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五章 魔蟾
    转眼间攻守之势倒转,先前追着方言不放的秦守义,如今即将面对着方言的致命一击,而他用于保命的宝物已毁,一身的气血丧失近半,还被方言一击成重伤。.xshuotxt。 更新好快。

    不过这厮倒也狠绝,不管不顾自身的伤势,手持长剑纵身迎向方言就是一剑,完全不管防守,就是仗着内甲的防御,要和方言以伤换伤。这已经是博命的打法,摆明了就是死也要咬下方言身上的一块‘肉’,不愧是悍匪出身。

    这突如其来的一剑方言也没有想到,下意识地闪身一躲,可这也为秦守义让开了一条生路,以这厮的狡诈哪里还会错过,竟然立刻狂奔而去,任由自己的后背又被方言刺中一剑,一口鲜血吐出,脚下却没有半分停留,向着‘洞’中狂奔而去。

    方言立刻将法器一收,随即也追了过去,不敢给他半点喘息的时间。还是一追一逃,位置却完全颠倒,一名炼气六层的修士正在紧紧地追杀一名炼气九层的修士,说起来十分荒谬,而此刻却在这‘阴’暗‘潮’湿的‘洞’窟中出现,二人都拼尽了全身的气力。

    这一切来得实在太快,几乎在瞬息之间秦守义的优势就‘荡’然无存,到现在他都有些不敢置信,怎么亡命而逃的那个人会是自己,还到了如此凄惨的地步。秦守义咬牙切齿,心说等我摆脱追杀,找到一处地方恢复过后,到时再看是谁来追杀谁。

    ‘洞’窟并不开阔,四下都很‘潮’湿,头顶不时有水珠滴落,湿滑崎岖的地面并不方便行走,而已经没有退路的两人却不管不顾,在‘洞’中踉踉跄跄地跑着,速度却不减半分。

    相比而言,这样的环境对于方言来说制约更少,别忘了方言以前还曾修炼过暗夜风行这等顶级的凡人功法,本身就在身法上有过人之处,而在这狭窄崎岖的‘洞’窟之中正好可以施展,所以修为上虽然差距很大,可在速度上反而略胜一筹,追的秦守义眼看就要走投无路。

    这时秦守义恍惚间见到身前不远有一个暗‘洞’,情急之下竟然就这样钻了进去,也不管这暗‘洞’中有什么。方言自是紧追不舍,瞬间就来到了这里,正待略作察看之后也要进入时,就听见一声惨叫,随后里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悉悉索索之声。

    里面有妖兽,方言一个‘激’灵闪身向后,数息之间就退出了十余丈远,只见那处暗‘洞’忽地冒出了一只巨大的蟾蜍,一身黑‘色’的坑坑洼洼表皮上,裹满了看上去黏糊糊的体液,四肢和头颈两侧还长着尖刺一样的刚‘毛’,一双拳头大小的血红巨眼冰冷地盯着方言。

    魔蟾,方言在妖兽图谱上曾经看到过,被列为十大毒物之一,攻击手段暂且不说,只其喷‘射’的毒液就令人胆寒,传说沾之立毙,除非法力高深的修士,像方言一般的炼气期修士根本就不敢近身,否则后果堪忧。

    这里怎会有如此毒兽,那秦守义一头撞去不用说已经毙命,而方言也不愿招惹,立刻返身就跑。可令方言奇怪的是,那魔蟾并未紧紧追来,只是出了暗‘洞’一会儿就回去了,任由方言逃窜。

    找了一处地方,方言躲进了蓝珠空间,吞下几粒丹‘药’后立刻调息打坐,刚才对付秦守义的一连串动作让方言消耗不小,先要恢复一番再作打算。

    其实方言此时可以认定那秦守义已死,不过他还是有些不放心,担心与那魔修一样还有什么保命之物,总想亲眼看看这厮的下场。这等穷凶极恶之辈,是方言修炼以来所见到的最为歹毒之人,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必定会打中对手的要害,对他老练毒辣的谋算方言还真有些发怵,若非自己有几样逆天的手段,只怕早就着了他的道。

    再者对魔蟾方言也有几分心动,这妖兽是毒物不假,而且毒‘性’惊人,可正因为如此,也让它成为了令众多修士趋之若鹜的宝物。妖兽‘玉’简上就说过,魔蟾通身是宝,毒囊是炼制各种毒丹毒‘药’的上品材料,对修炼用毒之道功法的修士更是必得之物,而魔蟾的毒囊本身还可以炼制成法器,令人防不胜防。

    毒牙和刚‘毛’的用处也不小,用于炼器都是上品的灵材,而它的一身血‘肉’和粘液更是难得,可以炼制成高阶的解毒丹,据说可解百毒,是十分珍贵的炼丹灵‘药’,一只魔蟾算起来,总的价值只怕不逊于二级妖兽。

    魔蟾令人印象最深的是毒‘性’,除此以外到没有听说还有什么特别的手段,如若仅仅是毒‘性’超强,其他方面并不出众的话,方言倒是想要试上一试,所依仗的无非就是魔藤,好像它对于这类的攻击并不惧怕,反而总是被当成了美味。

    而且这魔蟾看起来不想离开巢‘穴’,往往都是有原因的,十有**是里面有什么让它割舍不下,这让方言更加兴趣大增。虽然它是放过了方言,可方言却不准备放过这只魔蟾,既然遇上了,说什么也要试试再说。

    在这之前他还要做些充足的准备,只见他拿出一枚隐身符向身上一拍,然后在这个‘阴’暗的‘洞’窟中进进出出,如同鬼魅一般忽来忽去,半时之后才消停下来,悄悄地潜到了魔蟾躲藏的暗‘洞’前面。又把前后关节处想了一遍,这才‘摸’出几张符箓,随手‘激’发一枚“轰”地打入其中。

    方言转身跑到不远处,等着魔蟾出来。不多时,那只硕大的魔蟾恶狠狠地冲了出来,一看还是先前那个小小的修士,立刻变得怒不可遏,对着方言猛扑上来。

    对此方言已有准备,正待再次‘激’发一枚符箓,引着这魔蟾进入自己的圈套,忽然神识中若隐若现地飞来一物,速度极快地向着方言的‘胸’口而来,让方言不由大骇,身体本能地扭动闪躲了过去,再顺势转过身子沿着‘洞’壁上下飞速逃窜。

    看来还是小看了这只魔蟾,刚才也不知道这魔蟾是如何攻击到他,速度实在太快根本就看不清,方言虽然勉强避开了,却也被几滴毒液沾到身上,方言穿着的法衣上立刻出现了几处黑斑,足有杯口大小,这毒‘性’让方言不由动容。

    这还不是魔蟾刻意发出的毒攻,只是在攻击时不小心滴落的几点毒液而已,竟然毒‘性’也是如此之强,就连方言法衣下穿着的锁甲法器也被侵蚀到了,若是直接面对魔蟾喷‘射’的毒液,不知道魔藤能否应对下来。

    好在这魔蟾灵智不高,这次也是和上一次一样,只是把方言驱逐出‘洞’口就不再理会,并没有追来,仿佛那里面有什么非常要紧的东西,令魔蟾不愿离开的太远,这让方言越发兴趣浓厚。

    又恢复了片刻,方言歪着脑袋想了想,还是下决心试验一下魔藤对这毒液能否吸收,若是可行这魔蟾的威力就消减了大半,否则方言还是趁早离开的好,莫要被贪‘欲’‘蒙’住了眼睛,为这该死的秦守义赔上了‘性’命。

    在‘洞’中又是一番布置,方言轻车熟路地再次来到暗‘洞’的‘洞’口处,这次他没有立刻‘激’发一枚符箓丢进去,而是在‘洞’口先布下了一个符阵,等那魔蟾出来时阻击一下,这妖兽的速度实在太快,方言可不愿又被它打上一些毒液。

    很快再次被‘激’怒的魔蟾冲了出来,一对铜铃大眼因愤怒变得更加血红,见到方言立刻扑了上来,速度比先时还要快上几分。好在方言准备充足,这魔蟾刚出‘洞’口,就听见“轰隆隆”的几声炸响,一连十余道火属‘性’中阶符箓爆裂而出,让魔蟾飞奔的势头立刻一阻,慌忙躲入‘洞’中。

    而方言却不紧不慢地退出一段距离,等着这妖兽出来,片刻之后愤怒的魔蟾从‘洞’口窜出,犹如一道黑影,几个闪动之间就快要接近了方言,速度身法奇快无比。方言对这妖兽的速度也是极为忌惮,眼见着一道黑影冲出立刻就返身奔逃,十分灵巧地向着‘洞’外奔去。

    魔蟾这次像是被彻底‘激’怒了,离开暗‘洞’‘洞’口之后并未立刻又回去,而是急速追赶上来,这次说什么也要给这个不自量力的人族一个教训,这样没完没了的‘骚’扰就连修士都受不了,何况是妖兽。

    刚追没有多远,这魔蟾忽然感觉数根纤细的藤蔓缠到了身上,本想随意挣脱却没想到这藤蔓韧‘性’十足,让它的身形为之一顿,随后又有数十道藤蔓一起攀附上来,瞬间就将这硕大的妖兽缚住了大半,还有一些藤蔓此时猛地扎入它的‘肉’身,这魔蟾就感觉到一身气血在飞速地流逝。

    就算这妖兽灵智再低,对危险的预知本能还是让它一下清醒过来,口中大量的毒液喷向这些藤蔓,身体随之奋力挣脱。也是这只魔蟾的妖身庞大,魔藤再快也没可能一下就将其完全缚住,而在毒液喷出之时,这魔藤仿佛是找到了难得的美食,竟然放松了对魔蟾的缠绕,转而吸食起大团的毒液来。

    魔蟾顺势挣脱了藤蔓的绑缚,一个纵身飞出数丈远,然后头也不回地跑回了暗‘洞’之中。远远看着的方言气愤不已,他正在那里等着魔藤将其完全缚住,好上前来给它致命一击,没成想这魔藤对魔蟾的毒液还不是一般的喜爱,见到之后就没命地吸食起来。

    方言虽然气愤没能一次建功,却也放下心来,这令人生畏的毒液竟然是魔藤的最爱,那就好办多了,只需小心防范这魔蟾的快速袭击即可。随后方言信心十足地再次来到暗道口,将黑煞也招了出来,准备将这魔蟾一击制服,毕竟它等级也不算太高,一级顶阶的样子,还不是二级妖兽,只是毒‘性’十分了得。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