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七章 阴灵河
    护军山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从他还在方家参加第一次秋猎起,方言就一直想要‘弄’清楚这件事,却一直是雾里看‘花’,想破了脑袋都找不出原因来。

    这其中固然有方言修为太低,得不到太多有用的消息的原因,但是方言还是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他总觉得有人想要隐瞒什么事情,像是有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总是要将快要浮出水面的真相遮盖住,故意不让其他的人看透。

    说起来方言也许是有些杞人忧天了,不过一个小小的炼气五层修士,竟然在思考这些事关南越亿万修士的大问题,说出来只怕会被人笑掉大牙。可方言从未这样认为,他自己生来就是根植于这片土地,当然要关心这片地方所发生的事情,只不过他位微言轻,没有人会看重他说的话罢了。

    这时纪明几人已经又向下挖了数十丈深,到了这里,周围的‘阴’灵气比在地面上更甚,几人中没有谁是修炼的‘阴’属‘性’功法,在这里都觉得有些不适。修士的力量确实远超常人,如此坚硬的岩石却被他们硬生生地挖开了一个地‘洞’,开凿出了一条连通地下的通道。

    他们几人还在轮换着向下挖去,而方言的任务就是把这些挖出来的石块,全部搬到地面上去,不停地在‘洞’中猫着腰捡起一块块的大石和碎石,装入到储物袋中,再猫着腰爬出‘洞’口,倒在那片山崖的附近。

    就在方言辛勤地像矿工一样,在‘洞’中爬进爬出,运送石块泥土时,前面不远处正在向下挖掘的地方,突然传来一阵“哗啦啦”的纷‘乱’响声,然后就听见几人急促的喊声。

    方言赶紧过去一看,只见几名队友全都附着在石壁上,脚下出现了一个数十丈大的空‘洞’,而刚才的大量石块和泥土,全部落入了脚下的一条宽阔暗河之中。

    河中升腾起一阵‘阴’寒的雾气,这种明显感觉到灵气的雾气,一经接触就冰冷异常,连体内的血液和经脉都有些不畅,好像要被冻起来一般。这种冰冷已经不是外界的寒冷可比的,若不开启灵力护盾,很快就会被这种寒雾冻僵,这对于几乎是寒暑不侵的修士还是很少见,只能说这种冷已经不再是普通的寒冷。

    下方的的河流外表看上去,与方言以前看到过的没什么两样,只不过在水面上升腾着阵阵雾气,河水有些看不真切。若是用神识小心地查探,就会发现这里的河水十分清澈,只不过对神识也有些影响,总觉得有些冷和生涩。

    坐在坍塌的‘洞’口上方的几人,这时全都面面相觑,底下这条看似出口的暗河,谁也不敢轻易下去,更不敢进入水中,可是接下来该要怎么做,难道就这样放弃了。

    看着水下十余丈处的水面,那些轰然落下的土块碎石纷纷掉入河中,却不像外面的河中会‘激’起一层层的‘浪’‘花’,全部是诡异地落入了河水中后,没有发出太大的声响,倒像是被水迅速溶解了一般,顷刻间就消失不见。

    恐怕这就是‘玉’简上常说的‘阴’灵河,这种汇聚了大量‘阴’灵气的河流,只有在幽魂谷等‘阴’属‘性’灵脉生成之处才比较常见,而在护军山这类妖兽聚集之地却很少见,难怪这片区域向来都少有妖兽,想来也与此地的异状有关。

    到了这一步,众人更加纠结不安,就此放弃实在舍不得,以他们以前外出寻缘的经验,这里明显是一处新开出的‘阴’灵脉,而且蕴含的灵物绝对不在少数。可是又没有其他的途径可以进去,只有眼前的‘阴’灵河可供通行,在场可没有一人有如此高的修为,能够长时间在其中而不用耗费过多的灵力。

    况且这是一条地下‘阴’河,说不定还会遇上管‘洞’之类的地方,那时就必须从水下游过去,这可是要命的事情,若是距离过远,一旦灵气消耗殆尽就会有生命危险。还有那些一直未曾出现的妖灵,此时也不知道躲在那个角落里,若是倒霉地在水中遇见了它们,几乎就是十死无生了。

    这一刻众人又看向了事实上的队长纪明,就等着他的一句话了,是走是留都‘交’给他来定夺,这让纪明也是一阵的头疼。老实说他自己也舍不得放弃,好不容易误打误撞才来到这里,就此回去实在是不甘心,而且这条‘阴’灵河中的‘阴’灵气品质还不低,说明附近一定会有等阶不低的灵物或是灵脉存在,想想就令人热血沸腾。

    看着众人期盼的眼神,纪明咬牙向水中丢入了一间叶子状的低阶法器,片刻之后法器轻轻落在水面,在看似水‘波’不兴的河面上飘动起来,可正待他要施法控制这件法器时,法器的表面迅速泛起一层薄薄的白‘色’冰凌,就听见“咔咔”的几声脆响,叶子法器忽然碎裂成无数小块,倏地隐没在河水中不见了踪影。

    此时纪明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刚才他向水中抛入的是一件他以前用过的法器,专‘门’用来飞行和渡河,尽管速度很慢却很实用,跟随了他不短时间,好歹也是一件法器级别的专用器物,谁知不过短短几息时间就被冰冻碎裂,可见这河水的‘阴’寒可怕。

    “谁有更高阶的船型法器,不妨送入河中一试,只怕要进入此地,也唯有此法可行了。”纪明还是有些不死心,遇宝山而空回的感觉实在令人难以忍受。

    其他人也一样,都不愿错过这样的机会,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发现一条‘阴’灵河,在做任务前根本就没有准备这些物品。等了片刻,又有一人忍痛拿出了一件莲‘花’状的法器,看起来是一件中品法器,无论外观还是品相瞧上去都不错,“呲”的一声有些怪异地落入了水中。

    片刻之后,莲‘花’法器涨大到一丈方圆,稳稳地停在了水面上。众人见状大喜,终于有一件法器可以承载了,这样查探又可以继续下去。

    可就在那人准备跃上莲‘花’法器时,就听见“咔”的一声轻响,法器上裂开了一道微不可见的细纹。“不好”,那人赶紧稳住正待跃起的身形,急忙想把那件法器收回来,可还未等他出手掐诀,密密麻麻的裂纹出现在法器上,等到他施展法术提起莲‘花’法器时,整个法器却在瞬间裂成了无数碎片,眼睁睁地看着沉入了河水中。

    一时间那人的脸‘色’比哭还难看,这可是一件用途广泛的辅助法器,而且还是一件中品法器,在寻常的坊市中都很难买到,少说也价值一两千块灵石,就这么打了水漂,着实令人心痛不已。

    这一下本来还有几名犹豫着想要试探的修士,全都老老实实地停了下来,再也不敢胡‘乱’出手尝试。

    “看来低阶的法器在这里毫无用处,诸位不要再‘浪’费了,这里的河水当真是邪‘门’,只是不知避水类的法器有无用处,诸位有谁还敢一试。”纪明连忙出声道,劝阻其他人再去‘乱’试,而刚才那名痛失莲‘花’法器的修士闻言更是气愤,十分不满地看了纪明一眼。

    纪明只好苦笑一声说道:“师弟刚才损失太大,若要全部由一人承担倒也有失公允,为此师兄提议,等下若是我等找到办法通过这里,找到了什么灵物,就用价值相当的物品补偿如何?”

    这样说众人倒是没有意见,谁知道这诡异的‘阴’灵河能否穿行过去,而那名修士也只能接受这样的建议,毕竟在他放入法器之前众人也没有说过补偿之事。

    “避水类的物品可以么,师弟这里倒是有一样。”说话之人却是方言,只见他拿出了一枚淡黄‘色’的符箓,正是避水符。其实方言身上还有一件更好的避水类法器,是一枚在水潭‘洞’府中得到的避水珠,可惜只有一枚,当然不会傻乎乎地拿出来。

    听见方言的话,众人全都扭头看向他,却见他拿出一张符箓,一时间都难以理解,符箓能有什么作用,还可以超过法器的威力,再说这里有六个人,一张符箓有什么用处,只怕他连如何尝试的办法都找不到。

    就在几人默不作声地想看方言出洋相时,就见他拿出一个‘玉’瓶,往上面拍上了一张避水符,瓶子上顿时一道淡淡的蓝‘色’光晕出现在外面。随后方言又找出一条绳状的法器,缚住了瓶子的颈口,向着水中慢慢地放了下去。

    到了水面,‘玉’瓶并没有如他们所愿地瞬间破裂,却是又向水中沉了下去,直到方言停住了手中的长绳,‘玉’瓶才整个地没入了水中,又在水中停留了片刻也没有破裂开来。方言这才将长绳一拉,轻轻将‘玉’瓶提出了水面,再缓缓地收入了手中。

    几人连忙围了过来,争相观察方言手中的‘玉’瓶,却见这个十分普通的瓶子并无任何损坏之处,只是在瓶体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霜,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损伤。

    “咦,师弟这个可是避水符,难道是师弟自己制作的,现在身上还有多少?”纪明见状一喜,方言不说他都快忘记了,有人对他说过方言还‘精’于制符,果然传言非虚。

    方言顺手掏出了二十余张避水符,对纪明说道:“的确是师弟自己制作的,只是这种符箓十分难以炼制,师弟‘花’费了偌大心血也才存了这些,好在可以派上些用场。”

    “好好好,那就与众人分了,此行能够探查多远就探查多远,总比空手而回的好,再说若是有些发现的话,想来几位师叔也不会亏待我等。”纪明看见方言拿出这么多的避水符,立刻向他吩咐道,同时还说:“我等也莫白拿,每人付些灵石才好,方师弟制符也是不易。”

    众人连忙点头称是,纷纷掏出数十块灵石递给方言,每人可以分得避水符四枚,方言就按市价收了每人六十块灵石。这些人在一路上就对方言看不大起,方言当然也没有必要去讨好他们,没向他们要高价就算不错了,心安理得地把灵石都装入了储物袋中。

    随后方言贴上避水符,又在身体外面支起一个防御护罩,率先缓缓地落入水中,其他人也有样学样,都纷纷下到河中。虽然这种符箓可以避开‘阴’冷的河水,但威力也极其有限,说起来其实这是一种十分‘鸡’肋的符箓,还要费心费力地在身体外撑起一个法盾,可除此以外其他人也没有更好的东西,只有这样探寻才得以继续下去。

    不过因为只是借助的符箓,他们这次的探寻也不敢走的太远,等到用完了两张避水符以后,就该要返回了,虽然知道方言身上可能还会有避水符,但他们这里可是一共有六人,说不定每人连一张都分不到。

    几人进入河中,就顺着河水的方向漂流而下,沿途都是小心谨慎,还要一边寻找有无灵物,这可是他们此行的主要目的,若是没有半点收获那就太郁闷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