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章 火炼丹鼎
    方言盘坐下来静静地恢复,而宝鼎也重新恢复了之前的破旧模样,只是个头却没有变回原来的大小,仍有一人多高,半丈方圆,估计重量也是不轻。.xshuotxt

    才‘花’了一百多块灵石就买下了几样好东西,方言倒没有因自己占了天大的便宜而欣喜,却是感到有些愧疚,也是因为他当时自己也拿不太准,不敢肯定这些东西到底有何用处,只知道可能自己用得上就买了下来,现在看来给的价格实在太低了些,以后有机会再回报那雷擒虎一二。

    现在看来这应该是一名炼体修士的遗留,而且这名修士只怕也是位炼丹师,那些浑血丹就是他本人炼制的,而这宝鼎的功用也就呼之‘欲’出。不知这名会炼丹的炼体修士到底是何人,是不是南越国的修士,又是怎么来到护军山脉,最后竟然陨落于此,有机会方言真的很想结识一两名炼体修士,好好向他们请教一番。

    就在方言胡思‘乱’想之时,“砰”的一声巨响打破了密室的静谧,方言火燎一般蹿了起来,还好他反应够快,又有炼体功底,迅速避开了猛然倒下的大鼎,否则真要闹个被死物砸伤的下场。

    原来随着方言中断了元气的输入,宝鼎失去了后续的元力支撑,又没有被方言炼化而回复原本的大小,失去了一条‘腿’的宝鼎就这样倾倒落下,差一点就砸中了方言。

    “这样放着也不是个事啊,还有这么大的炉鼎该怎么炼丹。”方言一时被难住了,数丈见方的密室本来还算宽敞,可现在被这个硕大的炉鼎倒在中间,地面也被砸出了无数的裂缝,人进来都要小心地避开,那密室以后还怎么用。

    放在其他地方也不合适,为今之计还是要想个办法炼化它,将它收成原来大小,以后有机会再向人请教这炉鼎的用途。问题又回到了原点,方言只好咬牙继续炼化,不过在这之前他将自己神识完全打开,用神识把炉鼎团团裹住,仔细察看着炉鼎的的里里外外,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片刻之后,方言收回了神识,长久地思索起来。半个时辰过去,方言终于站起身来,准备尝试一下有些不成熟的想法,现在都还只是猜测,思路来源就是把这炉鼎直接认定为丹鼎。

    随后方言祭出了自己丹田内的灵火,既然将它认作丹鼎,那炼丹怎能没有灵火,玄灵焰在方言的控制下,忽地一下扑了上去,一朵拳头大的火焰附在了硕大的炉鼎上,随后围着炉鼎的表面慢慢散开,方言又慢慢催动火焰,看似很不起眼的灵火竟然逐渐将整个炉鼎包裹住了,在方言的催动下不停地锻烧。

    这便是灵火的神奇之处,只要方言的灵力足够,甚至这整片山峰都可以化为火海,天地灵火可不是普通的火焰,尤其是已经被修士炼化由心的灵焰。

    接着方言又向炉鼎中注入元气,带着纯阳之气的元气注入到大鼎中后,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只见一直在温和地煅烧着炉鼎的灵火突然沸腾起来,就像是一股火油被泼入大火之中,玄灵焰的火苗一下蹿起了近丈高,几乎将密室的屋顶给烧着,包裹着的灵火立刻熊熊燃烧,炉鼎表面残留的污渍都化作丝丝白气消失无踪。

    宝鼎缓缓地再次升起,密室中的温度骤然升高,靠得近些的物件都化作了白烟,宝鼎下方的地面都被烧化了,平整的石板表面‘露’出了一个个凹坑。烈焰之内的宝鼎再次发出了耀眼的光芒,鼎内大团的黄‘色’云雾弥漫而起,在鼎中翻滚不定。

    半柱香的时间过后,方言敏锐地察觉到鼎中一处残存的禁制,在宝鼎发出的刺目光芒背后暴‘露’了出来,此刻方言没有半点犹豫,在方言的识海中那个神魂小人双手掐诀,动作极快地打出了一连串的手诀,通过方言的本体即刻打入了禁制之中。

    “嗡”的一声,木然呆立在半空的大鼎剧烈摇晃了几下,随后缓缓旋转起来,方言的动作一刻不停,一道道手诀打入大鼎之中,又过了半柱香才缓缓停了下来。方言刚才使用的是元神烙印之术,这还是从那名魔修的‘玉’简中学来的,据说用此法炼化法器后更加由心,即使对魔器也颇为有用,方言就把这个直接借用过来。

    又仔细体会了片刻,方言双手快速一掐诀,做出了一个收的动作,只见半空中的大鼎急速转动,越变越小,几息之间就变成两个拳头大小,“嗖”地一下落入了方言的手中。这还只是初步的炼化,方言只能勉强将它放出和收回,其它的只有以后继续炼化才能掌控。

    玄灵焰则灵动的多,方言经常使用也非常熟悉,立刻就被方言收回了丹田之中温养。拿着这个看起来流光溢彩的宝鼎,现在已经和先前截然不同,鼎身散发出明黄‘玉’润的珠光宝气,一看就不是凡物,也不知是何材质炼成。

    只是外形依然还有明显缺陷,那条断‘腿’实在有碍观瞻,缺少的半个耳朵还不算明显,而这条凸显的断‘腿’不仅十分难看,只怕在使用时也会多有不便。

    不过方言也不会傻到拿去法器铺中修理,能否修好先不说,单是这元器的来路和炼化过程,就会让方言暴‘露’出太多的东西,只有以后再想办法了。在刚才炼化时,方言才看出这元器损坏最严重的还不是外表,而是炉鼎本身的禁制和法阵。

    相对而言,这只炉鼎在全新时等阶只比方言用的丹炉高一点,大致相当于极品法器一类,在丹炉中也算难得。

    可里面的构造和功用却是复杂得多,至少这只炉鼎本体自带了不少法阵和禁制,无需像方言现在用的丹炉,还要另行购买和布置炼丹法阵,仅这一点就要高明太多。而且这只炉鼎的炼制和平常见到的丹炉也不一样,体型要大得多,里面的结构十分复杂,炼制手法也完全不同。

    “真是好宝物啊,嘿嘿,炼阳宝鼎,怎么也是带了一个阳字,该如何使用呢。”宝鼎算是初步炼化了,可炼体丹或者说是元气丹方言还不会炼制,好不容易炼化的宝贝却要闲置起来,想想有些可惜了。

    突然方言灵机一动,想起鼎中云蒸雾照的黄云,鼎名又叫做炼阳鼎,说不定对修炼纯阳功有奇效,现在拿来在‘药’浴时使用可能效果不错,晚上就可以先来试试。‘精’心炼制的元气炉鼎就要被方言拿来做浴缸,若是被炼制此宝的炼器师知道,只怕会气的喷出一口老血。

    等到青鸾忙完一天的事情来到密室,就看见方言正坐在房间的角落里调息,整个密室又是烟熏火燎,又是残垣断壁,像是经过了一场恶战,吓得青鸾尖叫出声。众人慌忙赶来,却见方言不慌不忙地站起身来,也没有过多解释,只说自己正在修炼一种秘术,不小心将这里毁坏了。

    李放连忙带着他们过来收拾,而青鸾却面带疑‘惑’地看了方言一眼,也没有多言,摇了摇头就出去了。

    匆匆用罢晚饭,方言一把拉过青鸾就来到了浴室,也不管身后目瞪口呆的李放等人。到了浴室中,方言就把原来那个大铜鼎搬了出去,一扬手将炼阳宝鼎放在了浴室中间,略一催动大鼎就落在了铜鼎以前安放的位置,而且比大铜鼎还要大上一圈。

    就在此时大鼎又是一歪,好在方言早有准备,上前用力扶住这才没有倒下,一旁的青鸾看的目瞪口呆。

    “少爷这是要做什么,好好的大铜鼎不用,找个瘸‘腿’的来顶上,这就是少爷忙乎了一个下午得来的么?”当真是没有事能瞒过青鸾,方言不由的暗自叹服,可现在没时间和她解释太多。

    “这是炼阳宝鼎,以后少爷我就用这个泡‘药’浴,效果比那个大家伙管用多了,等用过以后你就知道了,嘿嘿。”方言一脸坏笑,边说着边从储物袋里找东西,用身体倚住大鼎不让它倾覆。片刻之后,方言掏出了一个罐子状的法器搁在大鼎脚下,这可是件上品法器,竟被方言当作了鼎脚。

    “这可正好,以后就是它了。青鸾,伺候你家少爷沐浴,看看效果如何,等下重重有赏。”方言满是期待地围着宝鼎转了一圈,轻轻摇了摇鼎身,纹丝不动。

    青鸾轻啐了一口,没有搭理方言,反身从房间里的一个红木柜子中,取出了一套熬制五苷汤的灵‘药’和灵物,熟练地投入大鼎中,又吩咐李放运来灵泉水灌入鼎内,很快就将宝鼎装满了。

    随后方言就和往常一样,等‘药’效全部被加热‘激’发出来,立刻就跳入鼎中,双‘腿’盘坐着没入水面。然后方言就开始炼化汤‘药’中的‘药’力,快速运转纯阳功法,一切都和往常没什么两样。

    全身没入水中的方言一边练功,一边仔细感觉着鼎内的变化,表面看宝鼎和那大铜鼎差别不大,不过经过方言细致入微的神识,还是察觉到了其中的一丝细微不同,那就是在方言修炼纯阳功的时候,原本只在两条大阳脉中运行的元力,有少部分会渐渐散入血‘肉’之中,逐渐透过体表与鼎中莫名升起的元气‘交’汇融合,在体表和血‘肉’浅层形成一个更大的循环,然后又被吸入大阳脉中。

    而汤‘药’中的‘药’力也比平时吸收得更快,以往方言都要泡上半个时辰,直待鼎中水冷下来时才会收功,而今天好像只是一刻钟左右的时间,方言就明显感觉到鼎中‘药’力的稀薄,估计和元力运转范围变大了有些关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