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水坝
    只是一柱香的时间,方言二人就赶到了那里,原来他们离纪明和方言刚才所处的位置很近,并没有离开的太远。.xshuotxt来到这里一打量,两人一下就明白了其中的原因,并不是要在这里等着他们,而是的确拿不定主意,不敢再冒然前往才通知的纪明。

    此时那几名修士分散在河道上的几个突出的岩石上,都没有停留在水中。河水到了这里却被一分为二,一条依然是蓄满了‘阴’寒的清水,缓缓向下流去,距离‘洞’顶不过数尺的空间而已,还是必须借助避水符才能向前搜寻。

    而另外一边的水却浅了很多,不少地方都‘裸’‘露’出大片的细沙和岩石,就连这条水道的周围也一下变得开阔起来,有些地方都可以距离水面飞行到两三丈的高度,用不着使用避水符从水里通过。可这条看似无碍的浅浅水流,几人更加不敢轻易过去,因为在这两条水道的中间,是一座大量的岩石和泥沙堆积成的水坝‘摸’样的沙堆分隔开的,就好像是人为筑成的一般。

    任谁看见这样的情景,也不敢贸然走下去,谁敢说这里不是那些妖灵有意筑成的水坝,若是一路走下去进入了那些妖灵的巢‘穴’,岂不是正好送上‘门’去了。几人思索再三,这才决定给纪明二人传讯,一起再商议一番,不敢再向里面深入进去。

    附近的浅滩和岩石上,已经被挖的坑坑洼洼,不用说这块地方早已被他们搜寻了一遍,四处散落的一些灵材都被他们搜刮一空,这才通知了二人前来。看着眼前的景象,纪明心里也是一阵恼怒,虽说他对这些地面四散的灵材看不上眼,可这几人的做法也实在是难看之极,若非其中有两个颇有些背景的,他都想一走了之,由着他们自己要死要活的。

    把方言他们叫来,其实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他们看见方言一下就掏出了二十余张避水符,而且纪明又点明了他是自己制作的,说不定身上还有不少这种符箓,接下来谁知道会不会再遇上水位高涨的地方,那时就要靠方言提供避水符了,他们都已经用去了两张才来到这里,剩下的要留着返程时用。

    纪明好容易才压下心中的怒火,对这些人心中各自的小九九,他也懒得去关心,只是看着这条浅浅的河流,在弯弯曲曲的河道上一路延伸,钻入到一片岩石底下。此处只怕不是什么善地,对于妖灵这样的生灵他也只是听说过,并没有亲眼见到,所以还是询问方言的意见。

    这里的一切都看在方言的眼里,在不动声‘色’之间方言就在心里合计好了,这伙人只怕是放不下这里的好处,就凭自己肯定不可能阻止他们前往,可自己身上的避水符还是能够控制的,从现在起他就一口咬定身上已经没有了,他才不愿意跟着他们继续再冒险。

    看见纪明看向自己,方言也没有多说,只是跑到前面不远处仔仔细细地查看了一番,看看有没有妖灵出没的痕迹,尽管他曾经面对过大量的妖灵,可他对这些生灵也并不是太了解,看了半天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

    但是方言并不打算实话实说,而是郑重地说道:“各位师兄,这处水道看起来十分诡异,虽然在附近没有查找到这些妖灵的痕迹,但师弟认为这里必是妖灵的出没之地,一切还是要小心为上。”

    说完方言就退在一旁,再不言语。听完方言的话,其他几人明显有些不服气,一个才炼气五层的弟子在他们面前指手画脚,让他们心里很不舒服,可纪明却在他身后力‘挺’他,这种时候谁也不想得罪了纪明,就有些不屑地看了方言一眼,都没有吭声。

    “诸位师弟也都说说吧,师兄也是头一遭来到这种地方,对这里的情况也不甚清楚,现在还不知道那些妖灵躲在何处,的确是要小心些的好。”纪明看似不偏不倚地说了几句,却话里话外还是向着方言,傻子都能听出来。

    “师弟倒是有心前往一探,只是有些担心避水符不够用,若是在前面遇上河水暴涨就麻烦了,不知方师弟是否还有避水符,卖给师兄两张如何?”一名弟子也不想绕来绕去,直接就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看来在纪明面前他似乎还有所依仗。

    “这位师兄,实在对不住了,这避水符制作十分难,又是个有些‘鸡’肋的符箓,平时根本就很少有人需要,为此师弟也没有制作太多,就这些还是几年才积压下的,已经全部拿出来了。”方言早就想好了,故意一脸歉意地说道,几人一听也挑不出方言话中的‘毛’病,只好有些郁闷地站在那里。

    缺少更多的避水符,继续讨论下去也没有太好的结果,看来只有就此返回了。几人虽然都有些懊恼,可是这里情况不明,谁也不敢贸然冲在前面,若是有机会得些收获还可以冒点风险,可若是连安全回去都得不到保障,就没人敢再坚持下去了。

    虽然说好了就此返回,可还是有人不甘心,刚才那名想要避水符的修士又说道:“纪师兄,要不我们在到这附近找找看,不要走的太远,随便找到点什么就回去,不耽误回程可不可以?”

    纪明算了算时间,他们出来也不过两三个时辰,离天黑还早着呢,想了想就点点头,只给众人一个时辰,时间一到就立刻返回。那几人一听又是一哄而散,沿着这条较浅的河流跑了过去,早就把这妖灵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这条小河虽然依旧十分冰冷,可其中一些‘露’出来的岩石和沙堆可以借助,这些人就在其中纵来纵去,用不着深入水面底下,也可以寻找到一些灵材。这里被这条‘阴’灵脉长年滋养,又被河水夹带来大量的砂石,里面的灵矿灵材被散得到处都是,再加上这里从未有人来过,一个时辰的时间也能有不少收获。

    转眼间众人你追我赶,纷纷抢在前面捡取各种物品,生怕落在后面好东西都被其他人捡去了,只差没有明着抢夺。方言没有与他们争抢的兴趣,就跟在后面随意地捡取了一些灵材,不多时就拾取了不少,可都是些低阶的材料,加起来也值不了多少灵石,权当是打发时间罢了,不知不觉就远远地落在了其他人的后面。

    顺着浅浅的河道走了数里远,方言依稀看见远处有一片略微平缓的沙丘,其他的人都争先恐后地跑到了沙丘上。这里的河水比前面要深些,再往前走只怕就需要避水符才行,所以众人全都止步于此,躬身在沙丘上捡一种叫做蓝西贝的东西,据说也是一种炼器的灵材,比前面捡到的价值要高些,一伙人在那里忙得不亦乐乎。

    沿着河水方言一路走过去,此刻他就站在河边,突然听见河水中隐约传来“汩汩”的水声,可能离此地有些遥远,或是在水底深处的原因,听得很不真切,从水中向下也看不见什么。地底十分安静,否则如此细微的声音也不可能听见,方言悚然一惊,莫非是妖灵赶过来了。

    方言正待仔细看时,就见这条浅浅的河水陡然间升高了一尺有余,而且还在快速地暴涨,在后方面较远的河面上,竟然升起了数丈高的巨‘浪’,像在缓缓蓄势随时准备冲过来。方言见状立刻后退,虽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事,一边还不忘大声喊着“快跑”,至于他们是否听见了,就不关方言的事了。

    沿着来时的河道,方言撒‘腿’就跑,可没跑出多远方言就觉得大事不妙,因为前方的河水也汹涌而来,不知何时原本空旷宽阔的山‘洞’中,被迅速暴涨的河水慢慢充斥,只余下‘洞’顶位置数尺的空间,满眼都是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河水。

    想要再顺利逃出去已无可能,方言想都没想就取出了避水珠,现在逃命要紧,哪还顾得上其他人怎么看他,况且此刻也不知道纪明他们几个怎么样了。

    避水珠的效果比起方言制作的避水符好得多,轻易就将迎面而来的水流挡在了身外,连带着阵阵袭来的寒气也轻了一些,真不愧是大宗‘门’里传下来的东西,比起市面上买来的便宜货好用的多,短短时间里方言就钻进‘潮’水中不见了踪影。

    纪明几人到底如何了方言没有看到,其实在方言开始逃离时他们也感觉到了,水位的快速上涨让几人都惊呼连连,再加上远处方言的喊声依稀传来,尽管有些舍不得眼前俯首皆是的灵材,几人还是慌‘乱’地收拾了几下拔‘腿’就跑,不过却远远地落在了方言的身后。

    可是令方言奇怪的是,预想中的妖灵却没有出现,这也让他长出了一口气,此刻若是妖灵也跟着出击,在这水下就真的无路可逃了。靠着避水珠的神异,方言很快就逃到了那处疑似水坝的地方,正要向来时的那个山‘洞’逃去时,最为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即使不用神识,方言也透过水面看见了远处顺流而下的妖灵,数百只形态各异的妖灵也不知用了何种法术,就这样飘在水面上,却是行动自由无碍,不像方言他们用了避水符还要加上一个法术护罩才行,这让方言更加惊疑不定,不敢就这样冒然迎上去,略一思索他就转而滑向了另外一条水道中。

    这里就是刚才路过的那条河水较深的地方,方言催动着避水珠顺着这条河水向下游去。可他毕竟不是水生妖兽,在水中干着急却怎么也游不快,突然他灵机一动,将那只青鸾临走时‘交’给他的鱼龙兽放了出来。

    刚刚来到水中鱼龙兽也被这里‘阴’寒的水流冻得一哆嗦,可它毕竟是高阶的水生妖兽,又有方言的避水珠护住大半的身躯,对这里的寒冷很快就适应了,在方言的指挥下,带着他就轻松地潜入了河底,慢慢地落在这条地下河的河‘床’上,方言就伏在鱼龙兽身上,贴着河‘床’顺流急速而下,先摆脱了妖灵的追击再说。

    等方言沿着河‘床’走过一段不短的路程,这才发现身下的河底连一点淤泥都没有,数丈深的河水并不算湍急,却没有在河底留下多少泥沙,四处都被水流冲刷得十分干静,除了一些大一点的碎石,走在河底就像是在岩石中行走一样,只是感觉异常冰寒,并无其他的不适。

    到了此时,方言也顾不上许多,附近看起来并没有妖灵出没,倒像是一条逃生的通道,就驾着鱼龙兽在河‘床’上飞奔起来。避水珠的作用此刻也显‘露’出来,方言的身体数尺之内并无半点水迹,沿途的流水都被避水珠自动地分开了。

    顺着流水的方向,方言在河‘床’底下越跑越快,转眼间就跑出去有数里远的距离,至于河面上是怎样的情况他也没有出去查看,一心就是想着远离那些妖灵的围困。方才他也看见了,这里的妖灵好像对‘阴’寒之气颇为受用,站在水面上如同闲庭信步,真要被它们围住只怕比上次在山‘洞’被围还要麻烦。

    也不知跑了多远,方言感觉到自己的灵力消耗过多,再留在河底都要接济不上了,尽管是伏在鱼龙兽身上,又有避水珠的保护已经减少了很多的灵力消耗,可在这冰冷的河底却必须无时无刻开着灵力护盾,让他的灵力已经不足,必须找个地方休息回复片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