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和为贵
    接下来的事情,完全偏离了葛存新当初召集众人议事的目的,渐渐演变成了两家的修士在这里相互攻讦,越说越难听,各家在两名筑基期执事的带领下,狠狠地渲泄着平日里积累的不满,主题也从如何处置此事慢慢地变成了上次寒晶矿脉的分成之事。.xshuotxt

    尽管葛存新忍不住中途打断过几次,可只要两家有一人出头,讨论的主题又会回到矿脉之事上,不管离得多远,都会在不知不觉间绕了回去,可见两家在这件事情上隔阂之深。

    现在的架势谁都看出来了,两家这是铁了心要分出一个高下,早就憋足了一口气在这里等着,今天的议事正好给了他们一个难得的战场。其他人哪里还敢再说话,两家在宗‘门’中的势力都不小,谁都得罪不起,卷入这样的争斗完全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全部头一缩远远地躲在了后面,唯恐避之不及。

    就连另外两名执事也是如此,二人对望一眼就变得沉默不语。议事议成了这样谁也始料未及,这摆明了就是两家的争端,介入其中一个不慎就会落的两头不讨好,这些个活了一两百年的老怪物又岂能不清楚,此时就坐在位子上装聋作哑,一言不发。

    争论了几个时辰,葛存新看看众人也累了,连忙趁机宣布休会,待明日再议,一场旨在处置‘交’易会被袭之事的议事,就这样在喧闹声中草草收尾。

    葛存新心里也是分外憋屈,不过是处置个外‘门’弟子,怎么看也是小事一件,还没想着要追究其他人的责任呢,事情就变得这样棘手。自己再怎么说也是宗‘门’的长老,这些年面对宗‘门’里大小事情无数,从来不会感到这么无力,就不信办这点小事还真会在这里就卡住了。

    堂堂的慕云子长老还就是不信邪,当天晚上他就挨个地找了其余四名执事,一个个地和他们面谈。担任长老多年,早就人老成‘精’,当然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得罪两个家族,但是只要得到这几名执事的支持,他一样可以先把这件事办成,到时再来慢慢理顺其他的事情。

    几名执事在葛存新的面前倒还颇为谦恭,话也说得婉转漂亮,尤其是那两个家族的执事,一口答应下来,只要对方不出头,他们就一定不会吱声。葛存新心中大定,第二日一早就宣布再次召集众人议事,昨天的那些人又一次来到了议事堂。

    一开头倒还平稳,众人在议事时都是就事论事,虽然也有争吵,但都是围绕着如何处置一干责任人员,总算是没有走题,而方言自然首当其冲。

    可不知从何时起,局面又变得有些失控,说着说着重新又回到了昨日的场面,而且今天还更加‘激’烈,因为有不少昨日站在一旁没有介入的管事,今天却不由分说地加入了两家的阵营,双方愈加剑拔弩张,针锋相对地斗了起来。

    昨日还只是寒晶矿脉之事,今天却将两家几十年的事情也翻了出来,有些事情连葛存新也不甚清楚,只能坐看着他们闹得不可开‘交’。此时葛存新心中恼怒不已,看来昨日这两人不过是敷衍自己,回去后各自却在暗中做了不少手脚,想来是要给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却是不约而同地把自己给卖了。

    余下的两名执事坐都坐不住了,和少数几名未被卷入的管事们远远地站在一起,低着头静静地听着,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架势。

    葛存新更是恨得牙根痒痒,好歹自己并非普通执事,而是身兼宗‘门’长老,这些人竟然敢如此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还不就是身后有所依仗,即使如此,大家就撕破脸来又何妨。

    “够了!”葛存新大喝一声,一脸怒容地说道:“这里是议事堂,不是外头的坊市,诸位也都是有些身份之人,不是外面的普通弟子,这般作态成何体统!”

    议事堂里顿时安静了下来,葛存新站起身来,一身威压都不由自主地放了出去,站的靠前的几名管事都站立不稳,一连倒退了几步。

    葛存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恶声说道:“既然诸位都不顾惜脸面,那好,我就陪着诸位舍了这张老脸,现将此事上奏宗‘门’,让掌‘门’师兄来决断此事如何?”

    “上奏就上奏,我冯家哪容得这等小人恶意诽谤。”那执事脖颈一梗,一脸无所谓地说道。

    “好好好,你们可有意见?”葛存新险些气炸了肺,这都是些什么人,就凭他们也能戮力同心,共同守护这宗‘门’最紧要的一处要塞?难怪掌‘门’师兄在他临走前说出那样一番话,当时他还不以为意,现在看来还是掌‘门’泓云子看得透彻。

    随后的事情不出意料,在场诸人或爽快,或犹豫,总之都先后同意上报宗‘门’,由掌‘门’来决断此事。这样一来,一件小事就被闹的全宗‘门’皆知,丢的可不是他葛存新一个人的脸,而是营地中所有执事管事的脸面。

    接下来的三天里,营地里说不出的诡异,‘交’易会善后之事仍在继续,各家各户的损失也都清点完毕,离火‘门’承诺必定会赔偿相应的损失,就连‘交’易会也重新开了起来,只是规模比先前小得多。

    罪魁祸首方言的处罚也迟迟不见,这些天几乎所有人都在议论此事,那方言惹得暮云子长老大怒,不知会被如何,可几天过去却只闻雷声看不见雨来。

    方言的母亲林氏这几天异常焦虑,传闻中对于方言说什么的都有,但是结局都好不了,而且现在他又踪影全无,不少人竟然说是畏罪潜逃了,这让林氏如何都不肯相信。自己的儿子她是了解的,绝不是那种胆小怕事一走了之的人,可这几天她也没见着,又如何不会惶恐不已。

    这次的事情她当然知道,‘交’易会上自家的商铺也损失不小,他们是被抢劫的头一批,一开始时就被人冲进来,几个伙计瞬间被放倒,货物也被一抢而空。好在是人员没有伤亡,那天在会场的都是店中熟练的活计,做惯了生意,却没什么功法在身,被那伙人一招就制住,而那些人也只是抢走货物了事,却没有对几人狠下杀手,倒是让他们逃过了一劫。

    听说后面的几家还有人被打死的,想到这里林氏都有些害怕,方言可别出了什么事,还有宗‘门’的处罚也迟迟不下来,让她这些天心里都是悬着,日夜为方言担心。

    青鸾几人也好不了,在第一天就受了些惊吓,一群宗‘门’弟子如狼似虎地围上了山峰,‘逼’迫他们打开阵法,就要进来抓人。而青鸾几人哪里又见过这样的阵势,一时间手足无措,这伙人就强行攻打,谁知一两个时辰都没有攻破,最后还是纪明闻讯赶来,劝他们跟着走一趟,这才打开阵法被带到营地中过了一夜。

    担惊受怕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还是纪明为他们作保,才又回到了山峰之上,可是听到了方言的事情后却更加慌‘乱’,这几天也无心打理山上的事情,不时跑到纪明这里打探消息,却也没有人再为难他们。

    营地这边的奏请早就传到了宗‘门’,而宗‘门’里却迟迟不见回音,现在也不知掌‘门’是何态度,众人心下都是揣揣不安,也不知自身是否会被牵连其中。

    不过这几天倒是有一个消息悄悄地在弟子中流传,是一个那天进入了方言所居山峰的弟子传出来的,说是方言的灵植术出神入化,一座普通的山峰短短一年多就被他经营的宛若灵峰,各种灵草灵木遍地都是,连具体是什么灵谷灵果都被说的有鼻子有眼,真真假假也分不清楚,反倒再次坐实了方言灵植天才的名声。

    直到第三天下午,宗‘门’才有人前来传讯,竟然不是通过远距离传讯的方式,而是专程派了一人前来,手持一个数尺长的纸筒,一来就要求面见慕云子长老。

    很快,已经等得有几分焦急的葛存新立刻见到了来人,在他的住所只见来人‘交’给他一个纸筒,只说掌‘门’的手谕在里面。等葛存新一脸疑‘惑’地打开后,一时变得哭笑不得,都到了这种时候,掌‘门’怎么还有心情跟他玩哑谜。

    原来纸筒中竟然装着一副卷轴,取出来打开一看,上面还真是掌‘门’泓云子的手笔,不过却只写了三个字,“和为贵”,龙飞凤舞力透纸背,端的是一手好字。

    可这算是什么,他现在是遇到了难处,这次‘交’易会彻底办砸,于情于理都要处罚几个办事不力之人,却在这过程中遇上了不小的阻力,自己其实是问计于掌‘门’,怎么却等来了这么三个字。葛存新一时都傻眼了,这该如何处理,难道掌‘门’也有什么难言之隐?

    “不对,掌‘门’所言定有深意,不可能漫无目的的写几个字打发我,可这其中到底是何用意呢?”葛存新不由得苦思冥想,对着这幅卷轴怔怔地发呆。良久葛存新突然眼睛一亮,不由得暗暗佩服掌‘门’泓云子看得透彻,自己还真是急糊涂了。

    其实这件事演变到现在,已经不再是如何处理几个人的问题,其中的症结是家族矛盾。‘交’易会落得这般情形,很难说里面没有家族势力的‘插’手,否则附近还有哪个势力敢做出这样的事情,附近驻守的宗‘门’更不可能,他们难道就不怕离火‘门’同样的报复吗。

    真相已然呼之‘欲’出,远在万里之外的泓云子,只怕已是‘洞’若观火,早就猜想到了是怎么一回事,却又不好明着提醒自己,就送来这三个字。而这里面还有一层深意,那就是要葛存新也不要挑破,更不要‘激’起了家族间的内斗,从宗‘门’的大局着眼,维护住平和的局面才是上策。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