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五章 符文玉简

第一百八十五章 符文玉简

作品:仙途凡路 作者:雁过随风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方言想了想说道:“炼气期修士用的,这个在下倒是有几个,不过坦白的说,道友的这些东西能值多少,在下真的不清楚,就用三个丹方来换如何。.xshuotxt..只是在下的都是一些普通的丹方,高级些的怕是没有。”

    “三个!行,三个就三个,在下初学炼丹,得了高级的丹方也没有用,有常用的就可以了。不过金疮丹和练气丸之类的在下已经有了,其他的道友看着给吧。”

    丰臧岳倒是很好说话,主要是没想到这几样在他看来犹如垃圾的东西,竟然还能换回三个丹方,本来他预计能换回一个就算很好了,这方言还真是个不错的人。

    随后两人就爽快地‘交’换了,方言给了他清气丹、青灵丹和益气丹的丹方,除了清气丹另外两种都是炼气中期用的丹‘药’,在坊市中比较常见,可丹方并不容易得到,别说丰臧岳所在的小家族,就连离火‘门’也不会轻易‘交’给‘门’中的弟子。

    丰臧岳显然十分满意,喝着酒就把当年误入那处地方的事情详细地说了一遍,就连所在的方位和地点也说了,对方言没有任何隐瞒,反正这么多年过去,那里已经不剩下什么,但是对方言来说多了些线索,可能会对他研习制符术有些帮助。

    用罢酒饭,方言告辞离去,本想到纪明处坐了一会儿,却不料他和一帮人喝酒去了,到现在也未回来,想来是去喝庆功酒了,今天的‘交’换会确实值得祝贺。

    方言只好独自回家,一路上神识大开,经历了上一次的暗袭之后,方言在自己家‘门’口也不敢大意,而且是沿着附近人多的地方,绕了个不大不小的路回到了山峰上。

    刚一进‘门’,就见青鸾在客厅中等着他,方言冲她歉意地一笑,连忙将买来的‘玉’简抛给她,也不等她看就拉着她一起来到了浴室中。尽管方言手头可用的汤‘药’已经作用不大,可他还是坚持每天浸泡汤‘药’,能够积累一丝也不愿放过,经年累月就可以积少成多,灵力上增长乏力让他把更多的希望放在了炼体上。

    等到把每天该做的做完,看看时辰还早,方言就独自来到了书房中,把从丰臧岳手中换来的东西全部放在书桌上。一枚符版、几张符皮、一枚‘玉’简,还有几样制符材料,都是一样的古旧,看颜‘色’就知道有不短的年头。

    方言先拿起那块符版,感触着其上的凹凸印记,一道道符文就了然于‘胸’,水龙符,即使方言从未制作过,可其中的少数符文对方言来说却并不陌生。术法相通,单单描摹出这些符文还不够,没有对水龙术熟练地掌握,一样很难制作出真正的水龙符,接下来方言就要将修炼的重点转向水龙术。

    这块木制的符版历经千年而不朽,从材质上看像是千年沉水樟,纹路细密表面光滑,触手感觉有一丝‘阴’凉,这种水生的灵木最适合制作水属‘性’的符版,让使用者在制符时运用灵力更加顺畅,对成符有些帮助。

    在符版的背后还刻着几个小字,不注意看不出来,是几个篆体小书,“清阳子制”,恐怕是这枚符版的制作者了。而在自己的作品上打上名字,这也是数千年前修仙界的通行做法,那时只要是制符师之类的炼制师,就有资格留下名字,而一些出名的大师作品,卖价更是远超旁人,同样的东西只要出自大师之手,价格上翻番是常有的事。

    现在的修仙界也保留了部分这样的传统,不过只有成名的大师才会这样做,普通的炼制师打上名字也只是徒增笑柄,究其原因怕是整体制作工艺下降的缘故,还有现在的炼制师资格也要容易得多,基本上掌握了一些技巧,炼制出了几个像样点的东西,就可以到商盟获得称号,导致现今各种“师”泛滥成灾,甚至沦为一些宗‘门’评价弟子的标准,

    比如离火‘门’就有这样的规定,只要获得了炼丹师之类的炼制师称号,就可以直入内‘门’成为内‘门’弟子。曾经在行业中至高无上的师级称号,竟然成了一家小宗‘门’晋升内‘门’弟子的先决条件,不知数千年前的大师们会作何想。

    方言有些恶趣味地想到,若是他日自己考上了制符师,也在制作的符箓上留下几个字,“方言出品,信誉保证”,嘿嘿,不知到时卖的怎么样。

    符版还是要等自己水龙术进展之后,才能派上用场,方言将其放在一边。随后又拿起了几样制符材料,细细的端详,虽然这些东西早已灵气流失严重,跟普通的凡物差不多,可是还能从其中看出当时的制作工艺,对方言以后制作材料时颇有助益。

    最后方言拿起了那枚‘玉’简,好奇地看了起来。里面大部分地方依旧是灰‘蒙’‘蒙’一片,什么也看不到,这枚‘玉’简的功用只怕丰臧岳也研究过不少次,看样子他至今也不见端倪。

    那处唯一可以看见的地方,全是由各种纹路形成,而据丰臧岳所说这枚‘玉’简是和其他东西一起被发现的,那就是制符有关的东西无疑。那些灰‘蒙’‘蒙’的地方倒像是被禁制遮盖,既然是传下了‘玉’简,可为何又把大部分的地方给盖住了,只留下小小的一部分,这样做又是何意。

    难道这枚‘玉’简里记载了一种高深的符箓制法,可方言没有听说哪种符箓制作会如此的繁复,虽然大部分地方看不到,可只凭估算这枚‘玉’简记载的内容之多,若真要完成制作,只怕非人力可为,方言就不信这清阳子会如此逆天,只看他留下的其他物品,方言也不相信‘玉’简中记载的是一种符箓制法。

    可这东西到底是什么,难道是符文么,这倒是有可能,那些看似毫无规律的‘乱’纹,可不就像是一些符文。这让方言想起了一些古书上的记载,以前的人修习符箓之术,都要从基础的符文开始,待‘花’费多年时间,‘弄’清了各种符文之后才可下手制符。

    而现今则不一样,都是直接从画符开始,上来就提笔制作符箓,从临摹到**制作,熟能生巧,想的最多的就是熟练度和成符率,没有谁会从最基础的符起,都是想着今天修习,明天就可以成符赚取灵石,急功近利,谁还有那功夫去研究符文,想着以后的制符大道,还不如赚来今日的快钱。

    再说一些高级符箓的失传,也助长了这种风气的蔓延,反正符文基础打得再牢,以后也派不上用场,与其空有一身功底到头来却无用武之地,还不如省却这个费时费力的阶段,直接从符箓上手,符文的练习就变得越来越不重要了。

    对于符文方言也没有修习过,练习制符他也是从符箓开始的,只是凭借他自悟的辨析术,在成符时取了巧,看似成符率不低,其实制符术并不如何。真正的制符术都应该从符文开始,只有对符文有了深刻的认识,才能理解符箓的成因和作用的原理,为日后研习更高级的符箓打下坚实的基础。

    道家师天法地之说,其实在符箓之术上体现得最为明显,按照符箓起源所说,符文是生于天地初开之时,自有成法成理成势,起于自然‘精’气、天地灵气,显于天地、山河、‘花’草、虫鱼,万物莫不有法,皆可自然成纹。符文就是师法天地,因势而作,生于万物,暗合天道,既包罗万象又简单质朴,符箓之术是为顺应天道之物,而止究其表却不究其理,实为舍本逐末。

    既然如此,方言就饶有兴趣地拿出身上的一些‘玉’简,这里面或多或少的都有关于符文的记载,方言就从最基础的几个符文开始,一个个的学习,然后再反复练习,融会贯通。待到掌握了一两个符文之后,再拿出那枚符文‘玉’简印证一二,把其中认得出的符文用神识勾画。

    山中无岁月,自从方言得到符文‘玉’简后每日修习不辍,除了忙于灵田之事,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了符文上面,连炼丹术都被挤占去了不少时间,符文进境也是惊人。两个月的时间,方言手绘的符文已有十个之多,这得益于方言数年的制符之道,一些简单的符文已经可以在瞬间勾画出来,而日常的修真用品和周围事物,方言也能从表象中看出几种简单的符文。

    这一日方言又拿出那枚符文‘玉’简,里面明亮的部分基本上都被方言认出来,这些看似毫无规律的杂‘乱’线条,其实正是各种隐藏其间的符文。这枚‘玉’简就是数千年前的符文教义,是制符师教导弟子和考问时所用,在当时可能只是制符师的基础教程。

    方言把新修习的一道符文,和‘玉’简中的符文进行了印证,这是一道双鱼纹,只见方言将神视探入‘玉’简,顺着里面几道熟悉的纹路刻画过去,只见得‘玉’简中明亮的地方忽然白光一闪,那些杂‘乱’的符文就像是瞬间活了过来,发出闪亮的金光跃然其上,游鱼一般在‘玉’简中翻转不定。

    很快又是一道白光,边上一小块曾经灰‘蒙’‘蒙’的地方渐渐显‘露’出来,和先前的那部分一样,划满了杂‘乱’无章的各式纹路,明显是比之前更为复杂的符文。

    这些灰‘蒙’‘蒙’的地方,是被高阶修士有意用禁制封住,没有能力破解前面的符文,后面就不会显现出来,这样做既可以‘激’励弟子求知的**,还可以避免好高骛远,一步步夯实根基,这位高阶修士的用心可谓良苦。

    新出现的符文方言一个都不认识,只是感觉到其中的深奥晦涩,与以前认出的符文相比,这些符文要复杂得多,不过方言却是一脸的热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