的,若是正面对上,少不得要费一番手脚,可现在以有心算无心,方言有的是办法让他中招,就故意‘弄’出些许声响,单等那人闻声而来。

    “秦兄,是你吗,小弟在此,何不出来一见。”方言以前并不认识祝长生,这人和秦守义扮相有些相似,也是一副书生模样谦谦君子的装束,若非对他有所了解,哪里想得到此人的歹毒。

    说着话,祝长生慢慢走了过来,一边还不住地打量着四周,心里面也不住地嘀咕,怎么今日这秦守义‘弄’的这般神秘,人都来了却不肯出来相见。

    正在想着,突然脚下一道藤蔓席卷而上,瞬间就将他的下半身裹住,祝长生脑中霎时一片空白,实在不知此刻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而这显然也不是此处生长的怪异藤蔓,在这片树林中他也从未见到过。

    “秦兄,何故如此,我是祝长生啊,是我啊!”祝长生本能地取出法器,可是他怎么也不相信秦守义会借此机会对他下手,原因很简单,就是秦守义没有理由这样做,有谁会把生意上的伙伴无缘无故的击杀了,何况一直以来他们都合作得很好。

    祝长生法器在手,一边想要奋力挣脱,一边又胡‘乱’地用法器隔开那些席卷而来的藤蔓,满脸的不敢置信,他宁愿相信这是秦守义和他开的一个玩笑,可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魔藤的动作却是一点不慢,矿‘洞’二层之行让它收获不小,那只魔蟾的‘精’血大半都落入了它的腹中,实力大有长进,速度更是快捷无比。

    转瞬之间,祝长生的身体就被魔藤团团裹住,“啊”的一声惨叫声传来,魔藤的刺须已经刺入了祝长生的体内,此时一道黑影早已扑了上去,一把抓破他的外衣直向‘胸’口而去,正是早就等候多时的黑煞,速度之快让方言都有些跟不上。

    若是白天祝长生怕是不会如此不堪,再加上一切来的又是过于突然,凭借着身上的一件上品内甲的防御,短暂地阻住了黑煞的致命一击,而体内瞬间流失的气血更加让他完全慌‘乱’了,祝长生此刻只想着赶快离开,正要从储物袋中取出保命之物,一道血光闪过,祝长生感到自己全身的血液不受控制,跟着一身法力也运转不起来。

    方言最后一个出手,是因为与他的魔宠相比,他的速度是最慢的,不过他出手就是最强力的杀招,噬血魔剑如一道红‘色’闪电,深深地刺破了祝长生的内甲,从他身后刺入再贯穿而过,不等他拿出保命之物立刻就颓然倒下,如今方言的暗袭效率惊人。

    一枚魂牌突兀地出现,对这等恶人方言连其魂魄也不打算放过,金黄‘色’光芒闪动之间,隐隐传来了祝长生的惨叫之声,只是很快就被魂牌吞噬了,树林中又变得寂静无声。

    熟练地解下尸身上的储物袋,方言向着怀中一揣,然后又将一应法器全部收起,向地上干瘪的尸身打了个火球,整个动作也不过数息之间就完成了。随后方言小心地将这里略作掩饰,将附近打斗的痕迹一一抹去,这才催动隐身斗篷,又躲进了暗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