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一章 五行灵炁

第一百六十一章 五行灵炁

作品:仙途凡路 作者:雁过随风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就在这时,在空间的地面上,突然升腾起一层薄薄的云雾,一层淡淡的粉红‘色’氤氲之气,升到几尺高又慢慢地落向地面,渐渐变得稀薄。可方言明显感觉到空间中的灵气浓郁了一些,这样的事情在空间里从未有过,以前这里的灵气都是通过方言的身体汲取的,或者直接就是从方言的体内转入。

    而这种‘肉’眼可见的氤氲之气,方言好像在哪里听说过,或是在哪枚‘玉’简里看到过,却一时想不起来了。不过方言可以肯定,这一定不是自己从外界吸入的灵气,因为这种淡红‘色’的灵气,比他到过的地方所遇见的灵气都要浓郁,呼吸之间都有一种空灵之感。

    “难道是五行灵炁?不会如此逆天吧,那可是先天五行‘精’华,据说只在一些大宗‘门’的灵脉中才能见到,或是在一些密境中才有留存,怎么会在我的珠子里看到?”方言赶紧在身上四处寻找,把那些‘玉’简都翻了出来,很快就在一篇游记中看到了五行灵炁的记载。

    五行灵炁,又称五行元炁,号称天地间最根本、最原始的本源灵气,是各种灵气产生的根本之物,而且一经出现只要不被破坏,就会在那里生生不绝,是各种灵地灵峰的初始之物,只要在修仙界出现,就会成为各大势力竞相争夺的目标。

    五行灵炁被称为先天之物,没有人知道它是因何形成,传说其生发于创世之时的‘混’沌之气,只生于天地之间,其‘性’隐秘莫测不可捉‘摸’,而又无形无相变化无穷,不为人力所创造,是天生地长的万物本源。

    而五行灵炁在方言的蓝珠空间中的突兀现身,让方言立刻想到了一个问题,它是从哪里来的,是蓝‘色’珠子自带的,还是空间中的物品带进来的。自从方言得到蓝珠空间以后,除了种灵‘药’,就是把这里当成了一个超大的储物空间,这里既好用又隐蔽,与外界世界隔绝不必担心有什么气息被泄‘露’出去,基本上方言身上那些高阶的物品,平时都是存放在里面。

    方言来到存放物品的小山包上,那里摞起了一堆高高的储物袋,各式各样五颜六‘色’,层层叠叠地像宝塔一样堆了有几尺高。方言把这些储物袋一个个地查看了一遍,把里面装着的物品都一一过目,却没有看到哪件东西起了变化。

    从外界带进来的主要就是这些东西,除此以外就是这满地的灵‘药’和灵木,在不大的‘药’田里也没有哪一株灵‘药’有什么异样,方言还没听说灵‘药’也能产生五行灵炁的。

    这时从地下泛起的阵阵灵炁慢慢消散在空间之中,不少云雾般缭绕的雾气渐渐落入到土壤中,整个空间中的灵气浓度前所未有,几乎超过了方言的那处灵泉,数丈方圆的空间里弥漫着浓郁的灵气,所有的灵草灵木都显得十分‘精’神。

    到底这五行灵炁从何而来,方言不由的大为‘迷’‘惑’。蓝珠空间曾经在他进阶炼气中期的时候,跟着进阶过一次,可那时也只是空间的范围扩大了一些,灵气却没有太多的改变,而且当时空间内的灵气随着范围的扩大变得有些稀薄,还是通过方言的经脉在外界吸收了不少灵气,才让空间里的灵气又浓郁起来。

    可这种号称先天之气的五行灵炁又是从何而来,这蓝‘色’珠子越发让方言看不懂。难道它正在演化一个世界,据说这方天地在演化出来之时,曾经有大量的五行灵炁充斥其中,再逐渐化为生灵和万物,而这蓝‘色’珠子也要演化一个世界,想想方言都觉得有些疯狂。

    不过这样的结果却让方言惊喜连连,要知道方言自己可是五灵根的资质,这种灵根的修士在修炼一途中最大的难题就是进阶,练气初期和炼气中期还算好些,据说到了后期的进阶冲关,几乎每次都是一道关卡,更不用说筑基的事了,究其原因就是五灵根修士在进阶时灵气耗用过甚,还需用到不少的辅助之物才能一举建功,而这五行灵炁却是其中的首选。

    这简直是为方言再次打开了进阶的通道,本来方言在经过这几年的快速进阶之后,对自己今后的修炼隐隐有些担忧,主要就是担心越是修为高了需要的灵物和丹‘药’也会水涨船高,而他的途径又十分有限,可能到了炼气后期就会后继乏力,慢慢丧失了前面的冲劲,甚至担心连后期都很难一举冲破。

    现在有了五行灵炁相助,而且是在自己掌控的空间之中,以后也会生生不绝,不虞今后的处处关隘,让方言不由的兴奋不已。

    好容易压抑住兴奋的心情,方言右手托腮坐在山包上思索起来,苦思这五行灵炁的来路,若是有可能他当然想让其再壮大一些,以后他的修为高了需要的量肯定也会更多。可它是从何而来,方言猛然想起了那个在祁月仙城买到的土黄‘色’盘子,当时把它放在蓝珠空间之中,也和这断剑一样了无行踪。

    会不会这得来的两样东西暗合空间演化所需,否则为何蓝‘色’珠子对它们都有反应,而且当时给方言的感觉都一模一样。再看空间中的那处小小的水洼,那里放着一块磨盘大小的寒髓灵‘玉’,‘乳’白‘色’的灵‘玉’表面不复之前的光泽,那种生机灵动之感仿佛都减少了些。

    土黄‘色’的盘子算是土属‘性’,寒髓灵‘玉’是冰属‘性’的灵物,而这断剑难道是金属‘性’的,可这样也少了木火两种属‘性’,又怎么会形成完整的五行灵炁呢。自己体内倒是收纳了一朵天地灵火,而因荣木诀的缘故也经常吸纳木属‘性’的生机之气,莫非自身的这两种灵气也被这蓝‘色’珠子偷偷吸取了。

    若是这样解释倒还说得过去,可方言还是觉得有些匪夷所思,这五种属‘性’的灵气怎么就在方言的体内暗暗生成了五行灵炁,现在蓝珠空间中还为数不少,让整个空间就像是一处新生的灵地,假以时日恐怕也会生成一条灵脉,虽然十分袖珍,却可能是方言亲眼看着形成的一条灵脉啊。

    估计不会有谁能像方言这样,有机会看见一条灵脉的成型,更有可能会看到一个新世界的成形,而这些都是来源于五行灵炁的出现。不知蓝‘色’珠子到底是何种宝物,竟然能够衍生出这样的神物,而这珠子又该是什么级别的宝物,该不会是仙灵之物吧。

    一时间方言呆愣在地,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处于巨大的惊喜和战栗慌‘乱’之中,脸上的神‘色’十分‘精’彩,仿佛身处一部漫长的悲喜剧。

    “小子何德何能,却‘蒙’上天如此眷顾,从今日起,方言不敢再有一丝退缩,只望着在这仙途上能走得更远,也不枉这天道如此的厚我。”方言一脸坚毅,眼神渐渐变得坚定,在空间中腾身而起,看看外头无人,就闪身出了空间隐在外面草莽之中。

    蹲在草地中方言长出了一口气,身上的隐秘再多一分,却没有让他感到压力更为沉重,反而觉得底气更足。这些都是他今后修为的根本,否则以他五灵根的糟糕资质,再是如何努力,都可以看到自己的终点就在前方不远处,而这些才是他冲破宿命的资本。

    定了定神,方言用神识查看了一下四周,就御剑而起向着落霞岭飞去,到那里他熟‘门’熟路,很快就落在夏氏兄弟的小院前。站在院子‘门’口,方言也没有向里面传符,而是直接大喊了几声,这时已近开‘春’时节,这兄弟二人定是在家中做着准备,以他们的‘性’格也不可能闭关修炼。

    很快有人出来开‘门’,来人穿着一件厚厚的兽皮‘花’袄,方言却是一眼就认了出来,来开‘门’的人正是居望,方言离开之前把他托付给了夏氏兄弟,现在看来夏氏兄弟对他也算不错,此时居望脸‘色’红润神采奕奕,刚才可能是在屋里喝酒。

    看见方言居望大喜过望,一连声把方言让了进去,又赶快进屋里去通传,很快夏氏兄弟就跑了出来。

    “哈哈,我就说了方师弟忘不了咱,早晚要回来找我们的,这不是就回来了。”随着一阵大笑,夏氏兄弟一前一后从屋里出来,站在‘门’前迎候方言。

    方言赶紧上前施礼,笑着说道:“两位夏师兄有礼了,师弟回宗‘门’办些事情,这不刚刚办完就立刻赶来了,就是想要到师兄住处讨口酒水喝。”

    “嘿嘿,方师弟倒是惦记上了咱的酒了,师兄对你的青竹沥液和竹筒‘肉’可是记忆犹新,只是可惜那些竹子没有种好,不像师弟那里发的一簇簇的,去年也没收到多少青沥竹,不过青竹沥液倒也酿制了一些,不知合不合师弟的胃口。”夏同文眯着眼睛笑看着方言,若有若无间好像还有些话要说。

    他弟弟夏同武倒是快人快语,直接就说开了:“方师弟你以前是怎么种的,那个地方在你手上种什么长什么,其他人种什么都是半死不活的。还有那个竹荪,怎么我们种了一年都没得到半株,你到底是怎么种的?”

    未等方言开口,夏同文赶紧打断他,一连声说道:“屋里坐,屋里坐,温上一壶酒慢慢聊,方师弟如今可非同以往,师兄还有不少话想问你呢。”

    说完就把方言拉到屋里,三转两转就进了一间暖阁,几个仆从又七手八脚的收拾出几个酒菜,随后夏氏兄弟就取出几壶酒来,摆在桌上。

    这里是夏氏兄弟一直居住的小院,他们比方言在这里的时间长得多,院子面积不比方言以前的那处小,而且是兄弟二人居住,房屋比方言那里要多。再者兄弟二人的住处也比方言更讲究,里面一应用具都是不俗,房间里也是‘花’团锦簇,在这犹是寒意的早‘春’之时也算难得。

    方言被夏氏兄弟扯入酒席,居望也围在边上忙前忙后,和其他几名仆从显得极为熟悉热络,看起来他在这里已经融入的很好。方言本来还想问问他的意思,是不是想要跟着自己回去,现在看来不用问了,方言心里也很欣慰。

    “方师弟,你那时是怎么种的,为何现在你那小院的接手之人却是叫苦连天,竟然说那里的灵田灵气不足,可我们当时亲眼看过,那里当时被你‘操’‘弄’的可是好一番景象啊。”才一坐下,夏同武就火急火燎地问道。

    “这个,敢问师兄,师弟的那处小院现在是何人接手了?”

    “还能是谁啊,就是那陈‘春’呗,师弟前脚一走,他后脚就跑到崔浩家里,死皮赖脸地把那里换了过来,也不知他‘花’了多少灵石,连我都有些嫉妒。可后来的事情谁也没有想到,不论他种什么都远不如师弟在时的长势,听说连他以前的灵田都不如,经常大骂师弟在那里使了手段害他,师弟说说到底其中有什么玄机。”

    方言听了心中暗暗好笑,那里的情况他最清楚不过,哪有什么玄机,全是方言灵植术的高超,不过荣木诀和**诀这一类的法术他可不敢透‘露’出去,再说现在上了大当的是那陈‘春’,他高兴都来不及呢,哪里还会把真话说出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