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夏家
    不过这事恐怕也要给个合理的解释,否则大家都会误会方言小肚‘鸡’肠,有人还会认定是他在走之前故意耕坏了地脉,作为一名灵植弟子,做出这样的事情以后也会名声扫地。

    方言知道流言的厉害,不想给自己身上留下这么一个污点,毕竟他以后还要在宗‘门’里厮‘混’。想了想,方言一脸正‘色’地说道:“恐怕连师兄也误会了师弟,师弟并未在那块灵田中做任何手脚,当时两位师兄也都在场。只怕那陈‘春’是对那里的地脉不熟,胡‘乱’耕种下了一些灵植,却是适得其反了。”

    “真的?师弟就那么轻易的‘交’出去了,我倒是希望那陈‘春’吃了师弟一个闷亏。”夏同武一脸的不信服,不过看方言的样子不似作假,就半信半疑地摇了摇头。

    “不说别人的事,咱们喝咱们的,今天方师弟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莫要说些扫人酒兴的话。”说罢,夏同文就把几人面前的酒盏满上,举杯喝了起来。

    几人都是老相识,而且夏氏兄弟又是方言在这里最好的朋友,平素在一起就经常喝酒聊天,说话间几人推杯换盏,热热闹闹地喝了起来。席间方言把他在要塞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些,而夏氏兄弟也把宗‘门’内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左右不过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正好做下酒的佐菜。

    酒至半酣,夏氏兄弟就说起方言受到奖赏的事:“师弟,听说你最近立下大功,还得了不少的奖赏,是不是真的?好像你去那里还不足一年吧,啧啧,了不得啊,一去就为宗‘门’立下了大功,好些师兄弟都来和我打听呢。”

    “哦,都有谁来打听师弟的事,师兄不妨说来听听。”方言心里正惦记这个事,想起纪明和他说起的夏家,不由得心中微微一动,只怕这些人里也会有他们夏家的人吧。

    “咦,师弟如今真是大将风范啊,做下如此的大事,居然还这么沉得住气,师兄当真要刮目相看了。”夏同文忽地站了起来,围着方言转了几圈,一边上上下下地打量。

    夏同武心直口快,不假思索地大声嚷嚷道:“还能有谁,左右不过是那些人,听说师弟得了不少师‘门’的赏赐,都眼红得不行,照我说有本事他也自己拿去,少在背后算计别人。哼,我就见不得这样的,又不想冒危,又想白得好处。”

    话是这样说,理也是这个理,方言感‘激’地看了夏同武一眼,一脸正‘色’地说道:“师兄此言不无道理,师弟几年来多承二位师兄的照拂,心中感‘激’不尽。师弟这次确实得到了师‘门’的大笔厚赐,可师弟却觉得十分烫手,有些东西也不是师弟这样的人可以安然独享的,正想问问二人师兄可有良策教我。”

    “哦,师弟怎会有这样的想法,当真是让我们意外啊。”夏氏兄弟一脸的不解,从来只有发愁灵石不够的,还真没见到谁得了奖赏却忧心的,要不是方言在他们眼中也算是个老实人,还真以为他是在故意矫情了。

    “唉,非是师弟故作姿态,实在是顾虑甚多,贡献点和一件宝物就已经够让人眼红了,还有每年的一份分成,虽然师弟也不知道这份分成到底有多少,可想来每年几千块灵石也是有的,而师弟在师‘门’是孤家寡人一个,只怕有不少人想要谋夺这份奖励,那时师弟又该如何应付。”

    “这倒也是。”夏氏兄弟终于明白了方言的处境,也想通了这些天为何有几个人这么殷勤地打探方言的消息。他们在宗‘门’内有家族背景,寻常弟子根本不敢招惹他们,也就没有想到方言会有这样的顾虑。

    “这有何难,师弟为何不把这件奖励兑换出去,即可了却这件烦心事,说不定还可以收获大笔灵石呢。”夏同武突然冒出一句,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兑换?这倒是可以,不违反师‘门’的规矩。可兑换给谁,怎么样兑换,总不能让师弟太吃亏了。”夏同文若有所思。

    方言本来就有这个意思,来的路上就盘算着是不是通过这两兄弟,和夏家接触一下,看看能不能把矿脉的分成转让出去。对于夏家在宗‘门’的势力方言早有所闻,只是有些担心夏家会仗势欺人,可不要烦恼没解除却添上一个仇家,那就太倒霉了。

    再说方言也没有想好怎么和夏家谈,具体又要从夏家‘交’换到什么,那处矿脉的产出方言也只有个大概的数目,相信以夏家之能,恐怕比他这个当事人还要了解那里的情况。估计到时商谈中吃亏在所难免,只要不是亏的太大方言也不会介意,就是担心夏家会如何看待方言这个小角‘色’,毕竟方言对夏家的情况所知不多。

    “兑换么?师兄所言倒是一个办法,可惜师弟在师‘门’中时日太短,没有几个朋友,更谈不上结‘交’有能力换下的人了,还望师兄推荐一二。”方言心中急转,表面上却没有‘露’出来,依然表现的很沉稳。

    “我看不要再兜圈子了,方师弟也不是外人,应该会明白我等的用心。我就直说了,师弟,我们夏家有人想要换取你手中的灵矿分成,具体怎么‘交’换到时再谈,你意下如何?”夏同武历来都是个急‘性’子,对兄长和方言准备慢悠悠的磨嘴皮早就看不下去了。

    说的夏同文也有些尴尬,连忙解释道:“师弟,同武他‘性’子就是这样,你可不要见怪。前几天,族内有人不知怎么知道了我们关系密切,就传过话来,想要和你‘交’换手上的那份分成,绝不是要从你手中夺去,你若不愿可以拒绝,这个我可以保证,否则我兄弟二人是绝不会答应他来传话的。”

    对这两兄弟方言还是信得过,不说其他,单单是他当年被落霞岭所有人落井下石的时候,他们二人宁愿得罪上百的弟子,也要为他说公道话,这份情谊方言始终记得。

    “两位师兄的话师弟又怎么会信不过,再说师弟也确实想把手中的这份分成转让出去,不论是‘交’换还是兑换都可以。转给谁都是一样,为何不可以转给相熟之人,只是又要麻烦二位师兄了,还望到时帮师弟说上几句。”

    “这是自然,虽说那边是家族之人,可我们也是兄弟,断不能做那种坑害朋友的勾当,为了一点利益出卖朋友,这样的人我们兄弟看不上眼。”

    夏同文也点了点头,说道:“方师弟,那师兄这就传过话去,到时你们自己当面谈。你也不用委屈自己,我夏家也不是那豪强之家,师弟若是觉得事有不谐,我们再来想办法,总之不要让你吃亏。”

    “那就多谢二位师兄了,师弟听从二位师兄的安排。”方言抬手准备谢过二人,却被夏同武一把拉住,直叫道“喝酒喝酒”,又‘交’杯换盏起来。

    一顿酒喝的好不热闹,方言都喝得有些晕头转向。那几壶酒早就喝完了,后面喝的都是方言的青竹沥液,让夏氏兄弟直呼过瘾,方言的心头也升腾起久违的感觉,不觉对那时在落霞岭上喝酒聊天的快乐时光有了几分怀念。

    当晚方言就在夏氏兄弟的小院里住下,在宗‘门’里他本就没有几个熟人,又没有个落脚的地方,也只有这里他可以安心地住下。

    接下来的两天里,方言去了一趟传功阁,在那里不出意外的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功法,只是在那个死要钱的管事手里,买了两篇练气高阶的法术。对于修炼到炼气后期,方言还是很有信心的,有机会他就会做些积累,就算不习练也可以作为参考之用,还可以拿到方家去‘交’换一些功法和法术。

    此外方言还找时间专程拜望了宗海和姜恒。宗海进入内‘门’后修为突飞猛进,正是意气风发一路凯歌之时,整天都是忙着修炼,方言在他住处只是闲聊了一会儿,就找个借口告辞了,没有过多的打扰他的修炼。

    而姜恒的状况却是让方言嘘唏不已,在方言去看望他的时候,偌大的宅院却只看见一个仆从,四处都是冷冷清清,庭院里满是杂草。姜恒伤的十分严重,目前只是控制住了伤势,但修为却是惨不忍睹,几乎和凡人没有太大区别,估计上次的受伤牵连到了丹田,否则不会如此。

    望着一脸惨白若病入膏肓的姜恒,方言心中五味杂陈,尽管姜恒在方言面前勉力支撑,但不时透‘露’出的绝望神‘色’,依然让方言被深深的刺痛。本来方言还打算问问队中其他几人的情况,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口,其实不用说方言也知道,否则这里就不会变得如此的清冷。

    姜恒的状况方言根本无能为力,恐怕只有修为高深的筑基期修士甚至金丹老祖出手才有希望,或者是服用高阶的疗伤丹‘药’,可是这丹‘药’只怕更难得,需要的灵石更是数以十万计,而且看姜恒的情况用量可能还要不少,可不是普通的修士能够负担得起的,只有家族或是宗‘门’不计成本的四处收购才有可能。

    方言只能不住地宽慰姜恒,此刻能够做的也只有这些,临走时方言悄悄在姜恒的‘床’边留下了一个小袋子,里面装着几颗上好的疗伤丹‘药’和几株百年以上的灵‘药’,以及一万块灵石,希望对姜恒能有所帮助。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