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大潮现
    把眼前的一应物事一一收好,方言又仔细检查了一下全身上下,并无任何不妥,又稍微整理一下之后,方言就朝那处红点标记的所在走去。

    这环岛上的妖兽着实不少,可方言已经没有了来时那种猎妖的心情,只想到那里去探查一下,不管有没有发现都会返回营地,因为这次任务所需的东西他都已经得手,没有必要再在这里盘桓下去。

    一路上遇见妖兽,方言都是能躲则躲,数量较多的话就贴上一张隐身符,反正这是他自己制作的,花不了几块灵石。再说他还可以借助蓝珠空间,就算不小心惊动了众多的妖兽和兽群,还可以躲在里面静等危机过去再出来赶路。

    那处地方离得并不算远,天黑之前方言就来到了所标注的地方附近,随着黑夜的临近,妖兽也慢慢活跃了起来,方言并未急于赶路,就找了一个地方休息了一晚。

    岛上的清晨依旧十分热闹,不时可以听见不远处的鸟兽嘶鸣,时近冬日的朝阳无力地挂在半空,连小岛上升起的一层薄雾也穿不透。方言从空间里闪身出来,全身上下已经换了一套装束,依旧是一身黑衣,带着个斗笠,原先那套浸满了鲜血,被方言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离此不远就是方言查探的目标,对于能有什么样的收获,方言其实还是有些期待,能让这魔修不远数万里来到这里,其所图必然不是等闲之物。方言决定好好把这里仔细地查找一遍,绝不放过任何一处可疑的地方,又让紫瞳兽也出来跟着自己,帮着一起查找,看看到底是什么灵物,拟或又是一处密地也说不定。

    接下来方言就开始慢慢的搜索,从地图上看,那个红点标注的地方左右不过十里方圆,为安全起见,方言并未大张旗鼓的胡乱搜寻,而是极有耐心的一处地方一处地方的查探过去,避免有任何遗漏之处。

    整整一天下来,搜寻的结果却让方言十分纳闷,这里处在靠近大金湖的边缘处,不过是一些连绵起伏的低矮山脉,红点所标记的地方其实就是几座平淡无奇的山峰而已,若非地图上的红点就是划定了这里,方言就算路过也不会多看一眼。

    而且紫瞳兽也跟着他转了一天,沿途中也没有发现什么珍贵的灵草和禁制存在的地方,一天的时间都是在无谓的奔波。好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厉害的妖兽,方言把这里完全地查探了一遍,也没有遇上一只高阶的妖兽。

    可是收获也几乎为,方言几乎把这几座山峰全部用神识扫过了一遍,若是有任何异常都很难逃过,况且他还有紫瞳兽在一旁协助,没理由找不到一点线索。莫非是自己忽略了什么?想到这里方言按耐住心中的一丝焦躁,又在附近找了一处洞穴休息一晚,准备明天再来探查一遍。

    第二天方言又是早早起来,带着紫瞳兽四处搜索起来,这一次方言查找得更加细致,几乎是一寸一寸地找过去,就连一棵树一根草也不放过。可是结果依然让方言大失所望,和昨天一样,没有任何可疑之处。

    事已至此,按理方言也应该死心了,这样查找都没有什么发现,难不成还要把这几座山翻过来找找看。可方言总是觉得哪里不对,似乎自己遗漏了一个最重要的地方没有去探查,可又思虑再三想不出还要何处可寻。

    “看来真的要放弃了,天底下的机缘哪能全让自己给遇上。”方言一阵苦笑,也算是自我安慰吧,就在藏身之处吃了点干粮,静静地躺在一块铺着厚厚皮毛的青石板上休息。

    就在方言闭目养神了许久,外面已经不知到了何时,突然间方言眼前一亮,轻轻拍了一下脑门。难怪自己总觉得遗漏了什么,原来这两天他都是在白天出来寻找,晚上担心惊扰妖兽就在洞穴中休息,为何不能在晚上找找看,说不定就有什么发现。

    想到这里,方言立刻打起精神,悄悄地从洞穴中出来。此时一轮清冷的明月挂在树梢,如水的月光洒在地上斑斑点点,山林中各种妖兽此时异常活跃,方言神识随意地查看了一下,就发现了不少的妖兽隐藏在附近。

    方言没有惊动它们,而是小心地避开在附近几座山峰来回查看,虽然此时妖兽出没频繁了许多,但是一连两天的查找让方言对附近的地形十分熟悉,加上其中并没有看见高阶妖兽,这让方言轻松地避开了大量的低阶妖兽,在天亮前又将这几座山峰搜索了一遍,不过依然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这时方言真的有些气馁了,看来这里要么是制作残图之人弄错了地点,要么是年代久远已经时过境迁了,而从之前的事情分析来看,后一种可能性似乎更大。方言不相信这名魔修如此鲁莽,随便拿上一副不知名的残图,就舍生忘死地来到这里,若是如此只怕此人早就不知死了多少次了。

    可方言还是有些不甘心,如此明确的地图在手,竟然还找不到东西,这种事情方言以前从未出现过,就不相信这次还真是自己弄错了。再说相比这魔修而言,就算是找不到的话,他花费如此大的力气来到这里,而自己只不过多耽误几天工夫而已,比他总要强上百倍了。

    回到洞中休息了一会儿,方言咬牙又坚持在附近找了一天,结果还是不出意外,两手空空而回。走到洞口,此时已是黄昏时分,忽然听到不远处的大金湖发出巨大的潮水起落之声,这倒是有些奇怪了,白天看似平静的湖水,为何到了今天晚上却会这样。

    抬头看了看天空中淡淡的一轮月影,方言一下有些明白了,原来今天正是满月之日,有可能是大金湖大潮发生了。这事方言依稀在介绍大金湖的玉简上看到过,也是这个湖泊的奇异之处,就是大金湖会没有缘由地突然发生大潮,而且每次都是在秋冬之时的月满之日,在傍晚和晚上出现,湖水突然暴退十余丈甚至数十丈,每次大潮的时间并不长,等到第二天天明时又会涨到昨天的水位,一切就像没有发生过,十分的诡异。

    至于这出湖泊为何会这种奇异现象,没有人说得清楚,也有好事之人曾经在这湖泊之中四处搜寻,想要找出大潮发生的原因,结果却一无所获。如此多年过去,几乎每隔几年就会听到大金湖大潮的消息,而原因却依然无人知晓。

    方言心中一动,莫非这处地方的发现,还与这潮起潮落相关不成。不管怎样,方言还是决定去看个究竟,若是依然一无所获,也好让自己彻底死心。

    随后方言掩藏身形,悄悄地潜行到不远处的湖边,此时天色并未完全黑下来,湖面之上和湖畔周围依旧清晰可见。方言从一处山崖上轻轻探出头去,只见湖面上正是狂潮奔涌,起伏跌宕的水面上不时巨浪翻滚,可诡异的是此时湖面上一丝风也没有,汹涌的潮水竟然是无风自动,这让方言有着实难解。

    天际渐渐变淡,眼看着天色就要黑下来,此时湖水忽然变得更加狂暴,一浪高过一浪地扑向岸边又迅速退了下去,打在湖岸边的岩石和山体上,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巨大声响。一阵奔涌而来的浪潮过后,湖水突然猛地向后退去,巨大的水浪夹杂着泥沙一溃千里,咆哮着向湖心退去。

    这时奇异的一幕出现了,快速退却的湖水让湖边大片的沙滩和地面裸露出来,大片大片的滩涂中爬满了虾蟹和鱼群,其中竟然还有一些低阶的水生妖兽,都在惊恐地向着湖心拼命退去。湖水竟然在转瞬之间就下降了十余丈,方言目光可及之处,大量的泥沙都露出了水面,他白天搜索的几座山峰底下依然积满了湖水,宛如一处深潭被四面的泥沙和滩涂包围。

    突然方言怀中的紫瞳兽变得十分激动,迅速爬到他的肩上,对这方言不停地“吱吱”乱叫,双爪不断地朝着一座山峰的底下比划着,向方言发出的神识既有兴奋,还带着一丝畏惧,虽然仍然有些混乱,不过这次方言还是有些明白了。

    看来这几天努力寻找的地方就在那座山峰的下面,竟是这般的隐秘之处,平时都被湖水覆盖着,难怪连紫瞳兽都无法感应到,若非是今晚突然退潮,就算方言有本事把几座山都挖上一遍,只怕都难以找到。

    听紫瞳兽的意思,那里可能不单单是有灵物存在,好像还有一些危险,此刻方言更加不敢大意,急忙按耐住激动的心情,小心地朝那处山峰下慢慢查探下去。安全起见,方言还用了一张隐身符,攀着魔藤缓缓地向下滑行,快要接近水面时,方言的神识发现了一处山洞,就在离水面不过数丈高的地方。

    应该就是这里了,方言小心地潜入了洞口,在约有丈许高大的山洞中慢慢向前走去。看起来山洞中平时也是灌满了湖水,大潮过后地面上的低洼之处都积了水,洞壁上到处都是水流冲刷过的痕迹,不时还可以看到水洼之中来不及退走的鱼虾。

    对于这种未知危险的山洞,方言已经是多次遇到了,当然不敢有丝毫松懈,更何况是在护军山深处的大金湖中,当即将法器和符箓全部握在手上,魔藤也随时待发,更换了一张隐身符之后,方言才继续向山洞深处走去。

    这处山洞很深,方言足足走了数里远,依然没有看到尽头,四周都是湖水浸泡过的痕迹,显示在此之前这里不过是一个地下水道而已,若是没有今晚的这次大潮,任凭方言找遍了周围各处,也不可能找到这里。

    越往里走山洞愈加开阔,就在前方不远方言还看到了一条不知通向何处的岔道,也像先前走过的地方一样,估计也是通向湖泊某处的一条水下通道。方言并没有选择朝那条道走,而是按照紫瞳兽的指引,继续向前走去,隐身符的灵力快没有时就躲进空间里,换上一张再出来。

    又走了一段距离,方言来到了一个方圆数十丈大的洞窟之中,还未进入之时,方言突然神识一动,里面仿佛有妖兽活动的迹象,方言赶紧放慢脚步,靠着洞壁慢慢走了进去。

    进到里面方言才发现,这是一个连通数个通道的洞窟,方言身后的这个山洞不过是其中较小的一个,另外还有几个明显要宽大一些的山洞,其中一处山洞的洞口,正有几只一身白色长毛的妖兽在搬运一些鱼类和虾蟹,这些鱼虾都装在一些碧绿的藤条编织的筐子里,一筐筐地往一个泛起白色亮光的洞口送去。

    “这是什么妖兽,还能制造一些用具,那应该是灵智很高啊。”方言心里暗暗吃惊,这些看上去修为都在一级中下阶的妖兽,却能够有组织的使用和制造筐子,在方言以前遇到过的妖兽中从未出现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